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6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宸皱眉,“我知道了。”再上火,也不能为了妻子指责哥哥,“既然母亲已经都有了安排,就那样罢。”没再多说,复又从密道回了沧澜堂。
    仙蕙正在窗边的美人榻上,托腮神游。
    高宸推开衣橱的门,看她穿了一身烟霞色的双层纱衣,和那白皙的肤色相衬,好似一朵刚刚绽放的花骨朵儿,显得娇嫩无比。
    仙蕙回头,笑道:“你回来啦。”
    高宸原本想责备她小小年纪装大人,什么事都自己扛。眼下的情景,却叫他的心不知不觉生出一抹柔情,话到嘴边,已经没有了火气,“邵彤云假孕陷害你的事,怎么没有跟我说?”
    仙蕙正在琢磨怎么改造他好男风的问题,一时跟不上节拍,怔了怔,“你是从哪儿知道的?哦……,大伯告诉你的吧。”
    “怎么不跟我说?”高宸又问。
    仙蕙不知道他为何执着起来,笑着回道:“你都受伤了,又在忙着外面要紧的大事,我和你说后宅的琐碎做什么?我这不是怕打扰你吗?反正邵彤云的事已经解决,事情都过去了。”
    高宸看着小妻子,“我没那么忙,以后有事都要跟我说。”
    他语气不重,却有一种习惯做决策的专权霸道。
    仙蕙琢磨了下,大抵自己在他眼里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所以不放心吧?虽然这种看法让人有点沮丧,可是被人关心和保护,还是让自己心里感到暖暖的,心情顿时变得愉悦轻快。
    高宸看见她的眼睛忽地明亮起来,闪闪发光,宛如清晨露珠一般。
    ――心下微微悸动。
    “你知道吗?”仙蕙笑眼弯弯,带了几分小儿女的俏皮,“我娘说了,好媳妇要两头瞒,坏媳妇才两头传。”她的声音清脆如铃,“反正啊,邵彤云的事,母亲和大伯肯定会跟你说的。如果换我来说,万一说得重了,让你误会大伯多不好啊。”
    她眸光纯净,里面透着真挚、关心和体贴,像是水晶一般清澈透明。
    高宸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娶对了人,妻子比自己想象的要好的多,――这般良善如水一样干净的姑娘,值得被人珍惜。难怪……,自己这些天晚上和她一起睡觉,特别安心,再也没有做那个噩梦。
    都是因为她不需要被防范罢。
    “我……,我说错了?”仙蕙见他看着自己,又不说话,不自控的有点紧张。
    “没有。”高宸嘴角微翘,走了过来,“你做的很好,你母亲也教的很好。”望着她犹如初雪一般白净细腻的脸庞,配着烟霞色的衣衫,衬得她,宛若那带着露珠儿的三春桃花。心跳微快,又有了想要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仙蕙被他看得心慌慌,特别是他站着,高高在上,近在咫尺的俯视自己,好似“嗷呜”一口就要把自己吞下。“那个……”她慌里慌张的找话题,低头看见腰上玉佩,赶忙摘了下来,“这个……,还给你。”
    “不用。”高宸接了玉佩,又弯腰给她系在身上,“你留着。”
    ――她配得上这块玉佩。
    仙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来。”高宸的身量比她高出不少,低头觉得不便,拉她起来,然后搂在自己身上,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张羞红了的脸,轻笑道:“你闭上眼睛。”
    仙蕙更慌了,赶紧找借口,“你的腿有伤。”
    “不疼了。”
    “我……”仙蕙忸怩挣扎着要起来,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反倒弄出一点别样的旖旎气氛。那个……,之前的尴尬问题又出来了。她越发窘迫,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心里慌,脸上烫,整个人便软绵绵动弹不得了。
    高宸搂着她,略感神奇,简直好似一滩水化在自己怀里。
    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有什么经验。
    他凭着身体里本能的冲动,便低下头去,控制不住想要吸取那红艳艳的芬芳,以及里面清甜的甘泉。唇齿缠绵不休,带着第一次的笨拙和骨子里的霸道,有点粗鲁的探索她,身体里荡漾出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
    仙蕙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他,感受着那份霸道有力的束缚,脑子里面一片嗡嗡的。呜呜……,他的舌头钻进来了,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自己?原本应该恶心才对啊,可是……,自己居然还觉得有一点甜。
    天哪!自己一定是疯了。
    “唔……”仙蕙被他吻得呼吸不畅,羞窘无比,表示抗议挣扎了几下,反倒整个人被摁倒了美人榻上。“嗯,我……”她的声音含混不清,推又推不动,在感觉自己快要闭气的时候,终于被松开了。
    高宸低头俯视着她,微微喘息。
    仿佛被推开了全新的一扇门,好奇、贪恋,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嘴,被自己亲吻的红润水泽的唇,忍不住再次低头。
    仙蕙泫然欲泣,这人……,怎么没完没了的?
    而且这一次,更深,更长,是真的……,快要喘不过气了。她喊又喊不出声,挣扎中,不由双手胡乱挥舞。只听“砰!”的一声,榻上小几放了茶碗茶壶,不被她打翻了一个,顿时在地上摔得粉碎!
    玉籽在外面喊道:“四郡王妃?什么东西打碎了。”
    屋里两人都吓了一跳。
    仙蕙趁着他一愣,赶紧推开,像小鱼儿一样滑溜出去。然后慌慌张张逃到门口,鬓角松乱,还不敢出去,“没事,没事,我打翻了一个茶碗。”又补道:“别进来!先不用收拾了。”
    “是。”玉籽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仙蕙松了口气,回头看了高宸一眼,脸红心跳,没敢再回他身边坐下,而是转身去了旁边的梢间。那是平时饭后小憩的地方,放着几本闲书,她掩耳盗铃的拿了一本,看了半天,才发现书都拿倒了。
    而寝阁里,高宸也没有再追出去找她。
    别说他现在秘密呆在家里,便是公开在家,为着骨子里的那份骄傲,也不可能像个急色鬼一样,又追出去再荒唐一次。
    他静静的坐了一会儿。
    那软玉温香的触感还在自己怀里,少女身体的芳香,唇齿的清甜,还有她羞红得好似桃花扑水的脸颊,轻轻颤抖的睫毛,以及自己身体里忽地蹿过的那一瞬间奇妙,构成了一幅美妙旖旎的回忆画面。
    像是喝了好茶以后,嘴里还有淡淡余香,值得回味。
    ******
    仙蕙在梢间磨蹭到快中午,心情才慢慢平复,打着胆子,跟做贼似的回寝阁看了一眼,――高宸走了,她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因为高宸回到王府是秘密的,不便别人知道,因此每天都是去书房那边吃饭,顺便和庆王他们商议大事。现在外面,根本就没有人知道高宸受伤,也没人知道他回来,都以为他在福建。而对皇帝和朝臣们递送的消息,则是高宸坠入山崖,失踪不见,现在正忙着四下搜寻他的下落。
    仙蕙觉得他真是艺高人胆大,如此一来,燕王那边肯定要惹上大麻烦了。
    “四郡王妃。”厉嬷嬷的声音响起,她是知道高宸回了江都的,不像玉籽避忌,直接走了进来,“出事了。”
    仙蕙见她脸色凝重,不由担心,“什么事?和我有关?”
    厉嬷嬷低声道:“刚得的消息,陆涧不见了。”
    “啊!”仙蕙张大了嘴,没敢出声儿,然后急问:“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
    厉嬷嬷却不答这个,只道:“要是三郡王妃不见了,你会如何?”
    仙蕙闻言一愕。
    继而很快明白过来,陆涧……,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他只是孝和郡主未来的郡马爷,自己小姑子的丈夫。他不见了,自己可以吃惊,但却不能表现的太过震惊,更不能表现出焦急和关心!这是大忌,而且高宸现在还在王府里。
    她用力掐住了自己的掌心,定了定神,然后问道:“是吗?王府派人去打听了吧?孝和可真是运气不好,明儿就要成亲,新郎官儿却不见了。这会子,不知道该怎么伤心难过呢。”
    厉嬷嬷又问:“四郡王妃,听说你姐夫宋文庭和陆涧是好友?你可知道他平时结交什么人?有哪些常去的地方?该不会是惹上什么仇家了吧。”
    仙蕙缓了缓神色,然后努力做出一脸疑惑的样子,“我怎么会知道呢?陆涧是我姐夫的朋友,又不是我姐姐的朋友,我哪里知道他们男人喜欢去的地方?要不……,我这就让人找我姐姐,问一问我姐夫,或许知道一二。”
    厉嬷嬷松了口气,然后道:“静一静,消息马上就要闹开了。”
    仙蕙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高宸是晚饭以后才回来的,一进屋,就瞅见小妻子的神色略不自在,还以为她是为了之前的事,心里尴尬害羞。因而对她点了点头,便没说话,想着缓和一下那种尴尬的气氛,让两个人相处更自然一些。
    过了片刻,仙蕙主动走了过来。
    高宸有点意外。
    “四郡王。”仙蕙目光闪烁,她已经琢磨了一下午了,又和厉嬷嬷商议过,还给自己鼓了一下午的勇气,才敢开口,“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她飞快的说完这句,闭了下眼,开了头,自己就不会胆怯后退了。
    高宸眼中的笑意渐渐收敛,敏锐的察觉到,似乎小妻子有别的事要跟自己说,见她很是紧张,缓和口气道:“你说,我听着呢。”
    仙蕙低垂眼帘,不敢看他的眼睛,“之前邵彤云假孕被我揭穿,她气急败坏,说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高宸闻言皱眉,“理她做什么?这事儿回头我让大哥跟母亲说,不管邵彤云什么时候死,又是怎么死的,都会有流言蜚语传出来。所以不用拖很久,只要和你进门这段日子稍微错开,停一段时间就找个大夫给她看看,别耽误大伙儿过中秋。”
    仙蕙目光一跳,他是说,中秋前就要处置了邵彤云?心思微转,他果然还是护着自己这个妻子的,替自己着急,所以早点给自己解决大麻烦。
    “你就想说这个?”高宸又道:“别管了,她掀不出什么风浪的。”
    “不是。”仙蕙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道:“是我……,曾经差一点和陆涧议亲。”
    屋子里顿时一片静默。
    高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仙蕙低着头,越发不敢看他,“当时因为要回避选秀的事,娘先给姐姐订了宋文庭,后来觉得陆涧不错,就想订给我,然后好借此避开进宫选秀。”


☆、第62章 风浪 
    “有这样的事?”高宸的声音没有多大起伏;有意外,但还谈不上震惊,静静思量了一瞬;反而问道:“既然如此;你怎么后来又没和陆涧订亲?反而去选秀了。”
    仙蕙意外的看着他;“你……;不生气吗?”
    高宸反问:“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何好生气的?你们又不是私定终生;只是你母亲为了回避选秀;才给你议的亲,不过是父母之命罢了。况且;我早就认识宋文庭和陆涧,人品略知一、二,他不是那种偷香窃玉的登徒子。”
    仙蕙眼里有着掩不住的吃惊。
    片刻后;又缓缓放下心来。
    厉嬷嬷说;高宸是自信的男人,甚至自负;与其惶惶不可终日被他疑心,不如干脆坦诚了更好,――陆涧对他来说,根本就造不成任何威胁。心下只觉得万分庆幸,还好这件事听了厉嬷嬷的劝解,她是对的。
    高宸似笑非笑,忽然问道:“难道你们私下见过面?”
    他声音不大,但有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