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么好?仙蕙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厉嬷嬷笑道:“皇后娘娘的意思,这次你受了惊吓,让我往后在你身边服侍,算是给你赔罪了。”
    服侍?赔罪?仙蕙终于明白过来。
    ――厉嬷嬷是皇后的人。
    梅贵妃被人利用,想要污蔑自己的同时打击高宸,一箭双雕,却不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吴皇后就是那个黄雀!既然厉嬷嬷是皇后的人,那不难猜了,事后必定是皇后出面保了她,捞了自己人不说,还能彰显一下中宫娘娘的大度呢。
    哎……,后宫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呆的。
    不过所谓的在自己身边服侍,是做皇后的眼线吧?因而淡笑,“辛苦嬷嬷了。”
    厉嬷嬷见她没有一惊一乍,也没有刨根究底,显见得是一个聪明的,是一个值得服侍的主子。因而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郑重,“容奴婢提前喊一声四郡王妃。还请四郡王妃放心,奴婢在宫中呆了几十年,往后跟了您,自然会竭尽所能用心服侍。”
    仙蕙明白对方的意思。
    厉嬷嬷虽然是吴皇后所派的人,但是跟在自己身边,只要事情不和吴皇后一党有冲突,肯定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自己身边并没有称心如意的下人,厉嬷嬷又精明有手腕,见多识广,是后宅里头不可多得的人才。
    虽是别人眼线,但物尽其用也是不错的。
    要知道,自己若是嫁给陆涧不用勾心斗角,可现在要嫁给高宸,――庆王府本身就够乱的。更不用说,还有前世今生的宿敌邵彤云,心怀鬼胎的大郡王妃,身边没有帮衬的人可是不行。
    因此温温柔柔的一笑,“说起来,我和嬷嬷是有缘分的,不然怎会早早结识?可见有些事事上天注定,我正瞌睡,皇后娘娘就送来了嬷嬷这个枕头。”
    厉嬷嬷见她是一个聪明通透的,又懂事,眼里多了几分满意,说了几句贴心话,然后起身道:“四郡王妃眼下受了伤需要静养,往后说话的时间多得是,先歇着,奴婢晚点再进来探望。”
    仙蕙也不跟她客气,的确头晕,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厉嬷嬷出去了,在吴皇后跟前单独说话。
    “如何?”吴皇后的脸上,没有了那种在外面的和蔼笑容,而是颇为凝重,“那个邵仙蕙,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可还长了脑子?”
    厉嬷嬷笑道:“比姜婕妤还要伶俐几分,更兼貌美,是一个难得的好主子。”
    吴皇后脸上就露出满意的神色,“那就好。”姜婕妤是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聪明伶俐、心思通透,听厉嬷嬷的口气,那邵仙蕙还更胜一筹。拨着茶,轻轻笑道:“本宫可不想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扶了一个蠢货。”
    ******
    蓝天下,京城的一所阔朗宽大宅院里。
    这是第一代庆王没有就藩的时候,留下来的祖产。因为本朝每隔几年,就有藩王们赴京觐见的传统,所以京城的庆王府一直有人照看。此次高宸进京之前,早就让人打了招呼,王府内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屋里独自静坐出神。
    ――事情真是太荒唐了。
    原 本都已经想好应对的法子,偏偏皇后插了一脚,而且插得高明,最后圣旨一下就变成了这样,想改都没办法改。他心思不悦,除了皇后临时添乱意外,还有那个女人 也够冒傻气的,居然把她脑袋往博山炉上磕,――想着那一脑袋血窟窿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骂她,“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蠢?会蠢到任人宰割坐以待毙?!”
    高宸情绪起伏,眸光反而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冷了。
    几天后,皇帝下旨遣返所有的进京秀女。
    和前世不同的是,有个倒霉的曹娥做了浣衣局的宫奴,有个幸运儿邵仙蕙被镇国夫人认做义女,还被皇帝赐婚给了四郡王高宸。两个段子,偏巧又是串在一起的,比启元殿失火的事还要引人瞩目,众人私下议论纷纷。
    高宸对此报以一声轻嘲。
    吴家想捏着一个义女的身份,捏着未来的四郡王妃,进而捏着自己,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皇室宗亲不娶功勋权贵之女,只能娶平民女,也亏得他们绞尽脑汁,居然想了这么一个曲线救国的路子。
    如此看来,庆王府是避不开过继皇储的风浪了。
    “四郡王。”初七气喘吁吁跑了进来,“镇国公府把邵二小姐接到府上去了,说是请了太医在府上,专门伺候,让邵二小姐把伤养好了再走。因为怕你担心,所以特意让人过来知会一声儿。”
    养伤?是想让她和吴家培养感情罢。
    高宸心下清明有如镜台,――吴家布好了鱼饵,自己这条鱼也该乖乖上钩了。
    他去了一趟镇国公府,先对镇国夫人行了晚辈礼,说得客气,“之前只听太医说她性命无碍,却未亲见,心里到底还是放心不下。”脸上有点局促为难,“不知国公夫人可否有空?陪我进去看一眼。”
    镇国夫人怎么会没空?就怕他不来,见他来了,还主动提出要去看望义女,不免心下大喜,“你担心,也是人之常情,当然还是进去看看才得放心。”
    领着人进去,丫头正在给仙蕙的额头换药。
    她轻轻闭着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落下一道青色弧线,像是睡了过去。
    一张清丽绝伦的小脸素白如瓷,细腻光洁,可惜额头上却有好几处暗红伤疤,大大小小不已,看起来颇有几分吓人。
    高宸的眉头微微皱起。
    镇国夫人埋怨丫头真不会挑时候,偏偏赶在这会儿换药,赶忙笑道:“仙蕙年轻,伤势好得快,养一段时间伤就好了。”
    高宸没有回答她,仍旧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镇国夫人怕他嫌弃仙蕙容貌,又道:“我年轻的时候脸上也曾经受过伤,当时家里人吓得不得了,担心万一落了疤可怎么办?可十几岁那会儿的年纪,哪里会落疤?等好转了,一丝儿痕迹都没有的。”
    高宸像是太过担心未婚妻,连别人说话都听不见,径直走了过去,朝着丫头的药碗伸手,“放下罢,我来给她换药。”
    丫头怔住,转头去看自家主子。
    镇国夫人当即喝斥,“叫你放下就放下。”
    丫头赶忙把药碗递了过去。
    高宸侧身背对这边,看不到表情,只看得到手上动作十分温柔,一点点挑起药膏给仙蕙涂抹。虽然姿势有点僵硬,但想来是不常做这种事的缘故,那份脉脉温情,从他的耐心里就可以感受的到了。
    镇国夫人越看越是满意高兴,不仅没有喝斥他的举动,反而连丫头也撵了出去。
    高宸心思复杂的抹着药,看着她那犹如蝉翼一样的漂亮睫毛,正在轻轻颤抖,眼皮底下的眼珠子,似乎也转了转。原本懒得理会,后来忽然心思一动,故意不悦道:“醒就醒了,为何还在继续装睡?”
    仙蕙一脸尴尬睁开眼睛。
    高宸训斥道:“博山炉是能往脑袋上招呼的东西吗?还下死劲儿。”语气严厉,可是话却透着亲近熟络,“就没见过你这么冒傻气的!”
    仙蕙本来就怕他,现在听他劈头盖脸一顿骂,越发紧张得不行,“我、我……”声音都是抖的,“我当时一着急没想清楚,你别生气啊。”又是浑身别扭,“那个……,不用你来,还是让丫头来抹药吧。”
    “闭嘴!你给我老实一点儿。”高宸声音不容置疑。
    镇国夫人在旁边含笑打量着,瞧瞧……,小两口打情骂俏多亲热啊。
    心下喜不自禁,看来皇后娘娘的这一步棋走对了。
    高宸和邵仙蕙都是江都的人,又有一点转折亲,多半早就已经熟识,甚至郎有情、妾有意,所以高宸才会不避嫌的抱了她!往后只要捏着这个义女,就等于让高宸有了掣肘,将来皇后娘娘和吴家再努力周旋,成就那件大事,吴家可就要再出一位皇后了!
    这种天大的喜事儿,搁在本朝,那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


☆、第48章 惊魂 
    仙蕙觉得自己两辈子的尴尬加起来;都没现在尴尬。
    高宸坐在床边;一下又一下,细细密密的给自己涂抹膏药。他那样一个利落干脆的人,今儿慢吞吞的;半晌都抹不完;感觉自己额头上都快糊成墙了。而且因为两人离得很近;他身上淡淡的沉水香味道袭来;兜头兜脑;好似把彼此都裹在了一起。
    如此尴尬的气氛,他居然还不准自己装睡?非得让自己睁开眼睛看着;和他一起演戏,简直窘迫得浑身都要僵硬了。
    高宸却表情淡淡的,动作平缓;好似做着一件再正常不过得事。
    这人脸皮怎地这么厚?仙蕙羞窘了一阵;反而生出一股子虎里虎气;怕……、怕什么?他高宸不是有可能好男风吗?看他那动作,就知道是在拿自己当物件儿摆弄。
    自己也拿他当一个物件儿好了。
    唔……,眼前这物件儿瞧着还行,模子不错,线条也不错,外观看着也不错,细节也是无可挑剔。本来底子就好,再配一件玉色的素面丝光外袍,墨绿腰带,打扮得光鲜体面的,――这种货色,放外头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她一阵胡思乱想,埋汰某人,感觉不那么尴尬了。
    高宸瞅着她一双墨玉般的眸子乱转,里面星光闪烁,分明就是在不停打量自己,而且左看右看都看不完,忽地开口,“在看什么?”
    仙蕙从漫天神游里回魂,吓了一跳,结巴道:“看……、看你。”
    旁边的镇国夫人瞧着好笑,不由掩面。
    偏生高宸又问,“你一个姑娘家,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
    仙蕙的脸腾得一下红了。
    镇国夫人实在没有忍住,“扑哧”一声,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四郡王,可不许这么打趣我的乖女儿,姑娘家害臊,等下不好意思了。”要不是顾及孤男寡女不便独处,都想让出空儿,给他们小两口单独相处呆着了。
    高宸终于抹完了药,起身对镇国夫人微笑道:“夫人说的是。”不过仙蕙一向都有点淘气,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夫人多多包涵。”一副和未婚妻早就相熟的口气,还微微欠了个身,然后才去看她,“我先走了,你好生歇着。”
    仙蕙已经窘得满面朱霞,又羞又恼,心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平时一本正经的,噎人的时候却比谁都还要促狭,转过头,完全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高宸也不介意,施施然告辞,“有劳夫人,今日晚辈多有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镇国夫人亲自送他出去,笑着说道:“我半辈子只养了几个淘气小子,没有闺女,幸亏如今认下仙蕙,总算是全了我儿女双全的心愿。四郡王只管放心,我们吴家,对仙蕙必定和对待亲生女儿一样。”
    高宸淡笑应付,然后礼数周全的欠身离开。
    自此以后,他每天都要过来探望一回,亲自给仙蕙换药。反正皇后党的牌子已经揭不掉,无所谓非议,干脆把皇后和吴家这边的人情给做足,让他们满意了。
    仙蕙上次被他噎得够呛,虽不敢给他脸色瞧,但之后从来都是绷着小脸儿,从头到尾一本正经,也不看他,也不说话。
    高宸何曾把她这点小儿女情绪放在心上?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对他来说,妻子是传宗接代必须要有的那么一个人。至于鹣鲽情深、琴瑟和鸣,以及红袖添香之类,根本就没有想过。仙蕙虽然不够理想妻子的端庄大方、温婉贤淑,但也不算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