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6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庆王妃气得扭了脸,“糊涂!”
    高敦心里也觉得憋屈啊,“她进王府的时候,不是有大夫给她诊过脉吗?明明确认她有喜的啊。”
    “呸!”舞阳郡主啐了一口,觉得恶心,“她连偷换胎儿小产的事都想的出来,难道不会提前做点手脚,弄出假怀孕的样子?哦,她不是去了静水庵一趟吗?把静水庵的贼尼姑抓起来,好好审问!”
    “早跑了。”庆王妃没好气道。
    舞阳郡主噎了一下,想想,倒也没错,哪有做了这种事还留下来的?心里不免越发生气上火,可是再生气,兄弟还是要护着的,“母亲也别都怪老大了,谁会想的到,邵彤云竟然假怀孕混进王府,真是胆大包天!”
    庆王妃揉了揉胸口,缓了口气。
    高敦感激的看了姐姐一眼,正要说话,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母亲?”大郡王妃在门外说话,声音颇为焦急,“母亲,儿媳有要紧事,让我进去回话吧。”
    高敦正在羞恼之际,又不敢对母亲和姐姐发火,当即喝道:“你给我滚远点儿!”
    庆王妃则更沉得住气一些,“进来吧。”
    大郡王妃神色紧张进门,大约是因为跑得太慌张的缘故,鬓角都有些松散了,金钗歪歪斜斜的下坠。她扶了扶,喘气道:“方才彤云寻死觅活……”
    “让她赶紧死!”高敦怒道。
    大郡王妃往后退了一步,苦着脸道:“她不是老老实实的死,她……,哭着喊着,说是仙蕙跟她有仇,才进门就要生生逼死她啊。”目光慌张无比,“母亲,这要是流言传出,要怎么办啊?”
    庆王妃闻言一怔。
    邵彤云要死,得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但总不能四处宣扬,说庆王府未来的继承人稀里糊涂,连枕边人假孕都不知道吧?至于什么勾心斗角,什么让别人的孩子早产偷梁换柱,庆王府的脸面何在?这些恶毒的污秽事儿,就更不能说了。
    邵彤云又年纪轻轻的,突然死了,不管是病死,还是掉河里淹死,外人都会以为是仙蕙逼死了她,――邵家东院和西院有仇,这不是秘密。
    打老鼠,不能伤了玉瓶儿。
    大郡王妃一脸焦急站在旁边,没敢多说,怕说太多反而适得其反。
    舞阳郡主眉头微蹙,也在思量。
    高敦一双眼睛瞪得好似铜铃,越想越是生气,怒不可遏,“我亲手掐死她,赖不到老四媳妇身上!”说着,怒气冲冲的就要出去。
    “你站住!”庆王妃喝斥住儿子,“要是传出大伯为了弟媳杀妾,你让王府的脸往哪儿搁?你这糊涂酱、莽张飞,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混帐!”
    舞阳郡主瞪了兄弟一眼,“你少说话!”然后又劝,“母亲,你消消气。老大就是性子耿直了些,容易被人骗,又是一根筋的直脾气,这些你都是知道的。他又没坏心,要骂也该骂邵彤云那种毒妇,她才该死。”
    庆王妃气得连连捶着胸口,指着大儿子骂道:“你看看,你办的糊涂事儿!”又骂大儿媳,“你也糊涂,一对儿糊涂夫妻!”
    高敦和大郡王妃都不敢言语。
    “可怜仙蕙。”庆王妃摇了摇头,“这件事,的确是委屈她了。”静下心来思量了会儿,看向大儿媳,“把西北角闲置的梨香院收拾出来,把邵彤云送过去养病,派两个壮妇看着她,然后再让大夫给她看病。”
    让邵彤云慢慢病死?大郡王妃松了一口气,面上忙道:“是,儿媳这就去安排。”
    “等等。”庆王妃叫住她,“把话传出去,就说邵彤云是自个儿不小心掉进了湖,小产了,气得恍恍惚惚的,所以妄想了一些胡言乱语,编排到仙蕙的身上。”目光凌厉的看了大儿媳一眼,“你要是再办不好这件事,就不用管这个家了。”
    大郡王妃心头一凛,“是,儿媳晓得轻重。”
    她出了门,身上已经透出一层薄薄冷汗。
    哼!自己被邵彤云骗得够惨的了,才不会护着她,赶紧把这件事洗清,自己也好从里面脱身。暂时留她一条性命,不过是她还有一丁点儿用处罢了。
    邵彤云的声音在耳畔萦绕,“表姐,你要好好儿的,活着、立着,我还指望着你能替我报仇,替我除掉仙蕙!而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一定要把她给拖下水!”
    没错,仙蕙……,才是邵彤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
    要知道,自己已经和仙蕙结了许多冤仇,她心里肯定恨着自己,所以她和邵彤云狗咬狗正好,自己乐得省事儿了。
    ******
    消息传到沧澜堂,仙蕙听了,一阵无言静默。
    厉嬷嬷沉吟道:“这也不失为一个缓和的法子。”怕她心里有疙瘩,“首先,王府的脸面不能损,那么邵彤云假孕蒙混过关的事,就不会公诸于众。其次,你刚进门她就忽然死了,外头难免会有风言风语,说是你逼死了她。”
    仙蕙摇摇头,“我知道,这样看起来会更自然一点。邵彤云自己不小心坠湖,小产精神失常,然后胡言乱语,再被送去梨香院慢慢养病。拖个一年半载的,等这个风头过去了再病死,动静最小。”
    厉嬷嬷见她明白,颔首道:“那我就不多劝了。”
    “嬷嬷。”仙蕙微微蹙眉,另有担心,“邵彤云现在这样,已然是不能翻身的了。可是只要她一天不死,就有一天兴风作浪的可能,我还是放心不下。”
    厉嬷嬷打量着她,问道:“你有把柄在邵彤云手里?”
    仙蕙有些犹豫不定。
    厉嬷嬷目光闪动,说道:“四郡王妃,这次我是用了皇后娘娘的人,才能如此之快办成事儿。你心里虽然感激我,但还是对我心有忌讳,对吗?”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多的我也不说了,只说一句。”
    仙蕙见她神色郑重,也正色道:“嬷嬷请讲。”
    厉嬷嬷叹气道:“我是出了宫的人,皇后娘娘那边再也回不去了。”


☆、第59章 归来 
    仙蕙闻言一愕。
    是啊;厉嬷嬷既然已经出了宫,别说自己和高宸活着;就算都死了,她也不可能再回皇宫了。所以,尽管厉嬷嬷听命皇后,但却只能跟着自己,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在自己身上,――她回不去,必须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
    “四郡王妃。”厉嬷嬷点到即止,“现在……,你可以说了吗?”
    仙蕙点了点头,“可以。”自己需要厉嬷嬷的帮助,既然她可以信任;那么就应该让她详细知道,才能更好的帮到自己;“等我母亲和姐姐过来,一起说罢。”
    到了下午;沈氏和明蕙一起赶了过来。
    因为事情发生的很快,昨儿荣氏回去也并没有和东院吵闹,她们都是才得消息。仙蕙尽量缓和说词,“邵彤云假装怀孕,想借着小产,陷害我,不过都已经被揭穿了。王妃让人把她关去梨香院,不过是等日子罢了。”
    即便如此,仍旧叫沈氏和明蕙愤怒不已。
    沈氏知道邵彤云肯定不安生,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假怀孕,还用虚假的小产来陷害小女儿!简直匪夷所思、丧心病狂,荣氏怎么会生出如此恶毒的女儿?哦,是了,荣氏就是一个恶毒的,母女俩蛇鼠一窝!
    仙蕙不想让母亲太过生气,劝道:“虚惊一场,倒是陪着看了一场热闹。”
    沈氏啐道:“我就知道,那个坏种子是不会安分的!”
    明蕙心疼的看着妹妹,“没事就好。”有些不放心,“虽说邵彤云现在被看起来,也不知道要拖到哪天,别再生事才好。”
    “我就是担心这个。”仙蕙看了看母亲、姐姐,又看了看厉嬷嬷,“我和四郡王虽然已经成亲,可是并无任何感情。有一件事……”顿了顿,“娘,当初我进宫之前,差一点就和陆涧订亲。”
    此言一出,沈氏和明蕙的脸色都变了。
    厉嬷嬷则是目光微垂,原来如此。
    仙蕙说了邵彤云的那些威胁之语,“我仔细想了想,只有这件事,算是她捏着我的唯一把柄,只怕……,她会拿出来兴风作浪。”
    “她敢?!”沈氏说了一句气话,继而又抿嘴,――邵彤云不仅敢,而且肯定会借此攻击女儿的名声!偏偏这种事又难以说清楚,很容易越描越黑。
    明蕙惊吓过后,迟疑道:“可是你和陆涧的事,只提过那么几句,并未公开,也没有真正订过亲事啊。非要说订亲,倒是邵彤云和陆涧差点订亲,若不是她假怀孕混进王府,只怕都已经嫁给陆涧了。”
    “姐姐,这些是没错。”仙蕙摇摇头,“可是邵彤云已经是等死之人,我就算拿这个去攻击她,也不过是多砍她一刀罢了。但我和她不一样,我现在……,是一点儿瓜葛都不能和陆涧扯上,否则可就麻烦大了。”
    自己和高宸没有任何感情,没有孩子,这种误会只会造成一辈子的怨偶。
    厉嬷嬷则想得更深一些,眉头紧皱,“若是闹出四郡王妃和陆涧有瓜葛,不仅四郡王会翻脸,孝和郡主肯定也不依。更不用说,还会让王府其他的人也有别的想法,麻烦只会越扯越大,此事绝不可轻视!”
    仙蕙点了点头,是了,邵彤云肯定还会让孝和郡主来对付自己。
    沈氏和明蕙对视一眼,脸色越发凝重起来。
    厉嬷嬷忽然问道:“四郡王妃,那你心仪陆涧吗?”
    心仪?陆涧?仙蕙目光闪烁,“我……”
    沈氏作为母亲,本能的替女儿的感情辩解,“哪里谈得上心仪?陆涧不过来邵家做了几次客,仙蕙见他,只得一次而已。”
    厉嬷嬷却固执道:“四郡王妃你来说。”
    仙蕙有一点迷茫和困惑,自己心仪陆涧吗?他人不错,长得好,读书好,性格也挺好的,所以自己愿意和他相伴一生。可是自己只和他说过一次话,其余都是听闻,能有多深厚的感情呢?那也谈不上啊。
    她认真的想了一阵,“陆涧不错,是一个适合做夫君的人。”或许,自己有过那么一抹心动吧?但都已经过去了,不重要了,“厉嬷嬷,正所谓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我对他没有任何别的念头。”
    厉嬷嬷的神色稍微缓和了点,“那就好。”好歹这位郡王妃脑子清楚,若是一个拎不清的,自己可是要头疼了。
    明蕙沉吟了一阵,说道:“等我回去,就给你姐夫说说这事儿,让他转告陆涧,往后务必不要说错话了。”
    仙蕙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这件事最好叫陆涧到宋家,姐姐你当面跟他说。姐夫和陆涧多年好友,只怕说得轻了。”她认真道:“姐姐,宁愿说得重一些得罪陆涧,也不要轻忽此事。”
    明蕙应道:“行,我亲自跟陆涧说。”
    厉嬷嬷不知道陆涧性格,补道:“你告诉陆涧,四郡王妃是皇帝御赐的儿媳,还算有道免死牌,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庆王府若是发狠弄死了他,凭着孝和郡主的身份,再改嫁,说不定还能嫁一个更好的呢。”
    *******
    明蕙回了宋家,让丈夫找了陆涧过来,把该说的和厉嬷嬷的话都跟他说了。
    陆涧闻言一阵沉默。
    宋文庭则是大惊失色,连忙道:“陆贤弟,这不仅关系到四郡王妃和你的声誉,还关系到你们的性命,你可千万不要犯糊涂啊!”
    陆涧先回道:“放心,我知道轻重的。”然后想了想,“虽然孝和郡主要嫁给我,可她毕竟不是公主,没有公主府,将来还是要住在陆家的。想来我去庆王府,也是就是逢年过节、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