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6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庆王妃听得脸色大变,“竟然……,竟然还有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眼前这个妇人被继婆婆下药小产,胎儿还被偷了出来,送进王府,然后好成全邵彤云假装小产,――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那妇人哭得哽咽难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
    庆王妃做了几十年的王妃,各种妻妾斗争都见过,但斗归斗,――如此恶毒的,今儿还真是头一遭见识!若是邵彤云去外头买一个小产胎儿,虽肮脏,也还不是如此骇人听闻,她居然生生害了人家一个孩子!
    哦,明白了。
    她是为了弄得跟真的一样,然后……,就可以成功的瞒天过海!
    庆王妃沉吟了一下,“这妇人可怜,先赏他一百两银子,让她好好养身子,将来好在生一个。”又道:“让他男人去咱们的庄子上,她也去,都给个差事,往后就从王府领月银过日子。”
    那妇人早就得了好处的,眼下一听庆王妃的安排,更是喜不自禁,――反正自己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少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和丈夫能得王府的差事,往后一家子不愁吃、不愁穿,不算亏了。
    当即连连磕头谢道:“王妃娘娘真是菩萨心肠,大慈大悲,民妇记着你的恩情。”又保证,“民妇既然是王府养着的人了,吃着王府的饭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请王妃娘娘放心。”
    庆王妃见她识趣没再多言,挥挥手,“带下去罢。”
    “你这条毒蛇!”大郡王妃目光恶狠狠的,盯着邵彤云,“竟然把我对你的疼爱,用来骗我?!骗得我团团转!而且你耍着心眼要害我不说,一掉头,又去害仙蕙,真是用心歹毒!”说着,哭了起来,“我……,我真是识人不清啊。”
    仙蕙知道她这是开始做戏表演了,懒得理会。
    大郡王妃却望着她,哽咽道:“我真糊涂啊,就没想到……,嫡亲的表妹也会欺骗于我,也会算计于我。仙蕙,之前是我受了邵彤云的蒙蔽,所以误会你了。现如今总算真相大白,洗清了你的冤屈啊。”
    仙蕙不想理她,抿嘴不言。
    大郡王妃擦了擦眼泪,看向庆王妃和高敦,“母亲、郡王爷,你们一定要为仙蕙做主,为她狠狠的处置邵彤云!”
    仙蕙闻言大怒。
    这种时候,她还不忘给自己添一个狠毒名声。
    呸!婆婆和大伯处置屋里小妾,跟自己有何干系?回头邵彤云死了,残了,难道还想算在自己的头上啊?什么为了自己狠狠处置邵彤云?狗屁!
    当即开口,“大嫂,我没事儿,不过是被人误会了一、两天而已。可怜大嫂你,被邵彤云骗了足足有半年,这得多伤心、多难过,多恨邵彤云啊?”看向庆王妃,一脸真诚之色,“母亲,你一定要给大嫂做主啊。”
    大郡王妃张了张嘴,想反驳,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总不能说,自己被邵彤云骗了半年不生气吧?要是不生气,岂不让人怀疑自己早就知情?这种嫌疑,是一丝一毫都不能沾惹上的。
    心下深恨仙蕙嘴角毒辣,死死掐住掌心,强忍了没有开口反驳。
    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被她套住,转头又哭,“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命里无子,好不容易才盼来一个,结果还是假的,被人骗了啊。”
    舞阳郡主被她哭得烦心,喝斥道:“嚎什么?什么命里无子?袁姨娘不是生了权哥儿吗?难道不是你的儿子?会不会说点好听的,满嘴晦气!”
    大郡王妃被她噎得不行,又不敢当着婆婆和丈夫回嘴,只能忍气闭嘴。
    仙蕙心里偷着乐,只没说话。
    庆王妃冷冷看向邵彤云,“你还有什么话说?”那口气,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将死之人,询问最后的遗言,“有话就赶紧说。”
    邵彤云一下子就慌了。
    “郡王爷!”她从床上爬了下来,连连跪着上前,紧紧抱着高敦的腿,泪如雨下,“我爹要把我嫁给别人,我不愿意……”她摇摇头,泪水飞溅而下,“我只想留在王府,只想留在郡王爷的身边啊。”
    陆涧?仙蕙闻言,心头猛地一跳。
    难道邵彤云不只是要迷惑高敦,还要用陆涧来攻击自己?眼下她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的绝境,退无可退,会不会和自己拼个玉石俱焚?!
    不对,不对!自己前世和陆涧订亲,今生又没订,她应该不知道啊。


☆、第58章 底牌
    但是邵彤云并没有提起陆涧。
    她卑微无比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学了大郡王妃的那一套;“郡王爷;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啊。这辈子生生死死都是你的人,怎么能再嫁给别人?我没办法;才出此下策进了王府。”哭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我……,我只是想留在郡王爷你身边;一辈子侍奉你。”
    仙蕙听着,都忍不住要为她击节赞赏了。
    刚才那一瞬的惊吓过后;很快冷静,邵彤云是不会在此刻提起陆涧的,因为那只会让她陷入更多麻烦。若是高敦知道知道她曾经和陆涧订过亲;不就等于自己的小妾和妹夫说不清吗?这样只会让高敦更加生气;更加恼怒,所以她闭口不提陆涧二字。
    眼 下她又在这儿转移视线;混淆是非,说得好似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慕高敦,有多么多么的无奈,多么多么的不得已。且不说当初,她一心一意要嫁高宸,就说她混进王 府以后,这般陷害自己就不是好人!可惜眼下婆婆和大伯在跟前,自己不合适多说,否则显得有点落井下石,人品落了下乘。
    “你别扯那么远!”仙蕙不方便,舞阳郡主却没什么不方便的,喝斥道:“现在谁管你有多想进王府了?你假怀孕,骗自己的丈夫,骗主母,骗了王府所有的人!这些且不说,你还自己散播流言污蔑仙蕙,又假装落水,假装小产,这些恶毒你以为躲得过去吗?少在这儿转移话题!”
    仙蕙心头一喜,回头可得多谢这位言语无忌的大姑子。
    她高兴了,邵彤云则是气得简直想吐血!刚才好不容易,才让高敦怒气消散一丁点儿,偏偏又来一个拆台的!而且还不敢得罪。
    舞阳郡主毫不客气,啐道:“你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说得有错?”
    心里有气,大兄弟一向迷迷糊糊的,但又不是坏人,怎么能被邵彤云一个侍妾如此耍弄?忍不住瞪了高敦一眼,“你呀!好歹也是未来的庆王,怎地这么糊涂,被一个女人哄得团团转。”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了。
    高敦原本就气怒交加,羞恼无比,被长姐一激,更是下不来台。抓起邵彤云就狠狠扇嘴巴子,“啪!啪啪……”又脆又响,直打得她一张脸肿得像馒头,打得嘴角流血,才把人给扔了回去,“你这个毒妇!”
    舞阳郡主还是不依不饶,看着高敦,“记得洗洗手,打了这种女人都沾晦气。”
    邵彤云简直杀了她的心都有了,气得浑身乱抖,牙齿打架,可惜却没办法和舞阳郡主拼命。她反手捂着脸,一片火辣辣的疼,还有温热的鲜血流下,自知这副模样肯定惨不忍睹。不敢让高敦恶心,只能低了头,哭道:“郡王爷,你就算打死我……,我、我也是你的人啊。”
    高敦一脚踢开她,“滚!”
    邵彤云被他踢中心口,“扑……!”,一口热血喷出。她伏在地上,心中恨意简直可谓滔天,怨毒的看向仙蕙,“二姐姐,我就要被你……,咳咳,害死了。咳,你满意了吗?至亲姐妹,你竟然一点情分都不念,非要逼死我……”
    “彤云。”仙蕙皱了皱眉,不得不开口分辩,“分明是你用假孕来陷害我,怎么反倒成了我陷害你?你欺骗大伯,意图算计大嫂,又算计我,有什么脸面再来泼污水?”对待将死之人,姿态做得高高儿的,“看在你我姐妹一场的情分上,我不说你一句坏话。公道……,自在人心!”
    厉嬷嬷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不错,就是应该如此。
    “公道?!”邵彤云目光淬了毒,恨不得撕碎了她,“东院的人没有回来的时候,我们一家子过得多好。结果你们一回来,全都变了样,把我陷害到如此田地,你还有脸跟我说……,咳,说公道!”
    “行了。”舞阳郡主听得不耐烦了,“谁有功夫听邵家的恩恩怨怨?给我闭嘴!”转头看向高敦,“这样的毒妇,你还留着做什么?留着过年啊?赶紧趁早处置了。”
    高敦脸色青紫青紫的,说不出话,显然已经气极了。
    庆王妃皱了皱眉,要打要杀,也不能直接在这掐死邵彤云。扫了一眼大儿媳,天天见面都被邵彤云骗得团团转,一点都没察觉,这个蠢货!而且还为虎作伥,叫嚣着小儿媳如何如何恶毒,被人拿着当枪使都不知道。
    心下有气,只是眼下顾不上训斥,吩咐大儿媳道:“你找两个妥当的婆子进来,看着她,容后再做处置。”然后叫了大儿子,沉声道:“你跟我走。”
    大郡王妃赶忙应了。
    高敦心中纵有万千愤怒火气,当着母亲和姐姐,也发作不得。更何况,屋子里还有一个小弟妹,――想到之前差点信了邵彤云的话,怀疑过她,这屋子就更呆不住了。
    庆王妃和高敦出了门。
    舞阳郡主留下一声冷哼,跟了上去。
    仙蕙心下清楚,反正邵彤云是生是死,都由庆王妃和高敦决定,自己是完全插不上嘴的。总归她都翻不了身了,用不着像市井泼妇一样冲上去再踩几脚,踩她,还脏了自己的鞋呢。
    因而当即没有任何留恋的,转身就走。
    “二姐姐!”邵彤云在她背后喊道:“你以为我再也爬不起来,你就可以安安生生的做四郡王妃吗?”不顾嘴角流血,大笑起来,“我告诉你,咳咳……,你、你那是做白日梦,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大郡王妃上前就是一巴掌,“贱。人!还不闭上你的臭嘴!”
    人都走了,留下一片大风大浪过后的宁静。
    邵彤云捂着已经高高肿起的脸,无力的坐在地上,她清楚,这一次是真的全都玩完了。可是……,就这么死,不甘心,也不想死啊!她浑身上下,从骨子里都透出怨恨和恶毒,忽地诡异一笑,“表姐,我有一个可以让仙蕙永世不得翻身的秘密。”
    大郡王妃闻言一怔。
    邵彤云声音蛊惑,“你……,想不想听?”
    ******
    松风犀照堂内,庆王妃脸色难堪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旁人不知道邵彤云假孕也罢了。你这个枕边人,怎么都会不知道?你不是宠着她,三天两头的去她屋里吗?”连连拍着桌子,气问道:“问你话,你怎么会不知道?!”
    高敦在母亲面前不敢生气,只有羞愧。
    他低了头回话,“早些日子,她的肚子不足三个月还不显,也是常理。后来她说肚子不舒服,怕影响胎儿,所以每次都推让我去别人屋里。平时虽然有见着她,可是儿子不知道她假怀孕,也没疑心过,自然不会去查看她的肚子。”
    “你傻啊!”庆王妃怒其不争,指着大儿子的鼻子骂道:“刚怀孕的时候好好的,后面胎像稳定了反而不舒服?她这分明就是回避你!我问你,她说肚子不舒服的时候,是不是已经三个多月,差不多该显肚子了?”
    高敦回想了一下,更羞愧了,“是。”
    庆王妃气得扭了脸,“糊涂!”
    高敦心里也觉得憋屈啊,“她进王府的时候,不是有大夫给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