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祸国-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姜沉鱼骇然:“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杜鹃接话道,“我等了整整五年,终于等到了为阿爹阿娘报仇的机会!”

姜沉鱼的睫毛不停颤抖,她想到了真相。

杜鹃冷笑道:“姜仲以为这是掰倒姬家最好的机会,但是他自己又不能亲自出面,于是就把这个重担交给了他最信任也最有血缘之亲的大女儿——我。而我,在他的指派下调兵遣将,设下埋伏,购得天火,找好垫背的倒霉鬼,坐等渔翁之利。他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呵呵。”

潘方道:“夫人深明大义,跟城主商量过后,决定倒戈,改为帮助侯爷。所以,就上演了一出雨夜失火的戏码,这会儿,估计侯爷已经到安全的地方了。”

杜鹃撇了撇唇:“什么深明大义,我就是为了报仇!我要姜仲完蛋,这就是目的!”

姜沉鱼听了这话,心中五味交集。不,她想,我不难过,我听了这些,一点都不难过,因为,我已经麻木了,彻彻底底的麻木了……

潘方继续道:“而此事机密,为了慎重起见,城主就告诉了我,连薛采都瞒着。”

薛采傲然道:“哼,不说就不说。以为我稀罕么?估计姬婴本想带我一起火中逃逸,没想到却被我先发现了花香中的玄机,于是他立刻改变计划,借送信之名将我支开,还装模作样的画了张白纸让我送给卫玉衡。”

潘方难得一见的露出了些许笑容:“侯爷是为了你的安全。”

“他是在考我而已。”薛采啐了一口,“以为一张白纸我就会束手无策么?他让我找卫玉衡,我偏不找,更何况那时候卫玉衡都冲火海里去了。我就去找潘将军,心想着如果是卫玉衡搞鬼,就先抓她的老婆再说,没想到,反倒在潘将军那里得知了真相。”

“如今,姜仲的暗探应该已经接到了计划顺利的假消息,想必就会有所松怠。趁此机会公子秘密回京面圣,将他的罪行一一道出,姜仲,便无可逃脱。”大概是因为怕刺激到沉鱼,潘方在说这些话时,一直不看她的脸,“勾结他国,暗杀国之重臣,这两项加起来,是死罪。”

杜鹃道:“而我之所以留你在此,除了怕你一时冲动想办法去救姬婴,反而坏了我们的计划以外,最大的原因就是让姜仲放心,他最重要的棋子安然无事。”

姜沉鱼淡淡道:“恐怕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为自己留退路吧?”她在杜鹃手上,就算父亲识破了他们的计划,也会投鼠忌器,有所顾虑。

果然,杜鹃闻言嫣然一笑:“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那么……”姜沉鱼忽然也笑了笑,笑容里却有难言的酸楚,“你们打算如何处决我?”

杜鹃等人闻言一僵。

“姐姐你总不会认为,父亲若是倒台了,我们姜家的其他人还能活吧?”

“我要针对的只有姜仲,我已向淇奥侯求得了一个承诺,姜仲之死,不会牵连旁人。”杜鹃缓缓道,“就算你不相信我,也总该相信你的……公子吧?”

姜沉鱼幽幽一笑:她的……公子。

呵呵。

这场大梦做到现在,也不得不醒了……

公子从来就不是属于她的,不但不是她的,而且,还注定了是她的仇敌。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形式,和什么结局。

想当初只盼望与君比肩,而今人间梦碎,却原来,连陌路都不能够。

再见。

公子,再见。

这一刻,我姜沉鱼,与你诀别。

终究此生,无颜见,揪心见,不忍见。

——再不相见。

窗外的雨依旧哗啦啦的下着,给人一种错觉,似乎这个夜晚,将要无穷无尽地延绵下去,光明不会到来,暴雨不会停歇,而所有快乐的、美好的、温暖的事物,就此终结。

正当今夕断肠处。

一寸相思一寸灰。

接下去薛采和杜鹃还说了些什么,但姜沉鱼一个字都听不见。眼泪早已在刚才听闻杜鹃的身世时流干了,而此刻,纵然更是伤心,但反而一点都哭不出来。

只有麻木,深深深深的一种麻木,像丝棉一样包裹着她的身体和她的心脏,她想,这样挺好,因为裹住了,就再也不会受伤了,哪怕里面腐烂殆尽,血流成脓。

这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跟着,房门被重重的拍响:“夫人!不好啦!夫人!”

杜鹃扬声道:“什么事?”

那人在门外答:“夫人,大火已经扑灭了!但是!但是……不但淇奥侯,连城主也不见了!”

杜鹃大惊,“什么?”

潘方立刻解开了她的穴道,再扶着她走过去打开门,门外,是一名卫府的下人。

杜鹃深吸口气,沉声道:“喘口气,给我好好说。”

“是是!”那人扑地跪倒,哆嗦道,“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看那火起的蹊跷,怎么扑也扑不了,最后还是一个厨娘想了个法子,用湿面粉倒过去,最后总算把火给扑了。但是,里面找了半天,都没有看见淇奥侯和城主……”

杜鹃沉吟了一下,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是!”那人报完了讯,匆匆离去。

潘方道:“怎么回事?”

“扑火的时间比预想的早了,应该是玉衡送侯爷走还没来得及回来。”杜鹃皱眉道,“百密一疏,本以为这火怎么也要到卯时才能停歇的。”

薛采忽然扑哧一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贵府的厨娘很厉害啊。不过可苦了城主大人了,若是他送完公子回来,还不知道外面的火已经没了,从秘道里打开暗门一跃而出……啧啧……”薛采没有继续往下说。杜鹃已跺足道:“亡羊补牢,我们现在就去疏散那边的人,断断不能让人发现秘道!”

事不宜迟,连忙动身。

薛采看了一动不动跟个木偶没什么区别的姜沉鱼一眼,忽然道:“喂,你还能走吗?”

潘方道:“我扶着她。”话音刚落,姜沉鱼忽然动了。

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擦的干干净净,然后,推开潘方的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深吸口气,稳住身子,将脊背挺直,跨出了门槛。

虽然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却用行动给予了肯定答案。可是,薛采看向她的眼神,却一下子深邃了起来,似是怜悯,似是探究,又似是若有若无的悲哀……

走过长长的木廊,穿过拱门,风中枯焦的气味越发浓郁。

姜沉鱼看到一片黑黑白白的空地,黑的是焦木,白的是面粉,基本上已经烧的没什么东西了,仅剩的断壁残垣也稀稀拉拉的,高不过人腰,因此一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的确是没有人。

倒是周遭围了大片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好不热闹。见到杜鹃到了,霎时静默了下来——光一个细节,便可看出这位夫人在府中的地位。

杜鹃还没开口,薛采突然快步冲入废墟之中,四下奔走了一番,最后回到杜鹃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袖急声道:“怎、怎么连尸骨都无存了呢?主人呢?主人呢?”

杜鹃怔了一下,忽然察觉到薛采的手探入她袖中,在她手心上写了个“哭”字。她立刻反应过来,嘴唇颤动,失声痛哭。

她一哭,底下的人更是慌乱,纷纷劝慰。

薛采又写了一个“晕”字。

杜鹃顿时喘不上气,直直向后倒下,毫无意外的,被一旁的潘方接住。

“夫人!夫人 ?夫人你怎么了?夫人……”众人乱成一片。

薛采高声叱喝道:“你们还等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大夫?”立刻有一部分人转身奔离,薛采对剩余的人道:“你们,去厨房煮姜汤,这里的人都淋了大半夜的雨了,可别全病了。你们,去传命封锁城门,这场大火来的蹊跷,现在又莫名的丢了人,未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前,不许放任何一人出城!还有你们,都别在这杵着,该干嘛干嘛去,等大夫一到,速度请去为夫人看病……”他虽然是个外人,又年龄幼小,但在璧国却是街头巷尾耳熟能详的大人物。此番他踏足回城,众人终于看到了真人,自然也是对他议论了许久,全部认得他。因此此刻他反客为主施号发令,众人也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纷纷照办去了,不一会儿,就散的干干净净。

薛采最后命令剩余的人将东院封锁,不得放人入内后,便领着一干人等将装晕的杜鹃又抬回了西院。

而潘方则趁着众人慌乱的抬着杜鹃回屋时,身影一晃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沉鱼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无比清楚:薛采是利用杜鹃晕阙的机会,将所有的闲杂人等全部调离,又让潘方留在暗处等卫玉衡回来,这样一来,就算父亲起疑,想派暗卫过去查些什么,也不能够了。

好计啊……

姜沉鱼定定地看着薛采的背影,他的衣服和头发都被雨打湿了,粘在消瘦的身躯上,明明只是个八岁都不到的孩子,却有如此之智,真不知道,是不是天要亡姜家,遇到一个姬婴不够,还要再遇到一个薛采。

父亲啊,绕是你机关算尽,但生不逢时就是生不逢时,燕有彰华,宜有赫奕,而璧,有薛采,就注定了,不会是你的天下啊……

当年一念之差,留他去牵制姬婴,到头来,却成了姬婴最强劲的臂膀。

天意。天意!天意啊……

但天意有时候也并不是完全偏帮一边的。

一个时辰后所发生的事情,就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当第六名大夫因为对城主夫人的所谓病症无法下药而被请出房间后,一直默立窗边沉吟不语的薛采终于忍耐不住,回身问杜鹃:“为什么卫玉衡还没有回来?”

杜鹃也是一脸焦虑:“不知道……我跟他说好,送侯爷到出口,他就立刻返回。算算时间,半个时辰前他就应该回来了。会不会是什么事耽搁了?”

“这种时候有所耽搁,即意味着计划失败。”薛采咬了咬嘴唇道,“除了你和卫玉衡,还有谁知道秘道之事?是有人泄露了……”

未等他说完,杜鹃便摇了摇头:“不可能。”

“你肯定?”

“我肯定。”杜鹃的口吻很坚决,“挖秘道的一共四人,他们彼此之间都不认识,每人只负责其中一段,四处交集在一起,才能通往出口。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我已将四人全都灭口。”

薛采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说不清是钦佩还是感慨,最后道:“你把秘道告诉我,我和潘将军去探一下。”

杜鹃犹豫了一下。薛采冷笑:“怎么?你信不过我?”

杜鹃叹道:“这种关头还谈什么信与不信?侯爷若是出了差池,我们全都得死。你附耳过来。”

薛采凑上前,杜鹃在他耳旁如此这番,他点点头,转身跳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窗外。

杜鹃竖起耳朵聆听了一番,感慨道:“此子天纵奇才,小小年纪,便有此胆识武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姜沉鱼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仿若未闻。

杜鹃见她没有反应,便又笑道:“这么消极,倒不像你了。”

姜沉鱼反问:“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杜鹃悠然道:“我所听闻的姜沉鱼,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任何时候都是积极的,果决的,不会原本踏步,更不会任人摆布。”

“所以?”

“所以,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就该想想怎么在大势已去的危机下自救,将伤害与损失减到最低。”

姜沉鱼一直平静的像是死去了一般的脸上终于起了变化,她抬起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杜鹃,用一种梦呓般的声音道:“可我不是你。所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