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5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当然不承认了。”大郡王妃冷声道:“可是彤云在进府之前,曾经去过静水庵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对任何人,就连我都不知道。那么王府里面,除了你,还能有谁知道这件事啊?那些流言,不是你传的,又是谁传的?”
    仙蕙一阵愕然。
    邵彤云去过静水庵的事,的确不应该有别人知道,自己也从来没有说过,为何会有那样的流言啊?还有可能是谁知道?
    没有啊!除了自己,就是她。
    ――除非是她泄露出去的。
    可是道理上面又不通,她自毁名声做什么?一时间,思绪纷乱理不出头绪。
    “母亲……”大郡王妃又哭了起来,哽咽不已,“你说说,这种事除了邵家的人知道,还能有谁啊?儿媳可是真的不知道的,就算儿媳知道,也不可能去毁了郡王爷的名声,毁了彤云啊。”她哭得伤心无比,“你是知道的,儿媳膝下一直没有子嗣,就指望彤云的这一个了。”
    庆王妃递了一块帕子给她,看向仙蕙,“你怎么说?”
    仙蕙静了静心,回道:“母亲,儿媳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邵夫人的事。至于为何会有流言,儿媳也不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再表示怀疑邵彤云,只会显得自己更加无理,只能陈述事实,而不是胡乱猜测别人。
    庆王妃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邵家的东院和西院斗得厉害,自己有所耳闻。他们商户人家也不成个体统,听上次舞阳回来说,那邵景钰竟然端了一碗热油,要泼仙蕙的脸,――除了撞见的这次,平时还不知道多少你死我活呢。
    只是邵彤云再不好,她也是大儿子的侍妾,她肚子里也是庆王府的血脉啊。
    大郡王妃哭了一阵,又抬头,望向庆王妃道:“母亲,据彤云说,她原本是因为流言的事心烦,在湖边独自静一静,哪知道背后忽然有人推了她一把,这才落水的。”目光怨恨看向仙蕙,好似她就是那凶手,“到底是谁下得毒手?自己清楚!”
    这种杀人害命的歹毒事儿,就更不能承认了。
    但是大郡王妃只是含沙射影,并没有指名道姓,仙蕙也不便急着分辨,因而只是沉默,心里飞快思量其中的蹊跷之处。


☆、第55章 哭闹 
    大郡王妃又哭;“可怜呐,落下来一个成形的男胎。”
    仙蕙实实在在的大吃一惊。
    原本大郡王妃哭来哭去;又说什么流言中伤邵彤云肚里的孩子,自己还没有往最坏的情况去想,以为顶多是邵彤云落水了;因为她有身孕,所以让大郡王妃担心着急;在这儿哭哭啼啼的。
    断然没有想到;邵彤云居然已经小产!
    ――事情真的闹大了。
    难怪婆婆刚才脸色那么难看;对于她来说,邵彤云就算再不好,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好的;是大郡王的骨肉啊。可是……,流言是谁传出去的?邵彤云是不是真的被人推了一把?又是被谁推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仙蕙!”大郡王妃怨毒喊道:“你伤天害理,就不怕自己遭报应吗?就不怕自己死了以后,下十八层地狱吗?!”
    庆王妃听着有些过了,微微皱眉;“行了,不要吵来吵去的。”
    仙蕙觉得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了。
    “大嫂。”她强忍了心中怒气,说道:“首先,你只是怀疑,并没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是我传出去的流言,更没有证据证明是我推了彤云。便是官府判案,也得讲一个凭证,不能说怀疑谁就杀了谁。”
    “那是你奸诈狡猾!”
    “容我把话说完,行吗?”仙蕙的冷静,让大郡王妃的嚣张气焰稍有减弱,继续接着道:“其次,我和彤云是有一些不和。但我现在是四郡王妃,她不过是一个妾,对我没有任何威胁,我何必为了她,脏了自己的手?我让她小产了,又有多大好处?”
    大郡王妃一声冷笑,“看不顺眼也是有的,心怀狠毒,想要置人于死地也难讲,万一彤云今天没有捞上来呢?她死了,你岂不是眼前清净?”
    仙蕙气极反笑,“大嫂口口声声,非要说我想让彤云死,想害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可是有关彤云流言的事,一旦传出,人人都会怀疑是我做的手脚。我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也不蠢。退一万步说,便是我黑了心肠要害她,千万个法子可以想,何苦非得用最笨的一个?”
    大郡王妃张了张嘴,一时间,没有接上话。
    “还有,我才刚刚嫁进王府,以前也不过是来王府做客两次,连王府的路都还认不熟。这几天我除了给母亲请安,就没出过门,如何去害了彤云?哦,你又要说我指使别人……”仙蕙转头看向庆王妃,她苦笑,“母亲,我连王府下人的名字都还搞不清,我能指使谁啊?”
    这一番话有理有据,合情合理。
    庆王妃过了最初痛失孙子的气头,冷静下来一想,事情的确有些蹊跷古怪。仙蕙便是要害邵彤云,的确也该换个法子,没必要弄得这么脱不了手。
    再说了,邵彤云是怎么进得王府?那是她和大儿媳一起陷害儿子,害仙蕙不成,反倒害了邵彤云自己,――王府不要她,她借着身孕才勉强进的门。这一对表姐妹诡计多端,心术不正,难说这次不是有一个阴谋。
    只是……,若邵彤云用胎儿来布置阴谋,也未免太恶毒!
    可她自毁身孕,说不通啊。
    难不成,她的身孕早就出了问题?所以借机陷害仙蕙?真是疑云重重。
    大郡王妃见婆婆思量起来,对仙蕙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知她是信了几分,不由着急道:“母亲,仙蕙惯会的花言巧语,你不要信她!”
    ――兔子急了还有三分脾气呢。
    仙蕙一忍再忍,实在是忍无可忍,当即看向她道:“大嫂,我倒是想问问你。”乱泼污水是吧?谁不会啊?只管胡乱指证便是,“说到底,彤云又不是四郡王的妾,是大郡王的妾。我盯着大伯屋里的妾做什么?要着急,也该是大嫂你着急啊。”
    “你放屁!”大郡王妃气得跳了起来。
    庆王妃不由看向大儿媳,目光闪烁不定。
    邵彤云进门以后有点恃宠而骄,难讲大儿媳心中不会生怨,一时心狠,连孩子也不想要亦有可能。没了邵彤云的孩子,还可以让别的侍妾生啊。实在不行,把袁姨娘所生的权哥儿认在名下,也是现成的,并非一定要等邵彤云肚子里的,――反正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
    而且这个计谋,同时还能把仙蕙给拉下水,一箭双雕!
    大郡王妃又惊又怒,看向婆婆,“母亲,你怎么这样看我?难道母亲你怀疑是我做的手脚?”她忽然拔高声调,“母亲,我为什么要去害彤云啊?再说了,我又不知道彤云去过静水庵,哪里编得出那样的流言?”
    ――吵来吵去,事情又绕回了原点。
    庆王妃暂时无法确定谁是真凶,更加觉得心烦。
    “是她!”大郡王妃气极了,指了仙蕙,叫道:“肯定是她!”
    仙蕙尽量控制情绪,声调平平,“大嫂,你吼什么?有理不在声高。”
    庆王妃目光明亮的看向小儿媳,冷静、聪慧、不急不躁,――若非心底纯良的聪明女子,那就是深藏不露的大奸大恶之人。
    忽然间,视线落在她腰间的玉佩上。
    咦?那不是小儿子的东西吗?当年庆王给了他们兄弟一人一块,老大的那块不小心跌碎了,老二去世了,只有他一直把玉佩戴在身上,很是珍爱的。
    ――居然给了仙蕙。
    是因为已经心仪她?还是心里看重她?不论哪种,都侧面说明仙蕙还不错。或许是在上京的路上,让小儿子对她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小儿子对这门婚事,应该颇为满意的。
    庆王妃的心思转了几转,权衡过后,不管事情是不是仙蕙做的,都不愿意为了大儿子的一个妾,无凭无据就去指责小儿子的妻。孰轻孰重,这个不用多想,更何况邵彤云本身就不安分,难说不是她的阴谋。
    再说了,仙蕙是皇帝御赐的儿媳,即便真的弄掉了邵彤云的孩子。王府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侍妾的胎儿,去跟皇帝抬杠,跟吴皇后和镇国公府过不去。既然如此,何必再伤了她的脸面呢?等有了证据,再做定夺也不迟,反正人是跑不掉的。
    因而开口道:“仙蕙,你先回去罢。”
    “母亲……”大郡王妃叫道。
    庆王妃瞪了她一眼,挥手让仙蕙走了,然后才道:“我劝你,做长媳就该有个长媳的样子,仙蕙不管是好是坏,至少比你更像一个合格的郡王妃!”
    大郡王妃闻言气得噎住,说不出话。
    ******
    仙蕙心里不是不着急的,只不过,刚才在婆婆强力压住了。
    不然越是慌张,反倒越显得心怀鬼胎。此刻回了沧澜堂,单留了厉嬷嬷,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嬷嬷,你在宫里见得多、识得广,那些宫妃娘娘们,少不得比王府斗得更加厉害。”她问:“你听着,到底哪里不对啊?”
    厉嬷嬷脸色肃然,沉默了一小会儿。
    “这件事有三种可能。”她很快分析起来,条理清晰,“第一,四郡王妃你在撒谎,背着我偷偷做了这件事;第二,另有其人,借机陷害四郡王妃和邵彤云;第三,邵彤云在撒谎。”
    仙蕙点点头,“嬷嬷你继续说。”
    厉嬷嬷接着说道:“第一种就不说了。若是那样,郡王妃你也太蠢了,奴婢跟着你倒了霉,那也是识人不清,活该!第二种呢,太乱,王府这么多人,没头没脑的暂时不好琢磨。”语气一顿,“咱们先琢磨第三种,有没有可能是邵彤云撒谎?”
    “嗯,我也怀疑是她。”
    “如果是邵彤云在撒谎。”厉嬷嬷思绪飞快,并不需要停下来慢慢思考,“那么她害了自个儿的身孕,不合逻辑。这里面就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她的胎儿坏掉了,借此栽赃你一把,其二……”目光微微闪烁,“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仙蕙闻言吃了一惊。
    继而想想,又觉得有那么几分可能。
    “宫 里女人多,是非多,有关身孕的是非尤其花样百出。”厉嬷嬷是在宫里浸淫多年的人,阴谋诡计见得多,说起这些,就好像闲话家常一样熟络,“假如邵彤云是胎儿 坏掉了。她不想白白坏掉,想借机陷害你,于是先故意找你争吵,然后自泼污水,接着坠了湖、落了胎,这一切就顺理成章。”
    “那若是她根本就没有怀孕!”仙蕙豁然心惊,思量道:“她为了混进王府假孕,倒也说得过去。但是之前,她不可能预料我也能进王府,一直隐瞒身孕,到底打算做什么?”语气心头一亮,“难道说,她原本是针对大郡王妃,准备设局陷害,后来又改了注意陷害我?”
    “多半如此。”厉嬷嬷琢磨道:“毕竟邵彤云看起来不像是个蠢货,她若是身孕好好儿的,就该珍惜自己和胎儿,而不是见四郡王妃你一进门,就特意过来怄气。”言辞犀利反问,“难道她就不怕胎儿有个闪失?不怕四郡王妃你害她?看来胎儿早有问题。”
    “不止如此。”仙蕙气极反笑,“她不仅把污水泼给了我,还自个儿不出面,唆使的大郡王妃上蹿下跳的,心思真是太恶毒了。”
    厉嬷嬷微微皱眉,“如果邵彤云的身孕有问题,不管是死胎,还是没怀孕,给她诊脉的大夫都撒了谎。找到这个大夫,或许就有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