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么想着忙摇头,怀清一皱眉:“你们这济生堂不是药铺吗,既是药铺,自然有坐堂的郎中,怎么病人来了,还不让进门是何道理?”
“就是,你们家不就是开药铺子的吗,人家姑娘都救的回缓过来,在你铺子里暖和暖和都不让进,太不仁义了,几位赶紧看清楚了,这就是济生堂,往后咱都别来这儿抓药了,对,不来,太不仁义了,就知道赚银子……”
老百姓一哄哄,里头的李文山可坐不住了,暗骂孔有德废物,这是要砸他李家的饭碗啊,这么下去,济生堂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怕坏了买卖,忙走了出去。
孔有德一见东家出来急忙上前,李文山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咱们开药铺的就是为了治病救人,还不把老人家抬进去。”
孔有德心道,这便宜话你这会儿说的倒痛快,刚干什么去了,却也不敢跟东家拧着,忙招呼伙计抬了进去。
李文山看向怀清,不禁一愣,这会儿方认出来是张怀济的妹子,李文山暗暗皱了皱眉,心道,真是多管闲事,不过也有些纳闷,记得张怀济的妹子就是一个狗屁不懂的小丫头,什么时候有这么一身好医术了,刚在里头他可是亲眼看见这要饭的老头倒下去的,李文山当时心里还咯噔了一下,心里还琢磨,这老头要真死在这儿,就往孔有德身上推,不想这丫头三两下就把老头给救活了,虽说如今还闭着眼,可那脸色已能瞧出,缓了过来,。
不过话说回来,既这丫头多管了闲事,也甭想脱开身,想到此,李文山道:“姑娘救人可得救到底,这人抬进我这铺子里没问题,可济生堂的郎中却没姑娘的本事,故此,还请姑娘把人治好了再走。”
怀清皱眉看着他,叶府还等着她呢,她哪有时候耽搁,可把老人扔在这儿,也真怕别人治不了,略沉吟迈脚走了进去,到坐堂的桌子前,跟那郎中借笔写了个方子,递给李文山道:“照着这个方子煎了药灌下去,不出半柱香,人便能醒过来。”
李文山半信半疑的接过去,低头一看,不禁呵呵冷笑了两声道:“姑娘这是要害在下呢不成,这附子可是毒药,恐怕这药灌下去,好不了,反倒丢了命。”
张婆子这会儿可真恼了,上前来冷声道:“若有事,我叶府担着,快去煎你的药,我们姑娘没功夫跟你这儿磨叽,老太君哪儿还候着呢,你若再拦着,耽误了府里的大事,明儿砸了你这济生堂。”
李文山这才认出来,眼前可不正是叶府老太君跟前的管事婆子吗,前两次去叶府送药,远远见过两回,却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还有,我们姑娘什么意思,张怀清什么时候成叶府的姑娘了。
虽不知张家怎么靠上了叶府,李文山也终于明白过来,张怀清自己惹不起,想到此,忙点头哈腰的道:“不敢,不敢。”
怀清把刚才那个小子唤过来道:“你在这儿守着你爷爷,等你爷爷能走路了,就去姐姐家里。”说着,拉着他的手往东边一指:“从这儿往东边走,过两条街朝南一拐,铁狮子胡同最里头那家,姐姐如今有些急事,过会儿就回去。”
那小子两只眼直直盯着怀清,半晌忽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磕了好几个头:“石头谢姐姐的救命之恩,来生做牛做马报答姐姐。”
怀清急忙扶起他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头不能随便磕,磕多了,腿就软,腿软了,就没了骨头,你是男子汉,别的都能没有,就是不能没有骨头 ,记着姐的话了吗。”见倔小子点点头,怀清摸了摸他的头,转身上车走了。
老头祖孙进了济生堂,看热闹的人一看没热闹也都散了,不一会儿工夫,刚才还热闹到不行的大街,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旁边儿一个机灵的小厮道:“这丫头简直是狗脸,说变就变,刚那一声喝,悍的像只母老虎,对这小子却又温声细语的,听那婆子的话是叶府的小姐,奴才怎么记得叶府的大小姐是个……”
说道这儿,没敢往下说,心里却道,即便不是跛子,也没见哪个千金小姐,大街上给人治病的,而且,这打扮也真不像叶府的千金,想着抬头看了主子一眼道:“爷,咱是不是该去叶府了,您可是领着皇命呢……”
那公子点点头,看了济生堂一眼道:“我先过去叶府,你在这儿盯着,等那祖孙出来问问他们的意思,若愿意安置在别院。”
那小厮一愣:“爷,您这……”刚起个头,瞧见爷的目光忙垂下头道:“是。”


☆、第13章 
怀清刚下车,叶安便迎了过来:“姑娘可来了,老太太哪儿都问几遍了。”说着扫了张婆子一眼,张婆子心说,你看我做什么,谁知道会遇上那么档子事啊,人 命关天,姑娘要救人,自己还能硬拦着不成,那可是一条性命,不过,这些没必要跟叶安说,回头回禀给老太君也就是了,想着忙引了怀清进去。
因老太君疼孙子,就把宝哥儿挪到了老太君这里了,老太太的屋子通了地龙,又点了熏炉,比旁处更暖和些,一进来扑脸的热。
   怀清进来见叶之春也在,刚要行礼,老太太已从炕上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埋怨道:“可让我好等,怎这般慢,也不知宝哥儿怎么了,从前儿就不好,昨儿夜里哭的 不住声,才多大的孩子,哪搁得住这么哭,回头哭坏了可怎么好,之春说要请郎中,如今我可信不得那些郎中,还是你这丫头我最放心,你快瞧瞧,倒是怎么了?”
说着让奶娘抱了小家伙出来,小家伙折腾了一宿,估摸这会儿累狠了,在奶娘怀里睡了,虽睡着,小嘴却仍撇着,不时还抽一下,可爱非常。
老太君小心的接过去,抱着怀里晃了晃,低声道:“你别瞧这会儿睡了,昨夜里头着实折腾了一宿,从昨儿开始也不好好吃奶,这么下去可不要饿坏了吗?”
怀清伸手碰了碰小家伙红红的小脸蛋,捏着小家伙的食指,向着光瞧了瞧,叶之春一旁瞧了不禁暗暗点头,若说之前还有疑惑,如今却由不得他不信了,这个比若瑶还小的丫头,的确是个了不得的神医,不说瞧好了老太太跟若瑶,就她今儿给宝哥瞧病的意思,就是个行家。
叶之春听王泰丰说过,小儿无脉,故此一指定三关,也就是说,一岁以内的孩子病了,只瞧食指可断风,气,命,这丫头还真是不凡。
怀清瞧了半晌,跟奶娘道:“宝哥的被子换一床薄些的方好。”说完便让奶娘把宝哥抱进去,老太太忙问:“是什么症候,可要紧吗?”
   怀清瞄见一向冷脸的叶之春也流露出紧张之色,不禁暗暗摇头,也难怪,四十不惑才得这么一个独苗,不宝贝才新鲜,可这孩子越精细养身子越弱,这个规律不止 古代,现代也一样,条件好的人家养孩子,特意讲究,衣食住行莫不细致精心,就怕孩子受委屈,却越如此养,孩子越容易得病,三天两头就往医院跑,再看那些条 件差的孩子,家里想精细养,也没那条件,大多放养着长大,身体却异常健壮,大多不会得病,所以说,这孩子贫着养方好。
虽是这个 理,只不过让叶府放养这个宝贝疙瘩,简直比登天还难,故此,怀清略斟酌了片刻才道:“《潜夫论》上说,小儿多病伤于饱,想宝哥尚不足月,气血未完,其大肠 如葱,小肠如筷,饮食稍过度,便生病症,俗语说,小儿欲得安,无过饥与寒,是故富家儿多病,贫家儿多安,便是这个道理。”
老太太愕然道:“丫头是说,我这儿孙子是吃太饱了撑得。”
怀清道:“想来奶娘生怕宝哥饿着冷到,殊不知小孩子却最怕热,太热则不能便,故此生病,若我所料不差,这两天宝哥儿既不吃也没拉吧。”
张婆子道:“可不嘛,怀清姑娘这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老太太道:“依着丫头这病怎么治?”
怀清笑道:“哥儿不是病,治什么,说句笑话儿,您老少疼宝哥儿些,饿上两顿也就好了,只不过日后需知会奶娘,喂奶按时按顿的好,先头或许要折腾几日,待适应之后便省事的多了,尤其对哥儿也好,不然成天不饥不饱的没个节制,也容易生病。”
叶之春跟身边的人道:“可听见了,去知会奶娘,照着姑娘说的法子喂奶,把那屋的暖炉撤了,仔细些莫着风就是。”
吩咐罢跟老太太一躬身道:“前头恐有客,儿子先告退了。”
老太太点点头道:“这两天来贺喜的人多,来了就是客,又赶上过年,你仔细照管着,莫怠慢了客人,失了礼数。”
叶之春应一声,转过身,经过怀清身边却站住了脚,侧头对怀清道:“昨儿瑶儿念叨你呢,若无事,今儿晌午就在府里吃饭吧。”
怀清一愣,忙蹲身道了声:“是。”
叶之春这才迈脚出去,老爷这几句话落在张婆子等人眼里,都暗暗吃惊,也算明白了,这张怀清不止老太君另眼相看,连他们老爷也一样,就刚才那和颜悦色的样儿,那就是把张怀清当成自己的晚辈一般看待了。
老太君目光闪了闪,儿子是她生的,自然最知道性子,之春是个冷性子,却也至真至诚,轻易瞧不上谁,却,若真入了他的眼,也不容易出去,既对怀清说了这些,就是没拿怀清当外人,这也是老太君乐于看到的结果。
老太君是修佛之人,最重缘分因果,这些日子总想,或许怀清真是老天爷给她叶家送下来的福星,跟叶家这份缘殊为难得。
想到此,笑道:“本还说留你陪我老婆子吃晌午饭,老爷这么一说,倒不好留你了,想来瑶儿不定怎么盼着你呢,她如今出不来,你去瞧瞧她也好,姐俩个说说你们的私话儿,比在我这儿支应着强。”
怀真眨了眨眼道:“刚进来的时候瞧见外头正往府里头送活鱼呢,我探头瞧了一眼,好家伙,一条足有二斤多,活蹦乱跳的,丫头当时就想,今儿可有口福了,一会儿非蹭在老太太这儿吃饭不可,不想老太太却不留,想来是舍不得那几条活鱼也未可知。”
   几句话说的老太君笑了起来,指着她跟张婆子道:“你瞧这丫头一张嘴刁的,说的我成了抠门的老太婆了,连条鱼都舍不得给她吃,你放心的去吧,一会儿我让灶 上做好了给你送过去,管饱你今儿晌午吃个够,不禁今儿晌午,一会儿你家去的时候,还让你捎带两条回去,给你哥也尝尝,省的我这儿临老临老却落下个抠门的名 声。”
怀清笑道:“您老最大方,丫头这儿先谢了。”
老太君挥挥手道:“快去吧,再不去笑的我这张老脸都酸了。”
怀清这才退了出去,刚出老太君的院子,就给叶儿一把抓住:“姑娘可算来了,再不来,我们小姐就让我去狮子胡同找你去了,快着跟奴婢走,我们姑娘等着呢。”
说话儿拽着怀清就往叶若瑶的院子去了,一进屋就道:“来了来了。”婆子打起帘子,怀清刚进去,就给若瑶拉着手坐在炕上道:“怎这好几天不来府里走动,倒让我好生盼望。”
怀清略打量她一遭,虽不能下地,气色却比那些日子好了太多,以往堆积在眉梢眼角的沉郁之气也没了,眸光流转更显的眉眼盈盈。
怀清暗暗点头,笑了一声道:“我可比不得你这位大小姐,凡事都有人打点妥当,半分心都不用你费,我家就我们兄妹俩,我哥忙着他的公务,家里一大摊子事若我不操持,还能指望谁,又赶上过年,更忙了十分去,哪有空出来。”
   若瑶却不上当,笑道:“你少那这话糊弄我,便你哥忙公务,你跟前还有个甘草呢,你张家也没什么亲戚了,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