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好。”龙少哲随意答到,轻轻的咀嚼着那半块巧克力,其实,龙少哲从来不吃这种甜食的,但是,当骆离的小手将她吃剩下的半块巧克力塞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想,只嗅着她的气息,一个子含入口中便吃了起来。
很甜,味道还不错。
一边吃着一边按开了手机,但是,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这样的地窖里怎么可能有信号呢?
脑子里在迅速的过滤着今晚上一起吃团圆饭的每一个人,是叶子墨膈?
不,叶子墨想对付的应该只是自己而不是骆离吧,而且这次若不是他,叶子墨还出不来呢,叶子墨就算是想报复他也要缓上几天吧,不然,真的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了。
是叶子菲?
可,那死丫头今天才到T市,一下飞机就赶来了叶家,连踩点都没时间,龙少哲排除了是她的可能止。
陆美姿?
倒是有点象是她,可是那个女人除了会吃醋会叫嚣以外根本就是胸无大脑。
到底是谁呢?
龙少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再警惕的人也有打盹的时候,就如他,若是平时,他一定会好好的瞄看好这周遭的环境在跳下来的,可是刚刚,一看到掉到地窖里狼狈不堪的骆离,他想也没想的就跳了下来。
想不到,他也有被人算计的这一天。
如深潭般的黑眸凌厉的打过周遭,蓦的,他忽的转身,“骆离,你的巧克力是从哪里来的?客厅里好象没有这种巧克力。”直觉告诉他那巧克力有点不对,别人把他算计了来这里,绝对不会是只把他和骆离关在一起而已,一定是……
天,他想到了。
却,已经晚了。
“是佳佳给我的新年礼物,我随手放在了裤袋里,才觉得饿了就拿出来吃了。”骆离迷朦的看着龙少哲,“有问题?”却是在这时,她随手又脱下了一件马甲,好热。
龙少哲借着手机的微光静静的看着骆离足有三秒钟,突然间,指腹就落在了她的脸上,“热?”
“有点。”骆离说完,眼睛就睁大了,“不对,我掉下来的时候明明很冷的,但是现在……”总不会是一见到龙少哲就兴奋的热了起来了吧,骆离眨动着一双眼睛,心底里已经越来越不踏实了,可,龙少哲的手指还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动着,那样的触感冰凉而又惑人,让她全身的血液就在这一刻开始慢慢的蒸腾起来,仿佛泛起了腾腾的热气般的飘舞在她的身体里,“少哲……我……我……”脑子里早就把苏念念撇在了一边,甚至忘记了用餐时的气怨,她只看着龙少哲,恨不得要把他看到自己的心底里一样。
“嘭”,龙少哲一个用力,推着骆离骤然坐倒在了地上,“去那边墙角坐着,快去。”所有的不对就在他身体里的血液也开始上涌的时候终于有了确定的答案。
他明白了。
那个引着骆离和他来的人是想要他和骆离在这里……
这一刻,龙少哲是清醒的。
若是他真的和她在一起了,那么,那个人一定会掐好了时间叫上许多人许多人来观看他和骆离……
可这一刻,吃下的巧克力已经吐不出来了,那东西,已经在身体里起了反应。
那人真聪明,居然,利用了一个孩子。
佳佳,到底是谁把巧克力给的佳佳呢?
骆离狼狈的再次坐到了地上,那上面的冰凉让她微微清醒了一些,可是,她却发觉身体里开始排山倒海般的涌来一股子她说不出的狂热的感觉,那热意越来越强烈,晓是她再不经人事,可是这一刻也终于猜出了一点端倪。
那巧克力有问题。
天,她不止是吃了,还给龙少哲吃了一些。
“乖乖坐着,别动。”
龙少哲冷静的转身,趁着自己还清醒着,他得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可是,这地窖里除了那些酒坛根本没有可让他爬上去的东西。
皱着眉头紧盯着头顶上那个被合上的出口的木板,那是他和骆离今晚唯一的出路。
心思一转,龙少哲一个转身便拎起了一个酒坛,用力的一摔,酒坛顿时被摔裂了开来,整个地窖都是泥的,所以,虽然没有梯子,但是,爬上去却也不是不可能。
身体里的那股子热意越来越强烈,他咬唇,就用酒坛子的碎片用力的在那泥壁上挖着,一会儿的功夫就挖了一个小坑,目测一只脚绝对可以稳稳的踩上去,他便再挖第二个。
骆离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她果然没有叫错他。
借着手机黯淡的微光她静静的看着他忙碌着的背影,伟岸而修长,那身影仿佛给了她无穷的力量一样,所有的恐惧都已经消失,他一定会带着她一起出去的,一定会的。
可,早龙少哲先吃下巧克力的她却有点耐不住身体里的那份超常的热力了,她努力的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只想能消解一些难耐,可是,那份越来越强烈的渴望却叫嚣的要冲出她的体内,让她真想扑上去抱住龙少哲,是的,这一刻她真的想要抱住他,哪怕只是抱抱都好。
可她不能,她不能打扰他正在做着的事情。
骆离低头咬上了自己的手背,重重的,狠狠的,仿佛在咬着别人的似的,那痛意让她略略的清醒了一些,可,不过是维持了三两分钟,她的身体便又是难耐的在墙壁上蹭动了起来。
空气里,开始飘起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那味道让正拼尽全力挖着墙上的坑的龙少哲终于感觉到了,一个回眸,他看到了浑身仿佛着了火一样正在扯着自己衣衫的骆离,她是很想脱吧,却是忍着才没有全脱下,眼看着她在低头咬她自己,他终于明白那血腥是怎么来的了,也终于明白她在干什么了。
他忽的扔下了手中的酒坛碎片,一个箭步就跃到了她的身前,长臂一揽,随即,骆离整个娇小玲珑的身体就被他紧紧的搂在了怀里,“那么不想我碰你?”他轻声问,可嗓子却喑哑的厉害,天知道在她忍着的时候,他也在很难受的忍着吗?
“不……别碰我,你快放下我,你快想办法上去。”骆离用力的推着龙少哲的胸膛,只想他放开她,是她不好,是她连累了他。龙少哲微微笑开,唇齿咬上了她的耳朵,“傻瓜,那巧克力我也吃了,我跟你一样难受。”
骆离仰首,黑暗中,他的手机为了省电已经不再亮了,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却可以感觉到他黑黝黝的眸子此时正紧盯着自己,小脸上一羞,“出去再说。”
那娇媚的样子宛如一朵初初再绽而还未绽的百合,飘着淡雅的清香诱着人只想要去折下她的花枝。
龙少哲在脑子里迅速的计算着时间,他必须要快,只有走在时间的前面,才能免于被人算计了。
黑暗中,早就习惯了在暗夜里生存的他早就将怀里女人的娇媚一览无遗,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可是,他必须要先把一切都安排好。
他是男人,他是属于夜的王者。
唇,轻轻的覆在了黑暗中的那两唇红唇之上,软而饱满,且富于弹性,只轻轻的一个吮吻,却已经迅速的勾起了骆离的反应,天,她居然爱及了他这样的吻,喜欢的两条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只想这样的继续的挂在他的身上,原本还想要推开他的心,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了。
原始的本能的反应让她迷醉在他的吻中,仿佛,那被洒在地上的酒液都被她喝尽了一样,就连血液里都是醇香四溢的酒的味道,让她痴了醉了,“少哲……”她呢喃的轻唤,却被他尽数的吮入他的口中。
骆离八爪鱼般的挂在了龙少哲的身上,火热的身体只想在这一刻得以释放,他的吻比酒还让人迷醉,回吮着他的唇舌颤粟的回应着他每一下的折磨,这个男人,他是妖孽,他折磨着她全身的火都着了起来。
“骆离,可以吗?”他轻声问,也终于松开了她的唇,因为,再不松开两个人一定会因为缺氧而失去呼吸的。
“你……你走……”骆离的理智又被拉回了一些,她想要让他离开,可是,身体里又有一个声音想要拉住他,不许他走,只许他要她,她渴望他的身体渴望的要疯了。
“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好不好?”他柔声问,实在是舍不得她红润的唇,还有,她已然为他而准备好的身体,那样的滚烫,那样的舒展而开,分明就是在等着他来把她采撷。
只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对。
否则,他早就将她就地正法了,这一刻,他不想忍了。
身体里的渴望已经卓然的挺立了,“骆离,你得治好我的不举。”眼看着她不回应,他沙哑的说道。
骆离瞪圆了眼睛,半响才反应过来,“你……还在不举?”她想起了那天在洗手间里听到的关于他的八卦,真的是真的吗?
“嗯,现在应该不会了。”他笑谑着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乖,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好,相信我。”
十六岁就跟着苏安昌混了,那会儿苏安昌就已经不怎么管事了,把什么都交到了他的手上,好歹也混了有十几年了,这样的地窖根本难不倒他。
“嗯,我信你。”骆离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敢看他,已经习惯了这黑暗的她从他的眼神里只看到了渴望和诱惑。
龙少哲再度的放下了骆离,轻轻的,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地窖不是很高,所以,三个浅坑就足够了。
此时的他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咬牙一个一个的踩上去,伸出手摸到那块木板的时候,他深呼吸再深呼吸,用力的一推,木板没动,应该是被锁住了。
可是,他只有一只脚可以踩实在墙壁上,让他使不出更大的力气来,“骆离,肩膀给我。”他吼了一嗓,骆离立刻跳了起来站到他的脚下,龙少哲的一脚真的踩了上去,时间,容不得他去犹豫什么,要么被人陷害,要么自己逃出生天,他想也不想的直接选择了后者,不管怎么难受都忍着了,这一刻,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不会让那个人的阴谋得逞。
绝对不能。
他真重,一八五的身高再配上他健壮的身体,脚一落下来的时候,让骆离本来就软的身子差一点的就倒了下去,可是她咬牙忍着,一定要忍住。
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倒霉的跳下来,也不会被困在这地窖里了,这笼子一样的地方让她觉得自己就象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时都有可能被外面的猎手一刀结束小命。
不,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龙少哲是对的,他可以,她就可以。
其实,龙少哲这一脚也没舍得用全力,只略用了一分的力,让他惊喜的是,两脚一起用力,居然,就让他神奇般的两手终于推开了头顶的那块木板,他猜的果然没错,木板真的上锁了。
微微的一笑,手指勾起腕上的手表,然后,一个细细的钢丝就拿在了手里,穿过那木板的缝隙摸到了那只锁,“咔嗒”一声,很轻很小很细的一声,锁开了。
龙少哲小心翼翼的移动着那块木板,当新鲜的空气开始大把大把的灌进地窖里的时候,他是兴奋的,从没有过的兴奋,却是很小心的挪开那木板,然后,探出了头去。
花房里一片黑暗,但是,花房的门前却闪动着忽明忽暗的一点火光,那是被燃起的烟头的微光。
黑眸凌成厉色,是别人先不义,那就,别怪他了。
龙少哲倏的又跳下了地窖,下面,骆离正兴奋和难受的扭动着身子,他知道,她难受,他甚至猜到她刚刚绝对是又咬了自己一下,可是现在,这些都顾不得了,先上去才最重要,弯身,他低声道:“上来,我背你上去。”
骆离也不矫情,这个时候也不是矫情的时候,乖乖的跳到他的背上,只见他如猴子一样的迅速的几个踩踏,转眼就把她背出了地窖的出口,骆离趴在他的背上,深嗅着他身上那浓浓的男人的味道,迷离的只想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