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仙蕙听了,淡声道:“嘴长在人身上,捂不住,让她们说去吧。”
    到底有些心烦,夜里上床睡觉时,低头看到腰间的羊脂玉佩,――高宸到哪儿了?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出了江都,正在去往福建的路上吧?说来也是可笑,自己和他虽然成了亲,但却跟没成亲一样。
    这也罢了,偏偏他又走得太过匆忙。
    仙蕙从来都不知道,居然有一天会这么思念高宸,恨不得他马上就打完仗,然后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虽然性子冷,可是却沉稳、冷静、有担当,会让自己这个妻子,躲在他的羽翼庇护之下。
    自己并不抗拒嫁给他,除了圣旨不得不遵,跟他本身的各种好处也有关系吧。
    仙蕙躺在床上,想着高宸,迷迷糊糊翻了半宿方才睡下。
    ******
    次日天明,仙蕙依旧去给婆婆请安。
    她不是最早到的,庆王几个没名分的侍妾早到了,跟丫头似的,围在庆王妃身边端茶倒水。下首右侧坐了吕夫人,面含微笑,一脸聆听庆王妃说话的样子。左侧坐了大郡王妃,她是主持中馈的王府长媳,素来比别人先到,也是看着庆王妃,但却没有说话的精神。
    庆王妃正端着一碗热茶在喝,招呼道:“坐罢。”
    仙蕙应道:“哎,多谢母亲。”
    大厅里,略有一点沉默。
    庆王妃在和周嬷嬷说着闲篇,几个侍妾小心奉承,都没敢说话。吕夫人始终微笑不语,,大郡王妃勉强打起精神应付,也不言语。仙蕙自然不会贸然多嘴,只等走完过场回去。
    过了会儿,万次妃和三郡王妃、孝和郡主一起来了。
    庆王的妻妾子女都是颇为众多,大概分为三支。
    第 一支是庆王妃和她的嫡出子女,高敦、高曦、高宸和舞阳郡主,其中高曦早逝,只留下二郡王妃一个孀居寡妇。第二支是万次妃和高齐、孝和郡主,万次妃颇得庆王 的宠爱,加上有儿有女,在王府里很有一些地位。第三支是吕夫人和高玺,她年纪轻,儿子也尚且年幼,今年不过八岁。
    至于那几个没有名份的侍妾,不是无宠,就是无出,自然无足轻重。
    万次妃一进门便笑,问道:“这是怎么了?大家都不说话,闷葫芦似的。”
    庆王妃充耳不闻,继续和周嬷嬷说着茶叶的事,“……比去年的浮絮一些。”她自从有了儿媳以后,便推说有晚辈孝敬,将侍妾们的请安改为十天一次,――免得每天过来看着添堵,长久不来又乱了规矩。
    万次妃略欠了欠身,便坐下。
    孝和郡主跟三郡王妃则行了礼,才归位入座。
    万次妃长了一张白皙的银盘脸,长眉大眼,孝和郡主的相貌,便是继承她,母女两个颇为相像。虽然年近四十,依旧还是保养得风韵犹存,举手投足间,很有几分雍容贵妇的风韵。
    她一双眼睛又明又亮,目光似电,在仙蕙身上扫来扫去。
    仙蕙垂下眼帘,只做没见。
    万次妃却问:“仙蕙,你昨儿是不是没有睡好啊?”几分阴阳怪气的味道。
    仙蕙抬眸,眼睛亮晶晶的反问,“万次妃为何这样问?”
    万次妃抬手掩面,浅笑道:“我听说,昨儿荣太太找你了。”她虽然保养得宜,但是做出一副少女娇态,仍然别扭,只是自己不觉得而已,“荣太太还磕破了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仙蕙知道她和庆王妃这一支不合,自己是捎带上了,故作惊讶,“啊?万次妃是怎么知道的?昨儿荣太太在太阳底下晒得头晕,一不小心摔倒,是磕了一下,可是当时周围没有别人啊。”故作疑惑问道:“莫非是万次妃身边的丫头,刚巧在沧澜堂门口闲逛不成?呵呵,真是巧啊。”
    隐隐暗指,对方有派人在门口盯梢了。
    万次妃顿时给噎了一下,继而冷笑,“满王府上上下下都传遍了,谁不知道?用得着专门有人路过沧澜堂吗?真是可笑。”
    “是吗?”仙蕙不怕得罪她,反正自己是高宸的妻子,庆王妃的嫡亲儿媳,注定了是要跟万次妃等人站在对立面,只要明面上不出错就行。接了话头道:“若是下人乱嚼舌根子,万次妃听见了,就该把那人抓起来狠狠教训才是。”她问:“万次妃,你到底是听谁说的?抓住没有?”
    “你……”万次妃气得脸色都变了,一声冷笑,“长辈说话,做晚辈就是这样回话的吗?四郡王妃,真是好规矩好家教啊。”
    仙蕙闻言大怒,自己的家教轮不着她来教训。
    况且她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阴阳怪气,指不定荣氏哭闹的事就是她传出去的。当即起身,走到庆王妃跟前,一脸委屈道:“母亲,儿媳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若有不妥的地方,还请母亲教诲。”
    一脸老实认错的样子,却不理万次妃。摆明了,就是说万次妃只是一个妾室,不配教训她,就算有错,也只能是庆王妃来教训。
    庆王妃满意的看了小儿媳一眼,“回去坐罢。”
    没说她错,也没说她不错,但是却没有任何教训之语,自然是袒护她了。
    万次妃脸色难看,却不好和庆王妃对嘴争吵。
    孝和郡主微微皱眉,――生母总是这么沉不住气,争几句口舌之利,有什么用?而且还在晚辈面前争输了,连带自己一起跟着没脸。
    “哎哟,这是怎么了?”舞阳郡主领着周峤,从外面进来,方才她在门外都听得清楚,当即讥讽道:“万次妃好大的规矩,好大的脸面啊。一个次妃,也跟老四媳妇充起长辈来了。”
    虽说次妃名头好听,说到底,仍旧只是一个妾室。
    万次妃气得浑身发抖!
    舞阳郡主这个张狂的贱。人,居然还有脸在自己面前嚣张?还敢辱骂自己?!若不是周峤手贱推了女儿,堂堂一个郡主,又怎么配给一个穷酸秀才?王妃急着把女儿配给陆涧,不就是因为出事地点在邵家看台,怕人误会了邵仙蕙吗?这些不得好死的,一看见她们就恨不得全部撕碎!
    万次妃咬了咬牙,冷笑道:“说到规矩,舞阳郡主你还是多操点心,好好教一教小峤的规矩吧。她爹死得早,你就得多费点心了。”
    这一番话,分明就是在骂周峤有人生、没人教,品行不堪。
    “你放肆!”舞阳郡主闻言怒极,气得太狠,反而一下子接不上话。
    仙蕙见大姑子因为帮忙自己,受了气,不得不站出来道:“万次妃,小峤不过是玩闹失手而已,并非有意,哪里就扯得上规矩二字?”
    周峤气呼呼的,忙道:“是啊,是啊。”
    仙蕙又看向孝和郡主,“看台的事,想来四郡王也跟你说了,是那栏杆被去年的雨水浸泡,朽了,不与小峤相干的。”
    孝和郡主微微一笑,“说了。”却打太极,并不提周峤分辩一句。
    舞阳郡主缓过起来,接话道:“仙蕙说的对,不过是孩子玩闹罢了,有些人就斤斤计较的惦记上了,非得给人定个罪名。”一声冷哼,“真是恶毒!”
    万次妃脸色一变,“恶毒?你……”
    “行了!”庆王妃看着眼前的乱糟糟,打断道:“都少说两句。”
    万次妃只得闭嘴,“既然王妃不让说,那就不说了。”继而忽地讥讽一笑,看向大郡王妃,“对了,邵夫人不是小产了吗?听说还是被人推下湖的。啧啧,天可怜的,听说落下来的还是一个男胎,是不是真的啊?”
    大郡王妃虽然和仙蕙有仇,但毕竟是嫡系一脉,自然不会向着万次妃,不然婆婆和大姑子先生吞了她。因而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多话。
    万次妃继续道:“说起来,邵夫人小产的是大郡王的孩子,要是生下来,王府里可就再添一个男丁了。”她起身,一脸关怀的模样,“既如此,正好今儿大伙儿都在,不如过去瞧瞧吧?问问清楚,到底是谁推邵夫人下水的。”
    一面说,一面斜眼看了仙蕙一记。
    仙蕙抿嘴不言语。
    万次妃不好和庆王妃、舞阳郡主对着来,对她一个新媳妇却不放过,“怎么了?四郡王妃这是心里有愧?不敢去了?若是心中坦坦荡荡的,去看望一下小产的妹妹,也是人之常情啊。”
    话里意思,简直就是说仙蕙是凶手了。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僵了起来。
    万次妃见她吃瘪更是得意,咄咄逼人道:“四郡王妃,你敢不敢去?”
    “有何不敢的?”接话的,不是仙蕙,是忽然从侧门进来的厉嬷嬷,上前扶了仙蕙的手,用力捏了捏,“四郡王妃,所谓人正不怕影子斜,就依了万次妃,去看看邵夫人吧。”她作为下人突然插话,有点逾越,但她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人,只要大事不错,小事上头没人敢去指责。
    万次妃心下冷笑,虽然去见邵彤云伤不了老四媳妇,可是她们姐妹死敌,互相恶心恶心吵起来,让自己看一场热闹也是好的。可笑那个厉嬷嬷,以为在皇后娘娘跟前有点脸面,在庆王府就想摆架子,被人一激就为脸面争上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仙蕙像是逼不得已,只能道:“好啊,那就去看看邵夫人。”
    庆王妃皱眉道:“舞阳,你也去瞧瞧彤云。”
    仙蕙感激的看了婆婆一眼。
    自己身上有嫌疑,她还让大姑子陪着自己过去,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总归还是向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因而诚心诚意福了福,“母亲,我们先过去了。”
    一行人从松风犀照堂出门,赫赫扬扬。
    刚到绛芸轩门口,玉籽就冲上前去叫住门口小丫头,“你过来!今儿主子们都要进去探望邵夫人,你跟着,好好儿的引路。”
    那小丫头脱不开身,只得跟上。
    进了庭院,玉籽又不顾规矩的先跑了过去,直接找到卧房,喊道:“邵夫人,大伙儿都来看你了。”喊完了,人却站在门口盯着不走。
    舞阳郡主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万次妃也是目光微闪,觉得不太对劲儿,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是哪儿不对劲儿。三郡王妃跟在婆婆后面,一声不吭,显然不愿意冒失多嘴多问。
    而大郡王妃则是最紧张的,搞什么啊?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仙蕙嘴角微翘,不动声色。
    众人进了邵彤云的卧房,她在床上挣扎起身,眼神意外,“瞧我,都没有来得及换衣服,下来迎接……”
    “不用,不用。”仙蕙上前笑道:“你才小产,身子肯定难受的紧,别再折腾伤了身子了。”她快步上前,一脸关心妹妹的体贴模样。
    众人都以为她是去给邵彤云掖被子,人前装个样子,却没想到,“呼哧”一下,她竟然把被子给掀了起来。然后拔下头上的金簪高高举起,作势要扎,嘴里大声道:“你给我滚下来!”
    邵彤云吓得不轻,慌乱之间,赶紧从床上夺路而逃!连鞋子都顾不上穿,一个打滚儿,就动作飞快的滑到了地上。
    大郡王妃惊呼道:“仙蕙!你疯了吗?”再没想到,她居然当着众人都敢撒泼,难道她真以为,在这儿能伤了表妹不成?赶紧上前拉扯,“你快放下。”
    仙蕙当即放下手中金簪,又别了回去。
    万次妃先是吓了一跳,继而又是得意一笑,唯恐天下不乱,“四郡王妃,好好的,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动起手来?这样可是不好啊。”
    邵彤云一脸小白花的娇怯怯模样,躲在表姐身后,委委屈屈的掩面哭道:“我早说了,仙蕙恨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