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旁边握瑜睁大眼睛道:“小姐和侯爷就要大婚了,人说未婚夫妻婚前不能见面的呀,否则不吉利的……哎哟!”话未说完,被怀瑾狠拍了一记。

姜夫人和蔼的看着女儿,柔声说:“去吧。只要你觉得高兴,而且一年一度,也属难得的机会。”

“嗯。”姜沉鱼又是嫣然一笑,内疚与不安在这一瞬转化成了满满的期待。没有关系,她想,就算这世上无一人是她的知己,也没有关系。因为,她有公子。就算她和公子都是一样寂寞没有朋友的人,但是,因为有了彼此,就不会再感到孤单。

所以,她们两个人,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她一定要坚信这一点。

姜沉鱼深吸口气,再缓缓的吐出去,双瞳一片清澈。

而窗外,娇姿妍态的梨树,正沐浴在图璧四年的第一场春雨中,繁复的枝干上悄然绽出了点点花骨朵,白雪般皓洁,巧笑般明媚。

正如姜夫人所说的那样,不久便盛开了。

而当梨花最是灿烂时,天子大军得胜归来,班师回朝——

这一日,姜沉鱼正留在嘉宁宫中同姐姐一起吃饭,宫女来报道,淇奥侯将薛采送过来了,说是奉皇上之命,让他同薛茗见个面。

得到姜画月的允可后,两名宫人领着薛采进来,见到堂下站着的那个小人之时,姜沉鱼心中不禁一酸,她回想起了初见薛采时的情形。彼时少年权贵,有着天下孩童皆所不及的春风得意,乘鸾驾,戴金翎,佩稀世之璧,敢马前斥妃,敢殿前溅血,眉梢眼角,尽是逼人的骄傲。而今,却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粗衣麻鞋,一张小脸黯淡无光。

他垂着头站在那里,低眉敛目,毫无生气。

姜画月道:“我这边还有点事,要不沉鱼你陪他去吧。”

姜沉鱼领了旨,走过去将一只手伸到薛采面前,薛采抬头看了她一眼,乌黑的眼睛里没有情绪。

姜沉鱼冲他微微一笑,目带鼓励。薛采的眼神闪动了一下,却退后一步,躬身道:“薛采是奴,不敢执小姐之手。”

姜沉鱼一怔,再也说不出话来。那个在宠妃前敢扬鞭说“区区雀座,安敢抗凤驾乎”的孩子,那个在国主前亦傲立说“吾乃人中璧”的孩子,此时此刻,却在她面前说“薛采是奴”……

真像一场活生生的讽刺。而这一切,又何尝不是拜她所赐?

是她执意要救他,是她因一己之私而强留住他,但其实,对他来说,也许宁可骄傲的死去,亦不屑如此窝囊的偷生罢?

姜沉鱼转身,默默的带路,从嘉宁宫到冷宫,一路上,听见身后稚子那细碎的脚步声,心头越发沉重。

转出拱门,前方便是洞达桥,而就在这时,他们看见了曦禾。

曦禾倚着栏杆,在湖边喂鱼,不知为何,身旁并无宫人相随。自从中毒一事后,她就一直卧病在床,俱不见外,因此姜沉鱼虽屡次入宫,但这还是继上次弹琴后第一次看见她。

阳光淡淡的照在她身上,依旧是白衣胜雪,宛转蛾眉,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淡淡的慵懒。似乎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她都是这副厌世的模样,却偏偏独有种妖娆的味道。

曦禾听见声音,回过头来,先是看了姜沉鱼一眼,继而又把目光投向薛采,脸上闪过一抹很复杂的神色。还没等姜沉鱼看出那究竟是什么表情时,她却又笑了。

笑的很邪恶。

“你怎么还没死?”她如此对薛采道。

薛采脸色顿变,像张面具,从额头裂出一道缝隙,最后扩延到全部,哐啷碎开。

曦禾绕着他走了一圈,忽然从他颈上拉下一物,姜沉鱼看见,正是那块燕王赏赐的千年古璧。

“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璃?”曦禾用眼角瞥向薛采,后者的脸色非常难看,双唇紧闭,而眼睛却又睁得极大,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听说你已经贬做奴隶了,既然是奴,就不需要带这样的好东西了。”曦禾说着,将那块古璧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我没收了。”

薛采死死的咬着下唇,整个人都因为愤怒而发抖。姜沉鱼看在眼中,忍不住出声道:“夫人,这冰璃乃燕国国主所赐,你强行拿走,若燕王知晓,怕是不妥。”

“有何不妥?”曦禾转头,明眸流光间,华丽无限,“难道我配不上这块古璧么?”

姜沉鱼顿时语塞。

曦禾又是嫣然一笑,俯下身凑到薛采面前,无限轻柔地说道:“真是风水轮回转啊,当初在这桥上,你骂我,又惊我之马害我落水时,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薛采眼睛里,蒙起了一层水气。

“不甘心吧?怨恨吗?哈!哈哈哈哈哈……”曦禾放声大笑。姜沉鱼在一旁叹息,如此小人得志,如此落井下石,如此针对一个孩子,这又是何必呢?

曦禾笑完了,拍拍薛采的脸颊,“那么,就活下去吧,带着憎恨与不甘,拼命的屈辱的活下去吧。你只有活的比我还长,才有可能从我这取回冰璃,当然,前提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说罢,转身扬长而去。

一路上,都听的见她那肆意张扬的笑声。

而薛采,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姜沉鱼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小手冰凉而颤抖,她低低一叹道:“别多想了,我们走吧。你的姑姑还在等你呢。”

薛采抬起眼睛,将泣未泣的清瞳里,有的却不是怨恨,而是比恨意更深层的东西。他将手从她手中慢慢的抽了出去,垂头道:“是。”

姜沉鱼知道他家遭巨变,因此已经变得不再信任他人,心结一旦结死,一时半会之间是解不开的,只有慢慢来。当即不再多言,继续带路。

到了冷宫后,刚走到门口,就听薛茗在屋里喊道:“是小采来了么?”紧跟着,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的薛茗奔了出来,看见薛采,双眼一红,抱头痛哭道:“天可见怜,真是小采……小采,我的侄儿哇……”

薛采此时反而镇定下来,轻轻扶住她的手臂道:“姑姑,小采来看你了。有什么话,进去说吧。”

薛茗见姜沉鱼立在一旁,心知这会儿的确不是伤感之时,当下拭了眼泪道:“一时失态,令姜小姐看笑话了,请进。”

“不必了。”姜沉鱼心想,这对姑侄俩大概会有很多私心话要说,自己留着多有不便,便歉声道,“家姊还在宫中等候,沉鱼先回去了,一个时辰后再来接小公子。”

薛茗感激道:“如此多谢姜小姐。”

待得她的身影走的看不见了,薛茗才面色一肃,握住薛采的手道:“跟我来。”两人进了屋,她四下查望一番,确信无人监视后,这才锁上房门,回过身将薛采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翻,眼中泪光晶莹:“孩子,你……受苦了……”

薛采扑通一声,屈膝跪下。薛茗惊道:“你这是做甚?”

薛采道:“小侄已经知悉,是姑姑向公主她们求情,这才得以留我一命的。”

薛茗黯然,也不唤他起来,眸底神色变了又变,最后低声道:“我救你,却不是为了你好啊……”

薛采抬头,巴掌大的脸,因为瘦的缘故,一双眼睛就显得更加大,墨般深黑。

“我若真为你好,便该让你跟哥哥嫂嫂他们一同去了,虽落得个逆臣污名,但一死百了,再不必受苦。可我保下了你,我要你活着,小采,你可知是为什么?”

薛采素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声音低沉:“姑姑要我……为薛家报仇。”

薛茗一记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直将薛采扇倒在地,她厉声道:“你再说一遍!”

薛采咬紧牙关,重复道:“姑姑要我,为薛家报仇……”话音未落,薛茗又给了他重重一巴掌,“你,再说一遍!”

薛采的唇角都渗出了血丝,但眼中坚毅之色却更浓,一字一字道:“立誓报仇,重振家门!”

薛茗至此长叹一声,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很好,你要记得今天姑姑打你的这两巴掌,记住这疼痛的滋味,也记住你今天所立下的誓言。”

薛采抿紧唇角,竭力挺直脊背。薛茗从怀中取出丝帕帮他擦去唇上的血,擦着擦着,忽的伸手抱住他,哭了起来:“对不起……小采,对不起……”

薛采眼中浮起幽幽的雾气。

“姑姑对不起你,薛家也对不起你,不但没能给你安定的生活,让你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还要把这么大这么沉的担子强压给你。你今后要面对的将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生活,并且你要一个人独自面对,孤立无援,你不能再信任谁、依靠谁、指望谁,你再也感受不到生命中那些美好的,温暖的东西,你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幸福安逸的成长……所以,对不起。”薛茗说着,跪倒于地,行了一个无比正规的大礼。

薛采被骇到,眼睛瞪得更大,却只能僵立着无法动弹。

“但是,我替四十九代薛家人几千人一起谢谢你!谢你为他们报仇,谢你没有让薛氏就此绝亡,谢你让它重新辉煌!”薛茗紧紧抓住他的手,哽咽道,“薛茗,谢你大恩!”

薛采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双膝一弯也跟着跪了下去,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慢慢的俯下身,在冰冷的地面上磕了三个头。

噔——噔——噔——

他额头上本有那日与曦禾起争执时留下的旧伤,此时复磕于地,伤口再次迸裂,流下血来。

薛茗默默地看着他流血,陪着一起掉泪。

阳光穿过破旧的纱窗照在姑侄二人身上,亦沾上了几分肃穆萧索。

一个时辰后,姜沉鱼接他回嘉宁宫,见他两边的脸颊高高肿起,虽不明是何原因,但知道终归是挨了打,便取了热鸡蛋来帮他揉,薛采本还拒绝,但她道:“你现是侯爷之奴,代表的就是侯爷,若让你就这样子出了宫,侯爷的脸面可就丢了。”

他这才不动,乖乖站着让她敷脸。

揉了大概盏茶工夫后,宫女来报道,淇奥侯的马车到了,要接薛采回去。姜沉鱼问道:“侯爷来了吗?”

宫女答道:“只见马车,不见其人。”

姜沉鱼有些失望,一旁姜画月打趣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听说婚期不是已经定下了么?再过半个月你就要嫁他了,便这一刻都等不及么?”

薛采的眼睛闪了一下,有点惊讶。

姜沉鱼红着脸道:“姐姐你又笑话人家……”

“我笑话你不打紧,最怕就是天下人都笑话你,都快成亲的人了,还不避避嫌?”

“我……我不和你说了!”姜沉鱼一拉薛采的手道,“我送你出去。”

薛采跟她走了几步,脚步迟缓,姜沉鱼低头道:“怎么了?”

“你……”他咬着唇,表情古怪,“你是淇奥侯未过门的妻子?”

姜沉鱼想了想,展眉一笑,“是啊,也就是你未来的女主子。现在想起要讨好我了么?晚啦!”

薛采垂下头,没再说话。

嘉宁宫外,姬府的马车静静等候,车夫跳下来打开车门,薛采正要入内,却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落在姜沉鱼眼中,忽然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仿佛是被他看透,又仿佛是从他眼中,看到了不祥。

她情绪低落的返回宫内,隔着纱帘,见姐姐正与江老太医说话,因为声音压的很低的缘故,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不多久,江老太医便起身告辞,姐姐一直送到门口,神色沉重愁眉不展。

她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宫人又领着一人进来,那人长身玉立,青衫翩然,可不正是江晚衣?

姜画月与他低声交谈几句后,再次进入内室开始诊脉,又将几件东西拿给他瞧。如此过了半个时辰后,江晚衣起身,背着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