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半梦半醒不知身在何处,忽地耳畔传来声音,“唔、啊唔……”睁眼一看,对面的秀女脸色惨白捂着嘴巴,似乎忍不住想吐,鬓角上面,细细的汗珠子都冒出来了。
    仙蕙赶忙朝外面喊人,“停下,停下,有人恶心想吐。”
    马车很快停了下来。
    仙蕙带上帷帽,朝外头的小太监道:“有没有大夫?医婆?请过来瞧瞧。”见那小太监木呆呆的不作声,再看车里那位难受得要死要活,赶紧下了车,喊道:“厉嬷嬷?厉嬷嬷在哪儿?”
    她声音清脆,高宸骑马在前面隔得不太远,回头看了过来。
    仙蕙也看了他一眼。
    不是惦记他,而是高宸骑在矫健的黑色大马上面,又穿了一身银色盔甲,带着英气不凡的头盔,腰间还配着一把利剑。这么一副周身戎装的利落打扮,又身在高处,实在是想不看到都难。
    阳光下,他的双眉修长有如远山,眸黑似墨,有种光华湛湛的俊美。
    仙蕙觉得他似乎在看自己,嘴角还勾了勾,那双清冷的眼睛里,分明露出一丝不屑之意。等等……,不屑?他不屑自己什么?哦,他是觉得自己贪慕荣华富贵,一心攀龙附凤,最终还是来选秀了吧。
    原先还不确定,周峤的消息是不是他通风报信的?现在倒是有几分确定了。
    仙蕙真想跟他分辩,不屑什么不屑啊,你以为我愿意啊?愿意伺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真是的,本姑娘不愿意的很呢。
    ――谁让摊上一个没良心的爹。
    “怎么了?”厉嬷嬷走了过来。
    仙蕙赶忙回头,指了指车里说道:“她想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厉嬷嬷面无表情看了看,问道:“吃什么了?赶紧说清楚了,对症下药,你也好少受一点儿罪。”
    秀女摇摇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面滚落。
    厉嬷嬷冷笑道:“这些年来秀女们耍的花招,我见多了。”眼里毫无怜悯,“你不说也行,但你记住,没有人会专门送你回家。别说你是恶心想吐,就算你现在是吃了砒霜等死,也得死在进京的路上!”
    那秀女脸色惨白,“厉嬷嬷……”
    厉嬷嬷看了她一眼,一副你爱说不说的表情,转身就走。
    秀女尖声道:“嬷嬷、嬷嬷,我吃了夹竹桃粉!我、我……”像是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探出车窗大口大口吐了起来。
    厉嬷嬷嫌弃的皱起眉头,等她吐完,喝斥道:“下来!”叫人拿了清水给她,让大夫诊了脉,问道:“如何?”
    大夫回道:“没有大碍,只是夹竹桃粉吃得有点过量。”
    “死不了就行。”厉嬷嬷指了仙蕙,“你上去。”然后看向那个秀女,上前就是狠狠一耳光,又一耳光,再一耳光,“不识抬举!”一连扇了十来下,扇得那秀女满脸通红才停下,“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行!”
    秀女都被她打懵了,捂着脸,一句话也不会说。
    厉嬷嬷冷声道:“不许坐车,跟着走路!”不顾对方眼中的惊讶,转身上了车,还狠狠骂道:“犯贱!走,净耽误大伙儿的功夫。”
    那秀女脸色惨白的留在车下,等队伍一走,不得不强忍了难受提裙追上,一路小跑气喘吁吁,慢慢的越落越后面去了。
    她路过厉嬷嬷的马车时,里面飘出来一句,“记着,要是你腿软脚软走不动,跟丢了队伍,那就只好给你报一个病故了。”
    那秀女咬了唇,赶紧加快脚步拼命跟上。
    仙蕙在马车里面舒了一口气,真是有够吓人的。就算自己知道选秀的事最终不成,这一路担惊受怕的,也觉得有点吃不消,更不用说其他秀女们了。厉嬷嬷这一招杀鸡儆猴实在厉害,后面的行程,估摸不会有人再闹幺蛾子了。
    她有点同情那个可怜的秀女,但也帮不上。
    仙蕙歪在厉嬷嬷额外加给的软垫上,轻声叹气,正想闭上眼睛逃避这些纷乱,马车队伍后面又起喧哗,又停下来了。虽然好奇,但是想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并没有探头出去看,自己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偏生麻烦就是冲她来的。
    后面似乎闹了起来,有人争吵,有马儿惊叫嘶鸣的声音,然后“嘚嘚”一阵马蹄声从前面跑来,掠过仙蕙车窗时,卷起一阵气流掀起车帘。仙蕙瞅着一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策马过去,不会是别人,自然高宸了。
    天哪!出什么大乱子了?连高宸都惊动得跑了过去。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仙蕙不停的在心中念佛,祈祷一路平安,去京城逛一圈儿就顺利回来。
    片刻后,一阵马蹄声停在车外。
    “邵仙蕙!”有人低低喝了一句,“出来。”
    仙蕙打了一个激灵,心下吃惊,高宸突然点了自己的名做什么?却不敢迟疑,赶紧带上帷帽下了车。抬头看了他一眼,他骑在马上位置太高,又逆光,根本就看不清,只能感受到他周身的隐隐煞气。
    她怯生生问道:“四郡王,……有事?”
    “仙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语气焦急万分。
    “哥哥?!”仙蕙赶忙扭头,在马车后面看到哥哥,正被两个小太监给押着,不由急步冲了上去,“哥哥,你怎么跑来了?”赶紧像高宸和厉嬷嬷求情,“我和哥哥单独说几句话就行,不会走远的。”
    厉嬷嬷冷着脸,训斥道:“有话在家不早说?要是这么一路上,你恶心的,我来个人说话的,走到明年也到不了京城。”
    “行了。”高宸淡淡道了一句,“给她一炷香的时间。”
    厉嬷嬷只得忍气不言。
    “多谢四郡王。”仙蕙顾不上多说,急忙扯了哥哥去往旁边的田埂上,不敢走得太远,算着别人听不见的距离停下,气喘吁吁道:“哥哥,我……、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邵景烨俊朗的面庞上尽是怒火,又是心痛,“说你用去做秀女,换了五万两银子和兖州的铺子吗?仙蕙……”他拉起妹妹稚嫩的双手,眼睛通红,“你怎么这么傻啊?哥哥就是一辈子去做小货郎,也不要卖妹妹的钱!”
    “哥哥,你什么都别说了,听我说!一定要先听我说。”仙蕙知道时间紧急,耽搁不起,语速飞快道:“你先记住,我没疯,也没入邪,下面说的话会很离谱,但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宁愿被亲人当做妖魔,也要说出实情。
    因为时间不多,没有说得太过细致,只说了自己从三年后重生而来,知道荣氏母女的阴谋,所以才能一次次化解危机。又说了这次选秀肯定不成,只是上京逛一圈,就能骗得父亲那么多东西,也算值了。
    邵景烨目光惊骇的盯着妹妹,“仙蕙,你疯了吗?你在说什么啊!”
    “哥 哥,我没疯。”仙蕙知道他很难相信,又说了许多按理自己不知道的细节,比如兖州分号的一些人事,父亲铺子上的一些大事,还有宋文庭和陆涧的一些琐事,然后 道:“你看……,这些你都没有告诉过我,若非经历前世今生,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所以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为了减轻他和母亲、姐姐的担心,又道:“你们等我,等我从京城回来再细细的说。”
    邵景烨仍是不信。
    虽然妹妹知道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事,的确很是奇怪,但……,有可能是她故意打听的呢?眼下只当是妹妹急疯了,胡言乱语,喝斥道:“不管你怎么说,都不该用你做秀女去换钱财!”顺着妹妹的话头,“如果你真的知道前世今生,那更应该避开啊。”
    仙蕙望着哥哥怔了一瞬。
    哥哥、母亲、姐姐,还有嫂嫂和琴姐儿,甚至包括祖母,他们全都蒙在鼓里,以为父亲是看到表象的那样有良心。而不知道,父亲才是那个最绝情的人。
    这一刻,只能撕开残忍无比的真相。
    仙蕙苦笑了一下,“哥哥,是父亲把我的名字的报上去的,我不得不去。”
    “什么?!”邵景烨很早就但起家里顶梁柱的重任,一向自认成熟稳重,但却被这个惊骇的消息,给震惊得缓不过神。他难以想象,那个隔了十几年才见面的父亲,一直都是温情脉脉,还偏向西院,怎么会出卖自己的妹妹?!
    仙蕙鼻子酸酸的,自嘲一笑,“我知道,没有经历过前世的你们,很难想象父亲到底有多无情。他从来不曾偏疼我,按照我的意愿打三万两银子的首饰,让荣氏交出东院的卖身契,以及最近拨的几万两银子和铺子、宅子,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想让我乖乖进宫罢了。”
    邵景烨脸色微白,低哑道:“也就是说,父亲所谓的好全都是假的。”
    ――全是假的!
    “哥 哥,你听我说……”仙蕙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哽咽道:“我真的没有疯,也没有编造谎言,我说的话,你回去以后再细细的回想一下,就会相信的。”又切切叮嘱, “你要记得,你是东院所有人的主心骨,你千万不能乱啊!忍一忍,等你在兖州站稳了脚跟以后,东院的人就熬出头了。”
    她的眼泪簌簌而落,“还有……,母亲和姐姐那边,你不要告诉她们是父亲让我进宫的,母亲性子太直,一定会闹得不可开交。你回去,就说是我知道此去无碍,多劝一劝她们,让她们别自责、别担心,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厉嬷嬷在那边喊道:“一炷香的时间到了。”
    邵景烨用力握住妹妹的手,不肯松开,心里好似刀割一样难受,“仙蕙!”他无法相信妹妹的说辞,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看着她走?只恨自己没有早点看穿父亲!
    可是……,虎毒尚且不食子啊。
    “哥哥,你放我走。”仙蕙努力的往外抽手,深深吸气,努力平复声音道:“你现在是不可能带我回去的,劫持秀女,整个东院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放开……”忽地低头下去,狠狠的咬了一口,“放开!”
    她飞快的上了车,喊道:“走!”
    马车缓缓前行,很快又开始颠簸晃悠起来了,晃掉了她一眶热泪。
    ******
    到了天黑时分,选秀的队伍在第一处客栈停下休息。
    客栈是早就已经包下来的,清了人,除了掌柜和伙计们,就是秀女队伍,等马车都停进了院子里,便关了大门。客栈外面,是高宸手下的一支将士负责巡逻,在更远一点的空地,还驻扎着两千人的军队。
    毕竟秀女们是要献给皇帝享用的,次之配给皇子宗室,断断出不得岔子。
    此次江都州县选送的秀女一共三十六名,刚好坐了四桌吃饭。开饭的时候,那个跑了一整天的倒霉秀女,已经软在凳子上,只剩下喘气儿的力气了。因为中午大家都只吃了点干粮,晚上加了好菜,热气腾腾的颇为诱人。
    仙蕙没滋没味的往嘴里塞,静默不语。
    秀女们也没人敢说话,都是默默吃,吃完也不敢随便走动,继续干坐。直到厉嬷嬷过来说话,“两个人一间屋子,听唱号,叫到号的就赶紧上楼去。”然后扫了那个倒霉的秀女一眼,“你睡柴房。”
    那秀女脸色惨白,但怕极了,一个字都不敢说。
    其余的秀女也是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落得同样倒霉的下场。因而只要一听到叫号的秀女,都是飞快上楼,不敢片刻停留。
    仙蕙一个人上楼去了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叹了口气。
    她上了床,满脑子想得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