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蛔〉陌慈嘧牛銮岷鲋兀阉娜椴蛔〉谋浠怀梢桓鲇忠桓龅男巫矗届蛔拍腥说氖右啊
“子墨……”轻离欢快的吟叫着,一双眼睛媚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似的,两条白皙的腿也紧紧的缠上了叶子墨的腰,那一刻,叶子墨什么都忘记了,眼里就是这个女人,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乳她的手她的腿,一切的一切,都想要嵌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离儿……离儿……给我……”汗水不住的在飞动中滴落,似乎是因为太久没有过这样的激情澎湃了,叶子墨十分的投入,让空气里很快就传来了两个人欢爱中的淫糜的味道,他深嗅着那味道,只让自己越来越兴奋,唇齿早就落在了轻离的一只乳上,先是将那整只乳都尽数的含入口中吮吸着,舌尖就在吮吸中如蛇信子一样的不住的舔着那乳上滑腻如牛奶一样的肌肤,一下一下,引起两个人一起的颤粟。
那女性的味道,太美太魅惑,让他迷醉,让他继续的埋首其间,怎么也不想移开。
轻离觉得自己仿佛要飞起来了一样,整具身体都被叶子墨带引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美妙的境地,她半睁着眼睛看着叶子墨,那微湿的发际间闪烁着颗颗的汗珠,其实,她一直都是清醒的,就在叶子墨一手刀劈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完了,但是现在的这一刻,她心底里又迅速的升起了希翼,为了佳佳,她也要争取,不管老爷子怎么反对她怎么不许她回来不许她进叶家的门,她都要争取。
龙少哲是不可能了,那个男人,她驾驭不了,所以,如今借着老爷子喜欢上了佳佳,她是真的再也不能错过了。
她卖力的吟叫,其实,男人都是食色的,只要她把叶子墨侍候好了,只要,他对自己的身体上了瘾,那么,就什么都好说了。
那些记者,也不知道有没有拍到自己和叶子墨,都怪骆离,是她的出现搅乱了一切,嗯,还有龙少哲。
“子墨……啊……哼啊……快……要……要我……子墨……我是你的……只是你的……”她低低的轻喃着,眸子里却骤然的亮了起来,卧室的门好象是被人推开了一点点,只有一点点,但是,却足以让她发现有光线洒了进来。
叶子墨还在她的身上驰聘着,把她如一艘小船一样的颠簸着,想到门外那个人很有可能是骆离的时候,轻离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子墨,你还爱我吗?”
“嗯……喜欢……”叶子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很快就要达到顶峰了,这个时候轻离的问题于他来说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他随意的就应了一声。
“想我了吗?”
“想了。”激情中的男人其实比女人还不设防,叶子墨一点也没有发现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子墨,说你爱我,说你会爱我一生一世一辈子。“
“嗯,我爱你,我爱你一生一世一辈子。”迷药,让叶子墨迷失了本性,他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了身下的这个女人,白皙的身体,妩媚的面容,滑腻的肌肤,手摸在她的乳上,按揉着,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兴奋的嘶吼着,“离儿,你是我的,给我,把你给我,好吗?”
“好,好,都给你,我是你的,我只给你,子墨,你快……你快呀……”两条白皙的腿紧夹着叶子墨的腰身,三十岁的男人体型可以保持得这样好的真的很少有,叶子墨的身上几乎没有一丝赘肉,精壮的身体蓄着仿佛永远也用不完的暴发力,他是强健的,他也是阳刚成熟的,跟了他至少好过没有。
轻离眯缝着眼睛,随着叶子墨的一声声嘶吼,很快与他一起达到了欲的顶峰。
“啊……”随着房间里紧接着而来的粗喘的男声女声,骆离再也站不住了,她不是故意的要看到这些的,她也不是故意的要听到轻离和叶子墨的爱语的,才推开门的时候她还以为那是电视里的声音,毕竟,现在电视里也有这样过火的画面的,但是,当她真的瞥到床上那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体时,她忘记了思考,忘记了逃开,就那么怔怔的站着听着看着,直到这一刻两个人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该逃的,她不该看的,看人家做什么,看了会长针眼的。
“骆离……”骆离的一声惊叫让叶子墨一下子惊醒了,高大的身形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跳下去,才要追上去又发现自己身无寸缕,他这个形象实在不适合出去,随手就扯了床单裹在自己的身上,“骆离……”他追出去,也是这一刻才想到在他和骆离的婚房里他与轻离一起真的真的不应该。
却,已经晚了。他不止是与轻离发生了一切,甚至,还被骆离撞了一个正着,不知怎么的,在看到骆离狂奔而出的那一刹那,他的心居然隐隐的痛了起来。
那是一种很奇怪很陌生的感觉,让他无法形容也无法解释。
“骆离……”
“嘭”,回应他的是房门的重重一关,骆离飞跑了出去,她在暗夜里回来,又在暗夜里离去。
他追到门口时,骆离已经钻进了电梯,这个时间点的电梯很好等,手指一按,便来了。
骆离站在电梯里,泪水哗哗的流,在牡丹园里看到叶子墨和轻离的时候,她也没有此刻的愤怒,或者,那是因为不爱吧,她好象从来也没有爱过叶子墨,她跟他之间不过是一种天下最简单的夫妻关系罢了,其它的,真的没有了。
但是刚刚,在发现他居然带着轻离滚在她的床上的时候,她所有的理智都尽数的崩溃了,叶子墨,他彻底的毁灭了他在她心中那份还残存的美好与高大。
骆离出了电梯就钻进了夜色中,狂奔出了凤翔新城,漫无目的的游走在T市略显空旷的夜色中。
叶子墨回身就扯下了被单,套上一条长裤再拿了车钥匙就再次追了出去,甚至,来不及去穿上衣。
“子墨,对不起,我陪你去找,对不起,子墨……”轻离也跟了出来,衣衫凌乱的紧跟着叶子墨,两个人闷声不响的进了电梯,所有的渴望在这一刻都已经彻底的熄灭,叶子墨猛的一拳捶在了电梯壁上,“轻离,对不起,你先回去,我……我有事……”
“你去找骆离吧,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回来,是我不该到你家里的……”轻离哭了,一张小脸上梨花带雨,是那般的楚楚可怜。
那哭声,那小脸,让叶子墨又心软了,“别哭,不管你的事,是我带你回来的,你昏倒了,乖,你先回去。”
拦了一辆计程车,报上了轻雪的地址,眼看着轻离坐上去眼看着车开了,叶子墨才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可,却再也找不到骆离的踪影了。
T市的街道都是井字型,到处都是路,只是宽窄的差别罢了,他去了这一条,就错过了另一条,于是,不管他车的四个轮子比骆离的两条腿快多少倍,他就是找不到骆离。
一夜,其实很长。
一夜,其实也很短。
骆离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下来,她一直走一直走,人早就走到了郊区,她没去骆轩那里,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往妈妈所在的医院的方向走去,很远,但是,她居然忘记了打车,就那么迷迷糊糊的走去那里。
妈妈说,这个世界最难遇到的就是两情相悦了。
妈妈说,如果遇不到两情相悦,那就宁愿一辈子也不要嫁,否则,就是痛苦的一生,一如她和爸爸。
可她,还是傻傻的嫁了。
为了妈妈,她不得不嫁。
现在她才知道叶子墨娶她完全只是把她当成了轻离的替身,她长得象轻离呀,甚至连名字都一样。
暗夜里,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脑子里闪过的全都是叶子墨与轻离在一起时的画面,那般的放浪那般的形骸。
那是,只有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才会达到的一种欲的境界吧。
那条路,开车都要很久,更何况她这样的走路过去了。
一夜,就在她的脚步中悄然的走过。
天亮了,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她却觉不到一丝的暖意,漫身的冰冷让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昨夜里微醉的她早就酒醒了,本也没吃什么东西,这时候,她饿极了,却什么也不想吃,只是那般继续的徐徐的机械的朝前走着。
泪,早就流干了。
叶子墨和轻离在她的床上,于她,分明就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说不出的难堪。
时间,走过了一夜,又走过了一个上午,骆离疲惫不堪的抵达了妈妈所在的医院,一夜未睡,她看起来憔悴极了,站在妈妈的病房前,一站又是许久,看着妈妈,她的心才慢慢的安下了少许。
白色的床单上,妈妈一直在睡着,输液点点滴滴的渗入到妈妈的血管里,不管妈妈能不能好起来,她都不会放弃妈妈。
“骆小姐,你妈妈的情况最近几天很稳定,还有好转的迹象呢。”主治医生听说她来了,便过来向她汇报着。
骆离的意识这才多少回归了些,惊喜的转首,“真的吗?”
“嗯,真的。”
“谢谢你,医生。”这消息,无疑在她如死水般的心里激起了一层喜悦的浪花,妈妈有希望了,她终于没有白白的嫁给了叶子墨,这一刻,她并不后悔选择的出嫁,只是,心,真的很睹得慌。
换了隔离防护服去陪着妈妈了,就只是静静的看着妈妈都是一种幸福。
妈妈醒了,看见她就哭,她就哄着,陪着,劝着,如今,哪也不想去,就想这样的与妈妈在一起,这个世上,对自己最没私心的就是妈妈了。
骆离在医院里呆了三天,三天,她哪也没去,就只陪着妈妈。
手机,早就关了,她谁也不想见,谁的话也不想听。
“骆离,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靳兰不放心的问道。
她摇头,轻轻的摇头,微笑着把妈妈额前的碎发掖到耳后。
“骆离,回去吧,骆轩看不见你会着急的。”靳兰劝着,还有些苍白的脸色真的比以前有些生气了,这让骆离看着真的很欣慰。
“妈,你放心吧,我来的时候就把骆轩安排好了,骆轩虽然看不见,可他也十九了,他懂得照顾自己了。”
靳兰这才微微的放下了心,母女两个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很温馨,也给了骆离家一般的感觉,她甚至觉得这医院的病房都比凤翔新城的那套大房子更象是她的家,有妈妈的地方才是家。
天黑了,妈妈睡了,骆离端了衣服出去洗,洗好了晒上,夜风徐徐的吹来,吹起了那些湿衣,水珠不住的飞落,水池边,一个护士正在收拾一些小野鱼,她走过去,“要晒鱼干吗?”
“嗯,自己晒得干净,我妈最爱吃这个了,那边小溪里捉的。”小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按开了一个小收音机,收音机不大,但是干活的时候听着,真的很温馨。
骆离正要离开,突然间,收音机里传来的男主播的声音让她顿住了。
叶氏家族长孙叶子墨先生因生活作风问题前日被拘禁隔离审查,目前,官方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但是,叶氏的股票已经开始迅速的下跌了……
叶子墨出事了?
虽然,一想起那天他和轻离的事儿她依然很难过,但是,毕竟是他的五百万让妈妈现在的身体真的好些了,她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开了机。
未接电话,一个又一个,很多很多个。
有龙少哲的,还有骆轩的。
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爷子的号码,她存过的,可,她与老爷子从来也没有通过电话。
骆离先是给骆轩发了一条短信,告诉骆轩自己很好,然后,她想了又想还是给老爷子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老爷子的声音急切传来,“丫头,你在哪儿?我派车去接你。”
那样急的声音只能代表情况很紧急,或者说叶子墨现在面临着很难堪的境地,骆离轻咬了咬唇,“爷爷,我可以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