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洗┝耸裁矗俊
    仙蕙听得这话,顿时身体忍不住摇摇欲坠。
    厉嬷嬷静默了一瞬。
    “怎么?!”梅贵妃冷哼道:“你想编造谎言!别忘了,呵呵……”语气明显停顿了一下,但却没说具体内容,转而道:“若是秀女不清白了,再献给皇上,这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厉嬷嬷像是给吓着了,软在地上。
    而旁边的曹娥则吓得不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还不说?!”梅贵妃厉声喝道。
    厉嬷嬷慌张道:“当时邵仙蕙的确没有穿戴整齐,而是只穿了中衣,她藏在窗户后面吹了冷风,冻僵了。进来的时候没有站稳,差点摔在地上,是……,是四郡王伸手抱住了她,这才没有让她摔着的。”言毕,就伏在地上不动了。
    仙蕙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难以呼吸,几乎快要晕过去。
    “原来如此。”梅贵妃曼声笑了,“看来四郡王也是一个温柔多情的人,知道怜香惜玉啊。”望着仙蕙呵呵的笑,“哎,可惜了。”
    大殿里面一片静谧无声的死寂。
    仙蕙脑子里里面“嗡嗡”的,完了,完了,不仅自己完了,还连累了高宸,自己和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等等……,要是高宸因此有个三长两短的,庆王府岂会放过邵家的人?!至少,绝对不会放过东院的人!
    不!不可以!
    仙蕙抬头看向笑容得意的梅贵妃,再看向厉嬷嬷,还有曹娥,不明白她们到底是串通好了?还是阴差阳错说出这些的?但……,这都没有关系了。
    自己不想死,但却更不想让母亲、姐姐和哥嫂他们有事!绝不可以。
    难道自己重活一世,就是为了给他们短暂的欢乐,再害得他们全都消亡吗?甚至就连高宸,也是被自己给害了啊。
    大殿上,梅贵妃似乎说了什么,有宫人好像应声出去了。
    仙蕙却听不清、听不见,就好像前世差点被大郡王侮辱那次,心中一片空白,脑子完全不能转动,根本不知道周围的人在做什么。
    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她欲哭无泪,心中升起无穷无尽的后悔和害怕,生怕会因此害了亲人们!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绝不能走到哪一步,就算自己死,也绝不可以害了他们!
    对了,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就能以死明志、以证清白,挽回皇帝的颜面了?那些失贞的妇人,不都是一死了之吗?自己现在还不算是皇帝的女人,人死灯明,皇帝也应该不会再迁怒了吧?
    除了死,再也想不出别的解决办法。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否则的话,只会让事情越闹越大,让高宸跟着自己一起陷入泥潭,继而再惹出泼天祸事来!不要,绝对不要那样的血腥悲剧!
    仙蕙怕被人阻拦,低着头,悄悄打量四周的环境。
    大殿周围空荡荡的,离自己最近可以用来轻生的,只有一个放在梅贵妃椅子前面的鎏金博山炉,工艺繁复、尖锐多枝,花苞样的形状上面全是尖尖的角,而且这种鎏金香炉里面是铜芯,肯定足够结实!
    要死,就得真的死!自己可不是邵彤云那种做戏的。
    仙蕙回想起她短短的两辈子命运,竟然每次都死在被人陷害上面,每次都给亲人带来巨大痛苦,甚至危险,越想越是悲伤难过。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年轻少女,对生有着无限的眷恋,被迫受死,眼泪有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母亲、姐姐、哥哥嫂嫂,祖母,还有琴姐儿,还有陆涧,还有姐夫宋文庭和今生尚未见面的小外甥,……永别了。
    仙蕙哽咽哭了起来,趁着梅贵妃等人冷眼看笑话,猛地冲了上去,抱起博山炉往头上狠狠一磕,顿时血流满面磕破了头,软软倒在了地上。
    梅贵妃顿时惊呼,气急败坏道:“快!快传太医!千万不能让她死了!”
    玉粹宫顿时一片忙乱嘈杂。
    正在喧哗,忽地听见外面一声通传,“皇上驾到!”
    在一群宫人们的簇拥之下,皇帝缓缓走了进来,约摸半百年纪,因为连圆圆的,身体发福,明黄色的五爪龙袍穿在他的身上,都少了几分气势。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长身玉立,有着一种淡淡的晴雪玉濯光华。
    梅贵妃眼里露出一丝惊讶,继而上前请安。
    “免。”皇帝摆摆手道:“不用回避,他是庆王的四儿子高宸。”
    高宸看着一地触目惊心的殷红鲜血,和生死未卜的她,眸光幽深不定。
    作者有话要说:可能大家误会了,女主不会在皇宫里磨磨唧唧很久的,选秀这个剧情是为了让女主订亲,然后进入婆家宅斗~~~


☆、第46章 赐婚 
    大殿内,一片让人压抑不已的沉默。
    皇帝没有问话;地上又躺着一个不知生死的秀女;谁都没敢吭声儿。
    很快;太医闻讯赶来。
    一番诊脉后回道:“还有气儿。”
    “那就好。”梅贵妃露出一脸放心的神色,又担心,又焦急,连声吩咐;“来人;快扶她到后面躺着去。太医;赶紧救治!”她三分演戏,七分是真的着急,大戏还没有唱完,那个小狐媚子可不能死了。
    宫人们七手八脚的抬走了仙蕙,太医跟着进去。
    “怎么回事?”皇帝问道。
    厉嬷嬷和曹娥都不敢吭声儿,特别是曹娥;吓得头都快贴到胸口上去了。
    梅贵妃叹了口气;“这丫头,性子也太着急了。”指了地上的曹娥,婉声解释,“原是这个秀女曹娥告状,说刚才那个叫邵仙蕙的秀女,在进京的路上,遇到客栈失火还有刺客,怀疑她已经不清白了。”
    皇帝眉头微微皱起,脸色不悦。
    梅贵妃又道:“结果却是一场误会。”她笑了笑,笑得颇有几分不怀好意,“臣妾方才问过厉嬷嬷了,说是那刺客是个妇人,当时她和四郡王两人都在场,可以作证。”
    皇帝看了厉嬷嬷一眼,然后问高宸,“可有此事?”
    高宸回道:“有。”语调平静,并没有因为梅贵妃的隐隐暗指,而气急败坏,“刺客的确只是一个妇人,并无男子。请皇上放心,臣绝对不敢把失了清白的秀女,送进宫污了皇上的龙眼。”
    皇帝闻言点了点头,又问梅贵妃,“那秀女还寻死做什么?”
    梅贵妃忙道:“那个邵仙蕙当时为了躲避贼人,急急忙忙藏身窗后,结果没有来得及穿上外衫,后来差点从窗台上面跌下,是四郡王救了她。”摇头叹道:“孤男寡女的有点说不清,她一着急,就想不开寻了短见。”
    高宸低眸,掩盖住了眼里的冷冷寒芒。
    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出现在梅贵妃的玉粹宫?又怎么会说起客栈的事?分明就是梅贵妃设计陷害她,同时……,陷害自己!
    皇上年过半百,膝下却没有一个皇子。
    最近几年,臣子们大抵都觉得皇上不能再有亲生子嗣,渐渐的,就有了过继皇嗣的呼声。可是不仅皇帝子嗣空虚,往上数两代的皇帝,都是只得一个皇子继承大统,独苗苗传下来的皇位。
    要过继,就只能往旁支里挑了。
    而和皇室血统最近的两支,一支是燕王,一支是父亲庆王。
    论起亲戚情分来,燕王和父亲,跟皇帝都是同一个曾祖父的从兄弟,所以燕王的儿子,和自己几兄弟,就成了过继皇嗣的热门人选。
    而梅贵妃,早就暗地里和燕王一派勾结上了。
    她不仅想要借此害了自己,还要让整个庆王府都背上不好的名声,从而扶植燕王的儿子上位,到时候就能分她一杯羹了。
    ――倒是挺会做美梦的!
    静默中,皇帝淡淡扫了高宸一眼,目光犹豫不定。
    “皇上。”高宸先开了口,声音清朗,“当时月黑风高的,秀女邵仙蕙为了躲避刺客,在窗户后面站了许久,人都冻僵了。”不着痕迹改了当时情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从窗户上跌下去,臣不能见死不救。”
    梅贵妃眉头一挑,不好说高宸撒谎,冷声道:“那她就是死,也应该死一个清白。四郡王何必去救她?反而让那邵仙蕙说不清楚了。”
    高宸淡淡道:“嫂溺叔援,权也。”
    梅贵妃气恼反驳,“你这是狡辩……”
    “皇后娘娘驾到。”
    大殿外,太监的唱诺声打断了里面的争执。
    吴皇后领着宫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在门口,将高宸和梅贵妃的话听了大半,不由微微皱眉。这个四郡王高宸果然不可小觑,反应这么快,还好自己赶来的及时,不然就白费一番周折了。
    先上前行了礼,然后道:“听说这边有个秀女出了事,所以臣妾过来看看。”
    她是中宫皇后,职责所在的确说得过去。
    梅贵妃却脸色不善。
    吴皇后根本就不理会她,接着说道:“皇上,臣妾刚才在门口听着几句,觉得四郡王说得对。嫂溺叔援,不过是事情从权罢了。”笑了笑,“论起来,秀女们都是要侍奉皇上的。若是那秀女服侍了皇上,四郡王啊,按辈分还得尊一声婶婶呢。”
    高宸微微欠身,表示谢过。
    婶婶?梅贵妃气得柳眉倒竖,照这么说,那小狐媚子一下子就成了长辈?四郡王是侄儿救婶婶,自然也就可以逃避男女搜受不亲了。
    呸!就知道,吴皇后这个贱。人过来肯定没好事,专门过来搅局的!等等,莫非她和庆王一派勾结上了?这么一想,就更不能让对方得逞了。
    当即冷声道:“可笑!皇后娘娘说话未免太言过其实。小小秀女,连一个名分都还没有,怎么就是郡王们的婶婶了?也不怕折了福!”
    吴皇后并不和她争吵,而是道:“我不过是打一个比方,贵妃急什么?虽说秀女还没有册封名分,到底是献给皇上的,四郡王敬着一些,也没什么不对啊。”
    梅贵妃听她转移话题,当即抢白,“我们现在是说四郡王抱了那秀女,男女授受不亲,皇后娘娘不扯太远了。”
    吴皇后不回答她,转而对皇帝说道:“皇上,您坐拥天下、富有四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普天之人莫非王臣,心胸自然是和苍穹大海一样宽阔。依臣妾看,既然四郡王和那秀女有缘,又是年轻未婚的宗室子弟。”语气一顿,“何不将那秀女赐婚给他?”
    赐婚?!高宸目光一跳,脸色微变,但最终忍住没有说话。
    皇帝闻言沉思起来。
    若是传出秀女清白已毁的丑闻,肯定让皇室颜面蒙羞,让自己脸面尽失,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若是赏赐一个秀女给宗室子弟,不仅能和风细雨的解决问题,还能显得自己宽宏大度,有做天子的胸襟气量。
    “皇上。”吴皇后已经人过中年,比不上梅贵妃年轻貌美,不过笑起来却是端方和蔼,颇有中宫气度。她继续劝道:“如此一来,皇上可就成全了一段佳话了。”
    梅贵妃顿时急了,“皇上!怎么能赐什么婚啊?那秀女不清不楚,论理就应该以死明志证她清白,还有四郡王……”
    皇帝一声断喝,“够了!”比起对宠妃的偏疼,当然还是天子的颜面更重要,“你是不是嫌日子过得太安生,非得找点热闹?”厉声喝斥住了梅贵妃,“什么污七八糟的话,你也敢说!”
    梅贵妃脸色微白,不甘心,却又不能驳回皇帝的颜面。
    皇帝转头,颔首道:“还是皇后的话有道理。”
    吴皇后微微笑了,“臣妾能为皇上分忧,不胜欣喜。”
    皇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