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H羰堑昧酥髂傅那嘌郏辽佟椿鼓芘湟幻藕们资隆
    仙蕙不知道玉籽的心思,也没空琢磨,见她办事妥帖倒是满意,出手大方的赏了十两银子见面礼。心下琢磨了额一阵,高宸前世一直都是打胜仗的,活得好好的,应该没事,无非就是自己独守空房一段日子。
    可是……,为难的就是这段日子了。
    自己一个刚进门的新媳妇,什么都不熟,和公婆妯娌没有交情,对下人也没有任何积威。偏偏邵彤云和大郡王妃虎视眈眈,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因为连着两天都没睡好,早上又起早,中午便补了一个回笼觉。
    下午刚起来梳洗完毕,正在看书,玉籽从外面打起珠帘进来,“四郡王妃,邵夫人过来说话。”
    仙蕙微微蹙眉。
    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邵彤云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虽然烦不胜烦,但是却不能永远躲她一辈子。自己不能把她捆起来,她要来,拦不住,更无法次次都拒之门外。道理上说不过去,且好像自己心虚怕了她似的,既如此,还不如让她知难而退。
    因而吩咐道:“把院子的门槛拆了,再让人搬两张椅子到庭院中间去。”
    玉籽不明所以,但一心想要讨主母欢心,并没有多问便去了。
    仙蕙掸了掸衣服出去,到了庭院,自己坐了一张椅子。另外一张隔得老远,留给邵彤云。门槛都拆了,她别想在沧澜堂找机会绊倒。椅子放在庭院里大家看着的,没有多余的东西,她也甭想耍花样,自己今儿就会一会她好了。
    另一头,邵彤云被玉籽领着进了院子。
    她穿了一袭杏黄色的半袖碎花纱衫,同色抹胸,配了挑金线珠络纹的绣裙,颇有几分明艳之态。搭着丫头的手,慢吞吞的走了进来。低头一看,门槛拆了?再往里走,过了影壁,居然看见仙蕙让人摆了椅子,坐在庭院中央。
    ――场景很是滑稽。
    邵彤云轻笑,看来她是早有防备啊。
    仙蕙指向隔了十来步远的椅子,“邵夫人,请坐。”
    邵彤云缓缓坐下,然后抬眸打量着眼前之人,――依然是那张让人讨厌的漂亮脸蛋儿,挽了妇人发髻,少了几分少女青涩,多了几分王府女眷的雍容清贵,还真的有几分郡王妃的气华了。
    呸!这一切本来都是自己的。
    “有事吗?”仙蕙问道。
    有仇!邵彤云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又强忍住了。
    她曼声笑道:“这就是四郡王妃的待客之道?不仅让客人坐在庭院里,还连茶水都没有一杯,哎,还真是有礼有节啊。”
    仙蕙才不会端吃的东西出来,见她笑,也笑,“邵夫人这话好没道理。论理你一个侍妾,我根本就用不着见你,让管事妈妈出来招呼,那就算是给你脸面了。”
    邵彤云额头上青筋直跳,忍了又忍,继而一声冷笑。
    她上午躲着自己不说,这会儿又远着自己,连屋子都不让自己进,人离开自己足足有八丈远,――呸!她以为自己只会直接找事儿?那也太小看自己了。
    “二姐姐……”邵彤云拿起帕子擦了擦眼,泪水滚滚而下,“你我到底是同出一父的姐妹,如今又都在王府,怎么着也该互相照应一下。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绝情,一点姐妹情分都不念。”
    仙蕙见她装模作样的就心烦,淡淡道:“我就是看在彼此是姐妹的份上,给你留了几分脸面,所以才亲自出来见一见的。”
    “你太过分了!”邵彤云红着眼圈儿,哽咽道:“也不想想当初,你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我都没有嫌弃你,你现在反倒嫌弃起我来,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玉籽脸色微变,“邵夫人,你怎么能……”
    “玉籽!”仙蕙眼色严厉止住她,“行了,别乱插嘴。”
    荣氏母女的那些花招,自己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邵彤云如此口不择言,外人不知道,自己却清楚,她不过是想故意激怒自己罢了。
    自己若是回嘴,她自然哭得更加伤心,没准儿就晕过去也有可能。
    ――让她说好了,只当是耳边风没有听见。
    邵彤云哭了一阵,见仙蕙始终都不接招,没有办法,只得抽抽搭搭道:“二姐姐你既然如此狠心,我……,我只当是从不认得你,往后再不来往!”招呼丫头,“走,我们回去!不要在这儿看别人的鼻子眼睛。”
    仙蕙轻笑道:“你说的,可别回头又反悔了。”
    ――永不来往才好呢。
    邵彤云气得肝疼。
    她心中发狠,等着……,回头有你哭得时候!然后领着丫头,搭着手,不得不再次铩羽而归,只留下一个愤怒的背影。
    仙蕙起身回了屋。
    玉籽忍不住道:“怎么有这样厚脸皮的人?上午遇见的时候,明知道四郡王妃不想理她,下午居然还来,她也不觉得脸上难堪。”
    厉嬷嬷道:“反常即为妖。”
    “我知道。”仙蕙点头,“可是她这劲儿你也瞧见了。我不理她,她都如此,我若是把她迎进门来,难道就有好的吗?静观其变,往后小心应付吧。”
    厉嬷嬷一时间也没有好的法子,总不能把门关上吧?那样的话,邵彤云又该说四郡王妃对她有气,怠慢了她之类的话了。
    第二天,仙蕙照例去给婆婆庆王妃请安。
    庆王妃等众人说完了话,单独留下她,然后道:“明儿是三日回门的日子,可是老四不在,没有你一个人回去的道理,不吉利。我呢,下午让管事妈妈去你家一趟,该备的东西备好,跟你娘家打声招呼,还是等老四回来以后,你们小两口再一起回去。”
    仙蕙有点不情愿,――想回娘家,也不想单独呆在庆王府,躲一天清净也好啊。
    可是婆婆说话怎么能违背?况且婆婆不仅是一番好意,说的话也在理。
    因而眼下心中不快,笑道:“多谢母亲想得周到。那我明儿就先不回去,在屋里闲着也是无事,给母亲裁一件衣裳好了。等下母亲看几时得空,找件平常穿的衣服,我回去量一量尺寸再做。”
    庆王妃见她听话乖巧,眼里多了一丝满意,吩咐心腹周嬷嬷,“去拿我的衣服。”
    周嬷嬷故意找了一件大袄出来,洋缎泥金色的,上面绣了五彩牡丹凤凰纹样,花纹繁复无比,针脚细密,一看就是费时费力的上等绣活。
    庆王妃看了一眼,嗔怪道:“这要仙蕙一个人做到猴年马月了?别拿外衣,先找一件亵衣出来,给她包好,小姑娘练练手就行了。”
    ――亵衣简单,没有任何花纹装饰。
    “多谢母亲。”仙蕙望着体贴自己的婆婆,心生感激,讨喜笑道:“都说世人爱屋及乌,母亲这是把疼爱四郡王的心,分了几分给儿媳,让我跟着沾光了。所以,不仅我要谢母亲,还得把四郡王的那一份,也一并替他谢了。”
    儿媳心里有儿子,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庆王妃听了很是满意,颔首笑道:“我不光是爱屋及乌,也疼你。”老人家都喜欢小辈膝前承欢,说些奉承话。偏生几个儿子没一个嘴甜的,大儿媳现在看着就觉得心烦,二儿媳寡居少言,三儿媳庶出,孙女辈又太小,全都不如小儿媳来得乖巧,因而添了几分喜欢。
    “哎哟。”周嬷嬷笑道:“瞧瞧这张巧嘴儿哦,真会说,难怪王妃娘娘疼她。”
    庆王妃神色愉悦,吩咐道:“去,端碗杏仁蒸酥酪给她吃。”
    仙蕙知道长辈不喜欢挑食的孩子,喝酥酪的时候,一口一口喝了个精光,还亮出碗底儿,“母亲,你的酥酪好喝,我都喝完了。”
    “这孩子,真是听话。”逗得庆王妃笑了一阵。
    周嬷嬷凑趣道:“王妃娘娘疼爱四郡王妃,就连吃的多,也是好的。白白赔了一碗东西,都不心疼。”
    “心疼什么?”庆王妃笑道:“小姑娘,就是要长点肉才好,我得在老四回来之前替他养好媳妇,回来一看,珠圆玉润的更喜欢了。”
    仙蕙眉眼弯弯,撒娇道:“回头要是四郡王嫌我胖了,我就来找母亲,让母亲替我分辩分辩,我可都是为了尽孝才吃胖的。”
    庆王妃又笑,“放心,不会嫌弃的。”
    周嬷嬷等人也跟着捧场,说笑不停,气氛颇为愉悦。
    仙蕙高高兴兴的回了沧澜堂。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早上去庆王妃跟前点个卯。虽然见了大郡王妃不自在,但是其他妯娌姑子的也在,大庭广众的,大郡王妃表面上还算过得去,并没有当众为难,应付一阵便没事儿了。
    邵彤云也安生下来,没有动静,倒是有点奇怪。
    但是总不能因为担心她,就不过日子了。
    仙蕙不管她,――静下心来,先给婆婆做一套新的亵衣,穿不穿在她,做不做好却是自己的心意,当然要努力做好才是。
    “四郡王妃。”这天下午,玉籽忽地匆匆忙忙跑了回来,脸色慌张,“外头才传来的消息,说是邵夫人掉到湖里去了。”
    “自尽?”仙蕙吃惊手一抖,倒是把指尖给戳破了,一滴血落下,把给王妃做的亵衣染了色。只是眼下也顾不得焦急这个,忙问:“人呢?救起来没有?”
    “捞山来了,没死。”
    仙蕙松了口气,又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好端端的,邵彤云怎么掉湖里头?且不说她有了身孕,便是没有,周围的丫头婆子难道是死人?不会看着她啊。
    “四郡王妃!”一个小丫头在门口探头探脑,喊道:“王妃娘娘让你过去一趟。”
    仙蕙心里“咯噔”一下,凭着直觉,就觉得有阴谋朝着自己袭来!眼下她人在庆王府,没有母亲、姐姐,没有哥哥,没有任何一个帮忙的亲人,只有自己,――应该能帮到自己的丈夫高宸,远在千里之外。
    厉嬷嬷上前催促道:“四郡王妃,不管出了什么事,王妃找你都的去。”
    “我知道。”仙蕙心里空落落的,转身进屋,把高宸留下来的玉佩找了出来,然后系在腰上,这让她感觉安心了不少。然后去了庆王妃松月犀照堂,一进屋,就见大郡王妃红着眼圈儿,在旁边哭诉不已。
    庆王妃目光投了过来,微微凌厉。
    “母亲。”仙蕙想起她上午的慈祥和蔼,并非做伪,再看眼下她的表情,自然是有什么事让她对自己很生气了。
    “仙蕙!”大郡王妃忽然转过头来,看向她,一脸愤怒,“你怎么可以做出那样恶毒的事?彤云是你的亲妹妹啊,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大郡王的亲生骨肉啊,你真是太残忍了。”
    “大郡王妃。”仙蕙声音平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大郡王妃怒不可遏,眼似冒火,“前几天彤云去看望你,你在庭院里面招呼她的,是不是?”
    仙蕙平静回道:“是。”
    “为了这个,彤云生气和你拌了几句嘴。”大郡王妃红着眼睛,“可就算她言语上有些不妥,你也不该背后中伤她啊!居然说什么,说什么彤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大郡王的,你……,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仙蕙皱眉,“大郡王妃,我几时说过这种话了?”
    “你当然不承认了。”大郡王妃冷声道:“可是彤云在进府之前,曾经去过静水庵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对任何人,就连我都不知道。那么王府里面,除了你,还能有谁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