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宾的队伍前往驿所。

大雨滂沱,城中道路坑坑洼洼,极不好走,车轮不时陷入泥中,几番周折,等到驿所时,众人脚上全都沾满了泥浆。

怀瑾忍不住低叹道:“看来玉公这几年过的果然落魄啊……”

姜沉鱼挑了挑眉:“此话怎讲?”

“你看城中建筑,大多都是十余年的老建筑,陈旧不堪。道路又如此泥泞难走,可见在城建方面,不是不做,而是无钱可做。”

“你焉知那钱不是被他贪污了的?据我所知,国库每年可都有给各城拨银助建。”

怀瑾摇头道:“不会!玉公绝不会!一个宁可得罪左相也不抛弃盲妻的正直之人,是不会做贪污那种龌龊之事的!”

姜沉鱼见她难得一见的严肃,便笑了笑,不再继续往下说,随着人群走进驿所。说是驿所,其实不过是一排瓦房,比较老旧,幸好打扫的很是干净,庭院中还栽种了许多植物,郁郁葱葱,沐雨而开,为住所增色不少。

姜沉鱼经过其中一排植物前时,轻轻咦了一声。

江晚衣回头,“怎么了?”

“菊花莲瓣。”

此言一出,不止江晚衣,前方的姬婴和薛采等人也纷纷转过头来。

所谓的菊花莲瓣,其实属于兰花的一种,因花瓣形似菊花,又最早栽植在剑湖兰苑而得名,乃兰中瑰宝。而此刻庭院中的这株,颜色更是纯正,花瓣起蝶,联开多达20瓣以上,更是极为罕见、稀中之稀!

江晚衣忍不住蹲下身轻抚了一下花叶,眼中满是惊叹:“此花从来都是冬末春初开花,而现在已是夏季,竟然还可以得见……”

“不止如此,”姜沉鱼伸手一指,“看,那边还有睡火莲。”

不远处的池塘里,几朵紫莲嫣然盛开,花蕊是明艳的鹅黄色,越到边缘,颜色越深,最后过渡成紫。一眼望去,只觉颜色斑斓,好不美艳。

菊花莲瓣、睡火莲,平日能得见其一已是造化,此刻竟在同个地方看见,而且还生长在这么不起眼的瓦房前。恐怕那些从围墙外走过的行人们,做梦也没想到,一墙之隔,便已是终身之憾。

姜沉鱼忍不住问道:“此处园丁是谁?”

卫玉衡回身,淡淡道:“此间花草,全是内子亲手栽种。”

四周起了一片惊叹声——众所周知,他的妻子是个盲女,而一个瞎子竟能种出无数巧匠愁破了头都种不好的稀世之花,怎不令人震撼?

“那么夫人现在何处?可否许我拜见?”姜沉鱼解释道,“是这样的,家母寿辰即至,又极爱兰花,若能求得栽植之法……”

卫玉衡的眉心微蹙了一下,低声道:“病卧榻中,不便见客。”

“这样啊……”姜沉鱼难掩失望之色,只得后退几步,隐没在人群中。

姬婴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转身继续前行,于是一干人等跟着他缓步进屋。

屋内的宴席已经摆好,众人依次入座,依照惯例,姜沉鱼还是坐在江晚衣旁,江晚衣见她低头敛目,有些闷闷不乐,便凑过身小声道:“我等会寻个机会替卫夫人看病,带你同行。”

姜沉鱼闻言抬头一笑。

那边,卫玉衡斟满了酒,敬向姬婴道:“侯爷远途归来,玉衡谨代表边境山城,敬侯爷一杯。”

“玉公请。”姬婴回礼,将酒饮下,眉心几不可察的动了一动,但转瞬消逝,面色如常的笑道,“一别经年,翰瑜院中,玉公当年亲手种下的那棵海棠树,也已长的有两丈余高了。”

卫玉衡原本正经有余轻松不足的脸,因这句话而起了些许笑容,感慨道:“当初买来的是株病苗,所有人都说长不大。”

“我还记得言翁为了那棵树与你打赌……”

“哈哈!言睿号称当世第一智者,博闻强记,见识不凡,他认定的事物,本不会出错。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

“他万万没有想到,不但有一个嗜花如命的武状元,而且,这位武状元还有一位精于花艺的妻子。在你们两人的精心照料之下,那棵海棠树愣是活了过来。”

“是啊……”卫玉衡说着,将目光微微放远,他本就生的俊美不凡,此刻舒开了眉毛,放柔了眼神,扬起了笑意,便显得更加风度翩翩,“翁老打赌输了,在我家中足足待了半年,将他生平所著全都刻在了竹简之上。离京时,别的都可以丢下,唯独那些书,怎么也不舍得丢,只好雇辆牛车慢慢驮,为此还延误了十日才到回城……内子至今还留着那些书简,日日翻读。”

姬婴挑眉道:“若是我,延误上十个月也是要带上的,翁老亲自刻的书简,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这么一部了……而他自两年前封笔远游后,就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再有新作问世,真是令无数人翘首以盼、扼腕叹息。”

“封笔?”卫玉衡吃了一惊。

“嗯。”

“为何?”

姬婴沉默了一下,才垂睫答道:“据说与其弟子叶染有关,但个中真由,无可得知。”

听到叶染的名字,姜沉鱼微微错愕了一下。叶染是曦禾夫人的父亲,虽是言睿的徒弟,却是最不成器的一个,终日酩酊大醉,昏昏度日。言睿对这个徒弟,想必也是嫌弃之极的,没想到末了,竟是因为他而封笔的?真是意外啊……

卫玉衡却并不怎么惊奇,只是呢喃了句:“叶染啊……他还好么?”

“叶公……”姬婴的声音转为低沉,“已于去年仙逝了。”

卫玉衡的眼神一下子迷离了起来,默默地出了好一会儿神才道:“也好。”

姜沉鱼心里好奇之极,只盼他二人再多谈一些,谁料卫玉衡却没再往下细说,只是招了招手吩咐下人们上菜。

菜肴端上来,很简单的两素两荤,众使臣一路上见惯了酒池肉林的宴请接待,此刻见一共才四道主菜,不禁都有些愕然——回城真的寒酸至此了么?

卫玉衡却丝毫没有羞愧之色,很镇定地说道:“这些都是内子精心挑选的,侯爷尝尝看,可还合口?”

“好。”姬婴提筷。众人见他开动,便也纷纷动筷,结果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看似普普通通的菜肴,入口竟是齿颊生香,美味无比。

卫玉衡介绍道:“这道水煮烟笋,乃是用本城最出名的早春山的璧笋所做。工艺不难,就是需要每年开春便上山摘笋,压干后用烟火熏制窖藏,留到夏季取出,重新烹饪才能保持原味不损、生脆鲜香。”

姬婴赞道:“好吃。”

“第二道鱼香茄龙,就比较麻烦了,首先将茄子洗净去皮,打上兰花刀后在中间串一竹签,然后浸入特别调制的鲜水中,一刻后取出沥干,裹上脆皮粉糊,下入油锅,炸到定型后捞出,待油八成熟时,再下一次小炸,待得外脆内嫩,抽去竹签。最后还要调制鱼香酱汁,掺入腰果末浇上。这才算真正完成。”

姬婴笑道:“看来玉公不止嗜花,对食之一道也研究颇深啊。”

“另外两道清蒸鱼、鸳鸯锦菜羹,我就不多细说了,免得有搬弄之嫌。”卫玉衡这番解释完毕,众人顿时刮目相看,原本觉得寒碜简陋的菜肴,立刻变得稀罕起来。大鱼大肉天天都有,但这等极品佳肴,就跟屋外的奇花一样,不可多得。一时间,赞叹声此起彼落,吃的津津有味。

姜沉鱼心中却是无比明白:这位玉公,分明是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他这么做无非两种理由,要不就是刻意投姬婴所好,巴结上司;要不,就是真的山穷水尽,手无闲财,只能在味道上狠下功夫。再加上众人在船上颠簸困顿了一个月,一直吃不到新鲜的蔬菜水果,此刻甫一下船,就能尝到如此味淡鲜美的食物,自然觉得更加好吃了。

照她看来,第二种的可能性要更高于第一种。

一念至此,不禁有些唏嘘——若当年他不拒婚,现在,恐怕成就会更甚于潘方罢?但再看一眼屋外的花卉,和案上的菜肴,又觉得,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那位杜鹃夫人,实在是太有过人之处了……

接风宴在一片其乐融融的祥和氛围中结束,卫府的下人们正要引众人去客房休息时,江晚衣轻拈了下姜沉鱼的袖摆,对卫玉衡道:“在下浅悉医术,如不嫌弃,可否为尊夫人看看?”

卫玉衡怔了一下,才道:“侯爷的医术冠绝天下,玉衡亦有耳闻,只不过……内子虽顽疾已久,但并无大碍,不敢劳烦侯爷金体……”

姜沉鱼心中讶异:要知道江晚衣今非昔比,身份尊贵,虽然他自己并不想摆架子,但想要被他亲自诊治,须得是王侯将相之流。区区一边塞小城的城主夫人,若非机缘巧合,是怎么也不可能请得到这样的神医的,没想到素来爱妻的卫玉衡,竟然想也没想就把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给回绝了。

而江晚衣,显然比她更吃惊,不解道:“不麻烦,于我只是顺手之劳而已……”

“还是谢过侯爷美意了,真的不用了……”正在推谢之际,一约莫五十出头的灰衣老妪快步行来,边走边道:“那边的可是东壁侯江大人 ?”

卫玉衡看见老妪,面色微变,“梅姨,你怎么来了?”

叫做梅姨的老妪匆匆走到江晚衣面前,福了一福道:“我家夫人,有请江大人。”

江晚衣扬起眉毛:“你家夫人 ?”

卫玉衡苦笑道:“正是内子。”

“江大人,这边请——”梅姨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江晚衣看向卫玉衡,卫玉衡露出无奈之色,后退了一小步,于是江晚衣便给姜沉鱼使了个眼色,背起药箱起身。

姜沉鱼跟在他身后,走出大厅,心中疑惑不已。卫玉衡几次推脱,显见是不想让江晚衣为夫人看病,没想到杜鹃自己反而遣了仆人来请。

有趣。

看来,今夜留宿回城,还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第二十一章 夜棋

一路西行,穿过一排围墙后,原本石子铺就的小径就改为由木板铺制,两旁各有扶栏,板下空心,走上去吱吱有声。

而每隔一定距离,栏板的衔接处就会镶嵌着一盏明灯,与寻常的灯不同,下是烛火,上是精油,那油也不知是什么调制而成,一经薰点,便散发出淡淡幽香。

此刻夜雨稀疏,熏香沁脾,景致越发怡人,屋舍未见精美,但一木一花,一帘一椅,皆于细节处见心思。

木廊尽头,是两间小屋。

姜沉鱼远远就听到一种很有规律的唧唧声,待得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子在织布。

房门大开,那女子背对来客,坐在机杼前,浅青色的粗布衣衫,墨青色的长发,细细软软的披在衣上,像水流,像光束,分明是静止的场景,却流泻出一种微妙的动感。

光这么一个背影,姜沉鱼便肯定——毋庸置疑了,此人必是杜鹃。

在街谈巷议的那些传说里,杜鹃从来都不美貌。她不是一位美人。但这样一个出身贫寒而且还瞎了双目的女子,却能令卫玉衡那样的男人为了她而舍弃公主、舍弃前程,必定有其特殊的地方。

而这特殊,大概便是源自她如此安静却又灵动的存在吧。

明明双手和双脚都在做着机械行的织布动作,但看上去依旧好沉静;明明显得很沉静,但又让人感觉她身体的每处地方都在说话,都在表达。

如此矛盾,却又如此和谐,浑若天成般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姜沉鱼忍不住想,从小到大,见过的女子众多,有美貌如曦禾者,有贤慧如薛茗者,有高雅如姬忽者,有妩媚如姐姐者,更有妖娆如颐殊者……然而,像杜鹃这样的,却还真是头回遇见。

正想着,机杼声停了下来,那女子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