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是不是也喜欢象轻离那样的下贱?明知道那是一个套,居然还要跳进去,真是蠢。”他抬起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道,随即,居然飞快的捉住了她的两只手,迅速的扯过枕巾绑住了置在她的头顶上。
骆离拼命的挣扎,她一点也不懂这个男人这个晚上为什么这样的怪异,为什么这样的无理取闹,“龙少哲,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呀,你这个混蛋,这个人渣。”口不择言。脑子里闪出什么她就吼出了什么。
“我混蛋?我人渣?看来,是要让你知道知道被人强奸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了,我以前,就不该放过你。”他说着,一条腿轻而易举的就顶开了她的两腿,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两根绳子,动作优雅却迅速的很快的就将她的脚踝分绑在了床的两侧。
“龙少哲,你个混帐王八蛋。”骆离真急了,她这姿势,真的是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整个一个‘人’字形,两腿大开,身上的衣服早就因为与他的挣扎而凌乱不堪了。
可,龙少哲没有任何的反应,抓起那被绑在一起的她的两手,居然又用绳子固定在了床头上。
绑好了她,就在骆离以为他要再次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他居然身子一起就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笼罩在她的视野里,那双如深潭般的黑眸突然让她感到了恐慌,不,她不要这个姿势躺在床上,她斗不过他,那就放低姿态以柔克刚,跟他硬碰硬的后果就只能是她输的奇惨无比。
“龙少哲,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这一刻,骆离恨死龙少哲了,恨不得掐死他咬死他,可,这些不过是在心底里想想罢了,他丫的,她就是打不过他。
“等你学会不再无缘无故说失踪就失踪之后再说。”冷情的说完,龙少哲转身就走到了电话前,迅速的拿起固定电话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嗯,有什么需要就喊一声,我会听到的。”说着,他的手机已经接通了固定电话,“不过,记得小声点,不然,别人会以为我电话里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正在发春呢。”说完,他先是打开了床前墙壁上的电视,然后按开了一个频道,随即迈开长腿毫不迟疑的开了门就出去了,听到“嘭”的一声响,骆离的身体一颤,龙少哲,她诅咒他出门撞到车手机掉厕所走路头上掉鸟屎,总之,她诅咒他要多惨就有多惨。
可,也不过是瞬间,骆离的眼睛就被迎面超大的液晶电视屏幕上的画面给吸引住了,先是因为那是两具扭缠在一起的身体,紧接着,她瞪圆了眼睛,那画面里的一男一女根本不是两情相悦的缠在一起的,而是,男的拿着枪顶着女人的额头,然后,不住的在女人的身上驰骋着,那男人的侧脸让她一见之下只觉得恶心,那不正是那个姓王的吗?
也是这一刻,回味着龙少哲才说过的话,骆离才明白是她失踪了三天他担心她是被那个姓王的渣男给……给掳去了,所以,才要在此刻放这些录像来警告她。
那一瞬间,她的心底里五味杂陈,原来,他也并不是那么的坏的彻底,至少,他放过了她一次又一次,他也救了她一次又一次。
视频里的镜头应该是经过剪切的,她没有看到特别血腥的画面,只看到那女人最后挨了那个姓王的一枪。
骆离没有看到那枪打出去之后女人死去的样子,因为,视频很快的就转换为了另一个。
这一次的男女主角她并不陌生,男的是她的现任丈夫叶子墨,女的,自然就是轻离。
天,那背景根本就是在凤翔新城的她的家里。
怎么会?
怎么会呢?
她吃惊的看着,居然忘记要移开视线了,那两具激情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让她的耳朵里全都是轻离一声声的放浪的吟叫声,龙少哲居然给她看这个,她想不听不看,可,那声音那画面就是不住的在她的眼前晃动着。
叶子墨,每听到一分看到一分,她的心就在狠狠的滴着血。
离婚,她真的要跟他离婚了。
只是,欠他的五百万呢?
这一刻,当看过了视频之后,她所有的对龙少哲的怨气已经悄然的消散而去,甚至,早就忘记了诅咒他的话了,“龙少哲,借我五百万。”还了,便两清了,从此,离了婚就与叶子墨再无瓜葛了,不然,她怕她一辈子脑子里闪过的都会是叶子墨与轻离在一起的画面,那天她只听到轻离和叶子墨的对话,至于两个人做的那些放浪的动作她真的没看清楚的,可这一刻,她看得实在是太清楚了,这一刻,她甚至不想去追究是谁在她的家里安放了那个摄像头,只是被一股子愤怒搅的她只想要离婚了。
“嗯,可以,不过,骆离你说你要拿什么来抵押?”
她怔住,定定的看着那个被拿起的电话发呆,那男人,他该不会是拿着一直接通的手机一直在等着她说这一句吧,他居然,回应的这样的快……
  


 第92章 怀里的激吻
 更新时间:20131129 1:17:22 本章字数:5761

“没事我挂了,躁音。”良久,大概是见她不语,那头仿佛带着笑谑的味道低声说道。
“喂,别挂,躁音是你放的那些东东,你赶紧回来关了,再把我放了,龙少哲,我的腿和手腕都要断了。”她大喊着,若是这样被电视里的东西折磨一晚,她宁愿去死,真的。
“什么……”他的语气却突的一转,而且带上了急切的意味,声音好象不是对着她说的,而是对着另一个手机说的似的。
“赶紧送医院,立刻,马上。”忽的,他在手机里断断续续的传来了这样的话语,然后,桌子上的那个电话里就只剩下了被挂断的盲音了,这次,他是真挂了。
但是,他最后喊出来的那两句话却挠得她的心怎么也不安了,是谁病了要送医院塍?
他没说,她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猜了起来,最怕是骆轩出什么意外,骆轩看不见,出意外也是正常的事儿。
天呀,他快回来吧,她现在只想手脚自由了,然后去看看那个被送医院的人到底是谁。
可,陪伴她的只有电话里一直响个不停的盲音,还有那些恼人的视频里的男声女声栗。
骆离紧闭了双眼,她就当那些是普通的电视里的对白,迷迷糊糊中好象是睡着了,又好象是清醒的,就那般的分分秒秒的煎熬着,天亮的时候,她终于睡了过去,可是那姿势,怎么睡怎么不舒服,睡不了一会儿,人就醒了。
肚子饿得咕咕的叫,还有,她特别的想去洗手间,再不去,她怀疑她会尿了龙少哲的床。
骆离想骂人,第一次这么窝囊,她难受死了。
可是,骂了也没用,龙少哲不在。
但是,她还是想骂,骂吧。
龙少哲,祝你立刻马上变成小受,被千人骑万人上。
谁让他给她弄了现在的这个难堪的姿势了。
天都亮了,阳光热烈的洒进来,她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来,尿意,越来越浓了。
“咔嗒……”那好象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让骆离的眼睛倏的一亮,立刻便往门那里望过去,这小公寓真好,一眼可以望到底,没有任何的阻碍。
门,真开了,那男人他终于出现了,颀长的身形慵懒的靠在门楣上,“怎么样,昨晚舒服不?”
“龙少哲,你丫的,我尿了你的床了。”她冲着那进来的男人嘶吼着,她恨死他了。
龙少哲微微一笑,反手慢吞吞的关上了门,转过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还瞒有精神的,但是,那下巴上又冒出来的青色的胡茬是那么的清晰,甚至带着点性感的味道,是的,真的有性感的味道,骆离死死的盯着他,“快把我解开。”
男人迈着两条长腿两步就到了床前,居高临下的俯看着她,然后,悠然的拿起遥控器一转频道,天,电视里的画面立刻就换成了骆离此刻的样子,虽然还穿着衣服,可是,那姿势看起来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龙少哲,你到底解还是不解?”她气得咬牙切齿,想要剜了他看着她的眼睛,那眼神,仿佛她没穿衣服似的自己把自己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手中的遥控器随意的一个优美的抛物线便落在了床上,龙少哲狭长的眸子眯起了笑意,“嗯,说说昨晚看过电视后的心得体会,说得深刻了,那绳子会自动解开。”
自动个鬼,鬼才信他,“龙少哲,你再不解开,我真的要尿你的床了。”骆离的脸涨得通红,憋尿憋得很难受。
他的身体却倏然下俯,然后一只手就落在了她展开的两腿间,手指在床单摸索着,“嗯,没湿,又或者你已经尿过了,然后,被风干了?”他磁性的嗓音邪魅的说过时,电视屏幕上正好展现出这一幕,骆离只觉浑身都颤粟了,画面里他的头正好挡在她两腿之间,而他的一只手臂却在缓缓的动作着,看起来的效果就是他的手正抚摸着她的那里,天,那种感觉太魔魅了。
“呸……”能不能不要这么的折磨她呀,骆离真的气极了,一口口水吐过去,一吐一个正着,此时正沿着他的脸徐徐的流向他的唇角,而他,居然没擦,只是抬头淡笑的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要把她望进他的身体里一样,让她禁不住的打了一个激棂。
“你……”她看着他眸子里蕴着的笑意,突然间就觉得毛骨悚然了,“龙少哲,你要干吗?”
他歪在她身侧就吻上了她的唇,彼时,她的口水正好从他的脸上流下来,一点也没浪费的一古脑的全都被他推送进子她的唇里,随即,他的舌轻巧的钻了进去,就在她的口中翻搅着,“嗯,一起吃,很甜吧?”呢喃着说过,却是那样的让人迷乱。
他那样的亲吻,那样的碰触,让骆离只觉全身都发烫起来,身体里的尿意真的越来越强烈了,“龙少哲,我真的要去洗手间了。”带着点点的哀求,她要受不了了。
“说说昨晚看过电视后的心得体会,说得深刻了,你才能去。”他却依然不紧不慢,唇已经移到了她的眼睛上,指腹轻抚着她的脸颊,他还在折磨她,大有她不说他就不放过她的意思。
骆离抿了抿唇,恨呀,恨得牙痒痒,可是他却也是因为担心她,让她现在在恨着的时候居然还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甜蜜,“你从哪里弄来的视频?”
“你别管,快说体会,不然,下一个被强暴被枪杀的女人就是你。”他说得一本正经,同时,人已经坐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时,一只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朝着她的额头就是一下,“我不是开玩笑的,骆离,你再无缘无故失踪,很有可能一辈子也别想回来看骆轩了。”
骆离垂下了眼睑,那个姓王的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她那般不接他的电话他一定以为她出事了,心底里的甜蜜越来越浓,其实,他也是为她好,再加上此刻她真的真的很想去洗手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所以,她小小声的开口了,“我知道了,以后再不会不接你的电话,也不会突然消失了,少哲,你就给我解开吧,好不好?”软声的求着,他总是为她,是不是?
似乎,是看到了她涨红的不能再红的脸,他这才慢吞吞的抬起手,然后,开始解着她手腕上的绳子,绳子一开,骆离立刻挥舞起两条手臂朝他抡去,却被龙少哲轻巧的一闪,转眼他就站到了床下,看也不看她的去解她脚踝上的绳子,她现在要是想挥到他,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滚到地上去,可是脚踝还在他的手上,那样风险很大,骆离气恨的看着他,终于等到绳子开了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就一移腿,脚一沾地就直奔洗手间而去。先解决完生理问题再来跟他秋后算帐,哼哼。
可,当骆离真的坐在了马桶上的时候,她居然尿不出了。
小公寓的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