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小嫂子,私奔吧-第7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到了她的话,之前播报的女主播走到了一个实施抓捕行动的便衣身前,贴着他的耳朵不知说了什么,那人便一点头,随即抬头看向骆离,眼光复杂而难以揣测,片刻后,他冷声道:“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于是,房间里的男士全部退出,就连那个男人也被带了出去,骆离终于得以穿上了衣服,她的手有些抖,可是心却是坚定的,到底是谁要害她呢?
到了医院,正一项一项的做着检查,检查室的门突的被推开,陆美姿疯了一样的冲进来,甩手就在骆离的脸上打了一巴掌,“你这个疯女人,居然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来,跟我走,叶家经不起你这样的丢人现眼。”
脸,很痛,骆离却是咬紧了牙关,她抬首迎视着陆美姿,“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这个检查我一定要做。”做了,才能还给自己清白。
“不行,你这是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我儿子娶了你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甚至还去瞟男人的女人是不是?”陆美姿恨恨的甩手又是一巴掌打下来,骆离的头一偏,愣是让她落了一个空,“我没有,或者,你是故意来阻止我做检查,然后想让别人诬陷我的?”
她这一句,让陆美姿愣了愣,那只几欲要落下来的手终究还是缓缓的放了下去,因为,这检查室里还有其它的医生和护士在,“骆离,你丢得起你这张脸,可我们叶家丢不起这个人,来人,把她带回去。”
“不要,我要检查。”即使是每一项检查带给她的都是屈辱的感觉,可是,她还是要还原自己的那份清白,她没有做,便是没有做。
“骆离,我已经给你办了手续,交点罚金就可以了,跟我回家。”陆美姿的脸阴沉着,随即,便进来两个女人强行的把她扯离了检查室。
“妈,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看着陆美姿,骆离陷入了沉思中,想起自己突然间的被从军区接回,想起陆美姿昨天许她去看骆轩时的表情,其实,陆美姿并不是一个很擅于掩藏自己的心事的女人。
“脏女人,我可当不起你妈,少叫我妈,真让人恶心。”冷冷的一言,陆美姿便不再理会骆离,骆离被强行的带上了车,强行的带回了凤翔新城,客厅里,陆美姿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离婚协议书,不屑的瞟了一眼对面的骆离,“来,你看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你就签个字,那么,你欠子墨的五百万也就一笔勾消了。”
骆离伸手接过,大略的浏览一遍,随即,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妈,我不签字。”这是要让她承认她是去瞟男人了,只要承认了就不用她还叶子墨的五百万了,不,她不愿意,她明明没有,那样莫须有的罪名她为什么要承认呢?
承认了,就是她身上一辈子的污点,虽然承认了就可以与叶子墨离婚,可她绝对不要以这样的方式跟叶子墨离婚。
“骆离,你还不承认是不是?”转首,也不等她回答,陆美姿就拿起了电话,也不知道是打给了谁,只是大声道:“把她检查完的项目的结果给我送到凤翔新城来,我要让她死得明明白白,叶家的少奶奶她不配。”
骆离的心颤了起来,昨晚上从被抛到车里再到早上醒来,这其间发生了什么昏迷的她一点也不知道,难道,她的身体真的被那个男人侵犯了?
昨晚的事一定是阴谋,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她被迷晕了是事实。
客厅里,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只觉自己象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可是这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只有她自己面对着陆美姿。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便有人送来了医院的检查报告。
陆美姿先是大概的扫视了一遍,然后狠狠的甩在骆离面前的茶几上,狠声道:“幸好我让人中止了你的检查,不然,越检查越难堪,你看吧,你身体里残留的是什么?骆离,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肮脏的不要脸的贱女人。”
骆离垂首,颤着一颗心捡拾起了一张检查报告单,当眸光划过那上面的检查结果时,只觉头晕目眩,她的身体里居然有残存的男人的精液。
天,怎么会这样?
那一刻,她只觉天旋地转,再也看不清周遭的一切了,身子一歪,骆离软倒在了沙发上,她再次的昏了过去。
“哼,看着她,不许她寻死,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在离婚书上签字,只要她承认了,即使子墨不同意离婚也得离婚,叶家容不下这样的女人做媳妇。”
陆美姿扬长而去,只留骆离蜷缩的昏倒在沙发上。
骆离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迷糊的醒来的时候,头痛身体痛哪里都痛。
“骆小姐,请签字吧。”一个女律师居高临下的看着骆离,显然,等她醒来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骆离起身,踉跄的走向洗手间,一边走一边一字一顿的道:“我不会签字的。”即使身体里真的有那个恶心男人的精液她也不会承认,没做便是没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喂,叶首长还在演习中,最快也要半个月才结束,骆小姐,你确定你可以一个人耗过半个月?”女律师急了,陆美姿给她发下了狠话,一定要她不管用任何手段都得让骆离签字,否则,她半毛钱也拿不到。
骆离转首,呵呵的笑开了,“这位女士,我想,是你怕熬不过半个月吧。”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她所遭遇的事儿是陆美姿操作的,但是,她的心里却已经这样认定了,不然,她才从军区回来,又有几个人知道她的行踪呢?
最直接迅速知道的就是陆美姿,她去哪里,陆美姿都知道,再加上她醒过来后陆美姿迫不及待的反应和现在的要求,她已然明白,她的被陷害根本就是要逼着她在那份协议书上签字然后与叶子墨离婚。
可她再想离婚也不要以这样的方式,她已经对不住叶子墨了,真的不能再给他抹黑了。
进了洗手间,骆离打开了水龙头,冰冷的水浇在身体上,让她禁不住的打着寒颤,但是,明明有热水,她却不用,只想让自己清醒些再清醒些,不管叶子墨回不回来,她都不会签字,除非,是他走到她面前,亲口说骆离我们离婚吧,她才会……
想到那种可能,骆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睛里流淌出的滚烫的泪水混合着冰冷的水不住的冲刷着她的身体,有些事注定了无法避过,那便,勇敢的去面对。
她终究再也不是一个干净的女人了。
呵呵,她的身体里竟然残存着别的男人的精液,两手用力的搓洗着身体,搓得皮肤都泛起了红点点,她依然不想停下来,只想把那个男人留在她身体上的所有的痕迹都洗去,可,有些东西有些事实却再也洗不去了。
她被那个男人迷奸了。
许久许久,骆离才在瑟缩中关闭了水龙头,从浴室里出来,女律师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烦躁的踢着沙发,骆离淡漠的走进卧室,褪下了浴巾找了睡衣便走到了隔臂的客房里,那间主卧室的床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躺下去了,甚至那个房间她都再也不想进去了,只为,看到那张床她就会想起叶子墨和轻离一起滚在上面的画面。
呵呵,人就是这样的自私,叶子墨可以与别的女人滚在一起而不被陆美姿所唾泣,但是她就不行。
离婚,她曾经那么的想要离婚,但是现在即便是唾手可得,她也不想要这般离婚,除非叶子墨先提出来,那又别当别论。
她的身体脏了,很脏很脏。
她不配叶子墨,更不配龙少哲。
不吃不喝,骆离静静的躺在客房的床上,她的眼神空洞而无神,只是注目着房间里的某一点发呆,客厅的女律师已经跟了进来,“骆小姐,你若是不签,这房子你就休想离开半步。”
她没吭声,以无声回应了女律师的叫嚣,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糟了吗?
她现在哪也不想去,不想见任何人,只想守在这寂寞的牢笼里慢慢的舔舐自己身体上和心灵上的伤口。
不得不说,那个陷害她的人还是得了逞,至少弄得她现在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她知道她还不能死,她身上还背负着妈妈靳兰和弟弟骆轩这两个责任,只要他们活一天,她也就要活一天,什么都会过去的,就象当初知道妈妈得了那种病的时候她不是也一样觉得天塌下来了吗,但是,她还是咬牙挺过来了。
只是那心的伤口需要给她时间愈合,只是那愈合的时间要长些再长些吧。
女律师甩门而去,徒留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她一个人静静的卧在床上。
那种静带给她窒息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却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少哲的小公寓里,他打开了电脑,开机,上网,强子那边的QQ头像正晃动着,“龙少,检查进行到一半陆美姿就带走了骆离,现在T市所有有关骆离的报道已经全部都封锁了,不会再有关于她的任何的负面报导。”
“嗯,那她人呢?现在怎么样?”
“这个……”强子不知道了,“她被陆美姿押进了凤翔新城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哦,我知道了,继续监视,有什么情况马上向我汇报。”打过这一行字,龙少哲关了QQ,身体轻轻后仰靠在了椅背上,他闭目凝思了起来。
不,他不相信骆离是那样的人,若她是一个随便的人,也不会在大年夜那晚把她的第一次给了他。
可自己的人今天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那个‘牛郎’居然给他跑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他派人怎么找都找不到。
警察局的人应该是有人吃了回扣了吧,不然,为什么不把那个嫌疑人带去警察局呢?
没有带去而是任由其跑掉,这根本就是徇私舞弊的渎职行为,可是,有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能耐居然连警察局的人都可以请到还为其守口如瓶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纠结着龙少哲的心,他必须要查清楚。
******我是我非常难过的分界线******
骆离躺在月光下的客房里,手里,是那张当初龙少哲为她抢下的老照片,照片里是她和骆轩还有妈妈,她一直很喜欢这张照片,只为这张照片里的骆轩的眼睛还是可以看到的,那时,骆轩的眼睛医生说很有希望能治愈,但是需要很多钱,可是,她跟妈妈挣不来那么多的钱,拖到了最后,骆轩的眼睛还是彻底的失明了。
手摸着照片里骆轩的小脸,她的心很疼很疼,都说这世上的人有什么不能有病,缺什么不能缺钱,可是她的家,妈妈和骆轩都有病,而她,根本挣不来什么钱,真希望大学毕业了,她就可以去赚钱,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她要还了欠下叶子墨的五百万,再给妈妈治好病,再治好骆轩的眼睛,她相信骆轩还是有机会的。
只是那机会,却是那样的渺茫,但是,只要有一分希望,她都会去争取。
天亮了,她迷迷糊糊的睡去,可只睡了一会儿就被头皮上的刺痛惊醒,睁开眼睛,陆美姿正扯拽着她的长发,“骆离,你到底签不签字?”
她仰首看着床前的陆美姿,久久的,一眼不眨的盯看着她。
“臭丫头,你居然敢这样看着我,是你自己不知检点,死不要脸,骆离,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若是你不签字,我就把你的丑事连着照片和录像全都给你妈靳兰寄去,让她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贱女人。”陆美姿恶狠狠的说道,目光里泛着冷寒与恶毒。
骆离没有说话,依然还是静静的注视着陆美姿,渐渐的,陆美姿沉不住气了,只为,面前的这双眼睛太过纯净,纯净的仿佛纤尘不染,她恨恨的咬牙,“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
陆美姿走了,女律师又来开展她的工作来了,极尽恫吓之能事,骆离只淡淡的笑,只充耳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