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只是人家的妹妹他都随叫随到了,若是本尊打给他电话,只怕,他会用飞奔的赶去了。
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发呆,他居然一回来就给了她这样的一出。
“小姐,一共是一万三千八……”收银台的小姐礼貌而周到的提醒她可以买单了。
骆离苦笑了,别说是一万三千八,她手里连八十块都没有,歉然的一笑,“对不起,不买了。”转身就走,再呆下去,她觉得她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切,学人家傍大款,瞧瞧,只一通电话就被叫走了男人,连半件衣服都没给她买单,真可怜……”
骆离飞一样的冲出了商场,外面,依然是如来时一样的繁华热闹,可是,落在她身上的阳光却再也不再暖,洒下来的,只有一股股的冷寒,若她心颤。
去看骆轩吧,她要先安顿好骆轩,她和骆轩才是彼此的依靠。





 第49章 一个女人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56 本章字数:1590

静静的坐在公车的最后一排,半开的车窗透进来汩汩的风,吹乱了她的长发飘扬。
骆离的心情很不好。
洗碗的时候她还告诉妈妈她现在的婚姻很幸福,她要和叶子墨好好的相处,甚至于还在想着今天要去买TT,然后晚上和他那个……那个……
总是觉得男人和女人总要经历了那件事,才是真正的夫妻吧,可是现在,想到叶子墨她都觉得有种恶心的感觉,明明她是他的妻子,她却有一种被他弃为小三的感觉,骆轩是不可以叫他姐夫的,可是,那个女孩却可以甜甜的叫他姐夫。
就算他今天带她出去买东西,也都没有一起并排走过,总是一前一后,仿佛,跟她在一起有多让他丢脸似的。
她就那么惹人讨厌吗?
可,要跟她结婚的是他不是她。
心情,越来越不好。
她最近,真的太倒楣了,先是被抢东西,幸好遇到了一个贵人救下了她,想到那晚那个神秘的救下她并在小旅店给她开房的男子,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只是一晚而已,就有女人警告她要离那男子远些了。
正沉思着,突的觉得头上一痛,头发好象被人揪住了,她歪头,身侧,一个男子正猥亵的手抓着她的长发在唇边吻着,“放手。”骆离下意识的低喊,只觉得恶心。
男子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年纪,长相也不差,一表人才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流里流气的,“妞,我们交往吧,怎么样?”
“放手。”骆离腾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只想摆脱这男人去向下车门那里,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赶紧下车就好了。
可,头越来越痛,那男人居然一用力愣是把骆离一下子揪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迅速的蔓延至全身的每个细胞,再加上之前在商场里叶子墨的突然离开,心情不好的骆离随手就拎起了放在后面车玻璃前的一个消防灭火器,用力的往男子的头上一砸,“嘭”,一声闷响,抓着她头发的男人的手松开了,男人吃惊的看着她,“你……你……我舅舅是市长,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啊,杀人了,快停车……”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被那男子头上冒出的血水骇到,惊声大叫,这一叫,立刻吸引了整辆车里的乘客都望了过来,司机急忙紧急刹车停了车。
骆离看见那男人捂着头在打电话,一口一声舅舅,之后就是局长之类的称呼,看来,她是真的惹祸了。
急忙的拿起手机打给叶子墨,听着那首《咱当兵的人》,心里要多急就有多急,手机足足响了五六声才被接起,“你好,子墨在洗澡,方便我转达吗?”娇媚的女声传到骆离的耳畔,伴着的果然有哗哗的水声,惹人暇想。
骆离轻轻按下手机挂机键,那一瞬间,心里却是无比的平静,仿佛,那个叫叶子墨的男人与她无关似的。





 第50章 被关了起来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57 本章字数:2014

“女人,跟我去警察局,我要告你打人。”男子叫嚣着,车子外警笛声四起,想到骆轩,她却连个可以托付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醉雅的人有没有赶骆轩离开公寓,微一沉吟,她打给了李启安,手机一接通就急急喊道,“替我照看一下骆轩,谢……”第二个‘谢’字还没说完,手机已经被抢了下去,随即,骆离被带上了警车,直奔警察局。
骆离安静的坐在警车里,听着呼啸的警笛声,却仿佛听到了无边的水声一样,哗哗的水声怎么也无法从耳畔撇开,那是叶子墨在别的女人那里洗澡的声音。
“姓名?”骆离被带到了审讯室,迎面的警察冷声问道。
“我没打人,是他先抓我的头发,还……还……”
“到底怎么回事,请说清楚,不要想方设法的搪塞我们。”警察厉声对她吼了一句。
她想起男子的身份,有些皱眉,“总之,是他先亲我的头发非礼我我才……”
“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些,人家说是风把你的头发吹到人家脸上了,他不得不拂开……”
“不是的,真的是他……”
“行了,报姓名。”
骆离不吭声了,说了有什么用。
叶子墨正在与女人卿卿我我,还有,他不许她随便说出与他的关系的,她现在能说吗?
对面的警察一直在问她什么,她却再也听不见了,微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对面的一个桌脚,什么也不想去想了,随便他们怎么处置吧,反正,她只有自己和骆轩两个人,也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骆离被带去了看守所的一个暗房。
没窗,只有一个门。
暗房里唯一的摆设就是一张床。
她安静的坐到床上,双手抱膝蜷缩着靠着墙,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她已经不慌不乱了,什么,都随他们去处置吧,这年头,她一个小老百姓又怎么斗得过人家有权有势的呢,经过了妈妈她就知道了,小胳膊拗不过大腿,她真的服气了。
只是担心骆轩,不知道李启安那人会不会替她照顾骆轩。
晚餐是白米粥,咸菜,还不错,只要不饿着就好。
没人来理她,也没人给她任何的关于那个男人要怎么处置她的消息。
要钱,她没有。
就关着她吧。
骆离不安的睡在暗室里,天快亮了才睡着。
叶子墨从医院里出来,天已经黑透了,跟爷爷说好晚上要带骆离回去负荆请罪的,他还是先打个电话给她吧,手机拨出去,关机。
再打,还是关机。
从医院到凤翔新城,以为她会在家里,可当开门,一室的黑暗告诉他,骆离不在。
开着车,漫无目的在马路上寻找着,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对他的小妻子几乎一点也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
他恨不得把她揪出来狠狠的捧她一顿,骆离,这次的玩笑开大了。
天亮的时候回家,骆离依然不在,他想,或者她是因为他在商场里的突然间离开而生气了吧,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小气。
 


 第51章 男人来了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59 本章字数:2022

骆离被人遗忘在了看守所。
早上,才吃完了唯一的早餐一个窝窝头,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女警带她又去了审讯室,“说吧,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她咬牙,不吭声。
“王先生说了,只要你向他道歉,再赔偿他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就可以放你出去了。”
对方,显然已经窜通好了,利用这机会敲她一笔,可,她哪里有错呢?被欺负被侮辱的是她,“我不会道歉,也不会赔钱,随便你们怎么处置。”
“你这人怎么这样,死脑筋。”
是呀,她就是死脑筋了,向那种人道歉她就是猪脑,死都不会道歉的。
女警皱眉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叹息的道:“小姐,我看你和我一样都是女人,有些事,还是想开吧,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不然,你怎么出去呢?”
“谢谢。”女警虽然没帮她,可是说的话却是实情,也让她略觉亲切了些,咬了咬牙,她轻声道:“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她不放心骆轩,李启安那人一看就是个不着调的,她担心骆轩呀。
“这个,恕我真的不能帮你,这是违反纪律的事情,你自己再考虑一下,若是同意了我的建议就叫看守女警通知我们,若是不同意,我看你也不用出去了,直接告诉我你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我帮你联系吧。”
几句话,骆离又被推到了死胡同,从审讯室回到小暗房,坐在那张床板上,她倒是宁愿呆在这里了。
叶子墨,她失踪了一个晚上,他都不关心她吗?
难不成他与女人鬼混了一个晚上,现在还没回家?
一天.
两天。
三天.
骆离被关了三天了。
她安静的坐在床板上,恍若不存在一样。
只是心却一直都是狂乱的,她不放心骆轩。
怎么办,就是不放心。
叶子墨,她失踪了三天他也不找她,这就是夫妻吗?
她苦笑的念着他的名字,若不是没的选择,她真的要跟他离婚了。
那样的男人,不嫁也罢。
可是,她欠了他好多钱,五百万,在许多人眼里也许这只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对于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她来说,这却绝对是一个大数目。
暗室外,响起了脚步声,一声轻一声重,奇怪,怎么今天来带她去审讯室的人变成两个了?
怕她逃了不成?
那地方,她真的不想去了,她不想道歉,她也不想赔偿,她没错,就是没错。
“我不道歉,我也不赔偿,你们,不用费力气带我去审讯室了。”她低着头,蜷缩着身体在角落里,连看都没看正站在门前的两个人。
静,空气里一下子静谧了下来,那种静是诡异的,是这几天都没有过的,从来都是女警开了门直接强行的把她带去审讯室,但是现在……
骆离缓缓抬起了头。
她想,她是狼狈的,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充满颓废和沧桑意味的,他就那么慵懒的斜倚在冰冷的铁门的门楣上,眸光里却是带着温柔的笑意,“骆离,跟我回家好不好?”





 第52章 亲了他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3:00 本章字数:1488

灰暗的视野里,龙少哲就那么的站在那里,这里没有阳光,可他,就象是发光体一样让她瞬间就感觉到了温暖,四天了,她焦躁不安的呆在这里四天了。
一直以为叶子墨最后一定会找到她,即使他不想被别人知道她和他的关系,也会想办法让人把她弄出去的,但是,最后那个来接她的却居然是……是龙少哲。
骆离跳下了冷硬的床板,小鸟一样的奔向龙少哲,也不管是不是四天没洗澡了,整个人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眼泪,就那么的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湿了他的衬衫,她也不管,只是继续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是他,是他来救她了,他要救她多少次呢?
她就那么一直的无声的哭泣着,伴着的是肩膀的微微耸动。
两个人,就那般的相拥在一起,女警是不知道骆离在哭的,只是奇怪两个人为什么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若是要亲密就回家去亲密好不好?不过,由着龙少哲来接人她就知道这男人不好惹了,陈市长的外甥都能摆平的人一定不是凡人,所以,她也不敢催促两个人。
胸口越来越湿,真不知道这女人的泪腺怎么这么发达,龙少哲轻轻抬手,抚着她散乱如海藻般的长发,轻声道:“咱不道歉咱也不赔偿他,还要他赔偿你呢,这样,你满意了吗?”
那声音,带着宠溺,带着一份说不出的怜惜,想着就是这个女孩救了妈妈,龙少哲的脑子里飘荡着一份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象是感谢又象是心疼她的感觉,不喜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