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精瘦妇人,塞了嘴,脸色灰败无比。
    “你们出去。”高宸抬手,让初七和侍卫们去外面戒严,不让人靠近,然后吩咐邵元亨道:“让她张嘴。”冷冷扫了那妇人一眼,轻飘飘道:“说实话,讲清楚,想一想你的家里人。”
    邵元亨捏着脏兮兮的帕子,不知道这妇人究竟是谁,更不知道她又要说点什么。倒是荣氏,瞪大了眼睛,虽然并不认识眼前的妇人,但是有一件提心吊胆的事,让她担心无比,心下隐隐有了猜测。
    那妇人,正是当天在客栈里行刺仙蕙的人。
    一五一十,全身瑟瑟发抖,把事情起末原委都说了一遍。
    高宸又吩咐邵元亨,“塞紧她的嘴。”然后说道:“仙蕙才从仙芝镇来到江都,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到底有什么仇家?还请邵大东家和荣太太自己琢磨琢磨,我就不多猜测了。”
    荣氏脸色惨白,身体更是止不住的摇摇欲坠。
    邵元亨目光惊骇的看向她,又是震怒,又是后怕,再看看一身寒气的四郡王,想起他和二女儿现在的关系,低头不敢言语。
    高宸的目光像是雪山融化的冰水,缓缓淌过二人身上,“你们记住,仙蕙现在庆王府的人,是我高宸未过门的妻子。”忽然将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只见寒光一闪,那妇人顿时人头落地,殷红的鲜血喷了整整半个屋子!
    荣氏吓得张大了嘴,惊呼失声,“啊……!!”
    她活了半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景象,那头首分离的画面,鲜血喷射的景象,――巨大的惊恐将她笼罩其中,心弦崩断,眼睛一翻便狠狠栽到在地!
    邵元亨亦被鲜血溅到身上,惨白了脸,不自控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高宸倒是挑了一个很好的位置,身上干干净净的,姿态云淡风轻,拿出帕子把佩剑上的鲜血细细擦拭干净,然后利剑回鞘。
    “得空再来喝茶,告辞。”他语气淡淡,然后气定神闲的出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仙蕙:“呃……,这出戏用了多少人造血浆?”
    高宸:“总有三、五斤吧。”
    仙蕙:“来,小宸宸,切个西瓜给本姑娘吃。”
    高宸:“………………”


☆、第49章 五月五 
    邵家西院惊心动魄;东院却是一片温情脉脉。
    仙蕙早就和高宸商量过了;客栈的事,宫中的事,反正都已经掀了篇章过去;不想对家里人说实话再吓唬他们。当时高宸可有可无;表示随意;他不会跟着撒谎,但是也不会去专门拆穿就是了。
    因而客栈的事闭口不提;皇宫中的那番惊心动魄,也变得简简单单。
    “……有个秀女和我起了口角;一赌气;就告状到贵妃娘娘跟前。正好皇上和皇后娘娘过来;听我说清楚事情只是一场误会;皇后娘娘夸我伶俐;向皇上提出让镇国夫人认我为义女;然后把我赐婚给四郡王了。”
    事情有点过于简单;过于好运;只怕里面还有弯弯绕绕。
    沈氏和明蕙对视了一眼,半信半疑。
    仙蕙又夸张的道:“你们想不想知道,皇宫是什么样子的?还有皇上、皇后娘娘,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这辈子能见着这么些真佛呢。”
    明蕙问道:“是吗?那他们长什么样儿?”
    “呃……”仙蕙打了个结,“我低着头,没敢看皇上长什么样儿。”怕姐姐和母亲对谎言生疑,又补道:“不过后来去皇后娘娘的宫里,嗯……,说了会儿话,倒是有幸见得皇后娘娘的圣容,很是和蔼的。”
    沈氏叹道:“自然应该如此。”
    她隐隐觉得,女儿有点言不尽实,――不然为何单单回避了贵妃娘娘?只怕这里头还藏着什么凶险,她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不过皇宫里都是些什么人啊?那是高高住在天上,一辈子连脚跟儿都看不到的神仙,想管也管不着的。难道自己还能跳起来,把贵妃娘娘给骂一顿啊?这毕竟是皇家的事,多问,没有益处,只要女儿平安回来就好。
    远在天边的神仙管不着,但是尽在眼前的一尊大佛,……丈夫,却不能不管。
    沈氏想起儿子的一番话,“娘,不管仙蕙说的前世今生是真是假,但是父亲送她去进宫,肯定不是假的。仙蕙虽然有些淘气,可从来不任性,况且她一门心思想要嫁给陆涧,怎么会自己跑去参选秀女玩儿?”
    自己气得浑身乱颤,恨不得冲到丈夫面前撕碎了他!
    邵元亨抛弃妻子还不够,还要再坑害亲生骨肉,到底还是不是人啊?自己当年怎么那么眼瞎,就看上了他,简直就是自戳双目都悔不过来。
    儿子拉着自己不让走,苦苦劝道:“仙蕙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不要跟你和明蕙说这些,那是她怕你们伤心。娘……,现在和父亲闹也没有意义,吵了起来,不是辜负了仙蕙的一片心吗?”
    “儿子已经花钱雇了人去京城,打探消息,再等等,仙蕙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不等又能如何?冲到皇宫里面去抢人吗?!
    仙蕙走了多少天,自己就哭了多少天,一直到四郡王派人送回大好消息,东院的人才把心落回原地。罢了,既然已经看穿了丈夫的真面目,心里记下就是,往后该怎么防备怎么防备,何必撕破脸徒增难堪?
    既然小女儿想要瞒着哄自己开心,就让她以为瞒着好了。
    “仙蕙……”沈氏将小女儿搂在怀里,什么都没说,泪水却是止不住的落。幸亏小女儿捡了大运平安回来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不是要把自己的心挖走一块吗?一想到此,和那个薄情人拼命的心都有了。
    明蕙亦是含泪看着妹妹,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
    傻丫头啊,怎么能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父亲的薄情她死死瞒着,就为怕伤了亲人们的心,舍了自己,偏了父亲一大笔东西给东院。可这个傻丫头就不想想,若是她因此有事,拿了再多的东西,那也叫整个东院的人伤心啊。
    眼下皇宫里的事,她肯定没有说实话,母亲似乎也察觉出来了。
    罢了,就让她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吧。
    “虎丫头。”明蕙跟着红了眼圈儿,嗔怪妹妹,“真是一个虎里虎气的。”
    仙蕙以为她们还是在说自己选秀的事儿,窝在母亲怀里撒娇,“娘,姐姐,往后我再也不敢了。”
    “不过……”明蕙微有疑惑,“仙蕙啊,前世今生又是什么?知道这次选秀的事情不成,又怎么回事?”
    仙蕙微有迟疑,当时情急跟哥哥说了前世今生,有些后悔了。
    “仙蕙!”邵景烨的声音,像是及时雨一般在外面响起。
    “哥哥。”仙蕙起身,上前高兴迎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邵景烨仔仔细细看了小妹好几遍,确认她无事,悬了两个多月的心,方才落回肚子里。他对自己要求甚严,心中的担心自责远比沈氏和明蕙更多,总觉得作为男子,是自己没有早点看穿父亲,没有照顾好小妹。
    因为高宸是每到一处,就让人往家里报信大概位置,所以一听说仙蕙可能今天到江都,便立即从铺子上往回赶,连妻子和女儿都没有带回来。
    仙蕙摇晃他的手撒娇,“哥哥,你呆了。”
    邵景烨心情复杂无比,起伏不定。但却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故作轻松道:“我不是呆了,是想着你这么淘气,该怎么收拾你一顿才好。”
    仙蕙笑嘻嘻道:“哥哥才舍不得打我呢。”
    邵景烨镇定了心神,拉着小妹,进去一起坐下说话。
    ――大家都是疑惑前世今生这件事。
    仙蕙看着母亲、哥哥和姐姐,觉得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欢欢喜喜的,又何必再去翻开前世血淋淋的真相?哥哥已经知道了父亲的凉薄,自己会和他有商有量,往后好好应对,好好保护母亲和姐姐的。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就这么让母亲和姐姐永远活在假象里,永远不知道父亲的残忍和无情,让她们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吧。
    “没有什么前世今生。”仙蕙不想让她们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干脆仗着自己是小女儿,厚着脸皮笑道:“我瞎说的,那可能有前世今生这么离奇的事?我就是当时怕哥哥着急,瞎编的,没想到真的选秀被取消了。”
    邵景烨一脸吃惊,沈氏和明蕙都是听得瞠目结舌。
    “好啦,好啦。”仙蕙嘟了嘟嘴,“我这不是没事嘛,你们别揪着一直这个问题不放了。”笑嘻嘻道:“我不仅见着了皇上、皇后娘娘,还有去了镇国公府,有好多好多新鲜的事儿,你们想不想听?很有趣的。”
    只是到了夜里,有件事,仙蕙却不得跟姐姐坦诚。
    她散了头发,露出额头上还没有完全复原的伤疤痕迹,“我磕着了头,这事儿你别跟母亲和哥哥说,再养几天就好了。”
    明蕙吃惊道:“怎么磕着的?”
    “就是不小心呗。”仙蕙笑眯眯的,拉了姐姐滚到被子里,“快来,快来,我们俩能谁在一床上的机会,可是越来越少了。”
    明蕙搂着妹妹,轻轻摸着她额头上的疤痕,“……虎丫头。”她又是心疼,又是心酸,泪水在眼眶里面团团打转儿,――这就是自己的妹妹,什么事儿都不愿亲人伤心的傻妹妹啊。
    ******
    眼下初夏,仙蕙回来刚休息两天就是五月五,热热闹闹的端午节。
    家家户户都忙着在门上挂菖蒲、艾叶,准备雄黄酒,然后包各式各样的粽子,一片欢天喜地的气氛。邵府的气氛则稍微有点古怪,首先荣氏病了,是真的给高宸吓出毛病了,躺在床上,根本就爬不起来。
    西院的人根本不敢欢声笑语,就连准备端午节的东西,都是悄悄摸摸的。
    而东院,沈氏正领着两个女儿、儿媳,亲自包粽子。现如今有丫头使唤,包几个意思意思,只当是玩一下凑趣儿。正在忙活,外面突然来了庆王府的人,一个管事妈妈领着两个丫头,进来笑道:“给沈太太送粽子来了。”
    女婿给岳母家送粽子也算是习俗,这不奇怪。
    沈氏笑吟吟让人接了粽子,又回赠了一些,还打发了几两银子算是喜钱。
    仙蕙却是一阵怅然。
    前世里,逢年过节都是陆涧亲自送东西过来。
    哎?摇了摇头,自己怎么又想起陆涧了?不要想,不要想,说好不要想的。
    可是前世的陆涧,是因为瘟疫而最终无治病死的。自己为了他,不知道哭掉了多少缸眼泪,一滴眼泪一分记忆,想忘掉……,哪有那么容易?心里说不要想,可是有关陆涧的事,却总不知不觉就忽地蹦了出来。
    比如吃粽子的时候,又突然想起陆涧爱吃肉粽子的嗜好。
    前世为了这个,自己还偷偷跟姐姐笑话他,“多奇怪啊,粽子本来就腻腻的,再包了肉在里面,岂不是更腻?他那样一个清清爽爽的人,怎么这般奇怪?姐姐你说,等以后我嫁过去了,万一为了吃粽子和他打起架来,可怎么办才好?哈哈……”
    那些眼泪成河,那些欢声笑语,是前世里刻骨铭心的记忆啊。
    “你们收拾好了没有?”邵景烨穿了一袭明蓝色的薄缎长袍,领口边上配着月白色的斜纹缎,使得他看起来轻薄凉爽,飘逸无比。
    “好了,好了。”明蕙给妹妹腰间也挂上了艾叶,拉她出门,“走罢。”
    这是她们姐妹出嫁前,最后一个节日,往后做了别人家的媳妇,就不方便随意走动了。沈氏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