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远远的看着倪亦雪和龙少哲站在一起,她这才发觉自己与他的世界其实真的很遥远,她看着他与人谈笑风生,看着他游走在一个个的男人女人间那般的游刃有余,而她与他,隔得越来越远了。
苏念念出现了,一身火红的长裙,衬着她仿佛一个新娘子一样,长发束成了发髻,光滑可鉴人影,也让她全身上下都弥漫起了一股子妩媚与成熟的风韵,提着裙摆,她穿过一个个的人俏生生的站定在龙少哲的身边,两个人站在那里,竟让人有些不想移开视线,很美,很般配。
剪彩仪式要开始了,骆离远远的站着,看见苏念念正龙飞凤舞的跟龙少哲在说着什么,她听不见,只是,突的感觉到他一边听着一边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姐,剪彩之后就可以进去了,嘿嘿,我会替你坐摩天轮哟。”
她紧握着骆轩的手,坐在了大门外的一处台阶上,不想去看那个只属于他而与她无关的世界了。
“姐,你不开心吗?”似乎,她的不说话感染给了骆轩,他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我担心爷爷。”
“姐,是不是在剪彩了?你听,好多人在鼓掌在欢呼呢。”骆轩看不见,但是,他的耳朵尤其的敏锐。
是的,是在剪彩了,她没看,不用想也知道是苏念念陪着他在剪彩了。
手绞着衣角,仿佛那衣角刚折磨了她而她在回报一样,一下一下,狠狠的,重重的。
手机,偏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拿起,以为是叶子墨发来的短信,却在看到那号码的时候一愣,居然是龙少哲的,他不是正在剪彩吗?
骆离拉着骆轩倏的从台阶上站了起来,她个子娇小些,怎么也看不到那边正在干什么,惦着脚尖看过去,手机居然又响了起来,这次,她忍不住了,急忙的打开来短信,两个,都是龙少哲的。
第一条:不许走。
第二条:十点。
骆离懵懵的,他不是在剪彩吗,怎么居然有时间给她发短信?
但是,那被围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剪彩的地方,她根本看不见的,真后悔走离得这么远,不然,她就可以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司仪的声音:“有请华天集团总裁龙少哲先生致辞。”
紧接着,麦克风里就传来了龙少哲沉稳而磁性的声音,骆离靠着骆轩静静听着,可是脑海里闪过的却是他发过来的那第二条短信。
十点。
十点他要干什么?
那个时间,诱着她恨不得现在就到了,她想知道他要干什么,那个男人,他太会吊人的胃口了。
他要见她吗?
骆离想起了叶子墨电话里的警告,她的心又沉沉的了。
周遭,是那般的热闹,游乐场的开业仪式做得相当的成功,尤其是免费一天的游玩,又赶上寒假的一个周末,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了,一家三口手牵手的边逛着边吃着零食,那画面,尤其的唯美温馨,让人向往。
苏念念终于出现了,扯过了骆轩就奔进了游乐场,那飞奔的速度让骆离有些跟不上,退下裙子穿上牛仔裤的苏念念又是另一种模样,不再妩媚不再成熟,而是有着天真少女般纯洁的味道,骆离羡慕的看着她,那丫头,她是百变魔女。
苏念念拉着骆轩玩了起来,骆离就远远的看着,其实,她比他们也就大个一两岁,可这一瞬间,她却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岁一样,青春,仿佛已从她的身上褪去,她老了吗?
时间,走的飞快,转眼已经近十点了。
骆轩和苏念念正坐在海盗船上,她甚至能听到他们玩的兴奋的尖叫声。
他,要来见她了吗?
爷爷病了,他们却在这里欢乐,这样,真的不好,骆离越想越不安。
却是在这时,一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走向了她,“小姐,你贵姓?”
“免贵姓骆。”
“骆小姐是今天的幸运儿,幸运大转盘第一人,今天摩天轮只对外免费三次,骆小姐是第一个。”
骆离有些迷糊,“什么幸运大转盘?”要到十点了,龙少哲要出现了呢,这个时候,她……她……她哪里也不想去。
工作人员一指不远处的超大的电视屏幕,“喏,之前骆小姐进游乐场的时候有录像的,我们的幸运大转盘就在录像中一转,停下时就指在了你的身上。”骆离笑了,她的人生真的开始走运了吗,指着自己的鼻尖,她认真的问道:“真的是我?”
“嗯,就是骆小姐,请随我来。”
“可是,我……”骆离想到了爷爷,迟疑了。
“骆小姐是不喜欢被人关注吗?”
骆离轻轻点了点头,虽然摩天轮并不是一个十分娱乐的游乐项目,真的只是让人可以在高处俯瞰风景的一种休闲方式,但是,她还是觉得今天的她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这个简单呀,骆小姐,这个给你。”工作人员居然随手就变出了一个卡通面具,是个讨喜的红太狼形象,让骆离忍不住的就戴在了脸上,“现在可以了,也不会引人注目了,骆小姐请跟我来吧。”
骆离拿着手机,脑子里全都是龙少哲发过来的那第二条短信,十点,真的要到了。
手握着手机,若是他找她,她接起手机就可以了,摩天轮,那是一种绝对的致命般的诱惑,就象罂粟一般,诱着她一步一步的朝着那里走去。
华天游乐场的摩天轮非常之大,远远看着,就让她期待着坐到那最顶端的感觉了。
十点,真的要到了,她瞄了一眼手机,那男人,没有打来。
“小姐,可以坐上去了。”工作人员满面微笑的说道。
骆离抬腿,正要跨进去坐下,却是在这时,手机响了。
以为是他,她倏的接起,“在哪儿?”
“骆小姐,你妈妈的病发作了,你看,你能不能来……”
“我马上过去。”才迈起的腿放了下去,骆离拿着手机快速的朝着游乐场的出口奔去,她跑得那样急那样快,妈妈,一定要没事,一定的。
她身后,一个戴着灰太狼面具的男子正大步的走向摩天轮,可是,摩天轮前只剩下了那个工作人员在焦急冲着已经跑远的骆离喊着,“骆小姐,你站住,你要去哪里?摩天轮要启动了呢。”
‘灰太狼’转首看着骆离飞奔而去的方向,才要追上去,苏念念牵着骆轩的手就走了过来,“少哲,你这是在玩什么东东?怎么还戴这种幼稚的面具?快换一个野兽的面具,我也要,我呢,就戴一个美女的面具,美女与野兽,绝对的配搭,骆轩,你跟着美女和野兽也没关系,哈哈,你怎么也当不成电灯泡,来,咱们上摩天轮,你不是要替你姐坐吗?”她扯着骆轩就坐了上去,就是这么一个阻止,等龙少哲甩开她的手追出去的时候,游乐场前的大广场上,又哪里还有骆离的影子了。
她,不见了。
“龙总,你这是……”一个来宾发现了龙少哲,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一个游戏。”龙少哲从容应道,随手,摘下了脸上的灰太狼面具,目光再次扫过不远处的那条马路,没有骆离,她走了。
骆离跳上了计程车,着急的催促着,“师傅,去车站,麻烦快一点。”手有些颤,全身都在发抖,妈妈的病是很特别的病种,还是一种传染病,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不想告诉别人,甚至连骆轩也没有告诉,拿了叶子墨的五百万一部分替妈妈还了赌债,一部分就交到了医院,只希望那钱可以维系妈妈的生命,医生说过,妈妈的病犯一次就离死亡更近一次。
骆离关了手机,她不想别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妈妈的病,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不能。
龙少哲终于摆脱了那个来宾,可,当他拿起手机拨打出去的时候,骆离的手机已经关机。
从游乐场到那家T市附近的医院,骆离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转车再转车,才到了那极偏僻的所在,跳下车就冲进了医院,隔离室里,妈妈全身发抖的蜷缩在脚落里,骆离敲着玻璃门,她要冲进去看妈妈,却被护士给拦住了,“骆小姐,进去要穿隔离防护服的。”
“我不怕。”
“不行,这是医院的规定。”
她咬牙,随手接过护士递过来的隔离防护服套在身上,有些肥大,但是,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就好了,这个时候,好看不好看真的无所谓的。
骆离走进了隔离室,她捡起了地板上的一只小熊走向了妈妈,怀抱着那小熊,仿佛,就能给她力量一样,“妈……”,她轻声一唤,强忍着眸中的泪,妈妈走到今天,她真不知道要怪谁,怪爸爸吗?
那个男人,她现在连恨他的力气也没有了。
靳兰轻轻抬首,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一样,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骆离,你怎么来了?你出去,出去。”她伸手似乎是想要推她,可是,那双瘦弱的手才要碰到骆离就急忙的缩了回去,“你出去呀,离我远点,离我远点,我不要你来看我。”靳兰嘶吼着,身体因为激动而抖得更加厉害了。
“妈……”骆离再也忍不住了,不管妈妈做过什么,她都是自己的亲妈妈,骆离一下子抱住了靳兰,不管她用多少的力气推她她都使劲的抱着,抱紧,再抱紧,“妈,会好的,总会好的,离儿等你出去,天天一起看日出日落。”
“骆小姐,请你不要紧抱病人,请松开。”隔离室外护士一发现她的行为就急忙的对着喇叭喊了起来。
靳兰听见了,她猛的推开了骆离,“快走开,你再不走,我一头撞死给你看。”
“妈……”骆离急忙后退,眼泪,不可遏止的流了出来,每一次来看靳兰都是这样的结果,靳兰总是怕会传染给她,可她是她的女儿呀,没有妈妈,又怎么会有她呢?
“走,你走……”
骆离不住后退,因为,她真的尝试过的,记得她第二次来这里的时候,妈妈真的因为她的不离开而撞了墙,她此刻依然记得妈妈血流满面的样子,后来,医生告诉她,那样的伤妈妈足足经历了一个月才好起来,是的,普通人只要一个星期就可以好起的伤,靳兰却需要很久。
于是,隔离室里,靳兰蜷缩着坐在墙角看着骆离,隔离室外,骆离站在透明的窗子前看着里面的靳兰,两个人明明离得那般近,但是,却又仿佛很远很远一样,不管骆离怎么伸手,她都触摸不到妈妈的脸庞,那个,曾经给她微笑的脸庞。
医生给靳兰用了药,她终于好些了,也安静的睡了过去,骆离坐在床前看着妈妈,许久许久,她的泪一直流一直流。
“骆小姐,请你跟我出来讨论一下你母亲的治疗问题吧。”医生拿过话筒在外面说道。
是的,若不是特别需要,没有人喜欢与一个需要隔离的传染病人在一起的,每个人都不想死,都怕传染,骆离懂,她替靳兰掖了掖被子,起身走了出去。
“骆小姐,你也知道这个病要维系性命的话真的很不容易,所要用的药物非常之昂贵,所以,我再提醒一下骆小姐是否还要继续给你妈妈用药,医院有一些如你妈妈这样的病例,家属已经放弃了,因为,到最后的结果也是人财两空。”
是的,得了这病的人不管用多少好药,最后还是要很快死去的,到时候,她会没了妈妈,也欠下了很多的钱。
骆离回头再看了一眼熟睡中了的妈妈,她睡得很安详,怀里抱着那个小熊,那是她从前最喜欢的玩具,从小抱到大,旧得都脱了毛,却还是喜欢,妈妈,永远都是她的妈妈,她咬了咬唇,“继续治,不是说国外正在研究这种病的治疗方法吗,也许,我妈妈可以等到那一天。”
医生赞许的点了点头,“骆小姐真勇敢,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透了,这样的传染病医院偏僻的一到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