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快,看新娘子哦。”有小孩子的呼声,估计是专门请来闹新房的,声音清脆,“看新娘!要喜钱!”一个个的,一个比一个喊得大声,惹得周围的人哄笑不已。
    “四郡王!四郡王!!”嘈杂中,有急切而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人群里发出轻轻的惊呼声,笑声忽然停止。
    “四郡王。”安静下来,传来初七焦急不已的声音,“王爷有事找你,快快!快去书房那边说话,人都等着……”
    “初七,你怎么这般不知轻重?!”高宸声音低醇,明显的,里面隐含了一丝压抑的怒气,“今儿是什么日子……”他话音一顿,像是怔住,继而飞快道:“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仙蕙晕头转向的,坐在喜床上,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
    有人大步流星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大红色的喜袍,大红色的靴子,和盖头的红艳艳融合成了一片。
    高宸?仙蕙担心,想问问他出了什么事,可又不能开口。
    “仙蕙。”高宸的声音还算冷静,只是略急,“若无大事,父王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找我,一定是事出紧急。”最后道了一句,“等我回来。”
    仙蕙急得要起身。
    被厉嬷嬷摁了回去,“坐好,别说话,新娘子没掀开盖头之前,不兴起身下床的。”
    怎么会是这样?仙蕙茫然,周围闹新房的人也茫然。
    好在厉嬷嬷沉得住气,也镇得住场子,开口道:“既然王爷那边有急事,四郡王也出去了,闹洞房的事就往后推一推。大家别急,先出去歇着等着,一会儿郡王爷回来再做通知。”
    一阵窸窸窣窣,闹新房的人渐渐都散了出去。
    厉嬷嬷关上了门,回来说话,“你别慌,都已经是进了庆王府的门,拜过堂的,这门亲事不会出岔子的。”担心她害怕,上前握了她的手,“没事的,啊。”
    仙蕙在满眼的红色中怔了片刻,才轻轻点头。
    ******
    “父王!”高宸已经脚步匆匆赶到清风水榭,扫了一眼,父亲在、大哥在,王府的幕僚们也在,众人都是神色凝重。
    庆王看着一身大红喜袍的四儿子,脸色神色微松,“你来了。”
    大郡王似乎松了一口气。
    幕僚们的目光,则全都放在了高宸身上。
    一个谋士上前,急道:“刚刚才收到的八百里加急,说是闽南的兴化、漳州都有倭寇登岸,烧杀抢夺、无一不做,两岸百姓深受其害流离失所。”声音义愤填膺,继而又是悲愤无比,“福建总兵于世铳,被人……,射杀在了闽江的河水里。”
    高宸目光震惊不已,“怎会如此?于世铳生于水上,长与水上,在闽南领兵已经有几十年,和倭寇打交道大大小小,也不下几十次。更不用说,周围还有诸多将士护着统帅,于世铳如何能被倭寇射杀?”
    另一个谋士回道:“不是被倭寇射杀,而是被人用暗箭在岸上所杀,多半是仇家。”
    “放肆!”高宸怒道:“是谁如此敌我不分,携私怨以乱天下家国大计?!”
    “四郡王,眼下不知道那人是谁,暂时也管不了他是谁。”谋士急道:“眼下于世铳一死,群龙无首,整个福建那边都乱了。他收下虽然有几个不错的副将,可惜各自为政,各不服气,几股绳子根本就拧不到一块儿去!倭寇们不免更加猖狂了。”
    庆王开口道:“老四,我刚才和大伙儿商议了一下。福建那边太乱,几个副将又都是多年领兵,各有势力,是怕提拔谁都是不行。于世铳的儿子又生得晚,太小,根本镇不住场子,自能让王府的人过去统领全局。”
    他说这话,大郡王不自觉回避了下视线。
    高宸看在眼里,有点生气,不过也没指望哥哥能去领兵,父亲年迈,更是不可能亲自去冒险,――自然只剩下自己了。
    谋士催促道:“四郡王,此事宜早不宜迟啊。”
    “是啊,是啊。”众位幕僚都是意见一致,他们不敢很催,也不敢下令,都转头把目光投向庆王,等他开口。
    庆王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大概从小生活优越、养尊处优,加上一直潜心修道炼丹的缘故,气色倒是不错,颇有几分红光满面的修道之相。要不是身量发福,换上道袍,只怕还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捻着长长的胡须,叹道:“耽误你,才娶的媳妇就得先夫妻分离了。”
    高宸还没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仙蕙在他心里,不过是挂了个影儿,再说女人哪有军情大事重要?没有丝毫犹豫,便道:“儿子回去辞别一下,即刻动身!”
    ******
    仙蕙在床上一直坐着,不让说话,也不让下床,真是说不出的难受煎熬。
    “四郡王回来了。”有丫头欣喜喊道。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似乎只有高宸一个人进来。他走近,说道:“别动,等我一下。”去旁边拿了挑盖头的金星秤杆过来,按照仪式的那样挑下盖头,然后道了一声,“礼成。”
    仙蕙眼前顿时豁然一亮。
    眼前的他,在满屋子的红色映衬之下,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俊美熠耀。那长长的剑眉干净利落,双眸幽深如濯,使他犹如万仞崇山一样高不可攀。可是……,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却又是像是霞光映照一般,带出柔和之意。
    “怎么了?”她不安问道。
    “别怕。”高宸语气平静,试图用微笑来缓和她的紧张,“福建那边出了点事,需要我即刻赶过去一趟。”尽量用平常的口气,“你别担心,就在王府里好好等我便是。”
    福建?出事?!仙蕙差点惊呼出声。
    对啊,前世里高宸打过好几次的仗,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不过也难怪,那时候和他素未谋面,便是知道,也是偶尔听得一句两句捷报罢了。
    这么巧?他的第一次出征,刚刚好赶在自己和他的新婚之日。
    “我没有时间细说,马上就走。”高宸虽然很急,但是说话还是尽量放缓速度,免得吓着了才娶进门的小娇妻,“你平时就去给母亲请个安,然后回沧澜堂歇着,等到了福建有空的时候,我会有书信寄回来的。”
    “四郡王。”仙蕙说不出是何缘故,他一走,就觉得满心控制不住的不安,完全没有了安全感。也顾不上害臊,伸手便拉住了他,“你……,你要保重。”话说的得体,可是手却不肯松开。
    高宸站起身来,将她的手一点点掰开,“我走了。”
    “四郡王。”仙蕙急得追了出去,――分明不久前还在家里做心里建设,要怎么怎么和高宸相处,会有多困难的,没想到分开之际,根本不用多想就是不愿意让他走。可是挽留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了,听话。”高宸有些怜惜的看着她,却没有眷恋。犹豫了下,从衣襟里摸出一块羊脂玉佩,“这是我从小带在身上的,一直没离身,你拿着,看着它就好像看着我在身边一样。”
    不是没有看到她眼里的不舍,也不是不懂,而是没有时间再耽误了。
    “等我回来。”他没有纠缠,转身便大步流星推门而去。
    仙蕙捏着玉佩,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少了什么。
    这一夜,独守空房格外难眠。
    ******
    次日清早,仙蕙挽了妇人头去给公婆敬茶。
    庆王倒是没说什么,喝了茶,然后给了一份新人礼。
    庆王妃看着打扮得精致明媚的小儿媳,叹了口气,只是当着人不好说什么,接茶喝了一口,给了一份厚厚的见面礼。瞅着她娇怯怯的样子,又是担心,又是怜悯,这新婚之夜都还没有过呢。
    仙蕙起身,又得了三位嫂嫂的礼。
    二郡王妃是孀居,今日没有过来,东西是由庆王妃转交的。
    大郡王妃原本是个话多爱捧场的人,可她跟仙蕙有过节不说,高宸也不在,再大声说笑便不合适。三郡王妃是庶出,更不能越过嫂嫂卖弄风头,因此场面冷了下来。
    庆王妃怜惜道:“仙蕙啊,你先回去歇着罢。”
    “是。”仙蕙给公婆福了福告辞,又对嫂嫂们欠身,然后在玉籽的领路下出去。一路上,玉籽和厉嬷嬷等人也没说话,同样静默无比。
    走到蜂腰桥的时候,看见对面过来一个妩媚俏丽的小少妇。
    “四郡王妃。”邵彤云笑着见了礼,她如今是妾,不是以前来王府做客的小姐,身份上头低了一层,但却笑得温温柔柔,“给你请安了。”好像丝毫不为自己的尴尬处境难堪,还是一派大大方方的样子。
    仙蕙却好像看到了毒蛇一样,本能回避。
    “二姐姐。”邵彤云挺着个肚子,见她藏在了厉嬷嬷和玉籽的后面,一脸诧异和不解之色,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见了我还躲啊?”
    隐隐有仙蕙做了亏心事的意思。
    仙蕙冷笑,“我不是躲你,是不想跟邵夫人多打交道而已。”谁知道她在耍什么鬼心思,反正不是来跟自己叙旧的,“还有,你记清楚了。现如今是在庆王府里,你和我都已经不是待嫁姑娘,已经出了阁,自然就要按照婆家的规矩行事。”
    邵彤云脸色微微一变。
    仙蕙却不打算放过她,更不愿意在她面前示弱,“以后……,叫我四郡王妃。”


☆、第54章 姐妹 
    四郡王妃?!邵彤云又气又恨又怒;想到高宸,心口更是隐隐作痛;――这本来应该是自己的位置!却便宜了她,还害得自己做了侍妾。
    空气里,像是有看不见的硝烟在弥漫。
    “照这么说……”邵彤云现在有五个多月的身孕;夏衫轻薄;肚子已经挺明显,她轻轻勾起嘴角;“四郡王妃;这是要和我划清界限了。”
    仙蕙目光不屑;转头对厉嬷嬷道:“你与邵夫人说说规矩。”
    那意思,一个妾不配跟她多说话。
    猖狂!邵彤云气得银牙暗咬;想喝斥;可偏生厉嬷嬷又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实在是训斥不起。眼见仙蕙防范的紧,实在是无处下手,留下来听厉嬷嬷训斥,只会自取其辱,当即一声冷哼领着人走了。
    仙蕙眼中的戒备放松下来,问玉籽,“我记得,邵夫人应该住在留香洲吧?”
    “是。”玉籽回道:“她住在留香洲的绛芸轩。”
    庆王府各个院子的的大致位置,仙蕙还是知道的。
    邵彤云一个侍妾,既用不着给王妃请安,这里也不通向后花园,却偏偏在此处偶遇自己,自然是专门等着的了。
    ――肯定没有好事儿!
    仙蕙回了沧澜堂,与厉嬷嬷和玉籽说道:“以后你们眼睛都放尖点,远远的,看见邵夫人就跟我说一声。”不好直说,委婉道:“我和她在娘家有些龃龉,她现在又是双身子的金贵人,还是避开一点的好。”
    不然磕了、碰了,算谁的?自己才不要沾惹她呢。
    厉嬷嬷心下明白的很,轻轻点头。
    玉籽忙道:“奴婢省得。”她比厉嬷嬷还要上心,出了门,就把王府新分派来的小丫头叮嘱了一番。不为别的,前段高宸实在是把她给吓怕了。夜夜同睡,夜夜床中间放把剑,不知道哪一夜就会被他误杀,然后人头落地。
    因为连着半个月时间都没睡好,人都瘦了。
    故而不仅断绝了做通房丫头的梦,还巴不得四郡王妃快点进门,――四郡王那边是没法讨好了,往后想要出人头地,就得使劲巴结新进门的四郡王妃。若是得了主母的青眼,至少……,将来还能配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