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下船就遇到这么精彩的兄弟内讧戏码,不推波助澜一把,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而涵祁与颐非的矛盾,是真的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在别国的使臣面前也不肯掩饰一下;还是这对兄弟两合伙演的一出好戏,想借此麻痹众人 ?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双足一从船上落到了程国的土地之上,就注定了,一场大戏已经拉开帷幕,上演的无论是什么桥段什么内容,都必将与她有关。

既然注定不能做个明哲保身的清净看客,那么,就索性变动为主,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吧。

六月的朝阳如此绚丽,然而天边,风起云涌。

姜沉鱼带着众人下榻驿馆,整理行装分派房间,待得一切都布置妥当后,已是下午申时,李管家来报说,侯爷和将军一同回来了。

她连忙迎将出去,刚掀起帘子,便见江晚衣跟着潘方一同从外面走进来,潘方面色平静,与往常并不任何不同,江晚衣却是颇见狼狈,一身青衫上全是褶皱,衣领也被拉破了,里衣上还留着鲜红色的唇印……

姜沉鱼掩唇,打趣道:“师兄好艳福啊……”

江晚衣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就休要再落井下石了,适才真是我从医生涯中最恐怖的经历,若非潘将军,我现在恐怕都已经被那些姑娘们给生吞活剥了……”

姜沉鱼想起先前他被硬是拖上车的样子,不禁失笑,见江晚衣面色尴尬,连忙咳嗽一声,恢复了正色,“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我还以为你们会留在三皇子府吃晚饭呢。”

两名侍女领着潘方去他的房间,江晚衣望着潘方的背影,这才将之前的遭遇复述了一遍。原来他和潘方上车后,就被带到了三皇子府设宴款待。

席间那些少女们也不离开,围着问东问西,他脸皮薄,只要对方问的是病情,就会一本正经的作答,结果没想到,那些少女看穿这点,反而借着自己这里疼那里疼,硬是抓着他的手往她们身上摸……如此旖旎他坐如针毡;宜王却是左拥右抱,好不惬意;唯独潘方,无论少女们怎么往他身上帖,逗他说话,他都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末了却突然开口:“现在什么时辰了?”

其中一个少女见他说话,喜出望外,“哦,未时三刻,快到申时了。”

潘方立刻站了起来,连带坐在他腿上的少女差点一头栽到地上,而他依旧面无表情,说了一句:“我要去给亡妻烧香了。”

全然不顾当时坐陪的程国官员的面面相觑,径自甩袖走人。

江晚衣见他走,连忙也找了个借口跟着离开,这才得以回驿站。

姜沉鱼啊了一声,想起潘方的确是随船携带着秦娘的牌位,每日申时上香三柱,从无间断。依稀仿佛又回到曦禾呕血的那一日,那一日,宫中皇后落难,宫外秦娘屈死,而家里庚帖着火……

现在回想起来,所有不祥的事情,似乎都是由那天开始的……

江晚衣目光一转,将话题转到了她身上:“说起来,你竟没有跟着一同上车,真是令我意外。”

姜沉鱼闻言嫣然:“温柔乡、销魂窟,我去了岂非多有不便?”

“你若来了,那些姑娘们也许就不会那般嚣张了。”

姜沉鱼一笑,又复正色道:“其实我不上车,除却不方便外,还有两个原因。”

“哦?”

“程王顽疾缠身,正是夺权之机,三位皇子各不相让,明争暗斗。今日接驾,分明是涵祁先到,你们却和宜王上了颐非的马车,传入旁人耳中,岂非宣告宜国与我们璧国全都站在颐非那边么?局势未明,立场不宜早定,所以,我带着其他人跟涵祁走,如此一来,让别人琢磨不透我们究竟帮的是哪位皇子,此其一。”

江晚衣的目光闪烁了几下,表情变得凝重了。

“我虽是皇上的隐棋,但是,如果太过养晦韬光,就会缺乏地位,有些事情就会将我拒在门外,比如……”姜沉鱼说到这里,停了口,目光看向厅门。

江晚衣转身,见一随从手捧信笺匆匆而来,屈膝,呈上信笺道:“宫里来的帖子,说是程王晚上在秀明宫中设宴,请侯爷们过去。”

江晚衣连忙接过,打开来,但见上面的名单处,写了三个人:

潘方、江晚衣,以及——虞氏。

回头,看见姜沉鱼颇含深意的目光,顿时明了了她的意思。诚然,如果仅仅只是作为他的师妹,一名随行的药女,这样的身份还是不够资格与他同进皇宫列位席上的,必须要让别人知道,她不仅是东壁侯的师妹,而且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师妹。

而她先前带领其余使臣另择皇子,从某种角度上昭告了外人,表面上看璧国的使臣是以东壁侯和潘将军为首的,但事实上真正实权落在了虞氏身上。因此,程王送来的请柬里,才也有她的名字。

走一步而看三步,思一行而控全局。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智谋,全都藏在那样一双秋瞳之中,清凉,却不尖锐;柔婉,却又钢韧……

江晚衣心中轻轻一叹,分不出自己究竟是钦佩多一点,还是怜惜多一点,又或者,还有点莫名的悲哀,像看见一株倾国之花,被强行拔出,转栽到极不合宜的劣质土壤之上,但是偏偏,即使环境如此恶劣,依旧开放的那般明艳。

这时怀瑾捧着个盘子走了进来,躬身道:“小姐,你要的衣服。”

姜沉鱼点点头,将盘上的丝巾扯去,示意怀瑾将盘子递到他面前,说道:“距宫宴还有一个时辰,你快去更衣,一炷香时间后,我们在此集合,一起出发。”

江晚衣望着盘上的衣服怔了一下:“你……为我准备的衣服?”

怀瑾笑道:“我家小姐说,侯爷许是喜欢青色,所以穿的清一水的青衫,本是极雅的,但是今晚是宫宴,又是来给主人家拜寿的,穿的过素怕失礼,所以,就另外准备了身袍子给侯爷。侯爷看看,喜不喜欢?”

乌木托盘上,绛紫色长袍水般光滑,衣襟与袖口处都用极细致的银丝绣着云海翱翔仙鹤图,配上银丝编成的镂空盘龙腰带,再饰以朱红色的暖玉竹节佩。不必上身,江晚衣就已知道,这套衣衫非常适合自己。

姜沉鱼道:“阿虞僭越了。”

“哪里,是我思考欠妥,还要多谢你提醒我。”

“如此阿虞先行告退。”姜沉鱼说着,同怀瑾一起转身走出花厅,途径某房间,见一侍女在门外咬唇踌躇,满脸为难之色,便问道:“怎么了?”

该侍女回头看见她,如见救星:“阿虞姑娘你来的正好,将军不肯更衣……”

沉鱼看了眼她手里的衣衫,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道:“给我。”

侍女将衣衫交给她,怀瑾刚待开口,沉鱼嘘了一声,抬手敲了敲门,门内并无回应,她便开门走了进去。

夕阳半掩,布置精美的房间里,潘方盘膝而坐,凝望着墙上的一幅画,仿若老僧坐定。

而画像里,画的正是秦娘。

沉鱼抿了抿唇,走过去将衣服放到桌上,然后也望着那幅画,沉声道:“不像。”

潘方原本平静无波的脸,被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击出了涟漪,抬眼朝她望来。

沉鱼冲他一笑,“这幅画画的不怎么像呢。我记得秦先生的下巴要更尖一些,左眼下一分处,还有颗小痣。”

潘方目露惊讶之色。

沉鱼继续道:“那是我平生听过的最好的一出书,只是当时不知,竟成唯一。绝世风华,历历在目,余音绕梁,犹在耳旁。”

潘方的目光又复黯淡,被勾起了伤心事,越发显得沉郁。

沉鱼道:“这幅画……将军是找人画的么?”

潘方嗯了一声。

“粗墨浅笔,所绘出的不及真人之万一。将军如不嫌弃,阿虞愿画一幅秦先生的画像,虽不敢自夸吴带曹衣,但应该能比这幅像上几分。”

潘方眉毛微颤,竟激动而起道:“当真?”

姜沉鱼微笑:“阿虞怎敢欺瞒将军?只不过,现在要请将军帮个小忙,换上这套衣服,莫教旁人为难。”说着将衣服递到他面前。

潘方看了一眼那套衣服,又看了看她,二话不说接过衣服就进内室更衣。姜沉鱼呼出口气,转身走出去,怀瑾在外等候,见状问道:“如何?”

姜沉鱼对先前那侍女道:“将军更完衣后,你催他来前厅集合,别误了时辰。”

“是。”

她转身继续前行,怀瑾连忙跟住,边走边道:“小姐,咱们现在回房吗?”

“回房做什么?”

“诶?侯爷和将军都在更衣梳洗了,难道小姐不跟着打扮一下吗?”

“没那个必要。第一,因为我不是主角,也不敢成为今晚的主角;第二……”说到这里,她停步,回头朝怀瑾眨眼一笑,“脸上这么大一个疤,要再费心在衣服首饰上面,那可真是丑人多作怪了。”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映上她的脸庞,暗红色的疤印显得越发鲜明,与之前用兰芯草涂抹时有所不同的是,色斑深浅不一,而且隐透出些许青筋,显得更加自然。

“东壁侯给的药果然神奇啊……”姜沉鱼忍不住感慨。最神奇的是,那种药水一碰触到肌肤,就立刻生效,用水无法洗去,要等待三日药效过后,方才褪淡,且褪后皮肤比之前的还要光净白皙。以三日之丑,换长年之美,此药若流传出去,不知会被那些贵妇名媛们争成什么样子呢……

她想着想着,不知怎的一个想法就蹦了出来——诶?也许……这种药水曦禾也曾用过?

夜幕初临,华灯四起。

千余支火把,照映着宛大的露天广场,中间铺了块极大的地毯,毯上绣着金蛇图腾和祥云花纹,除了北首的主席之外,西东各放三张客席,坐在东上首的是江晚衣,其次潘方,下首姜沉鱼;而坐在西上首的则是宜王,其旁边两个位置都空着。

听闻燕国的使者还没有到,那么那两张空位,又是留给谁的?

再看主席上,也只坐了两个皇子,不但程王没有出现,太子也没出现。

姜沉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沉吟不语。

倒是颐非,依旧那么热络地招呼众人:“来来来,时辰不早,咱们也都饿了,就边吃边等,不必客气。这些都是小王精心为各位贵客挑选的菜肴,别的不说,光为抓这盅龙凤羹里的五色蛇王,就花费了好些功夫,快趁热尝,趁热尝……”说着,亲自盛在小碗中,命宫女送到各人面前。

姜沉鱼心想,这倒有趣,程国以蛇为尊,奉为国兽,却又嗜食蛇肉,如此又捧又吃,自相矛盾的事情,也就这个素以寡仪廉耻而闻名的国家做的出来。

正想到这里,只听宫人远远喊道:“罗贵妃驾到——颐殊公主驾到——”

姜沉鱼顿时精神一振,知道最重要的角色终于出场了,转头望去,只见长长的回廊那头,红灯如线,两个女子在宫人的拥簇下袅袅而来。走在前面的女子梳着高高的发髻,别着十对对插彩云簪,仪容端丽,显然就是那位所谓的罗贵妃了,听说乃是铭弓最宠爱的妃子。

然而,当她身后之人出现时,回廊、红灯,周遭的一切连同她,就全部仿若隐形。

姜沉鱼面色微变,吃惊的几乎站起来——

那人明明那么遥远,但是脸庞却无比鲜明,光洁素净得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尘埃都对她自惭形秽,即便依附也会立刻自动滑落;

那人明明平视着前方,面色平静,但是眉目间却涌动着无限思绪,似在说话,似在微笑,又似在殷殷叮咛;

那人穿一袭绯色宫衣,有着桃花的明丽却无桃花的世俗,举手投足间灵气逼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