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葡萄汁三杯,另外,再来一杯醒酒茶,再来一杯威士忌。”侍应生很快去取了,骆离和他之间隔了一个苏念念,但是此刻,她却听得一清二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居然在看骆轩表演的时候分神了,她居然一直在不知不觉间注意着那个当着众人的面叫她小嫂子的男人。
眼睛轻轻闭了一闭,有些酸涩的疼。
她总是看不懂他的人,如今,更也看不懂了。
那便,不去看不去想了。
东西来了,葡萄汁自然是给女士的,威士忌是他的,醒酒茶他推到了莫寻的面前,“莫先生,酒这东西好也不好,不知道莫先生在为什么事纠结,看看龙某有没有可以帮到莫先生的地方。”
莫寻拿起了那杯茶,一口气喝光,吞咽时喉结汹涌的滚动着,当杯子落下,他已经清然一笑,“只是想喝罢了,谢谢龙先生好意,莫寻告辞了。”五指山还在脸上,可他居然可以云淡风清的仿似这一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龙少哲的那声‘小嫂子’彻底的叫醒了莫寻。
他该走了。
他并不怕惹上叶子墨和龙少哲,大不了他褪下莫家少爷的这个光环,因为,他早就腻了那个光环了,只是,他怕的是骆离,她摔倒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在她眼中看到的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盯他足有一分钟的眼神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初那种惊艳的味道如今已经全都走了样。
那个女孩,她的心似乎已经不再只为他而怦然心动。
莫小曼兴奋的望着台上的骆轩,下意识的去端桌上的葡萄汁,却蓦的发现莫寻不见了,“咦,我哥呢?”她好奇的看着龙少哲身边的空位置。
“哦,莫先生说他有事先走了。”龙少哲淡淡的,目光也在台上的骆轩身上,骆轩全身都闪烁着星子般的光茫,龙少哲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感受着那透明液体的涟漪,已经隐隐可见骆轩大红大紫的那一天了。
苏念念温柔的坐在他的身侧,“少哲,明天游乐场的剪彩仪式安排好了吗?”
“好了。”
“我也要去。”
“嗯,有你的份儿。”他的长指一捏苏念念的鼻尖,宠溺的表情毕露无疑。
骆离的心弦一颤,坐在那里,仿如针毡一样,若不是台上那正在唱歌表演的人是骆轩,她也随着莫寻走了。
莫寻,他真的就从她的世界里再次走了。
莫寻,莫去寻找,这一刻,她就是把莫寻的名字分解成了这个样子,“小曼,你哥为什么要与晓丹分手?”骆离轻声问,心底隐隐不安
“我哥原本也不喜欢她呀,还不是迫于我小妈的压力,说是没有吴家的支持,她是不会同意爸把莫氏的生意交到我哥手上的,现在既然我爸已经交了一些给我哥,他当然再也不想跟吴晓丹在一起了,你知道吗,我哥他有一次做梦喊了谁的名字?”
“晓丹的?”骆离迷糊的问。
“笨蛋,骆离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当然是你的了。”
是她吗?
原来,他早就喜欢自己了吗?
原来,不经意间他们竟也是错过了吗?
她回首望向莫寻离去的方向,仿佛岁月经年,她站在木棉花树下,他朝她徐徐走来,阳光,帅气,长发如妖孽……
  

 第80章 旖旎的风情(1050收藏加更)
 更新时间:20131122 1:09:12 本章字数:5890

从醉雅出来,骆离急急拦了辆计程车就跳了上去,去骆轩的公寓和去凤翔新城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龙少哲和苏念念有车,他们送骆轩就好了,她有手有脚有眼睛的,她可以自己回去。
“骆小姐,我们送你吧。”苏念念却是极有礼貌的在她身后想要叫住她。
“不了,很晚了,我搭计程车回去一样的,骆轩就麻烦你们了。”
车开,她看着后视镜里那个男人从容的坐进了驾驶座,然后,那辆豪华的路虎便驶到了马路上,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而去。
“真浪费……”她小声嘟囔着,那么好的越野车不去越野而是开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要多浪费就有多浪费辂。
“小姐,去哪儿?”
“凤翔新城。”她轻声语,脑海里又次闪过黯然离去的莫寻,还有叶子墨,也是这一刻,她突然间想到一件事情,她与他们两个人的初识都是在T大校门口的那一排木棉花树下。
微微的一愣,恍惚中有什么从脑海闪过,却只一瞬,任她再怎么捕捉也捉不到了婧。
于是,龙少哲又跳进了她的脑海,怎么也挥不去,骆离微微皱眉,又是想起那天被爷爷和叶子墨在他的公寓里被捉到之后,他到底与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呢?
她发现,从那天分开,他从未主动的找过她见过她,而且,他两次都只跟她说要她等他。
那是为什么?
她不解,她迷惑。
可,这问题是绝对不能问叶子墨的,爷爷那里,她更不能问,可龙少哲又不说。
等他,为什么等他?就为了做他的女人等他?
她还没有犯贱到那种程度吧。
他环搂着苏念念的时候还记得他跟她说过的话吗?
她黯然的垂头,手绞着衣角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男人,都是一样的生物,她不要再有什么奢望了。
对莫寻,对叶子墨,甚至于是龙少哲。
跳下计程车,骆离飞快的冲进大堂,乘着电梯很快就到了家门前,站在那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门里,不知道叶子墨有没有回来,最好,他还没回来,那么,就可以掩去她心底里的尴尬了。
不见,才会多少舒服一些吧。
都说眼不见为净,其实不知也才能心静,有时候,她宁愿什么也不知道,可是那个女人却总是给她知晓一切,那女人,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门开,门里静悄悄的一片黑暗,骆离松了一口气,叶子墨真能耐,已经晚十一点多了,他居然还没回来。
军区的事务也不要处理这么晚吧。
关好了门,骆离快步的走进卧室去拿睡衣,准备洗个澡就睡觉,她困了,她累了。
骆离拎着睡衣进了浴室,“哗哗”的水从花洒下喷下来兜头盖脸的浇着她,洗涤着肌肤,让身上很快清爽起来,擦干净身体披上睡衣,骆离直接开了门,一边走一边系着腰上的带子,叶子墨不在家的时候,她一向都是这样的随意,可,她微敞着胸口还没来得及理好对襟的睡衣,身子就被拥住了,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环着她的身体,叶子墨的头顷刻间就埋在了她的发间,他嗅着她的气息,全身都透着一股子疲惫的味道,“骆离,我饿了。”
那样如孩子一样的声音,仿佛,她是他的避风港一样,骆离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子墨,让她陌生,却又让她心悸,感受着他的手在她的腰间越收越紧,她的脑海里一个女人手牵着一个叫佳佳的女孩走在他身旁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清晰的让她的头痛了起来,“松手,我给你煮面去。”这一刻,她只想逃离他让自己冷静下来。
或者,他只是放不下那个孩子吧,所以,他才不得以的撒谎了。
那是每一个做父亲的父亲情结,如果只是因为孩子,她不怪他,但是,她真的很讨厌每一次都是透过那个女人知道他的行踪,那让她,很别扭。
其实,他可以跟她说实话。
叶子墨终于放开了她,“嗯,我也去洗洗。”
他的一句话,让她面红耳赤,急忙的系上围裙钻进了厨房,夫妻那么久,她居然与他之间一直保持着最最最为纯洁的关系,若是说出去,一定没人信吧,可,这却是事实,绝对的事实。
动作利落的把油倒入锅里,加葱花,添水,煮面,再打了一个鸡蛋下去,然后再淋点葱花和香菜沫,加了油盐酱醋,很快的,一碗鸡蛋面出锅了,骆离端着热腾腾的面进了餐厅,叶子墨正坐在餐桌上翻看着报纸,沐浴后的他也换上了舒服的睡衣,头发上还滴着水,根本就是敞着怀的睡衣露出他大片的胸肌,让她急忙的移开视线,再也不敢看他,“嗯,好了,你趁热吃吧,凉了面就软了。”
叶子墨拿起筷子挑起了面吃了起来,热汽薰染着他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迷离,她闪去洗手间的门口拿起了他才换下的衣服,还有自己的,径直往洗衣房走去。
房子大就是好,洗衣服还有专门的房间,只是可惜这里平时都只有她一个人住着,真是浪费,想到浪费这个字眼,她又想起龙少哲在平坦的大马路上开路虎了,要多浪费就有多浪费。
骆离习惯性的去检查两个人衣服的口袋,然后准备解开扣子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却在,解到一半的时候愣住了。
叶子墨的衬衫扣子怎么也解不开,她仔细的看过去,才发现那扣子下被一根头发紧紧的缠住了,那头发绕了一圈又一圈,那样多的圈数绝对不是一次就能缠完的,不知道被那人缠了多久。
很长的头发,而叶子墨的头发是短短的寸头。
定定的看着手里的那根才解下来的头发丝,她懵懵的,人也有些恍惚起来。
“头发掉了?”正看得迷糊,叶子墨却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人倚在洗衣房的门框上正歪头看她。
“啊?”她一声惊叫,抬头看到是他,随即微微笑开,“呵呵,是呀,掉了好长一根。”说完,便将那根头发扔在了身前的一个垃圾桶内,有些事,知道了便好,说开了,更是无趣。
将所有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放好洗衣粉调好了水,转身时,叶子墨居然还站在那里没有走开,她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他要干吗?“骆离,可以吗?”就在她要越过他走出洗衣房的时候,他突的一把拥住她,两个人身上那股沐浴乳的味道冲进她的鼻间,他的手隔着她的睡衣正放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声音很轻,却让她在瞬间怔住,这一个晚上,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准备,还有,她此刻心情很不好。
那根头发,让她觉得很别扭,他今天不是才在别的女人身上爬下来吗?
闭了闭眼睛,她轻声道:“大年夜的时候好不好?除旧迎新,我们,也有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未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就给了自己和他一个这样听起来很冠冕堂皇的籍口。
那两只手,还在她的小腹上,紧紧的搂着,他的气息吐在她的发上,夜在这一刻尤其的静谧,骆离觉得自己的心要跳出心口了,他越是不说话不回答,她越是慌,明明早就是他的妻子了,小红本本说明他可以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是她要履行的妻子的义务,她没有理由拒绝的,从他休年假到现在,他一直与她相敬如宾。
静,还是静。
骆离听到了墙上挂钟嘀嗒嘀嗒的声音,仿佛在敲着她的头一样,让她晕晕的,不知道是要反抗还是迎合。
于情于理,她都该迎合的,可是,为什么心底里有一道声音却在拼命的告诉她,不要做,什么也不要做。
“刷”,娇小的身体突的被拦腰抱起,一滴水滴在了她的脖颈间,很快就滑进睡衣滚到了她的胸口上,叶子墨抱着她大步往卧室走去,她在他怀里,就象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叶子墨看着她眼底的慌眼底的乱,明明都跟龙少哲睡过了,他的妻子,居然和小叔子睡过了,倒是他这个正牌的丈夫,居然,还从来也没有享用过她。
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银白的月光透过窗纱洒满了室内,衬着卧室正中央的那张大床仿佛置在梦幻中一般,让骆离的心跳加速,整个人已经被叶子墨放到了床上,此时的他正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睡衣因着刚刚的挣扎已经凌乱了,腰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让两片衣襟早就裂开了,露出了她胸前一大片的雪白肌肤。
看着她的脸,叶子墨的心神一阵恍惚,竟是,那样的象。
他一下子趴了下去,整个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