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5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呵,好。”他随手就合上了手提电脑,然后起身走向她,长臂极自然的搂上她的肩,“真快,我得赶紧去尝尝,看看你的手艺有没有比那家西北拉面馆的好,若是不好,你说,要怎么惩罚你?”一手搂着她,一手点上了她的鼻尖。
骆离低头看着两个人拖鞋的鞋尖,全新的拖鞋,居然还是情侣款的,蓝色的鞋帮上面分画着两个可爱的蓝精灵纣。
还有,房间里的布置,她真不知道是原主人弄好的,还是这男人花了一天的时间弄好的,反正,差不多可以是新的东西真的都是新的,绝对的全新。
就连饭桌上的碗都是情侣款的,什么都是两个,一大一小。
就一样东西最让骆离尴尬,那就是她才把饭菜端到餐桌上之后,找了半天,只在消毒柜里找到一个喝汤的勺子,现在,那一大碗的汤里就只一个勺子,她头大了,给他,她就没有,自己用了,他就没有。
就在骆离纠结着那勺子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已经不客气的坐下来吃了,咬了一口韭菜煎饼,一边咀嚼着一边眸光迷离了起来,很快的,他轻笑道,“嗯,王婆卖的瓜这次真的挺甜的。”
“你……”骆离咬牙切齿,他居然说她是王婆,可是,为什么在着恼的同时心底里泛起的却是一股浓浓的甜蜜呢,一点也气不起他来。
“喝汤啦。”眼看着她脸红了,他拿起汤勺就喝了一口,“嗯,不错。”然后,又是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你说,若是加点醋不知道又会是什么味道?”
“那怎么能喝呢,这可是萝卜干贝汤,可不是什么酸辣汤。”亏他能想得出来,可是一说出口,她就知道他是意有所指了,“谁吃醋了?”大眼睛瞪着他,她没有好不好。
“嗯,好象大年三十那天我一下车就看见有人瞪着念念挽着我的手臂了,嗯,应该不是你,绝对不应该是你。”
骆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男人,从来都是不给她留半点面子的,居然,就说了出来,狠狠的瞪着他,“好,那你说,那我和莫寻在一起的时候呢?你又是什么表现?”那醋喝的,绝对是一坛子一坛子的仰头灌下去的。
“嘘,不许在这里提别的不相干的人,尤其是男人。”
“是你先提苏念念的。”她嘟着嘴,再也不肯饶他。
“呵呵,她是我妹妹一样。”
“那莫寻就是我哥哥一样。”利落的回敬他,他想欺负她,门都没有。
“来,喝汤,看看能不能堵住你的嘴。”舀了一勺汤,放在唇边吹了一吹才送到她的唇边,“来,喝了。”
骆离正气闷呢,大脑当机了一样,想也没想的就喝进了嘴,喝完了才反应过来,这勺子他才用过,却,已经完了,整口汤都进了胃里了,骆离伸手就抢过了那勺子,“我用这个,你自己端汤碗喝。”谁让他只买一个勺子了。
用力的嚼着韭菜饼,嚼一口喝一口汤,真的很美味,她还是觉得自己煎的饼好吃。
连喝了几口,骆离放下了汤勺,夹着其它的菜就吃,却见龙少哲居然不疾不徐的悠然的就拿起了她才用过的汤勺,很惬意的喝起了汤,至此,骆离彻底傻住了,“龙少哲,你故意只买一个汤勺的,是不是?”
“要不,筷子也干脆一双好了,这样才省钱。”他说着,笑眯眯的抢过了她的,再把自己的递给她,眼睛却是瞄着面前盘子里的炸得香香的小卷,“我要吃这个。”
她才不理他,不过,没筷子吃不了饭的事她可不干,用他的就用他的,吃饱了才是万岁,正要夹另一个盘子里的清蒸鸭腿,手却被一只狼手带起了直奔那一盘子的小卷,他的手居然押着她的手夹了一块,然后,送进了他的嘴里,“嗯,真香。”惬意的吃着,他这才松开了她拿着筷子的手,骆离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却又能拿这男人有什么办法,“我不吃了。”
“不行,还没吃饱呢,瞧瞧,这么瘦,再瘦下去就剩皮包骨了。”邪肆的一笑,骆离甚至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动作的,眨眼间,他已然到了她的身旁,轻轻一抱就抱了她起来,然后,大摇大摆的坐在她的位置上再把她置在他的大腿上,“我来喂你,不吃饱不许下去。”那样的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骆离脸红了,哪里有想到龙少哲居然有这样腹黑的一面。
眼看着她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龙少哲笑了,“骆离,我还没给你画眉呢,嗯,这是夫妻间的情趣,你懂不懂?乖,把这个吃了。”
骆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那顿饭的,只知道从他的腿上溜下去的时候,她全身都红透了,就连脚趾都是红的。
倒是龙少哲,没事人一样的又进了卧室,去忙他的工作去了,才大年初三,他居然可以忙成那个样子,于是,她洗碗他忙着看文件,等骆离整理好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八点多钟了,她想去看看妈妈,悄悄的推开了他的房门,可,看着他背对着自己的背影,这一刻,她又是那么的不舍得离开他,犹豫了半天,才道:“少哲,我去看看妈妈。”
“有看护呢。”那男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是,妈妈睁开眼睛的时候更想看到的是我。”
“看护已经转告你妈妈说你回去T市陪骆轩了,明天才赶回医院。”
“你……是你是不是?”他这么个大男人了,居然还让看护撒谎,她根本没回T市好不好?
龙少哲终于转过了身,笑眯眯的看着骆离,“老婆大人,白天陪你老妈,你不觉得晚上你更应该陪你老公吗?”
什么老婆老公,听着,虽然温馨,却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手又绞上了衣角,“你……你别乱说。”
“那要我叫你什么?小嫂子?切,叶子墨过了年必须要跟你离婚,不离也得离,骆离,过来。”他朝她勾勾手指,霸道的带笑的眸子里润染着一份她读不懂的迷朦,却让她只感觉到了恐慌,有点怕,怕和他这样的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对于男女之间的情事她只有那一夜的经验,所以,还是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
静静的站在原地,骆离没动,因为,她不知道走过去他会对她做什么,她害怕,那还是一种少女的情怀,迷离而又饱含着惶恐不安。
眼见着她不过来,龙少哲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很快就笼罩住了骆离,他停在了她的面前,手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视着她,“嗯,晚上还有两个任务,先来第一个,OK?”
“不要。”她转身就要夺门而逃,两个任务一定都是他被吃得死死的,她才不要呢,这个死男人臭男人,总想对她做坏事。
她逃,他就追,明明很快就要追上了,却总是能让她泥鳅一样的避过,终于,骆离气喘吁吁的再也跑不动了,手拄在膝盖上喘着粗气,薄薄的细汗密密码码的满布在脸上脖子上,晶莹一片,龙少哲这才一把搂过了她,“怎么,不跑了?”
她跑不动了还怎么跑,“喂,你别碰我。”
“去洗洗,乖。”
骆离被推进了浴室,她回首看他,此时的男人正斜倚在墙壁上磕着烟盒里的烟,此时的他看起来成熟而内敛,与刚刚那个使坏的追她的男人简直是两个极端,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悠然的拿出火机点燃了烟,然后,骤然的抬头,灼亮的黑眸落在她的身上,“呵呵,好看吗?”
骆离立刻如小兔子一样的钻进了洗手间,反手就锁上了门,左试右试,直到十分的确定龙少哲在外面绝对打不开时,才褪下了一身的衣物,温热的水如珍珠般的洒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她看着被水汽润染上一层水雾的镜子里的自己朦朦胧胧的仿佛置身在梦幻里一般,脑子里又飘起了刚刚那个男人倚着墙壁的画面,她完了,总是会时时刻刻的去想起他。
飞快的擦洗完了身体,却在要出去的时候骆离傻了,人是被龙少哲推进来的,当时进来的她根本忘记了要拿睡衣这回事,这会儿她才发现这浴室虽然很宽敞,但是,里面只有两条毛巾两个水杯和两把牙刷,根本没有浴巾,而她脱下的衣物此时已经全都淋上了水。
就在骆离关停了水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出去的时候,身后,突的一股凉风飘来,随即,一股子男人的气息逼近,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件吊带的真丝睡衣就递到了她面前,“嗯,换上。”除了睡衣就是睡衣,没有文胸也没有小底裤,骆离红着脸接过,才要套在身上,突的一惊,“龙少哲,你怎么进来的?”她明明锁好了门的,还试了几次呢。
“呵呵,身材不错,要不要我们比比?”龙少哲直接无视了她的问题,不疾不徐的就开始褪着他自己的衣物,“嗯,确实也该轮到我了。”
“啊……”骆离惊叫,急忙的套上那吊带睡衣,也顾不得睡衣还是半透明的了,撒腿就往浴室外跑,她居然,居然被他看了一个正着,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完了,被他给看光光了。
直到冲进卧室躺倒在床上,直到拉上被子看着眼前的那道门时,她依然能感觉到自己此刻心的狂跳,其实,被他看光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似乎,真的有那么几次了,可她依然会心跳如擂。
骆离把自己深埋在被子里,她这样的躺在这里,就象是一个在等床的女人一样,可,这个夜晚她还有地方可去吗?去医院妈妈更会怀疑的。
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深呼吸再深呼吸,心跳,终于平稳了些,可是,房间里却在这时响起了极轻微的开门声,那声音让她激棂一跳,全身都紧张的绷紧了。
“刷”,下一秒钟,整个被子被揭开,身侧,男人大刺刺的躺了下来,“嗯,第二个洗澡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开始第三个任务,陪睡。”
有没有这样不要脸的男人呀,骆离往床边挪了挪,伸手就去拉被子,弱弱的小小声的道:“龙少哲,你去睡其它房间。”这房子虽然古老,可是挺大的,里面大大小小的房间她才数了一数,五个呢,再加上客厅,他一星期可以每天换一个地方睡了,何苦要来跟她挤呢。
“听话,睡觉。”男人的大手却霸道的落在了她的腰上,仿佛是才出炉的烙铁一样,让骆离紧张的一动也不敢动了。
空气里,飘着沐浴乳和洗发液的淡淡的香气,还有,他身上的男人的气息,骆离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在她迷糊于男人要做什么的时候,身侧,却很快就传来了龙少哲均匀的呼吸声,他,居然睡着了。
那样的呼吸声仿佛催眠曲一样,低低的响在骆离的耳边,让她就在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一夜,就在龙少哲的怀里,骆离睡得极为的安然,妈妈的事,叶子墨的事,全都抛到明天再说吧,她真的不想再去揣测了,好累好累,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疏缓一下这一年多以来肩上的压力,她喜欢龙少哲,很喜欢很喜欢。
喜欢,不是错吧。
所以,她决定要好好的珍惜与他在一起的时光,即便只是睡觉,也要好好的珍惜。
生物钟准时的叫醒了骆离,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可,当她的小手放下的时候,却骤然的一惊,那是一个奇怪的硬物,而此时,那硬物正抵在她挺翘的臀上,骆离睁开了眼睛,这才看到正单手搂着她的龙少哲,这,似乎是她第一次与他同床共枕的一夜,他受了枪伤的时候,都是他睡床她睡沙发,她从未如此这般的离他这样近的睡过。
他还在睡着,那样俊美的睡颜落在她的眼中,让她情不自禁的就伸出小手抚上了他的脸,轻轻的抚过,每一寸肌肤都让她爱不释手。
微眯着的眼睛里写着爱恋,她是真的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