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7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很饿,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生怕惊动了叶子墨。
终于捱到了天亮,她看着渐渐亮起的陪护室,悄悄的爬了起来,想要越过叶子墨下床去看看妈妈,可,才动了一下,叶子墨就抓住了她的手臂,“既然醒了就去收拾东西,一会儿陪你妈吃完了早饭就出发,你放心,你妈的情绪现在很好,也不会再为难你了。”叶子墨淡淡的说过,结婚证已经给靳兰看了,要结婚的是他,不离婚的也是他,陆美姿代替不了他,这点,他已经跟靳兰说清楚了,而且保证陆美姿再也不会来骚扰到她。
有这样的女婿,靳兰的心舒服多了,女儿要嫁的不是婆婆而是女婿,她现在看叶子墨是越看越顺眼。
早餐来了,很丰盛,医院里知道来了叶子墨这样的一个首长,特别的吩咐了小厨房多做点好吃的,油条豆浆,清粥小菜,三明治火腿,中西式的早餐全都齐全了,一一的摆在桌子上,靳兰在病房里吃,叶子墨和骆离在陪护室里吃着,没办法,靳兰的病易传染,就只有这样一起吃了。
病房与陪护室间隔着的那道布帘早就拉得大开了,眼看着妈妈不住的看向自己,骆离只得强颜欢笑,强咽下一口口的东西,可不管多美味,她都味同嚼蜡。
终于吃完了,骆离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子墨果然把靳兰的一切都安排好了,那两个当兵的依然留下来守在靳兰的病房门前,这样,陆美姿再来也进不去了。
骆离随着叶子墨来到靳兰的床前,听见他一遍遍的嘱咐靳兰要注意这个要注意那个,要是这男人换成是龙少哲该有多好,可是龙少哲自从昨晚离开到现在,半点消息都没有,电话也没来一个。
“离儿,子墨是军区首长,你陪他去部队是你的荣幸,去了,好好的跟人家当兵的军人多学学,多锻炼锻炼身体,然后,给妈抱个外孙子吧,现在怀了,刚好大四实习的时候生,也不会耽误你的学业的。”靳兰拉过戴着隔离手套的骆离的手,不舍的握了又握,这个女儿虽然有时候不听她的话虽然脾气倔了点,可,总是她的女儿,当妈的没有不心疼自己女儿的。
“妈,毕了业再说吧,我可不想被学校的同学们‘另眼相看’,你去看看,学校里哪有大着肚子的女大学生呀。”骆离挤出一抹笑,带着俏皮的语气阻止妈妈的这种想法,她跟叶子墨,还有可能吗?
不,没可能了。
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离婚,她爱的那个人,都不是他了。
“妈,骆离说得对,这个不急的,你看,军区的车已经来了,我先带骆离走了,过几天再带她来看你。”
“别来回跑了,这里的看护对我挺好的,来回都是山路,挺折腾人的,我若是想离儿了,再让她过来。”靳兰笑着,那天叶子墨威胁她若是不治病就对骆离不利,她才反应过来,这男人的心理应该也是有女儿的,这样,她才真的放心了,至于骆离和婆婆的关系,叶子墨说了,他妈就他一个儿子,怎么也不舍得他痛苦的,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笑看着女儿离开了,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一丝身影,她才收回视线,心底里却是有些苦涩,骆离多幸福呀,为什么她当初就没有嫁给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呢?
那个男人,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结果出了事就一走了之,这一走,就扔了她们娘几个十几年了。
要有多狠的心呢,居然连自己的亲骨肉也不来见一面。
心,真的酸了,跑到窗前看着窗外,骆离走了,也带走了她的心一样,真想病好了,真想跟女儿儿子一起好好的过日子,她的儿子,也是要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只不知,将来又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做媳妇呢?
军车徐徐的驶在山路上,清晨的山间空气清新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一样的纯净,“叶子墨,我不想去军区,我要回T市。”眼看着他的车并没有开向T市,而是避开了T市走了另外一条路,骆离的心开始泛起了不安。
“要去见他吗?骆离,你信不信龙少哲再也不会见你了,当然,你偷偷跑去见他除外。”
“你……你跟他到底都说了什么?”
回应骆离的是叶子墨的淡然和无声,想起昨晚天台上龙少哲答应他的两个条件,还有龙少哲的表现,还有,那个有关轻离的电话,他的心沉了又沉。
车上,谁的手机就在这时骤然的响了起来,这声音终于打破了车里的让人只觉尴尬的窒息的感觉。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叶子墨皱了皱眉头,却还是接了起来,“你好,叶子墨。“
“子墨,救我,救我,我在……在……“
“咔”,原本断断续续的女声一下子断了,可,轻离的声音却缠绕上了叶子墨的心头,打回去,对方已关机。
脸色迅速的涨红,叶子墨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打给了龙少哲,“姓龙的,你说,你把轻离怎么了?”不管怎么样,他曾经爱过轻离,不管发生过什么,他都不想轻离太难堪。





 第108章 纸醉金迷(二更,转折+必看+赠送400多字)
 更新时间:20131211 22:34:26 本章字数:5864

那份静足足持续有了三秒钟,就在叶子墨快要被脑海里才轻离求他救她的声音折磨的快要抓狂了的时候,龙少哲低声道:“记得我离开天台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吗?叶子墨,你能不能不要再猪头了,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啪”,龙少哲直接挂断,他现在与轻离之间所有的交往为得还不是给他叶子墨擦屁股吗?
老爷子说这些事叶家人不便插手,就只有他处理才最方便,天知道他根本不想管叶子墨的死活,当初,除了老爷子又有谁管过他和龙丽娇的死活呢?
堂堂军区的首长,能不能长点脑子,他这边因为叶子墨的事已经够乱了,找轻离已经找得鸡飞狗跳的了,可是叶子墨居然还来质问他。
他能把轻离怎么样?只是要把她送出国而已,手揉着太阳穴,若不是老爷子的命令,他压根不想管这档子闲事。
“龙少,姓叶的说什么了?”强子也为龙少哲抱不平,凭什么管叶子墨的事呀攴。
“有没有轻离的消息?”压制下心底里的不快,龙少哲沉声问道。
强子低下头看着鞋尖,顿了足有三秒钟后才道:“龙少,你说会不会是被仇家给带走了?”
龙少哲这才想起刚刚叶子墨问他把轻离怎么了的时候那语气有些不对,正奇怪间,叶子墨的手机又打了过来,他接起,也不等叶子墨开口,直接道:“你有轻离的消息了?逄”
“姓龙的,你昨天还带她和佳佳去游乐场,好歹她也是佳佳的母亲,你怎么说要弄死她就弄死她呢?”
“叶子墨,你听谁说我要弄死她了?”他不过是要送她去国外而已,而且,全都是为了叶子墨。
“她,她让我救她,可,才要说她在哪里,手机便挂断了,我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叶子墨这才想到昨晚龙少哲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轻离不见了,那么轻离的出事应该与他没有关系。
“电话号码给我,快。”龙少哲催促着。
叶子墨急忙报了号码给龙少哲,随即,挂断了手机,车也停在了山路的边上,他取了根烟下了车狠狠的吸着,骆离什么也没说,也没有下车,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的某一点发呆,昨天,龙少哲带着轻离和佳佳去游乐场的画面在此刻已经跃然心头,她真不懂龙少哲和叶子墨为什么都跟轻离纠缠不清。
心底里涌起了一份患得患失的感觉,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呢?
再看向叶子墨,他的身影看在她的眼里突然间竟是那么的孤单落寞,仿佛整个世界都要把他遗忘了一样。
她想起了他给她的五百万,心底里骤然有一个念头涌起,她选择了跟他离婚是不是错了?
毕竟,那个在她最危难的时候解救她和妈妈的是他而不是龙少哲。
可是龙少哲……
这一刻,心底里仿佛有两根绳子狠狠的绞在一起再也解不开了似的,其中一根是叶子墨曾经给她的雪中送炭,另一根是龙少哲带给她的那种别样的爱的感觉,而且,龙少哲也救过她好几次。
两根绳子越绞越紧,绞着她的心生疼生疼的,骆离推开车门跳下了车,人也停在了叶子墨的身侧,可,一时之间却是百感交加,她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了,似乎,说什么都是错,因为妈妈她是要感谢叶子墨的,可是因为爱情她只能选择龙少哲。
叶子墨的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气飘渺在他的周遭,让他看起来仿佛不真实了一样,骆离转首,“子墨,当初娶我,是为了轻离吗?”为了她象轻离,为了她名字里的那一个离字吗。
“我说我恨她,你信吗?”狠狠的掐熄手中的烟,随即一个抛物线抛到了草丛中,叶子墨转身就上了车,徒留骆离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是因爱而生恨吗?
“上车。”他一声嘶吼,让她只好再次的上了车,却怎么也猜不到龙少哲与叶子墨昨晚都谈了什么。
三个小时的车程,车厢里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有无边的沉闷充斥在空气里,让人连呼吸都觉得难过起来。
终于看到军区大门的时候,骆离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有叶子墨在,车子畅通无阻的直接就进去了军区,她再也不必下车受那两个站岗的当兵的审问了,想起上一次来还是在年前,似乎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但是现在,每一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变化。
“子墨,对不起。”算起来,她还是一个坏女人,为了自己的爱情而选择了要与他离婚,甚至,还欠了他五百万。
叶子墨没吭声,而是径直的把车停在了上次她住过的宿舍前,眼看着叶子墨没有下车的意思,骆离只好推开了车门,“我上去了。”快步的跑进宿舍,宿舍的大门上贴了一个大大的倒福字,那红色的福字还残留着过年的余韵,可是她的心却是乱糟糟的。
身后的车猛的一个九十度转弯,然后,迅速的开离骆离的世界,等她跑到叶子墨宿舍的门前站在走廊的窗前的时候,那辆车早就没有了任何踪迹,只余飞尘飘荡在阳光下,刺目而惹眼。
开门进去,一尘不染的房间里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床上的豆腐块方方正正仿佛刀削一样的,她坐在床头拿出手机,看看叶子墨的号码又看看龙少哲的号码,却突然间没有勇气打出去了。
是她不好,是她夹在了叶家两个兄弟之间,是她扰乱了叶家的一切。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身子一歪,骆离直接倒在了那张床上,木板床,硬硬的,一点都不舒服,她闭上眼睛,只觉得寂寞排山倒海般而来,叶子墨带她来了,却,根本不管她了。
不知道躺了多久,就在她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门被敲响了,骆离腾的坐了起来,“进来。”
“首长夫人好。”门被推开了,上次那个给她打饭的警卫员笑涔涔的走了进来,果然,又给她端来了饭菜。
“谢谢。”好吧,不管怎么说叶子墨还不是那么无情的,至少会管她的吃住,就连洗手间的热水器也修好了。那一夜,叶子墨没回来。
骆离仿佛呆在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一样,除了吃饭会见到那个警卫员以外,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她自己。
一天。
两天。
叶子墨两天都没有回来了。
没有电话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手里的手机不知道摆弄多少遍了,最后,骆离鼓足了勇气打给了叶子墨,可回答她的却是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她皱眉,再打龙少哲的,也是一样。
骆离这才想起军事管辖区里有时是限制电话的打进打出的。
叶子墨,他这是要软禁她吗?
骆离只觉她现在最多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