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分了。”语气里,带出几分希翼和嫉妒。
    仙蕙觉得她们脑子都进了水。
    皇妃娘娘是那么好当的?像现如今的皇后、妃子什么的,都是吃素的?哪可能随便就让秀女们出头,不掐了出头就算不错了。
    听得她们聒噪,连安安静静晒太阳的心都没有了。
    正要起身,外头忽然来了一个穿着体面宫女,头上别了好几支金钗,手上戴着碧绿通透的翡翠镯子。看样子,应该是宫女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果不其然,当即就有小宫女迎了上去,奉承道:“芍药姐姐,你快坐。”
    那个芍药正是梅贵妃身边的心腹宫女,根本不坐,也不理会小宫女们。而是先朝院子里面走来,把秀女们挨个打量了一番。看到仙蕙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怔了怔,又下死劲儿多看了几眼。
    仙蕙被她看得毛毛的,赶紧搬了椅子,回屋去了。
    关了门,一直悄悄瞅着外面的动静。
    那芍药继续四处都看了看,推开门,每个屋子都不放过,直到把新来的江都秀女都看了一遍,方才大摇大摆的离去。
    仙蕙嘀咕道:“什么事儿啊?真是的。”
    她没有想到的是,很快……,事儿就来找她了。
    到了下午,便有宫女过来找人,“邵仙蕙是哪一个?贵妃娘娘传召。”
    院子里,秀女们顿时嗡嗡议论起来。
    有人领着宫女来到仙蕙的屋子,推开门,指了指她,“那个就是邵仙蕙。”正是上午嫉妒仙蕙长得好看的杏眼秀女,一副眼光闪烁不定。见仙蕙愣愣的,上前拉她,“贵妃娘娘找你呢,快去。”
    仙蕙像是脚上忘了上油,一顿一顿走出去,还问了一句,“找我?”
    小宫女瞪了她一眼,“怎地这么多废话?赶紧走!”
    仙蕙无可奈何,――不想去?那是找死!在这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根本就没有人能护着自己。是福是祸,是生是死,都只能跟了出去。
    那个找事儿的秀女一溜小跑,追到她跟前,杏眼忽闪忽闪的,附耳道:“要是贵妃娘娘抬举你,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姐妹啊。”她急急道:“我叫曹娥。”
    仙蕙充耳不闻。
    心下抱怨,你叫曹娥有什么用?叫曹操还有可能救一救自己。
    仙蕙跟着那宫女一路走,心下苦笑,今儿倒是有机会看一看皇宫了。只是感觉马上就要上断头台,哪里还有心情?满脑子都是一片混沌空白,稀里糊涂的,跟着人到了金碧辉煌的的玉粹宫,低着头不敢乱看。
    “还不快给贵妃娘娘行礼?”有人喝斥道。
    仙蕙低头一看,地面上是光溜溜的青金石镜转,打磨光滑,却明显硬邦邦的。只是不敢迟疑,赶紧跪下道:“民女邵仙蕙,拜见贵妃娘娘。”
    大殿内,一阵如水似的平静无声。
    半晌过去,仙蕙不免跪得膝盖都隐隐作痛了。
    “叮!”梅贵妃像是喝完了一盏茶,这才慢悠悠道:“起来罢。”她道:“抬起头来,让本宫好生的瞧一瞧的。”
    仙蕙便好像刀架在了脖子上,缓缓抬头。
    梅贵妃忽然静了一瞬,过了片刻,才复杂的笑了起来,“啧啧,真是水灵灵的一朵鲜花啊。哎……”她忽然叹了口气,“本宫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纪轻轻的正是大好年华,往后服侍皇上就劝靠你们了。”
    仙蕙一想起年过半百的皇帝,先在脑子里勾勒出一个祖父模样的轮廓,再想到服侍的意思,顿时一阵恶寒,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又听对方语气威胁,赶紧“扑通”再次跪了下去,“贵妃娘娘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别人怎么能比?民女不胜惶恐。”
    “哟嗬,瞧瞧这张小嘴儿甜的。”梅贵妃忽然笑了起来,娇滴滴的,转了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口气,“好妹妹,快起来说话。”又道:“本宫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多结识一、两个好姐妹,将来大家一起侍奉皇上,也免得孤孤单单的。”
    仙蕙又是害怕她突然发难,又是听得恶心,差点快把晌午的饭给吐了出来。
    “来人!”梅贵妃声音清脆,“有赏。”
    居然没有继续刁难,而是真的赏了仙蕙一支红宝石的金钗,然后让人送她回去。
    “哇!贵妃娘娘赏给你的?”那个叫曹娥的秀女简直就是自来熟,主动过来,非得缠着要看梅贵妃的赏赐,一脸艳羡之色,“真好,贵妃娘娘一定是看上你了。”
    仙蕙心里觉得十分古怪。
    难道说,梅贵妃真的只是想拉拢几个新鲜秀女,帮着她以后固宠?天哪,千千万万不要啊,自己还等着那件事情一出,就赶紧回江都去呢。
    “你怎么还不高兴?”曹娥一脸不解,又嘀咕,“得了空,有机会的话,你在贵妃娘娘面前提提我,咱们可都是同一个地方来的。”
    仙蕙恨不得把那红宝石金钗摔她脸上,想去赶紧去罢。
    ――事情还没有完。
    第二天,梅贵妃又赏赐了仙蕙一对金手镯。
    第三天,梅贵妃让芍药送来一套新制的宫装衣裙,华丽鲜艳,芍药还催着仙蕙赶紧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说是,“若不合身,好拿回去改。”
    仙蕙哪敢不试?哪敢说不合身?她只能穿上了那套新制的衣裙,玫瑰红织金缠枝纹上衣,再配一袭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顿时满堂华彩!
    众人议论纷纷,很快……,就没有人不知道江都邵仙蕙的。
    仙蕙完全高兴不起来。
    心下清楚,只怕自己遭殃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第45章 陷害 
    仙蕙对自己的命运担心不已。
    曹娥却是越发兴奋起来,每天都跑过来蹭在一起说话。要不是害怕厉嬷嬷责备;只怕都要跟这屋的秀女换个屋子睡,日日夜夜和仙蕙凑在一起了。
    “哎……”她用肩膀推了推仙蕙,“贵妃娘娘是怎么跟你说的?”
    仙蕙不理她。
    曹娥又道:“以后要是皇上封了你位分;我能不能和你住在一起啊?”
    仙蕙还是不理她。
    “仙蕙……”曹娥的口气十分亲热;带出几分讨好巴结之意,“我挺喜欢你的;我们说话又合得来,往后我们住一起吧?你想想看;好歹我们都是江都来得啊。”
    仙蕙本来就提心吊胆的,又被她缠磨了好几天,这些话耳朵都要听起茧子;不由忍无可忍;烦躁道:“有三十六个秀女都是江都来得呢!一个宫也住不下。”
    曹娥怔住;继而窘得涨红了脸,愤愤道:“你能耐什么啊?还没做上娘娘,倒先摆起娘娘的谱了!”气得摔了门;“稀罕么?都是秀女,有什么了不起的。”
    仙蕙顿时觉得耳根子清净了。
    ――却不知祸从此起。
    第二天,仙蕙没有等到梅贵妃的赏赐,却等到了梅贵妃的传召。来领路的宫女,用一种看死人的表情,勾起嘴角道:“请罢,仙蕙姑娘。”
    到了玉粹宫,梅贵妃漫不经心的比划着手指甲,十指滟滟,好似染血一般。等人进来以后,半晌了,才挑眉问道:“听说,你们来得路上客栈失火了。”
    仙蕙心里“咯噔”一下。
    不好!直觉告诉她,后面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出来罢。”梅贵妃淡淡道。
    仙蕙顺着她看的方向,扭头看去,眼里顿时露出惊讶之色,……是曹娥!
    梅贵妃往下睨了一眼,“说说,客栈失火是怎么回事?”
    曹娥跪在地上,义愤填膺的说道:“就在我们离开江都的第一夜,晚上客栈突然无缘无故失火了。这件事情,从江都来得秀女都知道。”指了仙蕙,“失火的屋子,就是她住的屋子,另外一个秀女,因为被厉嬷嬷责罚而去了柴房。”
    梅贵妃皱眉,“说要紧的!”
    曹娥吓得一哆嗦,赶忙飞快道:“当时我就住在邵仙蕙的隔壁,因为失火害怕,一直留意外面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咽了下口水,“有人喊了,有刺客!后来好像是刺客被人抓住,但、但她……,肯定是不清白了。”
    仙蕙顿时脑子“嗡”的一下。
    梅贵妃见她脸色惨白,心下快意,“邵仙蕙,你怎么说?”之前故意让她惹眼,果然就激起了别的蠢货心里不平,那曹娥告状告得飞快,正在做着扳倒了对手,好踏着尸体上位的美梦呢。
    “不是那样的。”仙蕙努力镇定自己,微微颤抖,“当天夜里的确是失火了,有个刺客,不过那个刺客是女的,是一个妇人。”
    “你胡说。”曹娥急了,要是扳不倒仙蕙再惹一身骚,让贵妃恼怒怎么办?因而急急指责,“撒谎!哪有刺客是女的?肯定是男人!”
    仙蕙恨不得上前扇她一耳光,强忍了怒气,回话道:“贵妃娘娘,当天失火抓刺客的时候,厉嬷嬷也在的,她可以作证,那个刺客的确是一个妇人。”
    梅贵妃一声轻笑,“传厉嬷嬷。”
    今儿的戏,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唱完的。
    等厉嬷嬷来了,自己可是要唱一出热热闹闹的大戏,才能收工。
    静谧如水的大殿内,幽幽静静,间或能听到香炉里面香屑燃烧的“劈啪”声,又小又细又轻,更家增添一种无形笼罩的压力。
    厉嬷嬷进来以后就脸色灰败,跪在地上。
    仙蕙顿时感觉更加不好,她不是宫里有头有脸的嬷嬷吗?听说,就连皇后娘娘和妃子们见了她,都是客客气气的,怎么突然不言不语就跪下了?而且一脸做错了事,被人拿捏住把柄的模样。
    她……,可是知道自己和高宸“不妥”的。
    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兜头兜脑的,正从万丈高空朝着自己袭来,――明明知道掉进了阴谋里面,却无法脱身。
    “厉嬷嬷。”梅贵妃又问:“邵仙蕙说,当天客栈失火的时候,进去的刺客是一个妇人?你也在场,她说得可都是实话?”
    “是。”厉嬷嬷低头回道。
    梅贵妃又道:“一个人的话难以尽信,谁知道你有没有收了她的好处,而替她撒了谎?”凤目微微一转,“当时可还有别人在场?”
    “有。”厉嬷嬷回道:“江都庆王的嫡出幼子,四郡王高宸当时也在现场,是他的侍卫抓了那个刺客妇人。”
    “这么说,她没有撒谎了。”梅贵妃根本没有半分喝斥,反而问道:“那么当时除了四郡王和你,还有别人吗?邵仙蕙又是藏在哪里?怎么被找到的?”
    厉嬷嬷好似被人掐住了七寸,对方问什么,就一五一十的说什么,“当时侍卫们和其他人都离开了,就奴婢和四郡王在。”看向仙蕙,“她藏身在窗户外面,因此……,才侥幸逃过床下刺客的杀害。”
    “聪明啊。”梅贵妃拍了拍手,笑道:“真是一个机灵伶俐的姑娘。”
    仙蕙可高兴不起来,一颗心……,就好像被人用细线提着,高高吊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弦会绷断了。只盼梅贵妃快点问完,就此了结,――可是大殿里的气氛,明显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
    果 不其然,梅贵妃接着又笑问:“邵仙蕙,当时夜已经很深,想必你也应该上床睡觉了。而就算你机灵,听得刺客的动静赶紧藏起来,慌乱之中,肯定不可能穿戴得整 齐整齐,哪有功夫给你慢慢穿衣服啊?也就是说……”她笑了笑,“本宫不是那种妄自揣测的人,还是让厉嬷嬷来说,当时她身上穿了什么?”
    仙蕙听得这话,顿时身体忍不住摇摇欲坠。
    厉嬷嬷静默了一瞬。
    “怎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