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三个人的饭菜,刚刚好,坐下吃吧。”龙少哲掀起了盖子,露出里面丰盛的饭菜。
骆离正疑惑间,骆轩已经拉着她坐下了,“姐,吃吧,念念家里的厨师煮得很不错,而且,我们也不白吃的哟。”
念念?
他们有多熟悉了。
还有什么他们不是白吃的,骆离又紧张了起来,“骆轩,你说清楚,你跟苏念念是怎么认识的?你经常吃她带来的菜?”
“启安哥哥最近没空呀,他说他要给我弄一个什么企划案,所以,那天就带着念念来照顾我了,念念说我太瘦了,说要给我补充营养,姐,你快看看我这最近有没有长肉呢?”
骆离扫视着骆轩,好象还真是长了一点点肉,可是,苏念念真的对他有那么好?
骆离还是不相信,“以后,你还是离她远一点。”那些红墨水,骆轩一定没看到吧。
“为什么?姐,你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
骆离火了,才拿起的筷子倏的扔在小桌上,“骆轩,你再要跟她来往,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弟弟。”她就不信,阻止不了骆轩和苏念念来往,那个小魔女,她会害死骆轩的,尤其是在刚刚看到她和龙少哲在一起的画面之后,脑子里飘过苏念念临走时抛下的那句话‘龙少哲,你会后悔的’,她的心激棂一跳,仿佛,已经看到了浑身染了血的骆轩的画面了。
“吃饭。”就在这时候,旁边,一直闷声不响用餐的龙少哲冷不丁的来了这两个字。
天台上一下子安静极了。
龙少哲继续用餐,骆离和骆轩各自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说话,却也不吃饭,骆离看到了骆轩脸上那股子受伤的表情,她的心茫然极了,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劝骆轩了,骆轩看不见,这就是他最最致命的弱点,很容易被人利用都不自知。
“骆离,他是你弟弟,他说的话最有说服力了,你问他,念念有没有欺负过他?”龙少哲端起汤碗喝了一口汤,食盒里准备的可真齐全,三个汤碗,一看苏念念就是准备了三个人的饭菜,可她走了,似乎正好是……是成全了自己。
骆离没说话,她有些迷糊了。
“姐,念念没欺负过我呀,为什么姐夫要这样问?还有,你怎么好象很不喜欢念念,还对她有敌意似的。”
好吧,全都是她一个人的错,骆离抬头,狠狠的剜了一眼龙少哲,她跟骆轩说不清楚,一会儿私下里她要好好的跟龙少哲说清楚,事关骆轩,她不得不小心些。
怎么也是苏念念拿过来的饭菜,所以,她怎么吃都觉得别扭,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倒是骆轩和龙少哲吃得很是开心,还有说有笑的,直接就把她一个人晒在了一旁。
骆离徐徐起身,走到了天台的边沿处鸟瞰着T市的繁华,心,却还是乱。
终于,两个男人悠闲的吃完了,天也要黑了。
骆离收拾着天台上的东西,骆轩却是兴奋的拉着龙少哲谈起了唱歌和乐器,他的脸上洋溢着很少见的开心和雀跃,让骆离不觉有些歉然了,最近,因着叶子墨在T市,她真的少陪了骆轩了。
回去公寓,以为龙少哲怎么也会离开了,可是,他居然也跟着进去了,骆轩的公寓其实比龙少哲的公寓还大些,骆轩走到角落里要去拿那把龙少哲送给他的吉它,却不经意的碰到了骆离来时背来的那把小提琴,“姐,这是什么?”
骆离随口道:“哦,是你姐夫买给你的新年礼物。”“姐夫买的?那怎么他来的时候不拿过来还要你拿过来?”骆轩问,有点奇怪的感觉。
原来,在他心目中他只有一个姐夫,那就是龙少哲。
骆离站在那里,尴尬极了,“别乱说,是叶子墨买给你的。”
“哦,那我不需要,一会儿你走的时候直接带走吧。”骆轩拿起吉它就走到了一把椅子前,坐定,熟练的打开那包吉它的袋子,再调了调琴弦,“姐夫,你听听看我的吉它有没有进步。”他说完,就弹唱了起来,那是一首张雨生的《大海》,音乐大气沉稳,歌词好听的仿佛能撩动起人的心弦,合在一起再被骆轩清灵高亢的嗓音描绘出来,那一刻,房间里的气氛好极了。
骆离环抱着手臂靠在窗台上,看着两个男人你一曲我一曲的唱着弹着,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龙少哲弹吉它,吉它悠然而浪漫的声音就象是一杯香醇的酒,慢慢的渗入到她的血液里,让她迷醉。
他弹吉它的样子很好看,以前T大追她的一个男生也是吉它高手,但是,与龙少哲比起来却是差了一大截,她倚在窗台上看着他修长的指在琴弦上拨动着,那微垂的眼眸仿佛被染上了雾气一般的不真实,就那样的看着,傻傻的,呆呆的,可是,她却极喜欢这样一刻房间里的温馨和安然,这是她的那个从来都是冷清的家里从没有过的氛围,却,也是她最最渴望着的。
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拿起转身走进小阳台,一个熟悉的名字跃然眼前,居然是莫小曼。
随手接起,“小曼,有事吗?”她轻声问,转首瞄了一眼那两个还在用音乐诠释生活的男人,他们在有说有笑的谈论着什么。
“骆离,你现在有没有和你老公在一起?”莫小曼急切的问道。
“没呀,怎么了?”叶子墨还在佳佳那里吧,他早就乐不思蜀的把她忘到爪洼国了,见鬼去的去军区吧,原来当首长的骗人也骗得那么自然,一想起那个,骆离就要抓狂了。
“那就好,骆离,莫寻在喝酒,我怎么也劝不了,你也知道的,若是被小妈知道他喝酒了,家里又有一番闹腾了,你不知道,我爸已经把他名下的一些产业悄悄交给莫寻打理了,若是小妈这个时候在我爸耳边吹点冷风,莫寻他就惨了,骆离,你一定要帮忙呀。”
莫寻,那个也会长发飘然的男子,第一次见,她就足足对着他的身影发了一分钟的呆。
“为什么又是我?”可,她嫁人了,她又怎么还能去招惹莫寻呢,不能了。
“骆离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他闹脾气的时候也就你能劝得了她,我不想他才见到阳光就又从此阴霾下去了,骆离,你一定要帮帮他,他不好,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你知道的。”
其实,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会有过得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比如莫寻,比如莫小曼。
骆离心软了,“好,你们在哪儿?”
“醉雅,车开到这里,莫寻就停了车进来了,你快来,他又叫了几瓶酒,天,他正对瓶吹呢。”莫小曼的声音消失在了醉雅的喧嚣之中,她跑去劝酒了。
骆离从阳台转过头来,房间里,龙少哲正在弹唱着王杰的一首老歌,带着忧伤沉郁的味道,让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看了足有一分钟,才回过神来,总是答应了小曼的,她得过去看看莫寻。
骆离走进了房间,轻轻扯了一下骆轩的袖子,然后,尽可能小声的不去打扰龙少哲弹吉它,她看着他下巴上的胡子轻声道:“骆轩,一个朋友找我,我先回去了,等龙先生走了,你也早些睡,听话。”关于苏念念和骆轩,找机会她再和龙少哲谈一谈吧,那件事再急也急不得这一晚上了。
“嗯,姐你走吧,把那把小提琴也拿走,我不喜欢小提琴。”骆轩直言不讳,还真是不喜欢就不喜欢的彻底,仿佛,叶子墨欺负过他似的,让骆离很无语。
可,最让人无语的是龙少哲,从骆轩认识他的那一天开始骆轩就是一口一个姐夫的叫他了,可他居然从来也没有反驳过,仿佛,他真的就是她丈夫是骆轩的姐夫一样。
怎么有人的脸皮可以那么厚呢?
想起在热汽球上他的吻,还有,他曾说过的话,他要她做他的女人,却也只是他的女人而已,转身,她飞也似的逃离那两个现在让她非常纠结的男人的世界,心,又凌乱了。
从公寓到醉雅,塞车,等计程车停在醉雅的大门前的时候,时间已经走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骆离焦急的跳下车,这一次,再没人敢拦着她了,保安看见她,一脸的肃穆尊敬,仿佛,她是这里的老板娘似的,可是,她跟冷念祖可没有任何关系,那人,她也好久都没见过了。
匆匆的寻找着,终于在一个离舞池比较近的位置发现了莫寻和莫小曼,莫寻面前的桌子上,空的酒瓶还有盛着酒的酒瓶摆了一大排,骆离冲过去,她实在没想到莫寻居然喝了那么多,因为,不止是桌子上都是是酒瓶,他的脚旁也是。
“啊……”一声尖叫,骆离被一个酒瓶绊倒了,她这一声尖叫,吸引着周遭的人迅速的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莫小曼和莫寻也同时抬起了头。
骆离很想站稳,但是,向前冲的惯性加上地心引力,骆离华丽丽的还是向前摔倒了下去,不偏不倚,她摔在了莫寻的怀里,一股酒气混合着男人味扑面而来,她慌乱的抬头,正对上莫寻一双薰人欲醉的桃花眼,他静静看着她,长发从背上倾泄而落,拂在她的脸颊上脖颈间骚动起丝丝的痒意,这样的一幕好象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是的,在她的梦里,在她的曾经无数次的想象中。
可是,她渴望着他的时候,他怀里拥着的却一直都是吴晓丹,那个,有着显赫家世背景和优雅美丽的女孩子,那是她怎么也比不上的一个娴静女孩。
莫寻拎起一瓶酒又“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然后,“哐啷”一声扔在桌子上,也不管那残余的酒液是不是倾倒在桌面上流淌下来,他灼烫的指尖倾刻间就落在了她的脸上,滑动着她的肌肤,不疾不徐,写下一片片的柔滑和旖旎,她看着他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哥,你别喝了,再喝就要胃出血了。”莫小曼站了起来,她叫来骆离是要骆离来劝酒的,可是这会儿,骆离居然靠在了她哥的怀里不动了,她急了。
远处,闪光灯“咔嚓……咔嚓……”闪过,却被淹没在醉雅的霓虹闪烁中,让骆离根本没有注意到,莫小曼叫醒了她,她脸红的坐起来,却刚好的坐在莫寻的大腿上,她的脸贴近了他的脸,这似乎是两个人第一次离得这样的近,近的,甚至让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灼烫的喷吐在她的脸上,“莫寻,别喝了,好不好?”她柔声劝,他再喝,真的可能胃出血了,那些空的酒瓶子再注满酒后都可以摆满一个柜台了。
“骆离,为什么我终于甩了晓凡,你却结婚了?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他双手摇着她的肩膀,那样的用力,摇得骆离的头发晕了,她迷糊了。
“哥,你干吗,你摇得骆离脸色都不对了,你快放开骆离。”莫小曼走过来终于拉开了莫寻的手。
骆离终于有了正常的呼吸,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知道,若不是莫寻喝多了,她根本就挣不开他,“小曼,你不是说是晓凡甩了他吗?”怎么她刚刚听到的莫寻的醉话却不是那样的,她真的懵了。
“呃,我说了你就信呀,那还不是他答应过晓丹对外要宣布是晓丹甩了他的,不然,晓丹不同意分手。”莫小曼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扶起了那只已经快流光了酒液的酒瓶子,红色的液体正沿着桌子滴嗒而落,落在地毯上很快就渗进了那些毛绒绒的编织物里,骆离怔怔的看着,却是在这时,身后响起了惊呼声,“念念和龙少来了。”
她回首,醉雅的大门前,苏念念正手挽着龙少哲的手臂,徐徐走进醉雅,苏念念的脸上,写着的是小鸟依人的妩媚。
那一刻,骆离想到了一个词汇:郎才女貌。




 第79章 叫一声小嫂子
 更新时间:20131122 1:09:12 本章字数:5900

骆离一直都知道龙少哲不是普通人,但是,他具体做什么的她却并不十分清楚,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龙少哲居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