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命理无玉,理念之理,非里面之里。”

“有什么区别么?”姜孝成挠了挠头。

女童走到美妇面前,牵其手道:“娘,夫子说了,若是常人没有玉,无甚大碍。但我不同,我这一生,与玉相联极重,轻则忧心缺眠,重则血光压顶。”

美妇急道:“那怎么办?周夫子可有说如何补救?”

女童点了点头:“嗯。他说找两个命里带土、名中有玉的辛子年生女子朝夕相伴,虽不能完全释祸,但亦可佑一世平安。”

“命里带土、名中有玉……”美妇将目光转向容婶,“咱们府中可有这样的丫鬟?”

容婶想了想,答道:“龚账房家的小女儿是。然后就是……”她朝我看来,“这丫头也是。”

姜孝成顿时警觉:“什么?不行!娘,这个丫头是我先看中的,不能给沉鱼!”

“你看中了?”美妇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是啊,娘。我房里少个伴读丫头,正好她又识字……”姜孝成的话还没说完,名叫画月的少女已哧鼻道:“就你那木疙瘩脑袋,十个伴读丫头都没用,有了也是浪费。”

“总之这个不行。”姜孝成懒得理她,直接转向女童,“沉鱼,你可不能跟我抢哦!”

女童静静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哥哥,缺玉的话,我会死的。”

姜孝成面色顿变。美妇人忙道:“沉鱼,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不和哥哥抢。”女童道,“容婶,府里没有别的符合条件的丫鬟了吗?”

“这个……一时半会还真没有。要不,我再去外头买?”

“买什么,这不有个现成的吗?”姜画月将我往女童面前一推,“就这样了。这个丫头,还有龚账房的女儿,全归沉鱼了!”

姜孝成还待说话,姜画月已狠狠瞪了他一眼:“是你吃喝玩乐重要还是妹妹的性命重要?”

姜孝成嘟哝着,果然不再要求。

美妇轻轻叹道:“如此就这样罢。”

事情转折的太快,以至于我一时之间无法相信自己又换了主子。女童朝我微微一笑,转身先走了。我被容婶带去领取日需物件,然后在一个小室内看见了另一个命里带土、名中有玉的辛子年生少女。最后我们两个被带往三小姐的住处。

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庭院。

雪白的梨花在雨景中仍不掩丽色,恬然绽放,素洁高华,而在一枝斜伸的白梨下,是糊着上等雪纺的绿棂窗,窗旁一女童静静的坐着,托腮凝视远方,灵秀难言。

正是右相府的三小姐——姜沉鱼。

容婶领我们进去,躬身道:“三小姐,人带来了。这个是龚玉,这个是柳璞。”

女童转身,回望着我们,最后把目光落到我身上,“柳璞,好名字。”

我连忙答谢:“谢谢小姐夸奖。”

“夫子说我命理少玉,故而需你们二人相陪,这事,容婶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吧。”见我们点头,她继续道,“夫子还说,虽求玉,但忌明。所以,我要为你们俩人改下名。唔……叫什么名字好呢……”她想了一会儿,起身,走到书案旁,提笔写下两个名字:“就叫这个吧。”

我伸头去一看,纸上写的是:“握瑜、怀瑾。”心中不由得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这位三小姐,看起来一幅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模样,不想,给人起名竟是如此倨傲豪放。握瑜、怀瑾,莫非她是想让蜀相孔明和都统周瑜都陪在她身边不成?

那边,名叫龚玉的少女好奇道:“握……瑜,怀……是念瑾字吧?这跟玉有什么关系?”

女童还未回答,容婶已笑道:“瑜、瑾二字,都是美玉的别称。还不快谢谢三小姐赐名?”

龚玉啊了一声:“那我叫哪个?”

女童问:“你喜欢哪个?”

龚玉想了想:“龚握瑜、龚怀瑾……唔,我喜欢握瑜。”

“那你就叫握瑜。”女童转向我,目光里笑意浅浅,“你就叫怀瑾,好不好?”

我哪敢说不好,连忙再次拜谢。就这样,从此右相府里,多了怀瑾握瑜一对丫鬟,作为右相家小女的侍女,相伴伊人左右。

说也奇怪,虽然此后有关于姜家大公子孝成的风流韵事接二连三的传入我耳中,什么他又看上了哪个名妓夜宿不归啦,什么他和某位寡妇有染啦,什么他当街调戏谁家的少女不成啦……但是,他却再没找过我的麻烦。即使在府中遇见,他也只是用色咪咪又充满遗憾的目光看看我,并无实举。

就此事,握瑜曾问过:“为什么大公子每次看见怀瑾姐姐,都一幅痛不欲生的表情?”

当时正巧二小姐画月在场,闻言扑哧一笑:“那是当然。他看中的肥肉,临到口却被人硬生生的抢了去,而且那肥肉还经常在眼前晃悠,看的着吃不着,他当然痛不欲生。”

我羞红了脸,嗔道:“二小姐居然把奴婢比肥肉……”

二小姐笑道:“你逃过他的魔爪,已经是万幸,就吃点亏做肥肉又怎么了?要知道,这府里头啊,也就沉鱼的东西他不会动,若你是娘或者我的丫鬟,估计他也是照吃不误的。”

我的心格了一下。二小姐说的是大实话。的确,姜孝成作为右相家唯一的儿子,自小无法无天极受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色荒淫,又嚣张跋扈。唯独对沉鱼这个妹妹,却是亲厚有加,所有坏毛病到了她面前通通消失。

二小姐戳着三小姐的额头打趣道:“你说,同样是妹妹,为什么那猪对我这么坏,对你却这么好?真让人看着嫉妒。”

三小姐慢吞吞地答道:“大概……是因为我从来不叫他猪吧?”

此言一出,当场就笑倒了一片。

待得二小姐走后,我为三小姐梳头时,她忽然抓住我的手,静静地看着我。我奇道:“三小姐,怎么了?”

“你跟了我,可后悔?”

“三小姐这是说哪的话,奴婢能跟着三小姐,是奴婢的福分,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何来后悔之说?”

“哥哥喜欢你,若当年你进了他屋,可能现在就是妾,也不用再端茶倒水当个下人……”

我不等她说完,忙道:“可我不愿去他屋!”

三小姐不说话了。

我咬着下唇,直视着她的眼睛,沉声道:“三小姐……当年不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从大公子手里,要了我么?”

三小姐的目光闪烁着,放开我的手,微微一笑:“原来你知道啊。”

“嗯。三小姐对奴婢的恩德,奴婢都记在心里的。”

“其实我挺对不起哥哥的。不过,如果你跟了他,可就真的毁了。比起顾全哥哥的好色之心,我想,让一个女孩子活的开心自由些,才是更重要的吧。”说到这里,她轻轻叹息。

我抿紧唇角,然后退后一步,屈膝跪下。

“你这是做什么?”

“四年前,奴婢遭遇大劫,父亲自尽,母亲和姐姐们自此分离,天各一方,今生还能不能再见都不可知。以为那已经是痛苦的极致了,也曾想过一死了之。若不是进了相府遇到小姐,真不知我此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而我现在,穿的暖,吃的饱,还能继续念书识字,小姐又待我,有如姐妹一般亲和……我想,天底下没有第二个做丫鬟的,能像我这样幸福了。所以,小姐的大恩,怀瑾此生永远铭记,没齿不忘!”

“快起来。”她伸手扶我。明明比我小,但那双手所带来的温暖和力度,却让我感到一种难言的力量,强大,却极尽温柔。

“怀瑾。我需要两名辛子年生的丫鬟,是杜撰,但命理少玉一说,却不是假的。”三小姐有着世上最美丽的一双眼睛:墨般的黑,月光的柔,以及……寒星般的寂寥。她说那句话时的表情我一直一直没有忘记,而她,就用那种令我永生难忘的表情看着我,一字一字道:“希望你和握瑜,真能佑我平安,全我所缺。”

三年后,小姐当年的批命应验了。

她一心仰慕的男子,几乎成了她夫君的男子,在一夕间,因着一道圣旨而变成了路人。

那男子温润如玉,世称淇奥。

命理少玉,原来指的……是他。

三年后的初夏,我随小姐同赴程国,在那,小姐再次遇到了淇奥侯。再然后,小姐随他同回璧国。

从卢湾到青海,三十六天。

小姐就用那三十六天时间尽可能的与淇奥侯相处。她每天巳时去拜见他,同薛家的小公子一起坐在书房里,下棋、弹琴、煮茶、磨墨、议事。如此一直到酉时,回房后也不休息,而是抱了大堆大堆的医术翻看,经常一看就看到深夜。

她从来都是个美人,可那段时间,她几乎是毫不遮掩、淋漓尽致的让她的美丽绽放出来,变得和海面上的阳光一样耀眼、夺目、浓墨重彩。

随行的人都很惊讶,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令这位原本低调内敛的东壁侯的师妹在一夕之间改变。尽管她的脸上仍有伤疤,尽管她依旧穿黑色的大披风,但是,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她的变化。

她更忧郁,也更明朗。

忧郁和明朗原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却在同时流露在了她身上。

当她对人微笑时,人们可以看见有花朵在她眼底绽放;而当她静默时,又仿佛流风回雪般悲伤。

大家全都为此咋舌,他们在私底下偷偷议论、猜测。但没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答案。也许只有我是知道答案的。

而正因为我知道答案,所以,每次看见那样的小姐时,总会很难过。

当船只抵达最终的渡口原州时,是一个早晨。小姐一夜未眠,快近寅时时她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去船头看日出。

我们走到甲板上,当时的海面一片漆黑,只有船头的灯光,散发出昏黄的光,淡淡的照着眼前的一切。

小姐就那样站在船头,吹着海风,一直一直不说话。

再然后,太阳就出来了。

一瞬间的点亮整个世界。

在那光影交错的瞬间里,我仿佛看见小姐在哭,但再定睛看时,她的脸上却没有眼泪。她只是凝望着火烧般的海面,静静的看着,深深的看着,像是要就那样看到天荒地老一般。

“小姐,回屋吧?”

“曾经不明白,夫子为什么说我命理少玉,会成大伤。我以为八字之说,只与五行有关。玉这种非金非石的东西,少不少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想到……没想到啊……”她的声音恍惚如梦呓。

“小姐……”

“怀瑾,我明明已经有了你和握瑜,为什么还是与玉无缘呢?”

“小姐……”

“明明不是很信命的。但是,恐怕,我真的是被诅咒了也说不定。”

“小姐……”除了这个称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姐转过身来,正视着我,忽然笑了一笑,就像七年前,我初入相府那天,她从雨中抬起头来对我笑一般。往事的画面与此刻的景象重叠,我的眼睛忽然就湿润了。

小姐伸出手来,轻轻握住了我的,笑着说:“不管怎样,我有了这三十六天。我要……感谢这三十六天。这三十六天里,我很快乐。真的,真的很快乐。”

“小姐……”

“怀瑾,你看,阳光真美。”小姐注视着绚烂的大海,如此道。

海风吹起她黑色的斗篷和长发,飒飒作响,她的肌肤,透明的宛如白玉。

我永远没有忘记这一幕。

因为,那是小姐在海上的最后一个早晨。

也是她得与淇奥侯同处的最后一个早晨。

那一天后,小姐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她命理中的玉缘。

易醒晨昏易醉人。

幻觉今生误今生。

第四部 璧碎



求求你……不要死……

求求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