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怨憎会
次日天明,沈氏的眼睑下面一圈淡淡青色。
“娘,你在屋里等下。”仙蕙不想母亲等下出去,给父亲看见,以为她仍旧心怀怨怼,“我让嫂嫂煮个鸡蛋过来,滚一滚,把眼下颜色遮一下。”
“就这罢。”沈氏神色恹恹的,“我都是快奔四十的人了。”语气辛酸又嘲讽,“怎么打扮,都不如人家年轻貌美,何必费事?再折腾也是白搭。”
“娘,话不是这么说的。”仙蕙柔声劝道:“不为别人,为自己,打扮的精神爽利不好吗?至少不能让别人看不起,畏畏缩缩的,人家还以为你怕了她呢。”
“怕她?”沈氏心中原是郁气难平的,听了这话,倒是失声笑了,“你这丫头,昨儿拿话去激你哥哥,今儿又来激你娘?没大没小的,找打。”
“娘才舍不得打我呢。”仙蕙笑嘻嘻出了门,找了嫂嫂让她煮个鸡蛋,一会儿送母亲屋里,又找哥哥,“眼下无事,辛苦哥哥去街上走一趟,买点上等的胭脂水粉,还有眉黛,然后挑几朵戴得出去的绢花。”
“你用?”邵景烨不明问道。
“不是。”仙蕙拉他到旁边说话,压低声音,“哥哥,那荣氏比娘年轻,又是整天过好日子养得娇,会打扮,不定怎么光鲜亮丽呢。我不是要让娘跟她比美,但是到时候府里还有下人,大家瞧着,总不能让娘被比下去差太远吧?”
邵景烨挑眉,“我们娘哪里比别人差了?”
“我知道娘不比别人差。”仙蕙叹了口气,“可俗话说,马靠鞍装,人靠衣装。”想起前世母亲被嘲讽就恼火,“江都邵府的人都过着富贵日子,上上下下一双势利眼,岂能不狗眼看人低?咱们在小镇上穿着寒素,肯定不够人看的,就算配上金银首饰也不搭,反倒遭人笑话儿。”
邵景烨没有做声,眉宇间,隐隐透出强压下的怒气。
仙蕙又道:“刚巧昨儿我缠着爹买了几匹好料子,等下就跟母亲她们说说,咱们动手一人做两套新衣服,到了江都,再用胭脂水粉打扮一下。不说多鲜亮,好歹……,得体体面面的啊。”
“你别说了。”邵景烨目光微凝,“我明白。”掂了掂荷包,“昨儿爹给的银子还剩下不少,我这就去买,胭脂水粉、绢花、眉黛,全都给你们都买最好的。”
“哎,哥你慢点儿。”仙蕙挥挥手,然后去了堂屋找父亲,进门先福了福,然后喊了一声,“爹,女儿给你请安了。”
邵元亨对二女儿的印象还不错,点了点头,“来了。”
仙蕙怯怯道:“爹,我来给你认个错儿。”
“认错?”
仙蕙不觉得昨天假晕的事,能瞒过父亲,他要是真的那么蠢,就不能做成江都第一富商了。与其遮遮掩掩,不如过来利用一下,“昨儿……”低着头,一脸胆怯不安的模样,“我、我……,是假装晕倒的。”
“哦?”邵元亨放下拨了半天没喝的茶盏,饶有兴趣,“假装的?”
“女儿有错。”仙蕙先认了错,然后才道:“可是女儿也是一片好心。”拿了在厨房沾葱汁的帕子,擦了擦眼,顿时泪盈于睫,“当时女儿见娘气得厉害,心里就想,这人在气头上,难免会说些不过脑子的气话。万一……,娘说得难听,岂不伤了爹和娘的夫妻情分?岂不辜负爹来接我们的一番好意?”
邵元亨听得一怔,继而叹道:“哎,还是仙蕙你懂事啊。”二女儿如此细致贴心的向着他,心中甚是受用,“来来来,坐下说话。”
仙蕙在旁边坐下,“谢谢爹。”
邵元亨道:“你看看,连你小小年纪都明白的道理,你娘咋就不明白呢?只知道又吵又闹的,她要是能像你想得这么通透,那就好了。”
仙蕙忍了心头火气,“爹,娘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有些直,不拐弯儿,想来还得多劝劝才行。”语气一转,“可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娘有这么一股子冲劲儿,只怕也养不大我们几个,更不用说孝顺祖母了。”
父亲千不好万不好,却有一条好处,事母极孝。
不管他是真心心疼祖母也好,为了孝道的美名也罢,对祖母的孝敬都没的说,只要搬出祖母来,不论什么事儿都好办得多。母亲就算脾气再硬再直,但对祖母十几年的孝顺不掺假,他是不能否认的。
果不其然,邵元亨听了这个,眉宇间的神色缓和几分,“我知道,你娘这些年很不容易,若是没有她,你祖母不能平安活到现在。这份情,我心里一直都记着,也想过要好好弥补她的,可她……”摇摇头,“还是那副孤傲脾气。”
孤傲?仙蕙心下讥讽,当年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嫌孤傲?说到底,不过是他现在另有娇妻陪伴,就嫌元配不够年轻美貌,不懂温柔小意儿罢了。
但面上却一副赞同的神色,“爹你说得对,娘的脾气是有些孤傲,我得空就多劝劝她。回头呀,我就跟娘说,爹是来接咱们去享福的,好好儿的,娘你怎么能跟福气过去呢?我说多了,她慢慢就会明白过来的。”
邵元亨连连点头,“对,对对!你就拿这话劝她、问她。”语气里带出抱怨,“都一大把年纪了,又吵又闹,还不如你懂事,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仙蕙觉得再说下去,自己就先要被恶心坏了。
她忍了忍气,佯作怯怕,“爹,那我装病的事儿,你……,不怪我了吧?”
邵元亨笑着摆摆手,“不怪你,你是好心嘛。”看向明眸皓齿、肌肤光丽的女儿,只觉又乖巧,又懂事,而且还会讨人欢心,夸道:“你呀,倒是跟彤云有几分相像。哦……,你还不知道,彤云就是你在江都的妹妹。”
邵彤云?妹妹?仙蕙呼吸一窒。
不!自己当然知道她是谁,太知道她了。
邵元亨笑道:“彤云也是一个嘴甜会说话的,讨人喜欢。”
“是吗?”仙蕙强压了心中的那些怨恨,眉眼盈盈的笑,“听说,三妹妹和我一般大小年纪,爹又说我们性子相像,想必我们两个肯定合得来。”假意叹了口气,“不像姐姐总是闷闷的,不爱说话。”
男人都希望坐拥齐人之福。
邵元亨虽然对沈氏已经没啥兴趣,但是对两房儿女,还是希望他们相处融洽的,子孙满堂、人丁兴旺,是一件让人羡慕的好事儿啊。
因而听了二女儿的话,颔首道:“是的,你们两个同一年生的。”说到这个,不免有点尴尬,咳了咳,“那个……,彤云性子伶俐讨喜,爱说话,又好相处,回头你见她就知道了。”
“好。”仙蕙抿嘴一笑,“等到了江都,我就去找三妹妹玩儿。”
邵元亨点点头,然后道:“既然你没事儿了,那还是今儿下午动身罢。”
仙蕙知道他一刻都不想在仙芝镇逗留,昨儿说可以停几天再走,是为了跟这一房的人缓和关系,才勉强退让的。眼下既然自己挑明了没事,他当然巴不得马上就走,因而起身,“那我先回去再收拾一下,不打扰爹了。”
出了门,站在风里狠狠吸了一口冷气,才慢慢平复情绪。
父亲刚才的话倒也不夸张,邵彤云的确很是伶俐,讨喜,会说话,谁见了都说她好相处。不然的话,自己前世又怎么会轻易被她骗了?她和荣氏一样,两面三刀、口蜜腹剑,不到图穷匕首见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她藏了歹意!
仙蕙抬眸,望向江都方向。
邵彤云……,我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
******
到了下午,邵家一行人就开始动身启程。
原本从仙芝镇去江都要七、八天路程,因为邵母上了年纪,不敢走快,所以路上又耽搁了几天,花了整整十天时间才抵达江都。进了城,街面上楼馆林立,车水马龙,小贩的叫喊声此起彼伏,一片热闹繁华景象。
马车在街道上缓缓行走,然后拐了几拐,最后停在一座青瓦白墙、红漆金环的大宅院门口。门口立着几个小厮,一个飞快进去通报,另几个手脚利索的拆了门槛,马车继续往里走。
明蕙有点紧张,低声道:“真大……,院子里都能行马车。”
仙蕙替她扶正了鬓角的绢花,安抚道:“那不挺好?往后你住一处,我住一处,娘和哥嫂各一处,祖母还有一处,往后咱们就能到处串门儿了。”
这话让明蕙的脸色缓和了些,对啊,邵府再大,有一半都是自己的亲人呢。
马车先过了影壁,再过内门,一直行驶到垂花门前才停下。
一个婆子拿来条凳,放在最前面的马车跟前,“请老太太下车,换软轿。”
邵母搭着丫头的手下了车,连连捶腰,“哎哟,连着十来天的马车赶路,我这一把老骨头啊,都快给颠散了。”
邵元亨赶紧跑了上去,亲自搀扶,“娘,儿子扶你上轿。”然后朝着后面道:“我先送娘去后院歇息,你们各自回屋,喝口茶、换身衣服,等吃晚饭时再一起说话。”
他跟着老娘,丢下仙芝镇的这一房人不管,很快便走远了。
仙蕙心下冷冷一笑,父亲可真会躲啊,把第一次见面的战火扔给两房妻儿,他自个儿当起了缩头乌龟!前世里,要是父亲一直跟在一起,那小丫头又怎会那般猖狂?竟然故意把母亲当做仆妇?!
“沈太太,请下车罢。”
“大小姐、二小姐,请下车……”
“大爷、大奶奶……”丫头婆子们纷纷忙碌起来,搬条凳的,搀扶主子的,接包袱的,院子里头一通热闹喧哗。
“给沈太太请安。”一个中年仆妇上前来,容长脸,穿着体面,头上发髻梳得一丝不乱,看着就颇为精明能干。她笑着自我介绍,“奴婢姓丁,荣太太派过来帮衬的,负责约束小丫头们……”
丫头打起车帘,沈氏从马车里面缓缓下来,淡声道:“好,知道了。”
丁妈妈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之色。
旁人不明白,仙蕙却明白她在错愕什么。
前世里,丁妈妈和小丫头坠儿演了一出好戏,今生见母亲穿着体面,打扮合宜,所以担心好戏要演不下去了吧?眼见她东张西望的找人,似要打算找人递信儿,岂能让她得逞?当即走了过去,含笑打了个招呼,“丁妈妈。”
“这位是……”丁妈妈眼里的惊讶更浓,不,甚至可以说是惊艳!
仙蕙微笑,“我是仙蕙,这是我姐姐明蕙。”又指了指旁边,“这是我哥哥,还有我嫂嫂和大侄女儿。”
丁妈妈赶紧矮了矮身子,口中道:“给两位小姐请安,给大爷、大奶奶请安,给大姐儿请安。”
“丁妈妈不用客气。”仙蕙指着院子,“哎哟,这院子瞧着好新啊。”佯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好奇问道:“这该不是才修好的吧?几时修好的?一共几进几出啊?娘住哪儿?我和姐姐都住哪儿?”
问题一个接一个,主子问话,丁妈妈又不能不答,只得挨个回道:“这院子是今年年初才修好的,一共是四进四出。沈太太住二进院的正屋,大小姐和二小姐住……”
一个穿桃红比甲的小丫头跑了进来,正是坠儿。
“这是哪儿来的丫头?混跑什么?”仙蕙声音清澈似水,喝斥道:“蠢材!没看见太太和我们都在这儿啊?撞着人了怎么办?”
坠儿还没开口就被喝斥,而且仙蕙又点名了身份,张了张嘴,――原先准备的话实在不敢再说,只得灵机一变,改口道:“荣太太从老太太那边出来,叫、叫我……,过来报个信儿。”
“哦。”仙蕙似不耐烦,挥手道:“行,那你下去罢。”
坠儿看了看丁妈妈,不敢多言,神色紧张的退到一旁。
少顷,荣氏从院子门口进来。
她和前世一模一样的打扮,宝石红的琵琶襟袄儿,绣以金边,配一袭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盛装丽服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特意穿了红,无非是要告诉这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