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骆离也随在他的身侧,对于美好的东西,没有人不喜欢的,不是特别大的茶室,可是一圈认真看下来,也耗费了两个人不少的时间,再加上之前龙少哲与那两个人的那番好打,转眼就到午时了,小和尚又出现了,“施主,我家住持请二位在此用餐,聊表对龙施主的谢意。“
“哈哈,好,就来尝尝你们这里的素菜。”龙少哲却是不客气,真的随着小和尚去了寺庙里的餐厅,一个独立的小间,骆离和龙少哲相对而坐,却是在这时才发现小间里还隔了一座屏风,原来,屏风后还有人。
饭菜很快就让来了,虽然是素菜,却道道都看起来色香俱全,诱着人只想尝一尝,尤其是那盘子看起来象是鸡腿一样的东西。
“龙施主,请了。”屏风后传来一记有些苍老的男声。
“谢了。”龙少哲不客气的拿起了筷子,居然第一筷是给骆离夹了一个‘鸡腿’,“土豆条裹得干豆腐,然后裹了面油锅里一炸,再回勺就成了这个,骆离你尝尝,素鸡腿。”
骆离吃了一口,果然如他所说的是干豆腐和土豆条,这寺庙里的人真的很会做呀,这样弄下来太象鸡腿了,而且吃着味道也很不错,很特别。
寺庙里很静,用餐都是悄无声息,小间里与住持隔着一道屏风,只有她和龙少哲两个人相对,慢慢的吃着,这样雅静的地方即便静静的坐着,都是一种享受。
吃饱了,龙少哲拉起骆离起身就要走,屏风后,那住持又开口了,“龙施主,你答应我的字呢?”
“哈哈,好,磨墨来,我这就来写。”
碗盘撤去,砚台取来,墨香浓浓的飘在这小间里,骆离觉得自己仿佛穿越到了古代一样。
骆离从没见过龙少哲写字,其实,她跟他相识的时间真的不算长,甚至不及叶子墨的一半,可是,他就是走进了她的世界,再也挥不开。紫毫笔蘸了饱满的墨汁,龙少哲挥笔在萱纸上挥洒了开来,他的字大气而又带着狂傲不羁的韵味,一挥而就的气度很快就写完了一幅字,骆离静静的站在那里,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相信龙少哲的毛笔字会写得这样的好,说实话,她都有好些年没有动过毛笔那东西了,好象只是在小学的时候才动过,后来,家境的关系让她想得更多的是怎么赚钱养家糊口,这些字画什么的,于她从来都是有闲阶级拿来怡情养性的事物,她从来也不想,或者说是从没有那个时间。
后来骆离才知道,字写得好本身就是一种财富,至少手写的字比那些印刷体得人的心,裱起来叫卖,至少可以换点钱养活自己。
小和尚走过来拿起了字送到了屏风后,便传来住持不住的赞叹,“果然好字,裱起来挂上。”
就在住持沉声说过,骆离以为龙少哲该和她离开了的时候,突的,屏风后又传来了住持的声音,“龙施主,刚刚得见尊容,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说。”龙少哲单音一个字,冷傲不凡。
“龙施主不久前一定有过血旺之灾,是不是?”
骆离一愣,没想到这老和尚说得如此正确,是的,龙少哲因为她而中了一枪,差点就没命了,若不是她的第六感把她带去了龙少哲那里,只怕,今天他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一想起那一夜发生的所有,她浑身便打了一个哆嗦,她是真的很后怕。
“是。”
“龙施主要小心自己身边的人,越是最亲近的人也许才是最容易伤害你的人,还有,龙施主与这位小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呵呵,但是只要坚信你们的感情就好了,行了,就此别过,龙施主请。”
“住持,你的意思是说少哲他以后还会被人陷害而有血旺之灾?”骆离急忙的问道,有些心惊,那样的事遇到一次就足以,她这辈子再也不想那样的事再发生在龙少哲身上了。
“这个,龙施主和这位小姐自行去体会就好了,我与他颇为有缘,日后,常来这山中坐吧。”屏风后的声音渐行渐远,原来,那边还开了一道门,骆离愣愣的望着那扇屏风,就连手被龙少哲牵起都不知道,只一股子不安萦绕上心头,让她的心狂跳了起来。
“走吧。”龙少哲微微一笑,他还是他自己,他只信自己的拳头和智慧,这世界,只有自己才能帮自己。
从小间出来,午后的阳光温暖的从树缝间洒落下来,骆离眼看着寺院中那个小小的水池,急忙从身上摸出了一枚硬币抛入了水池中去,池水潋滟,衬着满满的波光鳞鳞而动,她双手合什,只求他的平安,这世上,其实平平安安最好,平安了,就什么都有了,幸福,快乐,都会属于平安的人。
从观音寺里出来,龙少哲的手中拎着一幅字画,那是住持送他的,龙少哲打开了车门,骆离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可,那男人却不上车了,而是,围着他自己的车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他转一圈,骆离就数一圈,足足转了有六圈,龙少哲这才停在了骆离这边副驾的车门前,一双黑亮的眸子正紧盯着车门上的某一点看着。
“怎么了?”骆离摇下车窗,很奇怪龙少哲的反应和表情。
“呵呵,车辆跟踪器,怪不得之前的那一路我都没发现那辆车呢,现在,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了。”龙少哲随手一摘,一个小小的小米粒大小的东西就落在了他的掌心里,黑色的,与车身同一个颜色,若不是细心去检查,一定不会发现这小东西的。
“车辆跟踪器?”骆离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嗯。”龙少哲微微一笑,然后,手一扬,那黑色的‘小米粒’就被抛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跟踪吧,只是,会一直的停留在那一点之上。
龙少哲转身绕过了车身钻进了驾驶座,唇角已经扬起微笑,这个对手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了,连这样高科技的东西都用上了,就吴晓丹那个女人,他不信她会有这个脑筋,一定是有人指点她,会是谁呢?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应该是不怕自己,不然,也不会太岁头上动土了,不过,不得不说他们也是做的小心翼翼的了。
车子,从观音寺驶回小镇的老屋,踏进房门的时候,骆离才有踏实的感觉,不然,就是觉得无论是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双双的眼睛在盯着她看,可是一回头,那些眼睛却又瞬间消失不见了。
就是喜欢与龙少哲这样的相处,她煮饭,他忙着他工作上的事情,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只要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她就觉得幸福了,可是时间,就是那么的无情,转眼,很快就走过了三天,初七晚上,她要回T市了,然后,初八一早与叶子墨一起带着他们的结婚证去看妈妈,其实这几天她常常悄悄的偷偷的跑去医院,隔着远远的看一眼妈妈,想进去,却又不敢进去,妈妈只想让她与叶子墨多相处呀,但是,她却根本没回去,她是不是是个很不孝的女儿呢?
可,她又是那么的深爱着龙少哲。
初七的夜就要来了,外面的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龙少哲提了菜转回来,看到木瓜的时候,骆离脸红了,“怎么又买这个?”
“小超市的大妈送的,我不要都不行,这年头,女人太热情了会让人受不了的,不过呢,有一个人的热情除外,我绝对受得了。”某人斜倚在门前,一身深蓝色的休闲装衬着他隔外的英挺俊逸,在她眼里,他就是天下最帅气最好看的男人。
“少哲……”她飞扑过去,一下子靠在了他的怀里,只想这样一直一直的靠着,可是,今晚她就要回去了。
“怎么,又被我去买菜给感动了?”龙少哲臭美的一笑,其实,他是后来想到那个车辆跟踪器可能是在那家镇上的小超市停车时被人粘上去的,后来他去证实了一下,果然在街口的一个监控录像里发现了当初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靠近了他的车,只是监控离得远,根本看不清那两个人是谁,可是依着那身形他也猜到是在观音寺里撞到的那两个男人了,如此,什么都解释得通了。有那个东西,人家可以稳稳的跟在他的车后,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显示在他的后视镜里,他就没办法发现人家。
就是因为监控里的那个发现,所以,他坚持不许骆离去买菜,而是,自己亲力亲为,这小镇上只他和她,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他可不想再出什么差错了。
骆离却不知道这些黑暗面,惦起脚尖,红唇扑的在龙少哲的脸颊上一点,然后,娇羞的道:“臭美。”
“呵呵,你就喜欢我这样臭美的,所以,以后我还得继续臭美着。”手指一刮骆离的脸蛋,龙少哲将她娇小的身体骤然的收紧,两个人就那般的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良久,骆离才小小声的道:“我去煮饭。”
他这才松开她,“别忘了木瓜汤,很补的。”
“去你的。”拎了菜就钻进了厨房,骆离忙活了起来。
两个人都知道这样的二人世界很快就要没有了,所以,吃着的饭也没有往常那样的香了,仿佛慢一点再慢一点吃完,两个人就可以多呆在一起一些时间一样,可是,饭总是要吃完的,再不吃完也不行了,因为,桌子上的饭没了,菜也没有了,明明没胃口,却吃得一个干干净净,还是心甘情愿的,这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收拾好了东西,跳上龙少哲的车,回头再看一眼那老宅,骆离是那样的不舍,龙少哲却是伸手一捞,就把骆离捞到了自己的怀里,“嗯,以后想来,咱们再来这里喝木瓜汤。”
“你……”骆离脸红了,却又被他不经意的话语逗弄的终于轻松了一些。
想起下午他疯狂的进入自己身体里的那一刻,她脸了。
蓦的,她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她和他一起,居然,什么措施也没有。
天,若是怀上了孩子怎么办?
可,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些?
大年夜的那晚就已经发生了,隔了这么久,再吃事后药也来不及了。
骆离只能自求多福了,也许没那么巧合的。
眼看着车子驶入了T市的市区,龙少哲有些烦躁的开口了,“真的要去叶宅?不如,跟我去小公寓吧。”
“不了,我答应妈明天要和他去看妈妈的,少哲,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请你不要误会我,好不好?”她有点小担心,所以,想什么便说什么了。
“呵呵,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龙少哲一捏她的鼻子,车子便驶向了叶家的方向,他开得不疾不徐,悠然着自己的速度,“骆离,到了叶家,陆美姿给你吃什么你都不要随便就吃了,能记住不?”若是再吃一块如那巧克力一样的东西,那么,骆离就不会那么幸运的再度遇到他了。
“嗯,我知道了。”骆离不傻,龙少哲之所以这样跟她说,一定是查到了什么,只是,他还不能十分的确定罢了。
车子很快停在了叶家的大宅子不远处,骆离跳下了车,拿着自己的东西,却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龙少哲的车,她第一次跳上他车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砸坏了他的车玻璃呢,结果是虚惊一场,却不想,当时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今却成了她心底里的深爱。
一声喇叭响,骆离再次回头,龙少哲冲着她摆了摆手,她这才点点头快步的走进叶家大宅,再不敢回头看了,再看,她会更不舍。
叶家的客厅里,此时,就只坐着陆美姿一个人,就连佳佳也不在,骆离推门而入,小小声的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陆美姿骤然回头,冷冷的目光射向骆离,“你还知道回来?去哪儿了?”
“妈,子墨知道的,我去和同学旅游去了。”这是她和叶子墨说好的,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是必须的,是避免麻烦的最好的办法。
可,陆美姿显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