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邵彤云看着那张倒尽胃口的脸,努力笑着娇嗔,“我可不是小孩子。”还往他身边挤了挤,顺势握住了他的手,“郡王爷的手有些凉,我替你捂一捂罢。”一面说,一面往柔软温暖的地方贴去,“暖和些了吗?”
    “唔……”高敦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
    他情不自禁,伸手替她拨了拨鬓角碎发,然后往下滑,把手指滑进了她嘴里,感受那温暖又潮湿的包裹,再想起那天酒后的意乱情迷,顿时血脉贲张起来!
    一夜难描难画……
    次日起来,高敦不免有些后悔,“你到底有身孕,今晚咱们还是分开睡罢。”
    “郡王爷。”邵彤云一双眼睛水盈盈的,“我知道了,到时候我自己睡一个被窝,不再扰了郡王爷。要是郡王爷还不放心,到时候你先睡,等你睡着我再睡。”她伸手,轻轻扯住他的袖子,“新人都得暖三天的房,郡王爷,你给我留一份体面,可千万不要头三天都留不满。”
    “我没怪你,也没说这两天不来。”高敦摆摆手,“晚上我还过来的,别担心。”
    “好。”邵彤云温柔似水的笑了。
    第二天、第三天,连着三天新人暖房的特权过去。
    第四天夜里,高敦还是去了邵彤云的屋子。
    大郡王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不好说高敦,次日找了表妹说道:“不是我吃醋,你到底是有身子的人,还是要避忌一些,莫要莽撞行事的好。”语气十分关切,“你看,咱俩将来的荣华富贵,全都指望你肚子里的孩子了。”
    邵彤云温温柔柔应道:“好,我劝劝郡王爷。”
    可是话说完了,照旧我行我素,一副恃宠而骄不懂事的样子。
    不怪高敦有些专宠她,大郡王妃上了年纪自不必多说,另外几个侍妾,都是大郡王妃主动给丈夫纳的,自然是以好生养、人本分为主,那得邵彤云这般千娇百媚?还是千金小姐养大的,气韵上就高出不少层次,更兼年轻貌美,爱撒娇,自然容易哄得男人欢心了。
    她一直留着大郡王过夜,留了十来天。把大郡王妃的话当耳边风,其他侍妾的隐隐抱怨更是不理,直到庆王妃有所耳闻,派了妈妈送滋养身体的药材过来,她这才主动劝大郡王离开。
    在高敦面前模样娇滴滴的,说也乖巧,“之前是我年轻不知事,只顾自己想天天见到郡王爷,就忘了别人,是一样想见到郡王爷的。现在想想,还是姐妹们雨露均沾的更好,往后大家相处更加和睦了。”
    她还盛情推荐,“郡王爷,今晚你去我表姐那里吧。”
    不知怎地,这番话七拐八拐传到了大郡王妃的耳朵。这下子,可把大郡王妃气得够呛!合着表妹一来,丈夫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她不过是一个妾室,竟然大言不惭劝丈夫来自己这儿。
    呸,用得着她让啊!
    大郡王妃脸色阴郁,气得撵了人在屋里半天没有说话。
    ******
    邵府里,日子一天一天平静的过。
    仙蕙并不着急,这可不是上次自己要首饰的时候,没有依仗,眼下自己拿着进宫的大事要挟父亲,胜算应该不小!万一父亲不答应,想白白送自己进宫去给他挣富贵,那自己也就豁出去了。
    要么去见一见好妹妹邵彤云,让她求大郡王,免了自己进宫的这档子事儿,她和荣氏肯定是愿意。要么干脆不要脸面,跑去庆王妃跟前哭诉一通,大郡王妃得知消息,也一样会“帮助”自己的。
    她们不敢贸然去闹是怕担罪名,但自己去闹,她们则是“帮”了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不让自己进宫,再狠狠报复自己了。
    原来敌人的怨恨还可以这么用?仙蕙不由笑了。
    “傻乐什么呢?”明蕙今儿穿了一身樱桃红的妆花大袄,她如今待嫁,沈氏给她做了好些红色的衣衫,衬得她越发明媚动人。轻轻推了推妹妹,俯身过去,悄悄的咬耳朵道:“小丫头,是不是想女婿了?”
    “呸!”仙蕙啐道:“这也是做姐姐说的话。”
    两姐妹嘻嘻哈哈,你推我捏的笑闹了一阵。
    “都老实点儿。”沈氏笑嗔了一句,拣起小女儿掉落在美人榻上的芍药绢花,给她别在鬓角,“你淘气,把你姐姐也给带坏了。”
    仙蕙嘟嘴,“娘什么都赖我,分明是姐姐先说……”
    “不许说!”明蕙急得去捂她的嘴。
    正在热闹,邵景烨兴冲冲的从外面进来,撵了丫头,一脸兴奋之色道:“爹让我去兖州做分号的掌柜,还说了……”赶紧关上门,压低声音,“说把兖州的铺子给我,记在我的名下,回头过个半年,就可以给两位妹妹添丰厚的嫁妆了。”
    “真的?”沈氏很是吃惊,“你没听错?!”
    “不能听错。”邵景烨神采奕奕道:“爹说了,这两天准备就带我去衙门,正式把商铺过户给我,往后全部都由我来经营,进出多少都是我自己的事儿。另外还有那边的六百亩良田,一所大宅院,全都过户给我。等开春我去了兖州,不用买房子,直接住在那宅院里就行。”
    这感觉,就好像天上忽然掉馅儿饼一样。
    明蕙听得呆住。
    仙蕙知晓原委但是装不懂,也呆住。
    沈氏则是细细思量,“不对啊,你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再说了,你爹身体硬硬朗朗的,怎么也不该现在分家产啊。”
    “是这样。”邵景烨眼中的光芒略淡了几分,补道:“爹说,觉得我是做生意的材料,往后肯定大有前途。又说起西院,景钰从小给荣太太惯得有点任性,不懂事,在生意上头也没兴趣,只怕将来扶不起来。”
    “他什么意思?”沈氏的目光渐渐变得警惕,疑惑问道。
    “爹说,现如今东院和西院闹得很生分,但总归是同出一脉的邵家人。将来要是他不在了,让我……,照看着景钰几分,好歹不能让他把家产败光了,没饭吃,再流落街头多不像话。”
    沈氏脸色不虞,自觉看穿了丈夫的心思,“原来他是为了景钰打算,所以提前给你一点甜头?真是可笑!将来就算你们一人一半分家产,景钰也不吃亏,怎么还生出这么些麻烦来。”
    心里堵得慌,只要一想起西院做的那些毒辣事儿,就是怨愤难消!
    虽然生气,反倒相信了丈夫的那一番说词。
    ――为了邵景钰嘛。
    仙蕙心下轻笑,所以说,自己根本就没必要跟父亲多说。他若是愿意,自然理由借口都比自己考虑的好,万事妥妥帖帖,就等自己心甘情愿的进宫了。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有人丫头来传话,“二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趟。”
    仙蕙心里清楚,该死自己回报父亲的时候了。
    到了书房,邵元亨第一句话就问:“你准备怎么进宫?”
    “我想过了。”仙蕙面对这样的父亲,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再做,直接道:“此事先不要跟娘他们说,不然肯定生出波澜,不如这样……”她细细的说了自己的主意,“到时候顺顺利利的,在这之前,我也好清清静静多陪他们一段日子。”
    邵元亨听了她的主意,看着她冷静的眼睛,觉得之前的大出血总算没投错了人。
    他道:“如此甚好。”
    仙蕙福了福,“那女儿先告辞了。”
    “等等。”邵元亨对这个机变冷静的女儿,很是不放心,“千万别耍什么花招!你要记得,天地君亲师,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仙蕙的脸色变了变,鬓角青筋直跳,――父亲的意思,就算把财产分了一部分给东院,就算自己进了宫,但自己和哥哥、姐姐永远都是他的儿女。特别是哥哥,他既不能想自己进宫离开,也不能像姐姐出嫁去别家,这辈子到死都是邵家的人,是他邵元亨的儿子!
    父亲拿捏儿子,随便编一个忤逆不孝的罪名,就够哥哥吃不了兜着走了。
    仙蕙强压心中喷薄欲出的熊熊怒火,勾起嘴角,一字一顿道:“父亲放心,女儿永远记得你的话。”
    ――永不原谅!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都是某人某人某人,噗,大家不要看腻了才好~~
    好哒,仙蕙准备去京城溜达一圈儿了~~


☆、第41章 离开 
    仙蕙回了东院。
    有小丫头立在门口等候;“太太让二小姐过去一趟。”
    仙蕙点头;“嗯。”进正屋之前,先在外面平复了下情绪。
    一进门,沈氏就疑惑问道:“这几天;你爹总是找你做什么?”
    “还能有什么?”仙蕙故作轻松和淡淡无奈;叹气道:“爹说,最近东院和西院闹得厉害,他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又说都准备给哥哥过户兖州的商号;还要给宅院和田地;算是补偿东院,所以叫我多劝劝你们别生气了。”
    沈氏面色不虞;沉声道:“原来如此。”
    仙蕙想着自己就要走了,多劝了几句;“西院那边的人是黑了心肝;可是恶人有恶报,他们耍的阴谋诡计不管用,咱们照样平平安安的。”又道:“再者说了,之前祖母发了话,平时不用荣氏等人过来东院请安,邵彤云也走了。娘……,咱们只管放宽了心过日子,甭理他们了。”
    明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接话道:“仙蕙说得对,没必要跟那些乌眼鸡一般计较,反倒让自己过得不痛快。咱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坏心,往后多提防,少来往,小心别被算计就行。”
    “行了,行了。”沈氏忍不住气笑,“你们两个小丫头还来劝我?我难道不比你们见得事多,心开得看?就是心里咽不下那口气。一想到仙蕙几次三番差点被暗算,晚上做梦我都怕,哎……,早点把你们嫁了才放心啊。”
    仙蕙的笑容微微僵住。
    不行,这样陆涧的事又要被提起了。
    “娘。”仙蕙迟疑道:“依我看,还是先不和陆涧订亲了。”
    “你又愿意了?”沈氏疑惑,“你不是挺……”女儿挺喜欢陆涧的话,实在说不出口,顿了顿,“你不是觉得他挺好的吗?又怎么了。”
    “不是他不好。”仙蕙尽力解释,“我就是觉得,这会儿陆家正在生邵家的气,贸然提亲反倒不美。陆家难免会想,邵三小姐订亲又反悔,谁知道邵二小姐会不会?难道陆们家的孩子,就可以随随便便被人挑拣?邵家的女儿想嫁就嫁,想不嫁就不嫁了。”
    沈氏叹息道:“这事儿,搁谁家都难免生气的。”
    明蕙问道:“你的意思是等等?那要等什么时候?”
    有关这件事的推辞,仙蕙早想好了,说道:“我看不如这样,秀女的事,也不一定要订亲才躲得过,花点银子给我报个生病,也是一样的。陆家呢,先冷一冷,等他们家过了这个气头儿,再做商议,或许更容易水到渠成。”
    沈氏虽然迟疑,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明蕙忽然笑道:“我明白了。”冲着妹妹眨了眨眼,“你呀,是担心急着去说陆家的亲事,反而说黄了,打算稳打稳扎慢慢儿来。”忍俊不禁,与母亲笑道:“我就说她是个厚脸皮的丫头,哼哼……,一颗心早就被人偷走了。”
    沈氏听了也笑,又是嗔怪小女儿,“哎,到底是平时太娇惯你了。”
    仙蕙笑着,心里却尽是即将分别的难过。
    她不敢流露出来,故作撒娇,把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娘,让姐姐别说了。”心底是浓浓的难过,只做害羞的样子埋头许久,不肯抬头。
    沈氏拍了拍小女儿的背,“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