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6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更新时间:2013126 1:28:02 本章字数:5583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那样的缓慢,缓慢的让龙少哲觉得仿佛停住了一样。
有一瞬间,他真想冲进靳兰的病房,可是,当看到靳兰喜悦的笑脸时,即使没有看到骆离现在的表情,他也猜到她多少会开心些了,脑子里在做着各种各样的猜测,最后,他选择了后退,磕了根烟站在走廊的窗口前狠狠的吸了一口又一口。
病房里,骆离伴在叶子墨的身侧陪着靳兰有说有笑,很快的,天黑了,看护推门出来要去食堂端饭,却在一开门的时候看到了龙少哲,“龙少,你来了呀。”这看护是龙少哲请的,自然,看见龙少哲就亲切了些。
龙少哲徐徐转身,“嗯,打饭去吗?”
“是,病人要吃八宝粥,才让厨房煮了,已经好了,让我去端呢。”看护只瞟了龙少哲一眼就觉得他有些不对了,小心翼翼的说着,就想要闪开,能离他多远就多远,不然,她怕被他身上散发着的火药味给烧得体无完肤辂。
龙少哲轻轻一弹手里的烟头,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烟头准确的落在了几步外的垃圾桶里,大过年的,护士没事了也都跑去自己的小办公室里看电视摆弄手机去了,所以,他吸烟才没人管,他望着那里飘出的烟气,唇角硬是挤出一抹笑意来,“嗯,快去吧,冷了不好吃。”
看护抬腿就走,恨不得再多生两条腿。
“等等。”却不想,身后的男人冷不丁的就叫停了她绀。
“龙少,你这是……”看护迟疑了,不知道龙少哲叫住自己要干吗。
“呵,别告诉里面的人我来过,骆小姐也是。”微一沉吟,龙少哲低声说过。
“哦,好的。”看护点了点头,才要举步,却发现龙少哲比她还快,一个大步就越过了她,然后直奔楼梯间而去,看着他的背影,看护愣了愣,她也糊涂了,这病房里病人的女儿到底是龙少哲的女朋友还是那个新进来的姓叶的妻子呢?
算了,她再去猜测也没用,人家当事人一个都不会来给她解惑的。
不过,这两男人真的都够优秀的了,叶子墨浑身上下的那股子首长的味道让他气势十足,而龙少哲却是看起来冷冷的酷酷的,捎带还带着一点痞痞的气息,她觉得后者更让她着迷。
想到这个,看护不由得脸红了,难道真的是应了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龙少哲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出医院,不疾也不徐,面上更是平镜如湖水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起伏和波澜。
上车。
开车。
小镇上只有一个卖菜的地方,很小,不过很新鲜,尤其是这里的疏菜,纯农家的,吃起来味道都比城里的好,车子停在小超市的门前,进去买了他要买的疏菜鱼肉,直接扔了两百块就要上车,身后的老板娘急忙喊道:“先生,找零,二十三块。”
“不用找了。”
“先生,这可不好,不如,我送你几个木瓜,家里树上才结的,可新鲜呢。”老板娘努力的推销她自己家的土货,很热情。
龙少哲一直冷着的脸突的绽开了一丝笑意,“嗯,行,帮我放车上吧,两个就好,要是需要我明天再来买。”他喜欢吃新鲜的,以前在小公寓,也是每天让钟点工送去新鲜的菜疏。
“好咧。”两个木瓜怎么也没有二十三块的,老板娘很知足的乐呀乐,屁颠屁颠的就帮着龙少哲送上了车。
回去老宅,米下了锅,菜也一一的洗手切好,她在的时候她煮,他不在的时候他煮,不管她是不是回来吃,他都会煮她的那一份。
脑子里,全都是叶子墨拥着她时的画面,撇也撇不开,所以,他只能选择煮饭,似乎只有忙碌起来才能让那一幕不那么的刺着自己的心。
黑米和大米下锅,米香的味道满溢在房间里的时候,木瓜汤的香也混杂在了一起,醋溜里脊,清炖秋刀鱼,一盘空心菜,一只烤鸭,他自己烤的,闻起来特别的香,忙活完了一切,饭菜全都在桌上了,可身后的那道门却依然没有要被打开的意思。
窗外,天已经黑透了。
骆离没有回来。
骆离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
龙少哲打开了电脑,开始接收邮件,开始处理T市那边一个个棘手的事情,叶凤安还真是能耐,接手叶氏才没几天,居然在还给他的时候就丢给了他几个难题,皱眉,他甚至觉得叶凤安是故意的,故意的制造出那几个难题的,仿佛,早就知道老爷子还会把叶氏交给他似的,其实,自己压根不想要叶氏这个累赘,没叶氏,他更加活得风生水起,自由自在,他喜欢做一尾大江大河里的鱼,不受任何人的管束,而他十分的确定那些捕鱼的人注定与他此生无缘。
肚子咕咕叫了,桌子上的菜早就没了香气也没了热汽,死气沉沉的安静的还在那里。
龙少哲选择了不动,继续的看着电脑里的文件。
解决了轻离,老爷子那边也安静了,这是他最想要的,但是强子安静了却不是他想要的,他还是想要弄清楚靳兰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
想着,不由得回头冲着卧室梳妆台的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总也没那么丑吧,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堪比潘安再世,可是靳兰就是看他不顺眼。
********我是新好男人的分界线********
食堂里的饭还算好吃,至少靳兰今天把一盒八宝粥吃了一个干干净净,整个人也显得有生气多了,但是,天黑了没多久她就撑不住了,一直的打哈欠,扯过了骆离的手,看着此时正站在阳台上背对着她们娘两个的叶子墨,“离儿,这男人我看着不错,他今晚不回去了吧?”
“这……”这个骆离也不知道,叶子墨虽然家境殷实,但是,身为军人的他却是很能吃苦的,军队里的木板床他都睡得很习惯,看他的样子今晚上是不打算回了。
“妈作主了,晚上就让他住这里吧,隔壁的陪护房挺好的,帘子一拉,你跟他早点给妈抱个外孙子,妈一开心,就能多活两年了。”靳兰眉飞色舞的说过,越看叶子墨越是顺心呀,“离儿你找这个男人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多帅呀。”“妈,只怕他家里有事,他有爷爷的,他爷爷身体不好,大过年的,他这个孙子也要回去多陪陪老人家。”
靳兰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骆离,今儿初四,他不是陪了他爷爷三天了吗?还是,他是你雇来骗妈妈的?你们根本没结婚?是不是?他就是一个小白脸,是不是?”
眼看着靳兰又激动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她了,骆离真的是无语了,叶子墨那魁梧的身材跟小白脸不搭边吧,“妈,我们真的结婚了。”
“若是真的,那明天你跟他一起回去,再来的时候把证给妈妈带来,妈妈就相信了。”靳兰在心里算计着,明天是大年初五,民政局还没上班,她就不信骆离和叶子墨会去临时办证来骗她。
“妈,不用这么麻烦吧,我真的跟他结婚了。”
“我不管,若是你不拿来,妈这病也不用治了,直接让我死了得了,我也不想活了。”都说生病的人心里娇气,靳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妈,你别哭了,明天我就跟叶子墨回去把证拿来,等你好些了,我带你去T市,去我家里看看,我和他的家在凤翔新城,是楼中楼,呵,很大呢。”骆离随意的说着,这些,都是事实,她只想哄着靳兰开心。
“哦,凤翔新城我听说过,那地段很不错呢,离儿,妈好了一准过去看看,呵呵,咱家离儿也嫁人了呢。”说着,又笑开了,推着骆离的手就道:“快带他去隔壁洗洗睡吧。”
“好,妈那你睡吧。”靳兰的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是真的困了,骆离仔细的为靳兰掖好了被子,这才走进阳台,叶子墨正在抽烟,烟头的火得明明灭灭在黑暗中,她停在他的身侧,轻声道:“妈想让你留一晚,行吗?”
叶子墨却是猛的一个转身,双手攥住了骆离削瘦的肩,“骆离,我是你丈夫,你说我留一晚,行不行?”她失踪了三天,也是这三天,他突然间发现她不在的时候,他居然,会很想她,再看着轻雪,也不是那么的顺眼了,其实,若不是为了让佳佳过年的时候开心些,他压根不想跟轻雪有什么瓜葛的,可是佳佳就是喜欢她那个小姨。
痛意袭来,骆离咬了咬牙,“可,我们不是说好过了年就离婚吗?”
“呵呵,骆离,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
“你……”骆离无语,她说要离婚的时候,他也没什么反应,她以为他的沉默就是默许了,难道他并没想要跟她离婚吗?仰头看他,良久,她垂下头低声的道:“可我们一起并不适合,佳佳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庭氛围,我想,我给不起那孩子。”
叶子墨却是淡淡一笑,“好呀,那我们现在就去问你妈,若是你妈同意,我就跟你离婚,若是你妈不同意,那,就作罢。”他说着,真的松开了骆离的肩,扯过她的手就走向了病房。
骆离猛的一挣,眼看着病房里正合眼而睡的靳兰,忙不迭的小小声的道:“叶子墨,你疯了吗?我妈是病人,你就不能不去气她吗?”若是龙少哲,他绝对不会这样的,妈妈不喜欢见他,他就真的不出现,这个时候,不知道他在哪里呢?真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她想他。
骆离的反应,骆离的表情,让叶子墨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龙少哲,“你是不是还想跟龙少哲在一起?”
骆离的手一顿,她是个不擅于说谎的女孩,眼看着她不说话,叶子墨更加的确定了,这世上,或者骆离跟他离婚跟哪个男人都成,但是,就是不能是龙少哲,即便龙少哲是他亲生的弟弟,他也不愿意,“骆离你休想离婚,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想跟龙少哲在一起,你做梦,你这辈子都甭想了,我告诉你,我是军人,我和你就是军婚,只要我不同意,你就一辈子只能是我叶子墨的妻子。”
说完,叶子墨甩手就走进了病房,骆离急忙跟了进去,幸好刚刚阳台的门是关上的,靳兰又睡得沉什么也没听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病房,眼看着叶子墨要离开,骆离只好又捉住了他的手,“晚上留下吧,明早再走。”她不确定妈妈一觉醒来看到叶子墨不在又会有什么反应,容易自杀的女人情绪真的很不稳定,她快被靳兰给折磨疯了,可靳兰就是她妈妈呀,她没办法。
“你愿意?”叶子墨冷着一张脸,低头看向骆离,比起轻离,骆离少了一份柔美,比起轻雪,骆离少了一份随和,但是,她就是她,看着她,他心底里在这一刻突然间就升起了一份小妻子的概念,她是他的小妻子。
“嗯,妈妈要求的。”先应了一声,却随即补充了原因。
叶子墨失望的眉拧成了结,“若不是你妈要求的,你压根不想我留下,是不是?”
骆离没吭声,这个时候她选择了沉默,因为,答案是肯定的,而她,不想撒谎,不想骗叶子墨,这样才是不给他希望,她还是一心一意要离婚的,这个概念她一定要让叶子墨弄清楚。
她的没反应傻子也明白了,叶子墨转身就走,骆离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妈妈,终于还是追了上去,“叶子墨,就一晚。”
感觉到袖子上的小手的力道,叶子墨站住,深吸了一口声才嚯的转身,然后进了小小的陪护室,只有一张床,两个人分别洗漱了之后,骆离便合衣躺到了床里,眼睛看着墙壁,身后就是叶子墨,这样的一刻她真想身后的男人是龙少哲呀,可,那只能是梦里才有的可能。
龙少哲,对不起。她甚至连打个电话给他的机会都没有,走到哪个角落,叶子墨都是亦步亦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