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骆离,我跟你去吧。”莫小曼站了起来,有点不放心。
“小曼,快点,是你点的王菲的《红豆》,快点……”莫小曼只好接过麦克,一边站起一边向骆离道:“快去快回哟。”仿佛,骆离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骆离微微颔首,走出包厢,包厢外的走廊里却是与包厢里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走廊里很安静,几个服务生笔直的站在墙边等待着客人的随时传唤,骆离走向洗手间,才开了门进去,就听见两个女人的说话声,“嘿,想不到龙少也来了。”
“那又怎么样,他今晚居然带了女伴。”
“他带他的,你不是对他心仪很久了吗,只要他还没结婚,你就有追求他的权利。”
“呃,你是不知道吧,他带来的那个女孩是苏念念,苏安昌的女儿呢,除非我不要命了我才敢去惹她。”
“那倒也是,唉,多帅的一个男人呀,今晚居然就被苏念念给霸占了,要是他肯上我的床,小羽,我一点都介意跟你一起分享他……”
骆离的心一下子从飘忽而到了此刻的沉甸甸的,他也来了,可是,陪着他的却是苏念念,两个人是堕入了爱河了吧,所以,龙少哲才早就把她给忘记了,想起摩天轮上的那一晚,她的心不由得黯然了。
“丽丽,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龙少他,现在不行了。”压低的声音,很小很小,却,足以让骆离听得清楚。
“什么不行了?”丽丽好奇的追问小羽。
“前几天一个姐妹说她去了夜阑珊,那晚,好几个女孩子被他叫进了房间,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丽丽已经被完全挑起了兴致。“听说他连勃起都不能了呢,要是跟了他,那还不就是一个小寡妇呀,丽丽,难道你能忍受看着美男却不能得手的煎熬吗?”
“小羽,你别胡说,龙少怎么可能不举呢?”丽丽一副很不相信的口气。
“嘘,你小声点,我那姐妹已经离开T市了,苏念念说,她要是敢回来,直接要了她的小命。”
“这么邪呼?你确定是龙少?”
“应该是吧,虽然他房间里那么黑没人看到是他,但是,能请动苏念念给其做事的,你觉得T市除了龙少还有第二个男人吗?”
“那倒也是……”
“你说,要是T市的女人们知道龙少不举了,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
“去死,再说你就等着自己给自己收尸吧。”丽丽站了起来,声音很快淹没在洗手间的门前,骆离再也听不到什么了。
他还在不举吗?
骆离想起了在B市时她对他的袭击,难道,从那个时候开始……
骆离不敢想了,迅速的起身净了手,然后站在吹干机前吹着手,眼睛却是呆呆的盯着墙壁发呆,若是龙少哲不举了,那他以后该怎么办?龙阿姨一定会很伤心的。
不知不觉的,她心底就涌起了一份歉然,还有一份说不出的忧伤感。
酒,奔腾在身体里,让她迷迷糊糊的,烘干了手,就想要出去转一转,也让夜晚的风把自己吹得清醒一些,她实在不想被刚刚听到的关于龙少哲的传闻弄得心情不好,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他现在不是还跟苏念念在一起吗?
牡丹园是T市很著名的会所,地毯更是顶级的,好的没话说,走在上面悄无声息的,骆离很快就从一个小角门走了出去,暗夜的风徐徐的拂在身上,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清爽的感觉。
叶子墨到底还是没来,他压根就忘记了小年这一天跟莫小曼和莫寻的约定吧。
手里,手机被摆弄着,她突然间就想再给他打一次电话,他就算是不记得了就算是不想回来,干吗非要关机呢?
骆离轻轻按下了叶子墨的手机快捷键。
“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还是那个冰冷的女声,让她的眉越发的皱的厉害了。
不知不觉的,骆离走到了牡丹园的室外停车场,那是一处很僻静的所在,一排排的凤凰树开着桔红色的花,在夜色里绽放着娇娆,一辆辆的车停在那树下,安静如不在。
骆离徐徐走着,突的,一辆车里闪过的一道亮光让她蓦然的停住脚步,只为,那亮光突闪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却也有些模糊的面容。
只是怔了三秒钟,骆离的脚就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朝着那部车移去,会是他吗?
不会的,他说他明天才回来,不可能的,不可能是叶子墨的……



 第88章 捉奸当场(1250收藏加更)
 更新时间:20131126 1:03:04 本章字数:5712

骆离的脚步停在了那辆车前,车里,一片模糊不清,黑暗的世界里似乎是有两个人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着,她看不清那两个人是谁,但是,却认得面前的这辆车,那是叶子墨的车,那个车牌号,她清楚的记得……
也许是他突然间想起了与莫小曼和莫寻的约定赶来了,可是,车里现在却是两个人,还是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晓是她未经人事,也能大概的感觉出那里面的两个黑影在做什么。
不,不可能的。
这样的公众场合,虽然是在牡丹园很偏僻的角落,可是,叶子墨那样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呢,他是军人,他不会的辂。
一定是她的感觉错了,也许,是有什么人冲进了他的车里与他起了冲突,然后,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可,不会打了这么久吧?
骆离定定的看着那辆车已经足有一分钟了,车里的两个人分分合合,可是那影子带给她的明明就是不住重复的动作驷。
骆离真的不淡定了。
脚步移前一步,让自己可以更清晰的隔着车玻璃看清楚里面的那两个人。
车里很黑,但是,不远处的霓虹却是闪亮的,轻轻闪过的一瞬间,她终于彻底的看清楚了车里的那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叶子墨是她的丈夫,女的,居然……居然是轻离,她见过轻离的照片的,她知道那就是轻离,绝对是轻离,那个,精灵一样漂亮的女孩,她回来了T市。
于是,叶子墨为了见轻离他欺骗了自己,他说他明天才回来,却是在今天就回来了。
骆离的身体不住的倒退再倒退,她宁愿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就在她天天为着自己偶尔会想念龙少哲而自责而咒骂自己是坏女孩的时候,那个,她的丈夫,却在他的车里与一个女人滚在了起来,那画面那么的刺眼,那么的让她心痛,那一瞬间,她只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不。
不要。
她想起了龙少哲曾经说过的话,再你还没有离婚之前,我是会不碰你的。
他做到了,她和他两个人的身体都没有背叛过叶子墨,但是现在,叶子墨却背叛了她。
“嘭”,急骤的后退,但是,她根本忘记了去注意后面的一切,身体猛然的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发出一声闷响,让她一惊,急忙的回首,“谁?”她怕,害怕被人发现那辆车里的一切,若是被人发现,叶子墨的人生也就尽毁了,毕竟,他是首长级的人物,他的人生里不可以有任何的污点,还是这样与女人乱搞的污点,不管他以前与轻离有多相爱,但是,现在的他的妻子就是她骆离而不是轻离,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别怕,是我。”轻轻的怀抱,带着红酒的气息,莫寻紧搂住了骆离,他的声音带来了一种让她习惯了的久违了的信任的感觉,“我们走。”莫寻轻声说道。
此时的骆离只想逃离那部车越远越好,她真的想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叶子墨,他真的骗了她了,在他心里,他的深爱只有一个,那就是轻离,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他不爱她,从来也没有爱过她,他娶她,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一个轻离的替身而已。
“骆离,他不配你,骆离,他真的配不上你。”莫寻轻声的呢喃着,却,并没有带她离开,同样黑暗的夜色中,他拥着她在怀里,酒意让他的眼睛也迷朦了起来,轻轻勾起骆离尖巧的下巴,他柔声道:“离开她,骆离,我们有三年的……”他说着,如红酒般艳红的唇就落了下来,长长的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在了背上,随着他的吻落下的同时他的发也散了下来,遮住了两个人的脸,但是,唇,却是真实的触碰在了一起。
“少哲哥哥,你要去哪儿?”原本,正在露台上吸烟的龙少哲突的转身走进了包厢,苏念念急切的迎上去,手就欲要拉住龙少哲,她喝多了,娇艳的唇上写着渴望,可,她却知道离他越近,她越是不能得到他的心他的身体。
龙少哲拿出了手机,冰冷的面庞上仿似没有一丝温度,手一挣,就挣开了苏念念,让她一个趔趄的倒在了地毯上。
“龙少……”强子接起了龙少哲的电话。
“把牡丹园周遭附近所有的灯都给我开了,立刻马上,不许迟一秒钟。”他边说着,边冲出了包厢,长腿飞一样的跑过走廊冲进电梯,他刚刚,居然看到了骆离和莫寻再次的抱在了一起。
脑子里闪过那个清晨莫寻和骆离一起吃早餐的画面,他的头痛了起来。
暗夜的车里,有两个人继续的玩着车震,一点也不知道车子外发生的一切。
暗夜里的车外,莫寻狠狠的吻着骆离,想吻她很久很久了,只是那时候还没有与吴晓丹分手,他怕吓着了她,所以,才从来也没有实施这个想了许久的渴望。
骆离在挣扎,她的小手推着莫寻的胸口,但是,酒醉的莫寻胆子大的什么也不管了,就是拼命的索要着她的唇,一遍又一遍的描摹着她的唇形,柔软而又馨香,与他想象中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甚至于,还更加的香甜,就在莫寻的唇舌想要更近一步的探入到骆离的口中的时候,突的,周遭骤然的亮了起来。
那光亮来得突然来得快捷,当眸中闪过那刺眼的光茫时,骆离用尽力气的猛的一推,就挣开了莫寻,两个人相对而站,骆离粗喘着,胸口起伏着,就在这时,她感觉到了有两道视线正灼灼的盯向她,下意识的转首看过去那里,却,只有迷朦的一抹暗影,她什么也看不清楚,黑夜,就是这样的神秘,不管周遭的灯光有多亮,却总有灯光照不到的死角,她看不到那里是不是有人在盯着她看。
而她那粗喘的身体却是尽数的落进了龙少哲的眸中,若不是灯都亮了,她和莫寻还不知道要吻上多久。
手中燃起的一根烟在身后继续的燃烧着,烟灰一节节的规律的掉落,然后,蜿蜒着触到了他的指腹,他却觉察不到疼烫,依然静静的望着亮夜中的那两个已经分开的男人女人。莫寻,他果然已经深入了骆离的心中。
那样的三年的感情岂是短短的数月可以比拟的。
龙少哲转身,大步的走回包厢,苏念念已经喝趴下了,如小猫一样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龙少哲冲进了洗手间,拧开了水龙头,冷水喷到了脸上,也喷到了镜子上,那冰冷的感觉让他多少清醒了一些,骤然的抬首,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冷漠,爱情是根草,遍地都是,相信爱情的人是傻瓜,他早就不相信爱情了,不是吗?
洗手液抹在了下巴上,他突然拿起牡丹园里备用的那种一次性的剔须刀飞快的将下巴上的胡子全数的刮了一个干干净净,突然的光溜溜一片,让他骤然的有些不习惯,可,这样才是原来的那个他,不是吗?
小嫂子,呵呵,她也不值得他去相信什么鬼爱情。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龙少哲已经恢复为从前的那个冷情而淡漠至极的龙少哲招牌式的形象了。
室外的灯光下,同样被灯光惊醒的叶子墨倏的停下了身上所有的动作,然后,急忙的扯过衣物套上,一旁的轻离却什么也不知道,还是不停的往他身上扒来,身体里有一种灼热的感觉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