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沈氏拍了拍小女儿的背,“好了,好了,我不让你姐姐说。”又道:“你方才的话有点道理,还是不急着跟陆涧议亲的好,免得弄巧成拙。等你哥哥回来,我就让他去给选秀的人送点礼。”
    仙蕙“嗯”了一声,没有阻拦。
    父亲肯定给选秀的人打好招呼了。
    等到邵景烨回来,当即和前世一样去办了为妹妹报病的事儿。他回来,毫不知情的高兴道:“起先说得时候,那位公公不愿意,后来我给了一百两银子,人家就喜笑颜开的说没问题了。”
    沈氏放心之余,又摇头,“可真够黑的。”
    邵景烨也道:“是啊,若非咱们来了江都跟着爹过日子,手头哪有这些银子?砸锅卖铁也凑不够啊。”
    沈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心道,还是之前小女儿劝说的对,跟着丈夫,至少多了一个财大气粗的金主。要是搁在仙芝镇那会儿,无论如何都凑不出这些银子的。现在总算吃穿不愁,儿子马上就要做大掌柜,女儿们能够准备厚厚的嫁妆,如此也算不错罢。
    ******
    接下来的日子,十分平静。
    仙蕙尽量装作没事儿人一样,侍奉祖母抽水烟,陪母亲说话,和姐姐一起做点针线活计,每天都是强忍苦涩露出笑颜,眷恋每一寸和亲人们相处的光阴。
    可惜时光永远都不会停留,一点点溜走。
    很快就到了三月选秀的日子。
    江都城内外,以及附近州县到处都是鸡飞狗跳,被挑中的秀女们,集中安排在庆王府的一处别院里,层层甄选。仙蕙自然不用这一过程,把家人瞒得死死的,依旧过着平静日子,只等分别时刻来临。
    秀女离开江都的头一天晚上,仙蕙让小厨房添了几个菜,只说自己嘴馋。
    沈氏眉眼温柔,宠溺的望着娇滴滴的小女儿,“你啊,这淘气的性子,将来嫁人去了婆家怎么办?”又看向明蕙,“你是姐姐,平时好歹多教导妹妹几句。”
    明蕙微笑着应了。
    邵大奶奶笑道:“我看仙蕙这半年懂事多了。”吩咐丫头,把小姑子爱吃的菜放在她面前,又侍奉邵母和沈太太吃饭,然后敬着丈夫、照顾小女儿,这是她嫁进邵家以后每天都做的,已经习惯了。
    沈氏笑道:“原说天冷,你们小夫妻屋子自己吃的,偏偏仙蕙嘴馋吃这个,所以挤在一起吃,不然吃不完的。”
    “这样也好。”邵母慢吞吞吃了一筷子菜,然后说道:“一品锅嘛,就是要人多热热闹闹的吃,才有气氛呢。”要是儿子也在身边就更好了,可惜这话不能说。
    邵景烨喝了几口热酒,说道:“爹说,等暖和了就让我去兖州。”
    邵大奶奶露出恋恋不舍的目光。
    仙蕙插嘴道:“娘,不然让嫂嫂一块儿去吧?哥哥身边,总得有个知疼着热的人照顾着,不然你也不放心啊。”
    最好东院的人都走,远离江都,再也不要回来。
    沈氏停下筷子,看向儿子和儿媳不言语。
    邵大奶奶素来胆小谨慎,一面感激小姑子的体贴,一面又担心婆婆责备,忙道:“不用,不用!我是长媳,理应留下来照顾祖母,照顾娘,再说了,琴姐儿还小呢。”
    仙蕙却道:“嫂嫂,你带着琴姐儿一起去吧。”
    沈氏思量了下,“也好。”她的心思和小女儿差不多,说道:“我的年纪不算大,吃得走的,做什么都能行的。”看向婆婆,“我呢,留下来陪着娘,再看着明蕙和仙蕙,就让景烨他们一家子去兖州,团团圆圆的过日子。”
    婆婆是邵元亨的亲娘,荣氏不会动她,只要儿子、儿媳和孙女都走,回头再把两个女儿一嫁,算起来就剩自己了。
    纵使荣氏拎着刀子过来喊打喊杀,自己也不怕。
    邵景烨不愿意,“娘……”
    “好了!”沈氏严厉打断,“我的话,你们不听了是不是?这个家,难道还不够鸡飞狗跳的吗?只要往后你们都过得好,就是孝敬我了。”
    仙蕙趁机劝道:“哥哥,等你在兖州站稳了脚跟,还可以接我们过去玩儿啊?两下里走动不是更好?再说了,兖州和江都又不远,你常回来看看也是一样的,和你平日在外头忙活,没多大区别。”
    邵景烨犹豫了下,的确,东院的人自立门户日子更清净一些。
    邵母只管有丫头服侍,有水烟抽,现在每天又有丫头们奉承她陪着打叶子牌,根本就不想掺和东院和西院的事,更不想让儿子为难。心下思量,东院的人要是去了兖州单过也好,大家图一个耳根子清净,也就没有多言。
    明蕙一切都听母亲和哥哥的,静默不语。
    邵大奶奶则是强压了满心的欣喜,要是能跟着丈夫一起去兖州,过小日子,那该多美啊?只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样的念头,到底显得不孝,因而不敢吭声儿。
    最后沈氏拍了板,“就这么定了!”
    吃了晚饭,仙蕙在母亲屋子里磨蹭好久,直到姐姐拉人,方才满心不舍离开。
    等回了厢房,悄悄的把银票和书信藏在枕头里,对姐姐笑道:“我在枕头里面缝了一个灯谜,明儿早起我去花园子里折花,等我回来,你再猜谜,要是你赢了我就把花送给你。”
    明蕙脱了外衫上床,面容在灯光下显得分外温柔,抿嘴儿笑,“又淘气,猜个迷还要弄得这样古怪。”伸手去拧她的脸,佯作用力,“娘说了,让我好好教导你的,先捏一把叫你老实点儿。”
    “疼……”仙蕙脸上不疼,心里却是酸疼酸疼的难受。
    这一夜,缠着姐姐说了半宿的话,知道姐姐迷迷糊糊睡着过去,她仍然瞪大了一双眼睛,完全睡不着。半夜明蕙醒来,借着微弱灯光隐约觉得妹妹没睡,习惯性的伸手给她盖被子,却摸到温热的泪水。
    她迷糊嘟哝,担心道:“好好儿的,你哭什么?怎么了。”
    “姐姐。”仙蕙搂着姐姐哽咽,眼泪滑落,“我……,我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什么了?”明蕙放下心来,打着哈欠,把妹妹搂进自己怀里,笑话她,“回头等我嫁去了宋家,你自己一个人睡,半夜做噩梦也哭吗?羞不羞啊。”
    仙蕙伏在姐姐温暖的怀里,咬紧了唇,眼泪汹汹的流了下来。
    ******
    次日清晨,仙蕙穿着打扮和平常一样,笑着出门,“我去掐花了。”
    明蕙替她扶正鬓角的一朵绢花,叮嘱道:“裹好披风,别贪玩,早点回来啊。”她并没有多加留意,还摇头笑了笑,“没一刻老实的。”
    而仙蕙出了门,去到后花园,早有一辆准备好的马车等着她。
    邵元亨见二女儿老老实实的来,没耍花样,放下心来说道:“上去罢,一路都会有人照顾你,不会让你吃苦的。”
    仙蕙低垂眼帘,福了福,“多谢爹。”
    父女俩说完了场面上的客套话,再无多言。
    马车旋即驶出邵府,由邵元亨的心腹赵总管亲自领着,从花园的后门离开。不过刚出了门,马车就停下,仙蕙正在疑惑外头除了啥事儿,就听荣氏的声音响起,带出几分讥讽,“仙蕙啊,你这是要攀上高枝儿做凤凰去了。”
    仙蕙知道她这是在讥讽自己找死,轻轻笑了,“荣太太真是客气,我不过是去做一个小小秀女,算得上什么攀高枝儿?倒是三妹妹,做了大郡王的侍妾,封了夫人,那才是真正的金凤凰呢。”
    荣氏气得跳脚骂道:“你这个贱……”
    “荣太太。”赵总管打断她,“老爷还在那边花园子里头。”
    荣氏气得肝疼,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后花园,怕丈夫没有走远。不敢骂,也不敢多说下去,狠狠撂下一句话,“你等着!回头有你的好日子过。”
    仙蕙呵呵的笑,“我挺好的。”掀了一点车帘,招招手,眼下在外面又有赵总管跟前儿看着,倒不怕荣氏撒泼,“荣太太你知道吗?父亲为了让我欢欢喜喜的去京城,可是给了大好处的哦。”
    荣氏闻言怔了怔,“什么好处?”
    仙蕙声音得意,故意气她,“荣太太想知道啊?那就回头自个儿去账房查呗。”她笑得很是开心,“呵呵,反正比上次的还要好,还要多,还要让人心里发甜呢。”
    “你胡说!”荣氏柳眉倒竖,一双杏眼瞪得又大又圆。
    “走罢。”仙蕙声音优雅,“别耽误了选秀的时辰。”
    马夫一扬鞭,马车“嘚嘚”赶紧走了。
    荣氏气得怔在当场,不信,又觉得很有可能,赶紧冲去账房查账,打开最近的开支一看,――整整五万两银子支出!顿时眼前一黑,要不是阮妈妈眼疾手快扶住,差点摔在地上。
    阮妈妈吓得脸色都白了。
    荣氏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半晌了,才结巴道:“老爷……,老爷他、他这是要挖了我的心啊!今儿三万两,明儿五万两,整个邵家都快给他搬空了。”
    这还是仙蕙担心荣氏暗地使坏,干涉哥哥去兖州,只告诉了一部分的结果。
    不过没等多久,邵景烨领着妻女一起去了兖州。
    荣氏再度心生猜疑,让人去打听,才知道丈夫把兖州分号过户给了邵景烨,还有在兖州买下的大宅院,六百亩良田,顿时气得一病不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眼下,明蕙在屋里等了半晌不见妹妹回来,觉得不太对劲,让丫头去妹妹屋子里瞧了瞧,也没有人。只得亲自领着丫头去后花园找人,哪里还找得到?她担心不已,忽地想起妹妹之前说的那些话,疑惑中,赶紧拆了枕头。
    打开一看,顿时被银票和书信吓得魂飞魄散!


☆、第42章 秘密 
    再说仙蕙;马车走没多远便驶入一条小路;往秀女聚集的地方飞奔而去。
    前路是福是祸?她的心里一片茫然无助。
    到了秀女聚集的地方,院子里已经一派热闹非凡。有已经上车的秀女,有等在下面排队的秀女;还有哭哭啼啼小声抽泣的秀女;都是自顾不暇。根本没人留意临时加进来的仙蕙,因而顺顺利利的交接了。
    来接仙蕙的人,正是在庆王府打量她的奇怪妇人。看其一身宫装打扮;想来不是在宫里行走的嬷嬷;就是历年来专门负责选秀的人。那妇人自我介绍道:“我姓厉,这一路上;由我来教导你们,将你们平安送到直至京城。”
    “你来。”她招手,领着去做一番秀女必要的检查;――是否处子之身。
    仙蕙强忍了羞辱,仍凭厉嬷嬷各种折腾了一番。
    大约是邵元亨提前打点过,厉嬷嬷检查无误之后,神色还算客气,指向院子里的马车,“等下两个秀女同坐一辆马车,分到谁就是谁,不要挑三拣四的。”临上车前,还让人给她拿了一个软垫子。
    仙蕙带着绡纱帷帽,低头应道:“是,记下了。”
    很快,秀女队伍就一起出发了。
    和仙蕙同车的秀女长得珠圆玉润,白净秀气,看起来不像是吃过苦的,只是神色十分拘谨,估计是小门小户养得娇的姑娘。一路上,仙蕙根本没有心情说话,那姑娘张了几次嘴都接不上眼神,也静默下来。
    马上摇摇晃晃的,颠簸着,时间一长很不舒服。
    仙蕙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儿。
    不是心宽,也不是困,只想一睁眼就已经离开江都,不用难舍难分的了。
    正半梦半醒不知身在何处,忽地耳畔传来声音,“唔、啊唔……”睁眼一看,对面的秀女脸色惨白捂着嘴巴,似乎忍不住想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