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叹了口气,“别把小命儿给折在路上了。”
    仙蕙哆嗦道:“多谢厉嬷嬷。”
    心下谈不上多感激,她不过是看在邵家使银子的份上罢了。
    倒是高宸,虽然一向都是讨人嫌的冰山脸,到底承了他的情,今儿要不是他出手抱住了自己,屁股还不摔成八瓣啊?他就好像自己命里的贵人一样,遇着他,总能化险为夷,呃……,冰山贵人?
    这么想着,忍不住有点好笑。
    ――继而又是一阵尴尬无比。
    仙蕙自我安慰道,没事,没事,高宸一向都是好男风的。自己在他眼里,根本只能算是一个物件儿,他不会在意的,不会在意的。嗯,自己也不用放在心上,只当是被物件抱了一下。
    等回头空了,给他认真道一声谢就是了。
    哎……,不对,回头不用再给他道谢。
    否则惹出麻烦来,岂不是没事找事儿啊?算啦,自己就默默的再道个谢罢。
    仙蕙在被子里嘟哝道:“多谢,多谢。”然后双手合十,浑身乱抖念叨道:“还有多谢神天菩萨保佑,多谢佛主,让我又逃过一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必有后福!”
    不过……,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啊?如此歹毒!


☆、第44章 宫闱 
    楼下屋子里;高宸正在单独和厉嬷嬷说话;“她结了仇家,难说后面还有没有别的杀招,往后还得多防范一些才行。”
    她?两人已经熟到如此地步了?厉嬷嬷目光微闪;想起之前在庆王府见到仙蕙,难说高宸之前会不会认识她,往深了想;没准儿是郎有情妾有意呢。
    要不然;今儿他怎么抱得那么快、那么准?
    “厉嬷嬷?”
    “呃。”厉嬷嬷收回心思,连连点头;“是;得多防范。”
    高宸目光微闪看向对方,凉凉道:“你要清楚,若是路上死了秀女;你和我都是要担待责任的。更不用说,像今夜这样出了大乱子,万一再牵连到别的秀女,岂不是乱上加乱?到时候,可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厉嬷嬷赶紧垂下眼眸,这四郡王年纪轻轻的,也太会看人眼色揣度人心了。
    刚才自己不过是一瞬闪烁,就被他猜出了真意,又不敢分辩,只能低头应道:“四郡王说得是。依奴婢看,往后客栈里的人都要检查,断不能让他们留兵刃,夜里再派几个小太监和嬷嬷通宵巡查,宁可多辛苦一些也不要出错。”
    高宸虽然不悦,但还不至于跟一个妇人计较,挥了挥手,“你下去安排罢。”
    厉嬷嬷起身告辞,“是。”
    月光下,高宸独自静坐,脸上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寒霜。
    荣氏母女真是太放肆!
    据那亡命妇人交待,她和丈夫都是附近村里的人。她一直在这家客栈里面帮忙洗菜洗碗,做点粗活儿,每个月赚个三瓜两枣的,拿回去贴补家用。丈夫则是在江都跟人跑腿儿的,为了省钱,平常都在江都忙活,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
    前些日子,有人七拐八绕的找到了她的丈夫。
    说是有人要买一个秀女的性命,名叫邵仙蕙。然后许了一千两银子的定金,并且答应事成之后,再给二千两银子。夫妻俩一合计,与其奔波半生都挣不下几个钱,还不如做一单大的,回头隐姓埋名一走,做个富家翁多逍遥自在啊?因此敲定了这桩掉脑袋的买卖。
    高宸的嘴角勾起浅浅弧度,透出一抹讥讽。
    邵 家东院是从仙芝镇那种小地方来的,到江都拢共不过几个月,所谓仇家,且又是在江都的人,除了荣氏母女还有谁?!今夜的事,回头得跟哥哥好生说道说道,让他 知道荣氏母女有多恶毒,免得被这些祸害蒙蔽了双眼。还有更得跟母亲讲清楚,哥哥糊涂,母亲可不糊涂,不能让她们在王府兴风作浪。
    邵彤云和哥哥的事本来就说不清,后来自己又亲眼看见邵景钰泼她热油,从娘到儿女,全是蛇蝎一般的歹毒之辈!
    偏生那邵彤云,还进了王府给哥哥做侍妾。
    还有大嫂,亦是一个不肯安分的人,哥哥身边怎么全是这种妇人?可是要怪,首先就得怪哥哥自个儿没有钢性,――不免怒其不争。
    假如二哥还活着的话?每当这种时候,高宸心里总是会浮起淡淡的难过。
    三月早春,夜里还是带出寒凉之意。
    高宸本来睡觉就非常非常轻,再被这么一折腾,闹得整个人都彻底的清醒起来,再没了困劲儿。他披了一件狐皮大氅坐在火盆边,火光映照,满室暖融融的,让他忍不住有一丝心思动荡。
    想起方才那一抱,虽然她冻得跟冰疙瘩一样,称不上软香温玉,但终归还是抱了。
    希望厉嬷嬷是一个聪明的人,应该交待了她,免得她回头不小心说漏嘴,再惹出麻烦事儿。不过想起之前几次和她碰面的情景,那幅伶牙俐齿的样子,不像是傻的,她心里应该有分寸罢。
    可惜了,多半一个贪慕荣华富贵的女人。
    不然的话,怎么明知道要进宫,还不想法子回避?一路上,也没有丝毫着急,可见是等着进宫做皇妃娘娘了。
    高宸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无聊,她贪慕荣华富贵与自己何干?别说她想着做皇妃娘娘,就是想做王母娘娘,那也和自己毫不相干。
    理智是这么说的,可是……,当时的情景仍旧历历在目。
    清凉月华下,那好似莹玉一般光洁白皙的脸庞,乌黑的双眸,纤细的腰肢,洁白细腻得不像话肌肤,娇软的声音,还有她无意中对自己的紧紧拥抱。
    这一切,像是无形蛛丝,总在眼前若有若无的一晃而过。
    ******
    仙蕙头昏脑涨的睡了一夜。
    次日起来,整个人便烧成了一块火炭儿。可是秀女赶路耽搁不得,厉嬷嬷让大夫给她抓了常用的药,熬了,喝了,还是照样得上马车。昨天被惩罚的秀女也上了车,显然已经被吓怕了,缩在角落,像哑巴似的不会吭声儿。
    仙蕙没有心思招呼她,也没力气。
    一路摇啊,晃啊,中午吃饭,晚上睡觉,熬了五、六天烧热才慢慢退下去。
    厉嬷嬷庆幸叹道:“还好拣了一条小命。”
    仙蕙则是心虚,原想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去京城逛一圈儿,不容易啊。不说再遇到行凶歹徒之类的,单说就像这么发烧大病一场,也可能丢了性命。
    但愿之后顺利一些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之后二十来天的路程,一直平安无事。
    在那之后,仙蕙没有再见到过高宸。
    虽然彼此相隔并不算远,但是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两条路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似乎之前那一抱,只是人生里面的一个意外,偶然触碰,似那石子投入了湖心一般,转瞬消失无痕。
    而眼下到了京城,仙蕙更是早把高宸抛到了脑后,满心琢磨的都是,自己今生能来京城逛一趟,还能去皇宫,也算值了。
    当然了,前提是能平安活着回去。
    进城以后,即便秀女经过的道路被清道,仍能听到远处各种起伏不断的叫卖声、吆喝声,单是听声音,就能感受出京城的热闹非凡。可惜厉嬷嬷管得严,秀女们只在进城之前,远远的看了城楼一眼,然后就被喝令严禁掀开车帘。
    很快,秀女们都统一送到宫中某处殿宇,等待各地秀女集齐一起参选。
    厉嬷嬷管得特别特别严厉,进宫以后,也不让掀开车帘。结果仙蕙想象中的雕栏画栋、琉砖璃瓦,气势恢宏的连绵宫墙,全部都没有看见。下了马车,秀女们四个人住一间小屋子,只准在庭院里活动,根本不允许踏出宫殿大门一步。
    仙蕙望着还不如庆王府大的院子,心中很是失望,暗暗腹诽了厉嬷嬷一番。
    而此刻,厉嬷嬷已经去了中宫向皇后回话。
    吴皇后是一个性子端方板正的妇人,没有太多废话,问道:“这一路可还顺利?有没有遇到麻烦?都平安罢。”
    厉嬷嬷回道:“路上有几个生病的,不过都好了,总算把人平平安安带到宫里。”
    吴皇后便没有再问,而是道:“辛苦你们了。”这句话不是给厉嬷嬷道谢,而是中宫职责,对办皇差的人客气,又问:“这次江都是谁负责送秀女进宫?”
    厉嬷嬷回道:“是庆王的嫡出幼子,四郡王高宸。”
    吴皇后静了一瞬,问道:“哦,高宸比其兄高敦如何?”三年前的秀女大选,是高敦送江都秀女上京,故而有此一问。
    厉嬷嬷斟酌了下说词,“依奴婢浅见,庆王夫妇的聪慧明敏,江都的钟灵毓秀,四郡王身上兼美俱有。比之大郡王,想来还是四郡王更得父母偏疼。”
    吴皇后轻轻点头,――看来这个高宸比之高敦,要强出许多。她心思微动,一时之间却权衡不好,足足静默了半个时辰,才细细交待了几句话。
    厉嬷嬷颔首道:“奴婢明白。”
    吴皇后不再多说,挥挥手,“你也累了,下去罢。”
    “是。”厉嬷嬷躬身告退。
    刚出中宫,便被梅贵妃的宫女喊住,“贵妃娘娘让嬷嬷过去一趟。”
    厉嬷嬷赶忙跟着去了。
    重重宫阙内,珠联蔽月、纱幔飘摇,一个漫不经心的女声响起,“听说江都又是盛产美人儿,厉嬷嬷辛苦一趟,想必是有大收获了。”她轻笑,“往后,有这么些美人儿伺候皇上,我们也就省心了。”
    语气里,是掩不住的酸溜溜之意。
    厉嬷嬷躬身道:“贵妃娘娘天姿国色,寻常庸脂俗岂可比拟?那些秀女们,不过是略有几分水秀姿色罢了。”
    “哦?”梅贵妃悠悠问道:“你瞧着,比之本宫如何?”
    “不敢比,不敢比。”
    “是不敢比呢?还是本宫比不过她们?”梅贵妃不依不饶,从珠帘后面缓缓走了出来。她约摸二十来岁的年纪,五官精致、眉眼潋滟,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有种盛气凌人的气势,以及明艳璀璨的妩媚。
    仿佛皇帝的宠妃天生就该长成这样,才配得上“宠妃”二字。
    梅贵妃是六年前选秀进宫的,不过短短几年,便从秀女、贵人、婕妤、妃,一路升到如今的贵妃,而且始终盛宠不衰。
    若非膝下无子,只怕皇后的位置都要换一换了。
    厉嬷嬷低头躬身,回道:“贵妃娘娘放心,都是一些束手束脚的乡野姑娘,莫说长得不如娘娘,便是侥幸能有娘娘几分风采的,气韵也及不上啊。”又说了一箩筐恭维讨好的话,把秀女贬到泥地里去。
    梅贵妃眼里闪过疑惑光芒,等她走了,吩咐心腹宫女,“厉嬷嬷这人嘴里总是没个是话,你去瞅瞅,看江都来的那一批秀女,有没有太扎眼的?眼睛放亮一点儿!”
    “是。”那大宫女当即领命去了。
    ******
    仙蕙的烧热早退了,病好了。
    她原本就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自小在仙芝镇长大,有一股子匪里匪气的泼辣劲儿,因而好了以后,整天就跟没事儿人一样。
    这会儿,正搬了椅子在院子里头晒太阳呢。
    旁边几个秀女窃窃私语,“就她……,胆子可真大,差一点给火烧死。”
    有人感慨,“运气好啊。”
    另外一个长着杏眼的秀女接话,说道:“你们瞧,她的模样儿长得可真好看,只怕回头一选,就能落着一个不低的位分了。”语气里,带出几分希翼和嫉妒。
    仙蕙觉得她们脑子都进了水。
    皇妃娘娘是那么好当的?像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