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己离开。”





 第19章 穿他的衣服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30 本章字数:1665

冰冷的水冲刷下来,骆离多少清醒了些,人还在浴缸里,狼狈的坐在冷水中,她的肌肤上是冷,可是身体里的血液却还是滚烫的,很快的,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了。
她颤抖着,她蠕动着,这全都是无法控制的自然的原始的反应。
骆离要疯了。
脑海里是刚刚那个男人淡淡的声音:清醒了,自己离开。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那个男人似乎很厌恶她。
可她,连自己怎么到这里的都不知道,她可以理解为是他派人把她掳来了这里吗?
似乎,又不象。
说不清,什么也说不清楚。
冷水,还在不停的浇下来,自尊心让她徐徐从水中站起,这才想到她一身光裸,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出去,又实在不想再这样的去面对龙少哲,她跟他,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她走吧,即便真的是他掳来了自己,她又能说什么呢?
他没对她下最后的那一手,他让自己离开。
骆离拿起架子上的浴巾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她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了那块一点也不算大的浴巾,但是也只包住了胸bu以下和大腿以上,至于其它的部位,她真的没办法了,她不想这个样子出去的,但是,她总不能一辈子都呆在龙少哲的浴室里。
可,骆离才迈开脚步才离开那冷水,身体里的躁热感居然又神奇的加重了。
是谁下了这么重的药,再傻再笨她也知道她身体里那情药的剂量绝对不轻了。
身体软软的,轻飘飘的,是那么的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她真的不能这样子出去。
眸光飘然落在洗手台上,一个一次性的男性机械剃须刀安静的摆放在那里,上面,是一滴一滴的水珠,骆离移过去拿起来,很快就让她翻到了里面的刀片,拿出来,随手就在手腕上一割,不是很深,她还不想死,她只是想要让自己清醒些,然后,好依着龙少哲的话离开这里。
颤抖着身体,鼓足了勇气才推开了那扇门,门外的房间里很安静,她迅速的扫过去,龙少离不在,踉跄的走进去,她真的不能这样子只裹着浴巾出去,那样,更会引起别人对她异样的眼神。
看到龙少哲的衣服,她拿起来,笨拙的穿到身上,袖子很长,裤脚也很长,但是好过没有穿,挽上袖子,挽上裤脚,骆离摇摇晃晃的走出卧室走进客厅,手里的刀片正在一点一点的加深的刺进肌肤,不然,她怕她坚持不到出去就会软倒在这软软的地毯上。
她居然就在这时候想起了叶子墨喝醉时吻着她的那种感觉,疯狂的,带着惑人的男人味道。
“嗯……”绝对下意识的一声轻吟,她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可是,坐在角落里的龙少哲却是冷冷的转过了身,瞟了一眼穿着他的衣服朝外走去的女子,语气平淡的道:“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否则,你弟弟以后不用在地下通道唱歌了。”





 第20章 鲜嫩的丫头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30 本章字数:1379

她举步,身上是冷嗖嗖的,可是血液里的不安份的因子依然在叫嚣着,咬牙,她轻声道:“骆轩的事,我会记得的。”挺了挺背脊,骆离轻轻拉开了豪华套房的门,门开,一滴血沿着手臂滴落,门外,正推着餐车的服务生“啊”的一声惊叫,“杀人了……杀人了……”
“刷”,一道黑影从沙发上弹起,不过眨眼间,龙少哲已经冲到了门前,伸手一带骆离,随即,目光冷冷的挡向走廊里正惊恐万分的女服务生,“哪里有人被杀了?”视野里,除了他们三个,再无他人。
“她……她……”服务生的手却是在这时指向了骆离,随着那手指指向的角度,龙少哲缓缓垂头,这才看到有血滴正沿着骆离的手指缓缓滴落在酒店淡灰色的地毯上,那颜色,娇艳而刺目,“你流血了?”猛的抓起骆离的手臂,此时,那小小的才被松开的刀片上还残存着新鲜的血迹,“你自杀?”
骆离的头晕了起来,身体里的炽热还在,才割伤的手腕现在已经感觉到了痛意,突然间,她发觉她很喜欢这样的靠着龙少哲,不,她不能这样靠着他,那会让她丧失理智的,奋力的一推,那猝不及防的力道推着龙少哲的身体猛的撞到了门楣上,“嘭”,一声闷响过后,骆离踉跄的朝着外面走去,“别碰我……别碰我……”她的手乱挥着,挥着手腕上还在流的血飘飘扬扬的洒向周遭,刚刚好象是又触到毛细血管了,所以血,流个不停。
“站住。”连龙少哲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反正,他突然间就不想她就这样离去了。
“不要……不要碰我,我求你,求你了。”骆离只觉身体软了下来,软的,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有无边的疼痛袭来,她要死了一样,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再与身后的龙少哲有任何的瓜葛,脑海里就是他之前说过的话: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现在,她真的没想在他面前出现,也真的请他不要再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受不起,她难受,她疼痛,她要死了。
“闭嘴。”当手指再次触到骆离那滑腻如脂的肌肤,那上面还在的滚烫告诉龙少哲,她的身体还在发作中,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割伤了她的手腕,原来,只是要让她自己清醒些,只是要离开他的房间。
“嘭”,骆离被抛在了房间里的大床上,手中的刀片也被抢下,龙少哲头也不回的冲着身后的服务生道:“不许说出去,还有,通知前台,封锁所有的监控录像,除了我的人,谁也不能随意调动,就是警察也不许。”他霸道的说完,正要拿起手机吩咐强子事情,手机却在这时响了,瞟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眸光闪过一抹冷肃,随即按下了接听键,“李启安,是不是你?”能不声不响的把一个女人送进他的房间而不被发现,又在这个时候打进来电话,龙少哲已经隐隐的猜到了。
“哈哈,怎么样,那小丫头挺鲜嫩的吧?”





 第21章 逃跑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30 本章字数:1653

“去死。”“嘭”的挂断,若是李启安现在就在他面前,他恨不得掐死李启安,他刚刚差点害死了骆离,这样的她,出去了也保不齐会被夜路上的小混混给……
想到这里,龙少哲随手抓了外套,穿好,将骆离裹得严严实实的,迅速的离开了他的房间,走进了如织的夜色中,她的两只小手,还紧紧的攀在他的脖子上,直到他把车开到了附近的医院停下了车,她都没有松开。
******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骆离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的白。
意识悄然回笼,这里是医院。
割伤的手腕被纱布包扎的很漂亮,她清醒了,身体里的那种邪恶的因子已经不在,让她可以安静的坐起来,下床,她还穿着龙少哲的衣服,仿佛是在提醒她昨夜里发生了什么似的。
他没碰她,他到底还是放过了她。
这一刻想起他曾经的刻薄的话,她不知道她是怨还是气了。
他不在,但她知道就是他送她到了医院,依稀还记得他抱她冲进这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地方时那个温暖的怀抱。
骆离找不到鞋子,她只能光着脚丫溜到病房的门前,外面很安静,这是头等病房,再加上天才朦朦亮,所以,除了护士站的一个护士在打着哈欠以外,骆离看不到走廊里有第二个人。
身子一闪,骆离闪出了病房,光着脚丫进了楼梯间,不知为什么,她不想见龙少哲,一想起昨晚上他把她扔到浴缸里的画面,还有,他吩咐她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的声音,喉头一哽,她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他。
身无分文,只有一身的衣物宽大的罩在身上,晨光洒了漫身,路上总有小石子扎了脚,可是那疼却疼不过她的心,那个出租屋再不能住了,她昨晚居然被人掳了,还送到了龙少哲的床上,最该死的是被人下了那种药。
她要死了,她居然全身赤裸的身在那张床上等待龙少哲的……
幸好,医院距离骆轩的住处并不远,走了半个多小时,骆离终于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出租屋,敲门,骆轩仿佛还在睡梦中的声音传了过来,“谁呀?”
“骆轩,是我,快开门。”使劲的敲门,她现在只想冲进去洗个澡,然后,收拾东西带着骆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门开了,骆轩站在门前‘望’着她,明明他是看不见的,可是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就是让她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手一推骆轩的胸口,她闪了进去,“嘭”的关上房门,然后靠在门上喘着粗气,直到喘得匀些了,这才冲着骆轩道:“收拾东西,我们搬家。”干脆而直接,她不想浪费时间。
“姐,发生什么事了?你昨晚,去哪了?”她从外面回来,骆轩自然而然的想到她昨晚是没在家里了,这个,很正常,这孩子一向心思细密。
“听话,快去收拾。”骆离说着就冲进了浴室,只想洗去浑身上下的那种医院的味道,她不喜欢那里的味道,很衰的味道,会带来霉运的,她已经很倒霉了,真的再也经不起更倒霉了。





 第22章 居家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31120 15:52:31 本章字数:1602

方便袋包住了缠着纱布的手腕,匆匆的洗了个澡,换好了衣服,拎着龙少哲的长衣长裤就推开了浴室的门,却是在这一刻,她怔住了。
小小的客厅里,坐在椅子上的骆轩怀里正抱着一把吉它,优扬的旋律从那六弦琴上传来,而厨房里,分明在热火朝天着,有人在那里煮东西,“安姨,不用煮饭,我们要搬家。”她冲过去,想要阻止安姨。
可,回答她的不是安姨,而是一道男声,“外面坐着,一会儿就可以吃早餐了,若是想搬家,等吃完了早餐叫好了车再搬。”
“龙……龙少哲,你……你怎么来了?”她口吃了,脸迅速的涨红,头垂得低低的,她不敢看他,一见他的身影,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昨晚上她和他赤裸相见时的那一幕,尴尬死了。
“饿了,要吃早餐。”
所以,就来她这里吃吗?
她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要赶他走还是随他在她的地盘上为所欲为了。
“姐,你快来看看,姐夫送我的吉它,我才调的弦,你听听准不准?”骆轩听到了她的声音,兴奋的叫过她。
真的不过是洗个澡的时间罢了,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变得让她根本无法掌控,那个昨晚上没有在她身上播种的男人不止是放过了她,还把她送去了医院让她得以保留一个完整的自己,她欠着他的,越来越多了,多到,根本无法计算的地步,抬头看向骆轩,他修长的十指正翻飞在那六弦琴上,很多人说骆轩的手指最适合弹钢琴了,可惜,她一直买不起钢琴,别说是钢琴,她连一个小小的电子琴也买不起。
他弹吉它的样子真美,明明很简陋的客厅,他看起来却象是一幅画,让她在这一刻怎么也不忍心抢下他手里的龙少哲送他的吉它了。
她才要说话,厨房里,龙少哲的声音不疾不徐的送出来,“第三弦的音有点低了,再略高一点点。”
“哇塞,想不到姐夫是音律高手呢,我就觉得我调的弦哪里有点不对,可怎么也听不出来,嘿嘿,姐夫真棒。”
很快的,六弦琴的音正了,优美的弦律自骆轩的十指间再次翻飞着,整个小出租屋里便洋溢起了一份说不出的轻快与和谐,若是厨房里少了那个男人,会更和谐,可,骆离说不出赶他离开的话语。
饭桌上,很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