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了,“少哲,你在哪儿?”她急问,整颗心都仿佛要跳出来了一样。
幽深的夜色中,龙少哲满身是血的躺在草丛中,他听着手机彼端的那个女孩的声音,仿佛天使一样,若不是她,他会一直睡一直睡下去,是她执着的叫醒了他,“两米……大榕树……”说完这几个字,龙少哲便彻底的昏了过去,其实,他能醒来已经是奇迹了。
“龙少哲……龙少哲……”手机里没有盲音,更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话语声,骆离哭喊着大叫。
   


 第64章 都是她的错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3:16 本章字数:2038

静。
那静,却只给她心跳加速的感觉。
“龙少哲,再说说话好不好?”骆离一边蹬着三轮车一边冲着手机说话,不管他听不听得到,反正,她就是要说,“龙少哲,什么两米?什么大榕树?”她是真听不懂,“你快点给我解释清楚,不许不说话……”
那头,还是不说话。
骆离往四周看,不远处,好象有人,她飞快的蹬过去,近了,急忙的跳下车,“大叔,这附近有没有大榕树,嗯,两米左右的。”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应该是两米粗的吧。”她也没见过,只能用想象的。
“有呀。”大叔立刻就说道。
“在哪边,大叔你能告诉我吗?”骆离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哦,那边,你往回再走个两里多地,就能看到马路对面有一棵大榕树。”
“谢谢你呀大叔,真的太谢谢你了。”她不住的给人家行礼,不怪她没发现,那在马路对面,她怎么发现呢?
掉头就往回去,那一侧正是有大榕树的方向,紧盯着路旁,两里地左右,她终于发现了那棵大榕树,骆离跳下了三轮车,最近,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倒霉,喝口水也塞牙指的就是她了,但是,放眼望过去,没有龙少哲。
她的心跳又开始加快了,她用力的喊起来,“龙少哲……龙少哲……”
可是回答她的只是她的回音,一声声,尖锐而让她慌张。
骆离踏进了路边的草丛,慢慢的踩着草走过去,若是白天,走在这样的草丛中她也不怕的,可是夜里,走在这样的地方真的让她很害怕很害怕。
手机里还是静静的,却好象是听到了蛙鸣声,她放下手机,静静的听,蛙鸣声就在这附近。
骆离撒腿就往那个方向跑去,从小到大,她从来也没有跑这样的快过,不怕了,一点也不怕了,他就在这附近。
蛙鸣声越来越近了。
可,就在这时,龙少哲的手机再也没了反应了,关机了。
骆离停在原地,慢慢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喊,“龙少哲……龙少哲……”那方寸间的地方,她足足绕了有十几分钟,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她。
“在这……”,忽的,耳边传来龙少哲低低的声音,骆离惊喜的奔过去,蹲下,手机按开来照着夜色中的男人,胸口,小腹,两大片的血,“龙少哲,我叫120吧。”
“不行。”还是很低的声音,他似乎是在拼尽着力气跟她说话。
她不懂他为什么不许她叫120,这个不行,那就换其它的,“那我打电话让李启安来接你吧,他有车。”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要怎么办?”她小小声的问,流那么多的血,他不要命了吗?她可不想欠他一条命,那欠的也太重了点吧。
“偷车,送我回去,不许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偷……你说偷车?”她傻了,他居然让她偷车,“我不会呀。”蓦的,她想起了路边的三轮车,“三轮车行不行?”
“行,扶我起来。”他嘶哑的嗓音低沉的说过,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高高在上,让她的心一紧,心底里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对不起。
对不起。
还是对不起。
都是因为她,她真的很对不起他。





 第65章 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3:16 本章字数:1975

都是因为她,她真的很对不起他。
骆离扶起了龙少哲,他高大的身形半压在她瘦小的身上,压得她有一瞬间真的要挺不住了,可是,一想到他是为了她,她咬牙的坚持着,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路边,这一刻,知道他还活着,真好。
把龙少哲推到三轮车上的时候,骆离虚脱般的靠在座椅上粗喘着气,再看着蜷缩着躺在那窄小空间里的男人,那么小的地方,他居然可以躺下,可是,她真的有力气把他送回他的小公寓吗?
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叶子墨的。
她挂掉,回了一条短信:“有事,今晚不回去了。”
随即,关机。
不管他会不会怀疑什么,今晚,她是铁了心的不会抛下龙少哲的。
蹬车回去,虽然他很沉她蹬起来很吃力,但是回程真的比来时的心情好多了,因为,他还活着,因为,她再也不是如一只无头苍蝇般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了。
龙少哲很安静,若不是她偶尔回头看到他,她真的不相信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会躺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里。
她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报警?若不是她打电话找他,他今晚在那草丛中会不会……
心,睹得慌。
从郊区到他的公寓,骆离足足骑了三个多小时,太远了,而他,太重了。
从三轮车上把他扶到小公寓,若不是他胸口有伤,她早就背他了。
夜很深了,一路上虽然有人不住的朝他们张望着,好在,没有人冲上来盘查,这是不是算她很幸运的一晚?
倒霉后的幸运?
龙少哲倒在了小公寓的大床上,骆离急忙的去拿医药箱,但是,当面对他的伤口时,她的手颤抖了。
这真的应该是只有医生才能干的事情吧?
她不会,她也不想干。
“水。”他咬牙吩咐。
于是,她倒了一杯水放了吸管给他,他喝了半杯才松开了吸管。
“酒精灯,然后,拿这把刀,给我把子弹挖出来,要快,不然,我会很疼。”喝了口水,他仿佛又恢复为了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龙少哲了,他居然就吩咐起了她来。
“你……你让我来?”她的手颤抖了,她害怕,她真的害怕。
“你就当是把一个苹果里的核抠出来,真的,很简单。”他试着说服她。
“为什么不去医院?”她不理解,很不理解,那该死的姓王的,不能就这样的放过他。
“若是不想我死,就赶快动手。”他吼,随即,闭上了眼睛。
骆离咬了咬牙,这绝对是她生命里最惨痛的一次经历,她不想他死,所以,她动了手。
两颗子弹,她抠了半个多小时才抠了出来,抠的他的伤口一片的乱,血,拼命的涌出来,而他的脸色也越发的惨白。
两颗子弹终于丢在盘子里的时候,龙少哲还没怎么样,她自己先轰的晕了过去。
那是一种后怕,若是再让她重新走过这一晚,她说死也不会为他抠出那两枚子弹。





 第66章 同床共枕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3:17 本章字数:1773

骆离真的吓得昏了过去,以至于后来龙少哲怎么样了,她真的不知道了。
她一直在作恶梦,梦里,一直都是满身是血的龙少哲,她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张开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满头大汗的醒来的时候,一室的阳光温馨的洒在身上,身边,一股淡淡的古龙水混合着药味的味道飘过来,让她的意识骤然回笼。
抬眸,是龙少哲。
他安静的睡在她的身侧,她看着他,第一次离得这样近,第一次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看他的一张容颜。
他有着长长的睫毛,象随时可以骚动女人心的翅膀,仿佛轻轻一煽动,就会让人心跳加快,就会有女人自愿的贴上他了吧,比如苏念念,那个有着黑老大老爸背景的漂亮女孩。
睡着的他,面容呈现出如水般的温柔,象是童话故事中的王子。
还有那薄薄的唇,仿佛随时都要对她说话一样,让她情不自禁的就俯下了唇,只一下,她就反应了过来,急忙的移开,她这是怎么了,居然,偷吻了人家。
也是这一下,她才发现,他的唇很烫,抬手摸过他的额头,糟了,他在发烧。
这就是不去医院的后果。
脸红红的爬起来,他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他还真能扛,虽然那两枪都不至于要他的命,但是,怎么也伤了他的皮肉了,他居然,可以自己处理的那么好。
骆离打开了冰箱,他不去医院,她就只能用药片加物理疗法,找了冰块用毛巾包上,再敷在他的额头上,再找了药出来,可是,没吃东西的他什么药也不能吃。
煮粥吧,骆离煮了稠稠的白米粥,可是床上的那个男人还在睡,一点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再换了条冷毛巾,骆离坐在了床边,无聊的拿起他桌上的一本书翻了起来,“咔”,一张照片掉了出来,吸引着她下意识的看过去。
那象是在一个茶园里,一个女孩手撑着一把油纸伞,如画一样的走在那片绿色中,那张脸,竟是给她很熟悉的感觉。
蓦然的,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脸,天,这女孩有点象她,亦或是她有点象那个女孩,不是十分的象,却也足有五六分的相似度。
可,这些都不足以让她诧异的,最让她惊异的是这照片上的一个大洞,依稀可辩那似乎是一个人形,那个人形照她的理解来看,分明就是与那女子并肩而行的。
女孩是谁?
那个被剪下的人又是谁?
骆离正奇怪的看着时,突的,床上响起了一声咳,那声咳震得她的手一抖,书和照片顿时都掉了下去,“少哲,你醒了?”
转头惊喜的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龙少哲,能醒过来,那就代表他死不了。
“嗯,我饿了,我要吃粥,吃加了蜂蜜的白米粥。”
他有透视眼是不是?居然可以透过那绝对不透明的锅知道她都做了什么,愉悦的站起,“你等着,我马上给你盛过来。”
可,她才迈了一步,就听他在身后轻声说道:“那是轻离……”





 第67章 要吻她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3:18 本章字数:1650

骆离转首,“什么轻离?”只顾着要给他盛粥,她居然笨笨的没有反应过来。
龙少哲歪头瞟了一眼那本掉在桌子上的书,“就是她,也是他喜欢的女人。”
他的眼神让她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原来,他说得是照片里的女孩叫轻离,她不住的回味着龙少哲的那句‘也是他喜欢的女人’,她蓦然想起她去军区看叶子墨的时候,他也曾经梦呓般的唤她离儿,原来,是她误会了,他唤得根本不是她,突然间,骆离全都明白了,怪不得叶子墨会娶她,只为,她与轻离长得相象,只为,她与轻离的名字里都有一个‘离’字,只怔了那么一下,她就恍惚的转身冲进了厨房。
盛粥,她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不能再想了,想也没用,什么也改变不了了,但是现在,她真的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家了,一点也不。
甜甜的粥端进去,再摸摸他的额头,还是烫,想也不想的就拿起了勺子,舀了一勺吹了又吹才送到他的唇边,“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反正,现在就这个了,吃完了好吃药,你在发烧。”
龙少哲静静的靠在枕头上看着骆离,她的动作自然而不造作,送到他唇边的粥冒着热汽,给这世界里都蒙上了一层暖意,昨晚若不是她的手机拼命的叫醒了他,也许,他现在已经死在郊区了,龙少哲张开了唇,却并没有去吃那口粥,而是轻声道:“骆离,你走吧……”
“嗯?”骆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回应了一声,“什么?”
“回家去吧,听话。”什么于他来说都是一场游戏,可是,游戏玩到了这里,他突然间的想到,其实,由头至尾,最受伤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