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6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一待,就是四年春秋。”

四年。

要怎样的决心才能令一个明明身体无比荏弱不能在阴湿之地久住的人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回城住了整整四年?

又要怎样的野心才能令她忍住所有的委屈怨恨不言不说养晦韬光?

明明是同样的血缘,甚至同样聪慧的头脑,但仅仅因为她失明,模样不够美,就失去了幸福的资格……

扪心自问,若换作了自己,会怎么样?

姜沉鱼不敢说自己就不会怨恨,更不敢说自己就不会报仇。因此,面对眼前看似淡然但每一句每一字都咄咄逼人的杜鹃,她,只能哭泣。

悲其之悲。痛己之痛。

——家丑如斯。

进了宫的姜画月,进了宫的自己,和没有进宫的杜鹃。其实,都一样。

“我真想看看你……”杜鹃轻轻的说,“有关于你的事情我听了五年,知道的越多,就越好奇。而今终于被我等到了这个见你的机会,却也是……害你的机会。”

姜沉鱼突然萌升一线希望,想也没想就绕开桌子扑过去,一下子跪在了杜鹃脚边,握住她的手哀求道:“放过公子,好不好?”

杜鹃的睫毛颤了一颤。

“姐姐,姐姐,求求你!放了公子吧,我求求你……”她开始磕头。

杜鹃没有阻止,只是低叹道:“为什么聪明如你,却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呢?”

“我不是问,我是求!姐姐……”姜沉鱼用力抓住她的双手,握的很紧很紧,像是把一生的力量都用在了上面一般,“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你其实可以办到的。姐姐,姐姐……”

杜鹃淡淡道:“如果你以为我是为了和丞相作对,所以要杀害姬婴,然后栽赃给父亲大人暗中扶植的颐非,破坏他的计划,那就错了。”

姜沉鱼一僵。

“你还不明白吗?”杜鹃轻轻反握住她的手,动作里带了很多怜惜,“要杀姬婴的,是皇上啊……”

姜沉鱼的眼睛顿时睁至最大。

“而父亲,不过是那只推波助澜的幕后之手罢了……”

最后一个了字悠悠收尾,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雨,哗哗哗哗,遥远的东院火光,映红了天。

有时候,之所以不能一下子想起来的事。

一定是因为人们并不是真的愿意想起。

第二十三章

宫灯如昼。

“皇上驾——”一个到字没出口,喊话的太监就已被明黄色的靴子踢倒在地,少年天子快步而入,身后,一列侍卫战战兢兢的跟着,到门口就停下了。只有大太监罗横挪着肥胖的身体紧跟其后,进了御书房的侧厅,还没把门关上,就听主子冷笑一声,阴森森道:“你们有出息了,长胆子了,啊?做的好啊!”

百言堂内,烛火摇曳,桌旁八人,各有各的表情。

昭尹将手中的密报往桌上用力一掷,小册划出长长的弧度,四下飞散。

天子之威,顿时震慑全场。一时间,房间里静的只有呼吸声此起彼伏。

半响后,坐在座尾的紫衣人缓缓起身,默默地将纸页一张张的捡起,叠好,恭恭敬敬地放回到桌上。

昭尹一拂袖子,密报再次落地。

紫衣人没吭声,再次弯腰把书册捡起,放回原位。

昭尹二度挥袖,密报撞到紫衣人的额头,紫衣人就保持着半弯腰的姿势,任由纸张从他脸上划落,一张张地掉到地上。

“捡啊。”昭尹唇角咧开一丝笑,但眼神却越发冰冷,“给朕接着捡!”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冷如冰窖,其余七人无不低垂着脑袋,紧张万分。

紫衣人跪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匍匐在地,模样极尽温顺。然而昭尹看了,却更加来气,冷笑道:“怎么不说话?成哑巴了?朕养你们这么多年,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朕的?啊?竟敢不顾朕的旨意擅自行动了?你们在逼朕吗?你们竟然敢逼朕?”说到气恼处,狠狠一脚踢在紫衣人腰上,紫衣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额头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一旁的罗横忍不住出声劝道:“皇上,现在动怒已经无济于事,还是赶快想想该怎么补救吧……”

昭尹阴森森道:“补救?没错,是该好好补救。我不管你们八人用什么办法,立刻停止暗杀计划,如果姬婴少一根寒毛,你们八人,就通通给他陪葬!”

这下不止紫衣人,其他七人对视一番,也齐齐掀袍跪下了。

昭尹剑眉一样,厉声道:“怎么着?这是要给朕示威吗?”

跪在最前面的绿衫少年抬起头,表情凝重,缓缓道:“皇上息怒,请听臣等解释。”

“好啊,你解释,朕倒要听听,是怎样了不得的理由,竟让你们做出这等胆大包天、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昭尹一撩衣袍,重新坐下了。

众人见事态有所缓和,这才松一口气,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绿衫少年,绿衫少年吸了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本册子,递交给罗横,罗横伸手接了,转呈给昭尹。昭尹本是漫不经心的翻开,却在看见里面的内容后霍然变色。

绿衫少年这才慢慢地解释道:“这是嘉平二十七年与今年的国库收支对比。先帝在位期间,平定江里、晏山,改土归流,使吾国人口突破了七千万,当时国库存银两亿一千万两。再看现今,人口并无增减,战事并无衍生,但国库如今,仅剩八百万。钱,哪里去了?”

短短几句话,在密室内久久回响。

昭尹的表情阴晴不定。

绿衫少年又从袖子里取出另一本册子,平举过头。

昭尹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朕不看。有什么就说出来吧。”

绿衫少年将小册打开,念道:“图璧一年,九卿罢免七卿,新臣皆薛、姬二族所出;图璧二年,都尉将军更替,晋级者三十七人,全是淇奥侯门生;图璧三年,姬氏奉旨修建河防,所费者巨;图璧四年,伐薛之役,姬族更是一手包办……国库的钱两,就在这样那样的支出里‘不经意’的空了。”

紫衣人以头磕地,泪流满面道:“皇上!薛氏弄权叛变,但抄其家产,所获不过300万两;而姬氏看似低调,其实才真正的索贿贪赃、乱政祸国!其掌权不过四年,便已如此,若年经久,如何了得?此毒虫不除,图璧血骨将被啃无完肤!”

昭尹眯起了细长的凤眼,冷冷道:“你们是说姬婴贪污吗?”

紫衣人道:“姬婴不贪,不代表姬家不贪;姬家巨贪,已成大患。可只要姬婴在,姬家就绝无动摇的可能,所以,要除姬家,就必须先除姬婴啊!”

蓝袍人忽然插话道:“姬婴自己也未必很清白吧?看他吃穿用度,可都是一等一的呢。据说他做一件袍子,就得耗费七十二位织女用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在袖角和领口等处绣花,看似不显山露水,其实乾坤无尽。而他吃一道菜,就算是最普通的素炒什锦,也要用到名贵药材数十种……”

“够了。”昭尹沉脸。

蓝袍人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

绿衫少年道:“说那些没什么用。当务之急是——怎么充实国库?夏季逼近,若此刻山洪暴发,八百万两何以支撑?今年普遍干旱,待到秋收,若收成不好,国库如何赈济?当一个家族的存在已经严重危害到经济民生,那么为什么不能铲除之?国家重要,还是心爱的臣子重要?皇上,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请您,三思!”说罢,俯首于地,极其沉重的磕了三个头。

其余七人齐声道:“皇上请三思!”

面对跪了一地的谋士,昭尹的目光寂寥了。他坐在群臣之间,却像是沉浸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不笑,不言,不动。

※※※

因为我是姜家的女儿……

一旦两家起冲突时,我怕,我会牺牲公子选娘家……

一语成谶。

很久很久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姜沉鱼觉得她都沉浸在某段由自己一手编织出来的虚幻梦境之中。在那梦境里,她带着卑微的奢望期盼着最后一丝希望——

希望能和姬婴成为朋友。

哪怕不是情侣,哪怕与爱无关,但,是战友,是伙伴,是很亲密的人。

因此她争,她求,她不认命。

她姜沉鱼从来就没有甘心过。求当谋士也好,出使程国也罢,看似惊险却精彩纷呈表象之下,不过是她向命运发起的一场反抗。

而今,杜鹃的两句话,宣告了她的这场反抗,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一个笑话。

父亲……

父亲……

你究竟在想什么?

或者说,你在筹谋什么?你的计划从那么多年前便已开始了吗?而今,是你一鸣惊人的时候了吗?

暗中帮助颐非逃离程国,是你暗杀姬婴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吗?

父亲……要……杀……姬婴……

这六个字,痛彻心扉。

姜沉鱼望着一步之遥的杜鹃,想着这个女子真正的身份,想着她所遭遇的一切,再想到宫里的画月,再想到此刻的自己,眼泪慢慢停歇,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大笑。

苦笑。轻笑。冷笑。嘲笑。狂笑。

她闭上眼睛,笑得癫狂。尖叫声冲破胸膛,汹涌绽放。

姜沉鱼从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喊的这么高,但无论怎样用力,都好像还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杜鹃被她的叫声惊到,瑟缩了一下,最后皱眉:“沉鱼?”

姜沉鱼只是尖叫,像是要把毕生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叫的毫无顾忌,叫的歇斯底里。

杜鹃镇定下来,淡淡道:“叫吧。你就尽情的叫吧。当年我也很想叫,不过上天连叫委屈的机会都没有给我。就这一点来说,你已经比我幸运很多了。姜沉鱼,不管承不承认,你都是姜家最幸运的孩子。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姜画月不能受孕?”

听她突然提及画月,姜沉鱼颤了一下,哀嚎声瞬间低了下来,残留在喉咙里的,是动物受伤般的呜咽声。

“因为姜家只需要一个皇后,而姜仲……选择了你。”

姜沉鱼的头一下子抬了起来,嘶声道:“你说什么?”

杜鹃唇角的笑容变得有些恶意:“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沉鱼,早在一开始,姜家就选择了你——他们最喜欢也最出色的孩子,去延续皇族的血脉,去成为他们最强大的臂膀,去左右璧国。所以,你注定要入宫,画月,只是一块问路的投石。”

姜沉鱼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真相来势汹汹,甚至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原以为已是天崩地裂,不曾想竟然还能更痛、更伤,更绝望。

“你和姜画月的感情很好吧?你特别受赏可以自由入宫探望她吧?你每次去宫里看姐姐,家人是不是都很支持呢?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民间会盛传‘姜家小女美若天仙、倾国倾城’的流言?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与淇奥侯的庚帖会无缘无故的着了火?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皇上会突然要你入宫?而且还让你一进宫就成为群妃之首?”

姜沉鱼逼紧声音道:“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

杜鹃扬了扬眉,表情却更显嘲弄:“你知道一个传统的皇后要具备什么条件吗?她必须系出名门,仪容端庄,气度高华,落落大方。所以你就照着一切皇后所应具有的品质栽培长大,你想一想,从小大家是不是对你要求最严?夫子对你是不是教导的最是用心?”

被她一说,姜沉鱼想起来,小时候确实如此。平日里的作业,哥哥总是不做,夫子也不责罚,姐姐做的不好,夫子也不挑剔。只有她,若有疏漏,就会被很耐心的指导和很严苛的更正。那时只以为是夫子对自己的上心,几曾想内里竟有如此文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