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给我……”终于,龙少哲嘶吼了一声,再也不想隐忍的动作飞快的开始律动了起来,他怎么也不能输给这个居然还是初次的小妖精小野猫,他男性的自尊绝对不允许他输给她。
大年夜,清幽的光线丝丝缕缕的洒进了房间,叶宅里乱了起来,骆离依稀仿佛的好象是听到了门外的嘈杂声,却离她越来越远,此一刻,她的眼里心里只有这个在她又一次出事的时候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的男人。
窗外门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他姓龙,她宁愿他与叶家无关。
可,骨子里他就是叶家的子孙。
骆离被龙少哲变成了一艘小船,就在他的飞动中款摆着身体,小手一只在他的背上,一只插进了他的发丝里,短短的发顺滑的让她不想撒手,所有都是新奇的都是美妙的,她成了他的女人,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空气里响彻着他的身体撞击的她的身体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夹杂着忽而高忽而低的水渍的声音,让她的小脸羞红的不能再红,却,抵不住他给予她的诱惑,深嗅着那股子浓浓的欲爱的气息,她只想在这一夜里为他而怒放。
粉白的肌肤越来越滚烫,龙少哲如野兽般的冲撞力撞着她这艘小船摇摇摆摆,他涨满了她的,她包裹着他的,那种迷离的酥麻的感觉游走在骆离的四肢百骸之中,她的呼吸喷吐在他的胸口,吹散着那浓浓的汗湿,骆离沉迷在龙少哲制造的氛围里,浅浅低低的吟哦着,“哦……轻……轻点……”初经人事的她每每在他撞击而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一丝丝的疼,可是,在疼意过后却又是如排山倒海般而来的酥麻,让她迷醉,让她欲罢不能。
“真的要轻点?”龙少哲缓下了速度,浅进浅出,她的第一次,他只想留给她一个最美好的回忆,让她记住他的身体,记住她只能是他的。
可,当他真的轻下来的时候,骆离却难耐的抬起了她丰满的俏臀,来抵消他停下来的冲击力,“啊……少哲……你……你……”,骆离难受的低喊着。
感受着她的温润幽径不住的吞噬他的粗大,龙少哲邪魅的一笑,手与唇再度的分别的控制了她的两只乳,一边是揉捻,一边是啃噬,只几下下的功夫,骆离已经娇喘吁吁,再也禁不住他的挑引了,“啊……给我,少哲给我。”
“还要轻点吗?”他笑,魅惑的嗓音让她几近失控,就连脚趾都绷了起来,“给我,不要……不要了……”
“不要我了?”他邪笑着,骤然的从她的体内抽出了他的分身,那突然间的空虚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去追着他的而去,“不要慢点……少哲……你快……”骆离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他才抽离的那一处上,骆离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想把自己彻底的绽开在他的世界里,再也不想醒来。
龙少哲这才悠然的徐徐的推进了他的分身刺入到了骆离的身体里,当再次感受到她内里的紧窒时,他差一点一下子泄了所有,幸亏及时的收住,停在那里微喘了口气,才敢再度的进出她的身体。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定格住了一样,骆离迷离的感受着身上男人的律动,他的汗水越来越快的滴落在她的胸脯上,润染着那里泛着水亮的光泽,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如野兽般的冲撞着她的身体,她却居然很沉醉于他如此的狂野,“骆离,给我,嗯?”他在飞动中浅喃,所有的感官此刻再一次的集中在了她的那一处,她紧缩着的幽径吸着他再也忍不住了。
“嗯……少哲……给你……都给你……”骆离迷乱的低喊,什么都忘记了,只想把自己彻底的交付于身上的男人。
“啊……”一声嘶吼,当一股股的白灼喷射进了骆离的体内时,身上的野兽这才在粗喘中徐徐的趴倒在她的身上,可,她才感觉到他的重量,他的手就猛的一扯一拽,拽着她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她听到了他胸口强而有力的心跳,那心跳声带给她一股子说不出的安然的感觉,轻阖上了眼睛,骆离疲累的很快睡了过去。
睡梦中,一条劲实的手臂紧紧的将她圈搂在怀里,“小东西,你是我的了。”龙少哲轻轻的在骆离的额际印下属于他的标记的一吻,良久,才起身从窗口隐去。
那一夜,叶宅里似乎很安静,可是在安静的背后却是一夜的狂乱。
骆离是被暖暖的阳光晒醒的,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微眯着眸子扫看向周遭,床上的凌乱让她蓦然的想起了昨夜,所有的所有都迅速的回笼,她倏的坐了起来,就在身侧的床单上,一抹嫣红绽开在她的眸中,她羞红了一张小脸,是龙少哲,她知道,她清楚的记得是他。
疲惫的爬起来,好在身上很清爽,睡衣也乖乖的贴身穿着,是龙少哲为她理好的吗?
她急忙把床单收了换了新的,冲进洗手间快速的洗漱着,瞧瞧,时间都九点多了,大年初一一大早也是要拜年的,她是真的起晚了。
当骆离风风火火的走出房间时,却意外的发现整个宅子里的气压都特别的低特别的压抑,这是怎么了?
她悄悄的下楼,想去厨房帮张嫂忙活一下午饭,顺便,看看那个……那个男人是不是还在?
这么晚了,他一定和龙丽娇已经离开了吧?
这时候的她很想看到他,可,心底里因着昨夜的欢爱而泛起的羞意又让她特别的怕看见他。
骆离的脚步很轻,小脸红扑扑的,眼底眉梢间的羞意是那么的明显,三楼的楼梯转角,正悠然燃起一根烟的龙少哲徐徐笑开,弯起的唇角荡开优雅的弧度,就那么悠然的看着那个小东西翩然下了楼,可,骆离却在脚踏上客厅地毯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目光也从厨房的方向转移而落在了客厅一角的佛台前,那里,叶子菲正跪在那里,抽抽噎噎的哭泣着,声音很低,所以,她才下楼的时候才没有听到,正在骆离迷惑不解之际,陆美姿的声音一下子吼了过来,“骆离,你看什么看?你没哭过呀?是不是也得让你哭一次?”
“妈,子菲怎么了?”这是唱得哪一出,骆离真不懂了。
“滚,大过年的,少在这里碍眼。”陆美姿大步的朝着叶子菲走去,心疼的搂过女儿靠在她的身上,“菲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跟你爷爷认个错有那么难吗?若不是被那么多人看……看见……你爷爷也不会大年初一就罚你跪的。”
“我不……我就不道歉,我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做,那个死男人,让他去死,一定是他……”骆离迷糊的刚想走过去,身上的手机就响了,她低头拿起,当看到是龙少哲发来的短信时,小嘴立刻抿开了一抹笑意,昨晚,她没事,昨晚,他们一起……
她的脸又是羞红了。
“嗯,去厨房找吃的去吧,是不是饿坏了?”
脸,越发的红了,他居然知道她起床了,一张小脸仰起来,果然,沿着楼梯她看到了三楼那个悠然靠着栏杆的男人,烟雾正慢腾腾的飘满他的周遭,若不是那轻烟,她真的以为他是希腊神话里的一尊雕像,唯美到极致,急忙的低头,再也不敢看他,一边往厨房走去,一边手指快速的回了两个字:“你坏。”但是心底里泛起的却是无边的甜蜜。
很快的,她的脚才要迈过厨房的门槛,短信又来了,“嗯,送给你的两个新年礼物,喜欢吗?”
“什么?”她好象没收到呀,仔细的回想一下,她真的没收到,一个都没有,他居然还说两个,真能撒谎。
三楼的楼梯间,那个男人依然还在懒散的发着短信,“一个是我,不够好吗?要不,今晚我再好好的努力一下?”
骆离才要迈起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住了,小脸刷的飞红,才要悄悄的逃走,可是张嫂还是感觉到她来了,“少奶奶,饿了吧,有南瓜粥,还有金饼,都是才弄好的,我端给你去吃吧。”
骆离萌萌的,“大家都没吃?”
“二爷家一家几口天还没亮就都走了,说是要去旅游,大少爷带着佳佳去游乐场了,其它人,都跟着老爷子吃过了。”
那这现在要给她的还是现煮的?
骆离迷糊了。
仿佛,是猜到了她的疑惑似的,张嫂一这切着菜一边又道:“二少爷说你昨晚没吃好,让我才给你煮的。”
居然是龙少哲,骆离的心底甜甜濡濡的,端过张嫂递给她的餐盘,一碗粥,一大张的金饼,还有几碟小菜,端得是一看就让人有胃口,“谢谢你了,张嫂。”她可真是饿了。
才要转去餐厅,蓦然想起与餐厅连在一起的客厅里的那母女两个,她迷糊的小声的向张嫂道:“张嫂,小姐怎么了?”
“这个……这个……”张嫂支吾了起来,随即瞟看了一眼厨房外的世界,眼看着厨房附近只有她和骆离,这才小小声的道:“昨晚小姐被人捉奸了。”
“什……什么?”骆离手里的餐盘差一点掉下去,叶子菲和人通奸?她怎么也不相信。
“我告诉你哟,还被老爷子和二爷给逮了一个正着呢,就在花房下藏酒的地窖里,你猜是跟谁?”女人天生的八卦天份让张嫂此时说起话来神秘兮兮的,骆离在听到花房的地窖时,心里已经隐约的猜到了什么。
见骆离听傻了一样的站在那里,张嫂继续神秘道:“居然是跟花匠呢,瞧瞧大小姐的品味有多糟,四十出头的男人,又没钱又没本事,她居然还跟人家……,啧啧……”张嫂叹息着,转头又去忙活开了。
骆离端着餐盘走出厨房,安静的坐在餐厅里用餐,那边的客厅里,叶子菲依然跪在那里,陆美姿还在小小声的哄劝着她。
骆离的手机又响了,“第二份礼物怎么样?”
她想起昨天叶子菲回来的时候对她的横眉冷对,原来,那个家伙是在为她报仇。
这一刻,骆离远远的瞟了一眼叶子菲,突的觉得她很可怜,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叶子菲要惹上她的。
慢悠悠的吃着早餐,心情虽然有点小紧张,可是,总体来说却是好的,即便是吃着东西,脑子里闪过的也是那个男人,他昨晚对她做过一切一切全都历历在目,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仿佛还残存着他留给她的点点滴滴,这一个年,是她生命里度过的最奇特的一个年,也是,自己从女孩转变为女人的一个年,她甚至连是谁给佳佳的那块巧克力也不想去追问了,以后,不再乱吃别人给的东西就好了,吃一堑长一智,连孩子都能那般黑暗,更别说是大人了。
老爷子的房门开了,老姚走了出来,冲着楼上喊道:“二少,老爷子让你过来一下。”
那一声二少让骆离的心仿佛一下子跳出了嗓子眼,明明他不可能马上下来,她的眼睛却是直直的就奔向了楼梯间,只想,多看他一眼是一眼,她觉得自己魔障了,可是,这一刻的她的心里就真的只剩下了他。
脚步声悠然的传来,男人颀长的身形从容的步下楼梯,修身的暗红色西装剪裁得体,袖口上的袖扣被室外的阳光照射着隔外的惹眼,精工细作,考究的衬着他越发的修长挺拔,龙少哲停在了楼梯口,却并不急着去老爷子的房里,而是,大步的朝着骆离的方向走来,其实,在他一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的时候,骆离就垂下了头,她不敢看他,一点也不敢,一想起昨夜里与他的那场疯狂的缠绵,想起自己情动时的羞人的吟叫,她就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死了。
耳畔,一道脚步声徐徐的走近,骆离听到了自己心口间小鹿乱撞了,她很想说‘龙少哲你别过来’,可,这个时候张嫂和老姚一定都在看着她这个方向,她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垂着头,羞羞的坐在那里。
眼前的地板上,一双黑色的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