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嘭”,她才被两个男人抬离地面的身体一声闷响的来了一次自由落体运动。
这一下,真痛,痛得她差点喊出声来,却是强忍着,不能动,也不敢动。
鸵鸟一样的静静的躺在那里,老爷子又说话了,“你看你们两个成什么样子了,门大开着,就这样的争起一个女人来,还不把她抱起来进去说?叶家,怎么有你们两个这样的不孝子孙呢,我孙玄宗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运了。”
两双手又是同时落在了她的身上,惹她的身体一颤,她真怕他们再一起撕扯起她的身体,叶子墨跟着老爷子一起来,看样子分明就是要捉奸的,捉她和龙少哲的奸,可是,他们也没做什么,是不是?
若不是那些该死的套子,她只需坦然面对就是了。
“她是我妻子。”耳边,传来叶子墨不客气的低吼,于是,有一双手离开了。
骆离紧闭着眼睛,她知道那双离开的手是龙少哲的,随即,另一双有力的臂膀轻轻一抱,就把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几步就走进了小公寓,于是,那张一直躺着龙少哲的床上,现在,换她躺在上面了。
骆离听见了关门声,随后,就只有了几个男人的呼吸声。
静,那种静带着诡异的味道,让她心悸。
骆离不敢睁开眼睛,但是,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此刻的那两个男人绝对是相对而怒视的。
“少哲,这是你的错。”终于,又是老爷子打破了一室的沉默。
“爷爷,骆离晕过去了,我先送她去医院,其它的事,晚上我自会去叶家说清楚。”龙少哲淡然的回应了一句,居然,一点也没有害怕叶家两爷孙的找上门来。
等等,他叫叶玄宗什么?他叫人家爷爷?
是看叶玄宗老了才叫爷爷的吧,若是路上遇到一个老人家,她也会这样称呼老人家为爷爷的。
“不行,我就要你在这里给我说清楚,龙少哲,你说,上次是不是你把她从警察局里带走的?还有这四天,她是不是一直都在你这里?”叶子墨不客气的质问,语气里全都是怒意,仿佛,欲要杀人,却是在强忍着似的。
他,也忌惮龙少哲?
那龙少哲呢?
他会不会承认?
骆离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可突然间,那男人开口了,“叶子墨,她是你妻子,她失踪了四天四夜,她被人关在警察局里,你不去救她,那就是你没用,我出面,只是不想她在里面受苦,再有,这一次是我受了伤,是我请她来照顾我的。”
一句句,龙少哲居然把什么都扛过去了,骆离的心一暖,只为,他字里行间的维护。
“逆子,凤书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孝子,她是你……”
“爷爷,我们出去说。”叶玄宗说了一半就被龙少哲打断了。
“跪下。”
“好,你们不出去,那我带骆离离开。”熟悉的脚步声起,四天四夜的相处,只一听,骆离就知道是龙少哲朝她走来了,她轻轻睁开了眼睛,再也不想让他独自一个人面对叶家人的压力了,是她自愿的,他赶过她的,是她自己不走的。
床前,男人轩昂的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形把她笼罩在床间,她看着他的眼睛,身子徐徐坐起,终于见到老爷子了,却不想,居然是在这样的场合,“少哲,对不起。”光着脚丫下了床,光着脚丫就要越过他去面对叶子墨叶玄宗,龙少哲的手却一下子捉住了她的手腕,打横一抱就抱起了她,“我们走。”
他的脚步那样坚定,他的怀抱那样温暖,让骆离禁不住的就想要这样的靠在他的怀里,可,现在他们走出去了,那明天呢?后天呢?
“少哲,她是你嫂子,你一定要这样羞辱你亲生的哥哥吗?”就在龙少哲霸道的抱着她就要走出小公寓的时候,叶玄宗颤抖着嘶吼出了这一句。
骆离一下子就懵了,人还在龙少哲的怀里,她轻声道:“少哲,爷爷他说什么?”什么嫂子,什么亲生的哥哥?她晕了,她不明白了,她糊涂了。
“没说什么,我们走。”龙少哲低低一语,他也没想到叶子墨和叶玄宗会来,但是这一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他不想放骆离离开,仿佛,只要一放,这辈子,他都再难见到她。
“嘭”,一拐杖飞来,直直的击打在龙少哲的背上,他身子微微晃了一晃,却一点也没有缓下来速度,依然抱着骆离飞也似的朝着门外走去。
“骆离,他是你丈夫的亲弟弟你的小叔子,你们,还有没有廉耻了?”
骆离的身子猛的一僵,脑子里全都是老爷子和叶子墨出现后的画面,还有,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
她是龙少哲的嫂子,叶子墨是龙少哲的哥哥。
脑子里轰轰作响,她的头真的痛了起来,她早就告诉过龙少哲她是叶子墨的妻子的,真的真的,她早就说过了。
蓦然想起B市的那一晚,她说起叶子墨的时候,他突然间放过了她,可是现在……
“放开我。”她仰首,目光迷离的看着龙少哲的眼眸,心,从狂乱到徐徐宁静下来,原来,他对她的好不过是一场戏,她不知道他和叶子墨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剪下了轻离身侧的叶子墨,他恨叶子墨。
“骆离,你听我说,我……”
“放我下去。”她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此刻,眼里再也没有他人,只想,他放过她。
“骆离,我……”
骆离俯下头去,唇齿狠狠的咬在了龙少哲的手臂上,可,那男人连颤都没颤,抱着她依然不停的走向电梯,根本不理会她的抗拒。
“龙少哲,别让我恨你。”她咬累了,咬得牙齿都痛了,口鼻间都是血腥的味道,她慌了,她抬眸,恨恨的说过这几个字,心,又乱成了一团,再也理不清了。
“逆子,你还不放下她,一个轻离就够了,如今,又加上一个骆离,你们兄弟两个是不想叶家好过了是不是?”
龙少哲的手在她说过‘别让我恨你’的时候就开始缓缓的松开了。
骆离的脚终于踏实的落在了地上,甚至等不及电梯,她直接就冲进了楼梯,小公寓在顶楼,三十六楼,光着脚丫,她如陀螺一样的在楼梯上转着圈圈,或者,就这样的转一辈子好了。
她做了什么?
到底做了什么?
咸涩的泪水汹涌而出,三十六楼,她只跑了几分钟就到了楼下。
大堂,叶子墨沉着一张脸站在那里,黑眸里射出的光仿佛要将她杀死一样,骆离光着脚丫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她知道他现在一定恨死了她,可是,她又能去恨谁呢?
恨龙少哲吗?
恨他明知道她是他的小嫂子却还来招惹她吗?
“骆离,跟我上车,我们回家。”
“叶子墨,让我静一静,晚上,我会回家。”她轻声语,语气飘渺的仿佛来自天外,她突然间发现,那个男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已经如此的影响和左右她的情绪了。
“你和他……”
“我不会再见他。”
龙少哲是骗子,龙少哲是大骗子,他早知道一切,却把她一个人玩弄于股掌间。
多可笑呀,她居然是他的嫂子。
若是早知道,她早就离他远远的了。
她越过叶子墨,淡然的走出公寓楼,楼外,阳光真暖,却暖不了她此刻冷寒的心,慢慢的走在人行横道上,身后,叶子墨的车徐徐的跟进,她走,他就开,也不管有多少人指着她和他的车说说点点,也不管他的车后有多少声的喇叭响,他就是那么坚持的紧跟着她。
骆离真的受不了了,她喜欢这样走下去,但是,她讨厌身后多了的那部车。
伫足。
转首。
透过叶子墨摇下的车窗看过去,一身军装的他风姿卓然,她的脑子里却赫然闪过他鞋子上落了一个套套时的画面,头,又痛了起来,“叶子墨,我求你,求你再也不要跟着我了,好不好?”
转身飞跑进一个公园里,那辆车终于没有再跟上来。
骆离继续走,从公园的一个侧门进入再从公园的另一个侧门离开。
她走在人群里,什么也不想,风吹过长发拂在脸上,痒痒酥酥的,她想起龙少哲抱着她要离开小公寓时的决绝,到底,还要瞒她到几时呢?
眼泪,一双一双的滚下脸颊,她就是这样的没用,她这是怎么了?
他骗了她,她真的没必要为了一个骗子而伤心的,但是现在,她就是忍不住的要流泪要伤心。
一辆车徐徐的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下,车窗里,陆美姿冷冷的扫过骆离,冷声道:“上车,别在这大马路上给我们叶家丢人现眼。”
她抬步继续走,却听见身后的陆美姿道:“给我拉上来,结婚快一年了,蛋都不生一个,还想占着茅坑不拉屎?”
骆离被人扯上了车,她坐在后排的座位上静静的看着车窗外,这一幕仿佛不久前才发生过似的,只是,那时是苏念念,苏念念让她离开龙少哲,但是现在,换成了是陆美姿,陆美姿让她离开叶子墨。
她呆呆的看着车窗外不住逝过的花草树木,那些花,那些树,那些草,真美,至少,它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自由自在的把自己绽放在这个世界里。
“骆离,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与子墨离婚?”
钱,又是钱。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喉头有些痛,眼睛的焦距怎么也无法转移,便只好还是呆呆的看着车窗的某一点哑声说道,“他同意,我就签字。”他们的婚姻,她原本就没有自主权,结婚,离婚,都由叶子墨说了算,即便她想离婚,也要他点头才行。
“可是子墨他……”陆美姿的脸色又不好了,她想起了小佳佳,那孩子三岁了,正是最惹人疼的时候,虽然是女孩,但是,好过没有是不是?一咬牙,她又道:“子墨那里,你去劝一劝,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他心里有别人,你心里也有别人了,不是吗?”
他们都知道了。
早就都知道了。
呵呵,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被蒙在鼓里。
她突然累了,一个丈夫,一个小叔子,一个不爱自己,一个骗了自己,眸光终于偏了一偏,也终于落在了陆美姿的脸上,“我试试,若是他同意,我们,便离婚。”
她想起那些套子,她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叶子墨一定不会相信她,可是相信了又如何呢?她难道能忍受得了他在外面还有女人,甚至,还有一个私生女?
不,她不要那般。
她不能等着小三来逼宫再来被无助的抛弃,从此,一无所有,就如同妈妈一样。
“骆离,只要你说服了子墨,那么,这张支票我随便你填多少都行。”
叶家,就只剩下钱了吗?
骆离苦笑,她当初答应嫁给叶子墨就是为了钱,可是,要与他离婚,却绝对不是为了钱,“阿姨,支票还给你,他不爱我,我又何必与他纠缠在一起呢,这不是钱能解决的。”她拉开车门,“让我下车吧。”再坐下去,就只剩下了屈辱,说到底,在陆美姿的眼里,她最爱的就是钱了。
车子徐徐停下,骆离跳下车时,陆美姿还不放心的喊道:“骆离,希望你说到做到。”
骆离累了,心很累,可是,天地之大,却没有她可容身的地方。
走了一天,天已经黑透了,骆离不知不觉的就到了醉雅,她想唱歌,很想唱,狼狈的走到大门前,却被门前的保安拦住了,“去去去,别地玩去。”
“我找冷念祖。”她豁出去了,她想喝酒,可是她现在身无分文,就连鞋子都没穿。
“不在。”保安不屑的瞟了一眼被长发遮了一半的她的脸,实在是不知道她就是不久前来醉雅唱歌的那个女孩。
骆离伸手就要推开那保安,“让我进去。”
“不行。”年轻的保安不客气的一推,骆离便坐倒在了醉雅的大门前,她捋了捋发丝,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我是骆离,让我进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