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彼底牛话崖ё∷牟弊哟罂奁鹄础

姜沉鱼在一旁想,这位公主虽然娇纵任性,但难得是赤子真情,想来也是这皇宫里最不会做戏之人,但正因这一份难得的真,才更加动人罢。

果然,薛茗虽然还是不说话,但目光一闪,也变得悲伤了。

“表姐,阿鸾人微言轻,半点忙都帮不上,只能偷偷的来看你,给你带点吃的,你还有什么想吃的要用的,就告诉我,我下回来时一并给你带过来。”昭鸾抹抹眼泪,转头道,“对了,还有姜贵人,要不是她,我也来不了这里。表姐,你说句话吧,求你了……”

薛茗的目光转到了姜画月脸上,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一热,但很快又黯然。姜沉鱼把她这一系列的微妙表情看在眼里,便上前一步道:“皇后,一人言轻,三人成虎,你还有什么心愿,说出来听听,能帮的,我想姐姐和公主一定会帮的。”

姜画月吃了一惊,心想你还敢给我添事?那边昭鸾已连忙点头道:“没错,表姐,你有什么心愿?阿鸾和贵人一定想方设法的帮你办到!”

薛茗的手停住了,怔怔的望着那个木鱼,仿佛痴了一般。昭鸾还待说话,姜沉鱼一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作声,因为此刻薛茗心里必然在进行着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成败就在她的一念之间,旁人若是多言,恐怕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如此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薛茗忽然发出一惨笑,继而摇了摇头,再次去敲她的木鱼。姜沉鱼心里暗道不好,皇后毕竟还是没过那道坎,看来不得不推她一把了。当下,她上前两步,按住薛名的手道:“皇后!”

薛茗有些呆滞的抬起头,看着她,不作声,也不动怒,平静的脸上,有着心如死灰的漠然。

姜沉鱼道:“皇后幽居深宫,自可以不再理会外界任何俗尘凡事,寄情于佛,但你可知,外面血光已起,你的族人们正遭受着一场浩劫?你真忍心弃他们于不顾么?”

薛茗喃喃道:“我一被废之人,不忍又能如何?你们走吧,以后也莫再来了。”

姜沉鱼盯着她道:“你没试过怎知不能?你只道自己有心无力便可脱罪么?你如今袖手于外,可曾想过百年之后,黄泉路上,如何去见你那一百三十七位族人,以及无数的列祖列宗?”

薛茗重重一颤。

“沉鱼只是一介女流,不会说什么大道理。只不过前阵子看见一件事,很有感悟,现在说出来,与皇后一起分享罢。”她换了另一种口吻,缓缓道,“沉鱼一次路过厨房,见厨娘在烧鱼,滚沸的油锅里,活鳝丢下去,全都挣扎了没几下就死了,惟独其中一条,拼命的弓起身子,迟迟没死。厨娘觉得奇怪,捞起来剖腹一看,原来,那条鳝鱼腹内有籽。它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所以才那样拼命的垂死挣扎。”

薛茗闭上了眼睛,胸口起伏不定。

姜沉鱼凝视着她,每个字都说的很慢:“皇后,连鱼类尚知为籽求生,更何况人 ?你,真的什么愿望都没有了吗?”

薛茗的嘴唇颤动着,最后慢慢睁开眼睛,流下泪来。她伸出颤抖的手,一把握住昭鸾的胳膊道:“阿鸾……”

“表姐,我在呢!”

“我们薛家罪孽深重,死不足惜,惟独薛采,年方七岁,那些个害人的龌龊事,通通跟他没有关系。但皇上既然已对薛家动手,势必要斩草除根,断断不肯独饶了他。如今,我只能求救于你了……”

昭鸾煞白了脸,颤声道:“我我我……我也不想小薛采死啊,但是我,我……皇兄他不会听我的……”

“求你去求太后,求太后念在我们薛家保卫疆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留薛采一命!”薛茗说着弯腰跪倒,叩头于地,咚咚有声。

昭鸾慌乱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一定去求太后!无论结局如何,这话,我一定给你带到太后跟前!”

薛茗紧紧抓着她的手,一字一字沉声道:“如此,我替薛家一百三十七人一起谢你了!”

旁边,姜沉鱼望着这一幕,静静的站着,没有任何表情。

回到嘉宁宫后,昭鸾便先行回去了,姜画月摒退宫人,独独留下沉鱼,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跺足道:“我的姑奶奶小祖宗,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姜沉鱼淡淡道:“知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清楚?我看你是疯了!你先是擅自让昭鸾去看薛茗不算,还拉着我一起去看,后又唆使薛茗向昭鸾求救,留薛采一命。估计这几天昭鸾就会想办法去求太后了,此事若惊动了太后,就真的不可收拾了。能不能最终留下薛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皇上知道了肯定会生气!你害死我了,妹妹,你这回,可真的是害死我了!”

“姐姐少安毋躁……”

姜画月急道:“我怎能少安毋躁?你这是怎么了?平日里最不愿趟混水的人就是你,今儿个怎的变得如此主动,非要把事往自个儿身上揽呢?”

姜沉鱼轻轻一叹,低声道:“也许只不过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已经人在局中身不由己了。如不反抗,必死无疑。”

见她说的恐怖,姜画月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图璧四大世家,王氏已灭,而今轮到薛氏,剩下的姜姬二家,难道姐姐真的认为会并存共荣?”姜沉鱼嘲讽的笑笑,却不知是在笑谁,“就算姜家肯,姬家也未必肯;就算姜姬两家都肯,皇上也不会肯……”

姜画月越听越是心惊,发悚道:“妹妹你的意思是?”

“一直以来,薛、姬、姜三大世家,与皇帝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牵制着局中的每个人,因此才形成了表面上的平和。而今,皇上执意要打破这种平衡,除去薛家,如此一来,璧国的势力必将再次重组。而这一次重组之后,姐姐认为,对皇上一直不是那么死心塌地凡事讲究个明哲保身的我们姜家,还会有立足的可能么?”

姜画月一颤,再也说不出话来。

“所以,要想姜家没事,薛家就不能亡,而要给薛家留一线生路,目标不在薛茗,而是薛采。”姜沉鱼深吸口气,分析道,“薛茗已废,孤身一人在冷宫中再难有所作为,但是薛采不同,他还很小,还有无数种可能,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天赋、才华,还有薛家根深蒂固的人脉,这些都是他日东山再起的资本。这个孩子,一定要想办法保住!”

姜画月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忽然觉得她变的好陌生,纵然眉眼五官还那熟悉的模样,但从她身上流露出的,却是自己从不曾发觉的慑人气势。

她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

又是因什么而改变的?

“能怎么保住?”姜画月颤声道,“就算太后知道了,开口向皇上求人,就皇上那脾气,也未必会卖这个人情。要知道,皇上毕竟不是太后亲生的,供着她,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姜沉鱼的眼波如水般的朝她漂了过来,明亮之极,亦锐利之极:“太后当然不行,但是姐姐怎忘了有一个人的话,皇上却是绝对会听的。”

“谁?”

“公子。”

没错,如今满朝文武中,若说谁是真正对皇帝有震慑之力,且真正能救的了薛采的人,只有一个——淇奥侯,姬婴。

当晚,姜沉鱼回到家中,向父兄诉说了此事,姜孝成瞪大眼睛,惊道:“你说什么?你和画月陪公主去冷宫看望薛茗,并答应她替她保住薛采?”

姜沉鱼点头。姜孝成差点没跳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你疯了?你明知道皇上现在摆明了要将薛家连根铲除,你还敢老虎爪下去抢人 ?嫌自己命不够长吗?”

对比他的激动,老谋深算的姜仲则平静许多,沉吟道:“薛氏一族里,薛怀虽是神将,但毕竟年迈;薛茗虽为皇后,但已被废黜;薛弘飞虽然善战,但却是义子……倒也的确只剩下了薛采。不过,年纪却是太小,很难说他将来成就如何。为何你非要留住薛氏血脉?”

姜沉鱼抬起头,清楚干脆的说了两个字:“竖敌。”

“竖谁之敌?”

“姜家、姬家,还有……皇上。”

姜仲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想用薛家来牵制姬家,不让他继续坐大?”

“这么说吧,三大世家里,一旦薛家没了,剩下姜姬两家,无论从哪方面看,我们姜家都不是姬家的对手,而皇上对我们既不信任也不亲近,没落是迟早的事。但是,皇上虽然倚重姬氏,有薛家势强欺主的前车之鉴,他必定也不会任其坐大。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其实和皇上是一样的,都需要一个契机去牵制姬家。试问,目前还有什么比薛族遗孤更好的契物?”

这下子,连姜孝成都听懂了,眼睛开始发亮,不过依然还是有所迷惑道:“薛采一垂髫小儿,能有什么作为?能牵制的了姬婴?我不信。”

姜沉鱼淡淡一笑,“如果,皇上把薛采赐给姬婴呢?”

姜孝成呆了一下,继而跳起道:“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皇上如果不能杀薛采,那么对他来说,还有什么地方能比淇奥侯身边更安全也更危险?他将薛采赐给姬婴,因为他信任姬婴,所以把心头大患交给自己最信任的臣子,相信他必定会好好看着薛采,不让他有任何作为;如果皇上不信任姬婴,正好可以借此考验姬婴的忠诚,看看他会如何对待薛采,是把他栽培成材,还是就此摧折。”

“可皇上没有理由不杀薛采啊!”

姜沉鱼目光一沉,定声道:“那我们就给他找个非留不可的理由。”

姜仲犹豫了很久,最后低低一叹道:“此计虽好,但为父总觉欠妥,因为,若是由我们出面救薛采,岂非是等于向皇上宣告,我们跟他不是一心的?恐怕不等姬家坐大皇上就先拿我们开了刀……”

姜孝成忽然开口哈哈笑了两声。姜仲皱眉道:“你笑什么,孝成?”

“爹的烦恼真有意思,就凭咱们,能救的了薛采?”

姜仲的一张老脸顿时变成了黑紫色,这个儿子,果然笨的就只会拆自家人的台!姜沉鱼察言观色,连忙安抚道:“爹不要生气,哥哥说的也是事实。薛采一事,当然不能由咱们出面,事实上,沉鱼已想到了最好的人选。”

“谁?”

姜沉鱼咬着舌尖道:“淇奥侯。”

姜仲摇头:“不可能,就算皇上有理由放薛采,姬家也没理由救他,薛氏一除,朝中再无可与之抗衡者,他何必多此一举,为自己招惹只烫手的山芋?”

“要不要……跟我赌一次呢?”姜沉鱼抬起头来,双眸灿灿,异常坚定,也异常的自信,“女儿赌公子他,一定会救!”

随着这一句话,一切就此尘埃落定。

第二天,一封书笺恭恭敬敬地送到了侯爷府,未时,绣有白泽的马车如约出现在京郊十里的青岚寺外。

车帘轻掀,走出来的果然是姬婴。两名僧人为他领路,一直带到寺庙后方的庭院中,才躬身退下。

而庭院里,古树,岩碑,石案上,新茶初沸。

一双纤纤素手端起炉上的麒麟黄花梨茶壶,以拇指、中指扶杯,食指压盖,将盖瓯掀起,沿茶盘边沿轻轻一抹,去掉附在瓯底的水滴,再将浅碧色的新茶注入杯中。

做这一系列动作时,但见浅紫色的衣袖轻轻飘浮,姿势美妙如仙,堪比画中人。

姬婴凝望着那个人,不动。

那人回过头来朝他微微一笑,道:“平生于物之无取,消受山中水一杯。不知这以陈年梅雪泡制而成的仰天雪绿,是否入的了公子之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