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能怎么办?圣旨已下,不能更改,这宫,是入定了……哎哟!”姜孝成话未说完,便被李氏狠狠的掐了一把。

他虽然说的是实话,但大家都知沉鱼对姬婴一片痴心,只盼望着能嫁他为妻,眼看好事将成,突然被皇上横插一脚,心愿泡汤,再看她此时前所未有的失魂模样,更觉心疼。

李氏叹道:“小姑,事亦至此……你,认命罢……”

一句认命刺激到姜沉鱼,她咬住嘴唇,浑身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不认又能怎样?皇命不可违,逆旨可是要杀头的,更何况,皇上竟连庚贴被烧一事都知道了,显见是做足了准备的……”姜仲说着,摇头道,“当日你被传入宫中教琴,我就觉得事有蹊跷,现在想来,皇上大概是当时就动了这个心思,只是我们一干人等,全被蒙在鼓里没看出来罢了……”

姜孝成插嘴道:“不是我自夸,就咱家妹妹这样品貌的出去,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哎哟!”话未说完,又被掐了一记。

姜夫人抹泪道:“沉鱼,娘知道你心里难过,你可别闷在心里,说句话吧……”

姜沉鱼突地抬头,目光亮的逼人,瞳中似有火焰在灼灼燃烧。

众人吓了一跳。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摇摇晃晃地走出厅门,姜夫人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拖住她道:“沉鱼,你这是要去哪?”

她挣脱了母亲的手,目光划向门外的一名小婢:“握瑜,去备车。”

名叫握瑜的小婢一僵,为难地抬眼看着姜夫人,姜夫人急声道:“外头在下雨,你要去哪?”

姜沉鱼加重了语音:“怀瑾,你去备车!”

另一名婢女匆匆而去,没多会回报车已备好。姜沉鱼挣脱开母亲的手,雪白的脸上有着几近死亡般的平静,淡淡说道:“我会回来的。”

她抬步走出中堂,外面的风呼呼地吹着,撩起她的长发和衣袖,笔直地朝后飞去。春寒料峭时分,最是阴冷。她裹紧衣襟,一步步地走下台阶。马车已在阶下等候,名叫怀瑾的婢女跟着她一同上了马车,收起伞道:“三小姐,咱们去哪?”

姜沉鱼闭上眼睛,睫毛瑟瑟抖个不停,再睁开来时,眸色黯淡:“去朝夕巷。”

朝夕巷尽有人家。

马车远远停下,姜沉鱼将窗打开一线,透过连绵的雨帘望着长街尽头的那扇朱门,时间长长。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

曾经很多次从巷外经过,也想过进来看一眼,但每每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那时总想着没有关系,来日方长,尔今方知缘分已尽。

亦或是——从来无缘?

姜沉鱼望着朱漆大门上的匾额,“淇奥”二字深如烙印。

就在前日,她还与公子同游赏花,公子的笑容和温柔,还清晰的印在脑中,未曾淡去,彼时以为那便是幸福的极致了,却原来,真的是物极必反,兴极必衰,一梦终醒,醒来后,八面楚歌。

“姜仲第三女,庆承华族,礼冠女师,钦若保训,践修德范。既连荣於姻戚,且袭吉於龟筮,是用命尔为淑妃,择时进宫……”太监独有的尖细嗓音,将语调拖拉的很长,那些个赞美的词句,听起来,无异于天大的讽刺。

皇上……那个虽然见过几面却印象不深的男人,为何那般残忍,轻轻易易的一句话,就摧毁了她苦心经营期盼许久的缘分!

不、不、不甘心啊!

真不甘心啊!

不甘心就这样错失良缘,不甘心就这样与公子分离,更不甘心就这样进宫,成为那些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妃子们中的一员。

她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的!

深宫虎口,埋葬了她的姐姐一人还不够,还要再加上她么?

姜沉鱼的手紧紧抓住壁门,指甲嵌入木中,一声细响后,铿然断折。

而就在那时,怀瑾道;“啊,三小姐你看!”

其实勿需提醒,她已看见了公子的马车。

长街那头,绘有白泽的马车从拐角处转出,不急不缓地在府邸门前停下,侍卫们恭迎上前,在脑海中描绘了千万遍的人影出现在视线之内,白袍玉带,国士无双,就那样灼湿了她的眼睛。

公子啊……公子啊……

他可知道,皇上要她进宫的消息?他可知道,她是多么不愿入宫不愿嫁为帝王妻?他可知道,她爱慕他憧憬他仰慕他了多年?他可知道,此刻的她何其慌乱何其无助何其苦不堪言?

一念至此,满腔的渴望生出冲动的双翼,令得她一把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怀瑾顿时吓的脸色苍白,急呼道:“三小姐!不要啊……”不能去,这一去,就等于是把名节还有姜氏满门的前程都给断送了啊!

但是,姜沉鱼没有理会她的呼唤,踩溅着满地的积水,就那样一路冲到府门前。

侍卫们齐齐回头,愕然了一下,分散开,露出里面的薛采,薛采脸上有着古怪的表情,就像那天他走前看她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但他最后还是让开了,而他身后,就是姬婴。

姬婴望着她,脸上先是错愕,继而泛起丝丝缕缕的怜惜。

而未等他开口说话,姜沉鱼已扑将过去,一把抱住他。

姬婴手上的伞,就那样啪的掉到了地上。

雨水落下来,将两人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水气之中,姜沉鱼将脸贴在他怀中,隐隐约约的想,倘若生命就在下一刻就终止,也许,因为有了这么一个拥抱的缘故,她便不会觉得遗憾……

可是,漫漫余生,若离了这个拥抱,她又怎么度过去?

姜沉鱼抬起头,脸上湿漉漉一片,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凝望着这个生平最爱的男人的脸,嘴唇颤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风雨凄迷,天地间,一片清愁。

沙漏里的沙细细绵绵的流了下来。

几旁茶暖炉香,姜沉鱼捧起茶盏浅呷了一口,蒸腾的水汽升上来,模糊了她的眼睛。她换了身干燥的衣衫,头发也擦干了,神色也平静了很多,不复之前雨中的落魄。

姬婴走进来,看着她道:“你觉得好些了吗?”

她放下茶盏,点头。

“那就好。”姬婴在她身旁坐下,却久久不语,注视着桌上的沙漏,眸光纠结。

姜沉鱼深吸口气,舒展眉毛笑了一笑,“刚才一时失态,令公子为难了。”

姬婴垂下眼睛,低声道:“皇上下旨的事,我已经知……”不等他说完,姜沉鱼一下子站了起来,笑道:“这样最好啊,其实呢,我是来跟公子讨一样东西的,就当做是公子送给我大婚的贺礼好不好?”

姬婴脸上讶然之色一闪而过,再看向她时,眼底多了很多悲色,似怜惜,似不忍,又似矛盾,最后凝结为一句话:“什么东西?”

“耳洞。”姜沉鱼一本正经的说道,“一只就可以了。”

纵是姬婴再见多识广,此时也被弄糊涂了:“耳洞?”

姜沉鱼挽起左耳旁的鬓发,露出小巧光洁的耳朵:“沉鱼幼时最是怕疼,所以死活不肯穿耳,母亲无奈,只得放而任之。现在,请公子为我穿一耳,就当是,沉鱼向公子讨的贺礼。”

天底下贺礼无数,但以耳洞为礼,却是闻所未闻。

鬓发如墨,肌肤似玉,耳轮与耳垂相联,耳珠秀雅,三分柔弱,四分多情,再增以五分的固执,汇集成十二分的一个她。姜沉鱼就那么拢着发,将左耳凑于姬婴面前,睫毛低垂,在脸上投递下一片阴影,遮住表情。

姬婴沉默许久,终于一叹,“来人,取针来。”

屏风后转出一人,却是薛采,双手将针盒奉上。姬婴取出其中一枚,点着桌上的灯,将针在火中淬过,又默默地注视了姜沉鱼一会儿,道:“三小姐,背一首你比较喜爱的诗吧。”

姜沉鱼想了想,开始低吟:“不得长相守,青春夭蕣华。旧游今永已,泉路却为家……”窗外雨疏风骤,芭蕉泣泪,纱窗朦胧,而她的声音,却是字字如珠、清冷绵长。

在吟声里,银针如白驹过隙般从她的左耳飞穿而过,落回姬婴手上,不沾丝毫血迹。

“……早知离别切人心,悔作从来恩爱深。黄泉冥寞虽长逝,白日屏帷还重寻。”姜沉鱼念完这四十八字后,放下手,鬓边的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耳朵。

她退后一步,拜了一拜:“谢谢公子。”

姬婴的目光依旧落在手里的银针之上,针尖在烛光下闪烁,点缀了他的眼睛。他抬起头看着她,似有千言万语,但终归没有说出来。

而姜沉鱼又后退了一步,道:“谢谢……侯爷。”

是侯爷,不再是公子,一进宫墙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她再退第三步,开始微笑,比风还轻:“沉鱼告辞了……珍重。”

然后她就转过身,一步步的走出房间,薛采站在屋檐下,递给她一把伞,她双手接过,微笑着道了谢,然后撑着伞再一步步地走出侯爷府。

府外,车马在等候。一脸焦虑的怀瑾看到她,松大口气,连忙打开车门扶她上车。

车夫挥动马鞭,轱辘向前滚动,碾碎一地尘泥。

姜沉鱼抱着那把伞,像抱着至爱之物,眼眸沉沉,再无情绪。所有的力气好象都在刚才念诗时用尽了,现在残留下来的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再不会欢愉,也再不会疼痛。

怀瑾红着眼圈道:“小姐,侯爷答应想办法让皇上改变主意么?”

姜沉鱼摇了摇头。

“那你跟他都说了些什么?小姐,你真的要认命进宫吗?你不是一直讨厌皇宫吗?而且,明明你喜欢的人是侯爷啊……”

姜沉鱼再次摇头。

怀瑾急了:“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别老是摇头啊,究竟怎么样了?你这个样子我看了好害怕,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哭?”姜沉鱼眉睫深深,“不,我不哭。”

“三小姐……”

“我不会再哭了……。”她抓紧了车帘,抬起头,望着姬婴消失的方向,缓缓道,“因为,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入宫,不是因为皇上想要,而是……”车外风雨如晦,夜幕逐渐降临,侯爷府的灯笼映在坑坑洼洼湿漉漉的地上,点点晕黄,一闪一闪的,像是要把一生的记忆都闪烁出来。她看着那些灯光,笑得寂寥,“而是公子,不想娶而已。”

笑容里,一滴眼泪溢了出来,顺着脸颊无声滑落。

不得长相守,不得长相守啊……

图璧四年四月十一,姜沉鱼进宫,受封淑妃,位列九嫔之首。

第二部 赴程



以线为绣,可织岁月

以心为绣,可织江山

一座宫廷,怎能困住凤凰?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六章 耳珠

“梨花败了啊……”

握瑜推开窗户,迎接晨光时,喃喃说了这么一句话。回头,布置华丽的瑶光宫里,臂粗的红烛已燃至尽头,昨夜,四月十一,是三小姐进宫受封的日子,然而,皇上却没有来。

心里,不是不焦虑的。

虽然知道小姐心里的人是那个笑起来像春风一样温和,却总也看不透的淇奥侯,但是最后毕竟是入了宫,成了皇帝的妃子。既成了王妃,受不受皇帝恩宠就成了天大的事情,连进宫的第一夜皇帝都不来,这以后……真是不能想象了。

比起一脸担忧的贴身侍女,姜沉鱼似乎早预料到了这样的待遇,因此脸上毫无悲愤怨尤,只是淡淡的吩咐准备梳妆更衣,过一会,还要去给太后请安。

怀瑾一边梳着头,一边打量她左耳的耳孔,啧啧奇道:“小姐这耳洞穿的真是好,竟半点都没烂。”

“那能戴耳环了么?”

“小姐想戴耳环?可咱们没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