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貌蛔旁け改昀裢矗夜四辏愀缇鸵ツ涎粝亍∩先危苡惺裁词露媚闾焯烀Τ烧庋徊欢ㄊ悄憷亮耍幌氤雒牛蚀搜傲苏饷锤鼋杩诶刺氯恍牛椅矢什荼阒!
说着看向后头的甘草道:“你说说,你们家姑娘这两天在家都做什么了?”
甘草瞄了怀清一眼,却听若瑶道:“你别瞧她,只实话实说便是。”
甘草只得道:“昨儿上午在家看了半天书,下午守着药锅子,制了半天儿药丸子,今儿一早上裁了红纸,写春联福字,还没写完呢,张妈妈就来了。”
若瑶噙着笑歪头看着怀清道:“忙,可真忙,忙的还有空捣鼓你那些药丸子。”
怀清道:“你可别小瞧了,那些药丸子都是能救命的。”
若瑶道:“行,知道你是神医,可你这个神医是不是也该给这个病人复诊啊。”
怀清笑了:“是该来复诊,我瞧瞧你的脚。”
叶儿听了忙过来把搭在若瑶腿上的锦被撩开,裤腿小心褪了上去,怀清伸手仔细摸了摸,点点头道:“长得不错,过了十五该能下地了,之前还要记得每天换药按摩。”
叶儿道:“我记着姑娘的吩咐呢,每天给我们小姐按摩换药,一天都不敢落下。”
怀清点点头道:“叶儿做的真好,将来若瑶姐姐好了,你就是最大的功臣。”
一句话说的叶儿眼睛都发亮了,拨了拨自己的鞭稍:“我给姑娘倒茶去。”转身出去了,奉了茶顺道把甘草拽了出去,屋里一时只剩下了两人。
   若瑶握着怀清的手道:“人都道我命好,生在这样的锦绣宅门,其实若我能选择,倒愿意跟妹妹一般,如今有些事儿也就不想再瞒你,我这脚是我八岁那年摔断 的,不是我自己摔的,是我娘推的,当时我还不明白,只说是我娘不小心,后来才知原因,当时夫人还活着,夫人怀身孕的时候,我娘串通兰姨娘,给夫人下药,已 经五个月的孩子落了,是个男胎,老太君震怒,严查此事,兰姨娘心里惊怕,上吊死了,我娘便把错处一股脑推到了兰姨娘身上,虽未惩处,从此爹却再不来我娘的 屋子。”
说到此,咬了咬唇道:“妹妹如此聪明,想来后面的事儿也能猜的出来,人言虎毒不食子,我娘却忍心让自己的亲闺女变成跛子,只为了争宠,后来我爹知道,娘自知再无指望,也走了兰姨娘的老路。”
怀清听了不觉暗暗叹息,虽知此中必有缘故,也没想到竟是亲娘,这真是连畜生都不如了,怪不得叶若瑶之前那样的性子,搁谁也想不开啊,这内宅争宠真挺可怕的,光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若瑶叹了口气道:“若不是妹妹,我这一辈子都是个跛子,故此,我倒愿意生在寻常人家,即便日子贫寒,有个疼着自己的娘,比什么不强,今儿说这些,就是想妹妹知道我的心,从那天你帮我接骨开始,在若瑶眼里心里,你就是若瑶的亲妹妹了……”


☆、第14章 
即便怀清嘴上叫着,心里着实没把若瑶当成姐姐,怀清心里明白,这个世界高低有别,尤其这些达官贵人,最看重门第,不管叶家之前是什么出身,如今人家是封疆大吏,叶若瑶这样的千金小姐,跟自己当姐妹不是笑话吗。
可怀清也信一句话,叫以诚相待,这也是叶若瑶的聪明之处,大概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今儿才说出这些话来,若瑶的坦诚更显出自己的虚伪,怀清不觉惭愧非常,低下头喊了声:“姐姐。”这声姐姐才叫的发自肺腑。
若瑶自是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欢喜的应了一声道:“虽你我并非同父同母,自此也是亲姊妹。”
怀清点了点头,在若瑶这儿吃了晌午饭,惦记着济生堂门口的祖孙俩,便告辞家去了,马车刚拐进狮子胡同,就听甘草道:“咦,前头仿佛是早上济生堂门口的那位公子。”
“公子?什么公子?我怎么不知道?”
甘草道:“姑娘当时一心救那倔小子的爷爷,哪还有别的心思,本来奴婢也没注意周围的人,只这位公子着实体面,奴婢这才记住了。”
怀清听了,撩开车帘往前望了望,这一望着实愣了一下,只见家门口立着主仆二人,前头一位公子,身上一件锦绣罗袍,外罩石青缎斗篷,立在哪儿身姿挺拔,如松如竹,衣着打扮瞧着就像个平常的富家公子,气质却颇不凡。
且甘草这一提,怀清仿佛有些模糊的印象,貌似是要动手扶老人,给自己一句话吓回去的男子,他跑到自己家门口做什么?莫非是来寻怀济的?
因陈延更与哥哥亲近来往,近日便有不少人来张家送礼套关系,这人虽不像,但怀清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
马车停下,怀清下车,想了想,还是蹲身一福道:“这位公子可是来寻哥哥的?若是寻哥哥,今儿却不巧,哥哥去了城外。”
男子却淡淡一笑道:“在下来寻姑娘的。”
   怀清不禁抬头看他,如此近的距离,瞧得更加真切,即便怀清这样并不花痴的人,也忍不住心里一动,男人的五官不说多漂亮,可组合在一起却非常帅,尤其刚那 淡淡一笑,剑眉微挑,唇角轻扬,瞬间软化了脸上略显冷硬的棱角,配上挺拔的身姿,俊帅之外越发多了一份难言的味道,是怀清两世来见过最有魅力的男子,即便 年纪看上去跟他哥差不多,怀清却直觉,他比怀济要成熟的多,或者也可以说历练。
却更想不通他找自己做什么?怀清还没开口,甘草先说话了:“你是谁啊,难道不知,男女有别,光天化日之下,你一个男子来寻我们家姑娘像什么话,莫不是登徒子,仔细我们家爷回来打断你的腿。”
怀清没想到甘草会这么说,颇有些尴尬,心说,哪有这样的登徒子,甘草这丫头什么眼神啊。
男子倒是没恼,旁边的小厮脸却黑了,一抬手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什么登徒子,我们家爷是……”
刚要说下去,却给男子抬手止住,微微欠身道:“在下庆福堂余隽。”
庆福堂?即便怀清穿来的日子不长,庆福堂的大名还是知道的,想来只要是大燕的子民,就没有不知道庆福堂的,这是大燕脍炙人口的传奇,百年之间,庆福堂都是大燕首屈一指的药号,是皇商,更是国戚。
余家从冀州府发家,创立了庆福堂,药号医馆开遍大燕,都是那位当家二姑娘的功劳,不止扩大了家业,还以一个庶出之女的身份,先为王妃,后封皇后,而且是绝无仅有的一位皇后,那位皇上在位的数十年里,后宫只她一位皇后,这是佳话,更是奇闻。
而那位二姑娘颇赋传奇的一生,也被说书的演绎成多个版本,可无论哪一个版本都令怀清笃定这位一定是穿越前辈。
不过人家可比自己牛多了,人家振兴了药号,统筹了药行,当上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皇后,并且福及家族,余家这一百年来,先后出了两位皇后,当今皇后是余家的贵女,瞧瞧人家,再看看自己,根本没有可比性,真要说也有点联系,那位开的是药铺,自己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医生。
跑题了,说现在,综上作述,只要大燕朝还是慕容家的,庆福堂就倒不了,人家的后台太硬,叶之春是皇上的发小,眼前这位说不准是皇上的外甥,这么一想,怀清或许猜到他来的目的了。
   听她哥说过,庆福堂之所以长盛不衰,除了背景之外,还有就是人家拥有一套严密而可科学的经营流程,是那位二姑娘亲自制定的,并且收集各家秘方,制成丸散 膏丹出售,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遇上天灾人祸,庆福堂必然赠药放粮,这也是那位二姑娘立下的规矩,即便那位已经死了一百多年,庆福堂却一直紧守着这些规矩, 可以想见哪位二姑娘拥有多大的威信。
而眼前这位或许是为了自己那瓶救心丹来的吧,这倒给怀清送来一条出路。
   怀清这些日子正愁呢,不愁别的,就愁银子,她哥眼瞅就要去南阳县当官了,这当官可不是一拍脑门就行的,即便他哥想当一个为民做主的清官,可这清官也得吃 喝拉撒,除了为民做主,更多的是如何应付官场那些事,就算叶之春这样的封疆大吏,该应酬的也得应酬,更何况他哥这个芝麻大的七品县令。
   且,上司越多,打点的越多,银子使的也越多,不是为了行贿,说白了,就跟现代的职场一样,上司啊同事的婚丧嫁娶,你能不随礼吗,到了南阳县,安置下来也 要银子吧,可就凭张家这点儿家底,过了这个年,也就不剩什么了,怀清能不发愁吗,昨儿还想着,是不是把老太君送来的这些摆件瓷器,弄到当铺里头去当点银子 呢,这倒好银子自己上门了。
这么想着,怀清开口道:“原来是庆福堂的余公子,失敬了,不知公子来是为了……”
男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不瞒姑娘,贸然前来是为了姑娘药箱子中的救心丹。”
怀清暗道,果然给自己猜着了,怀清眼珠子转了几转装傻道:“公子是想买救心丹?”
男子深深看了她半晌道:“在下想跟姑娘谈合作。”
合作?这么现代的词汇从个古人嘴里说出来,怀清还真有点儿不适应,不过想想庆福堂的来历,也就释然了:“不知怎么合作?“
男人笑了一声道:“姑娘确定我们就在这儿谈吗,落雪了。“
   怀清抬头看了看天,可不吗,刚还不过阴天,这么一会儿就下起了雪,虽不大,落在身上也得湿了衣裳,不过怀清也绝不会请他进去的,她深知道这里不是现代, 古代的男女之间,似他们这样面对面的说话,已有些不妥,更不要说请到家里了,可这事儿也不是一两句能谈明白的,既不能在这儿,也不能请到家里,一时倒把怀 清难住了。
好在男子还算善尽人意,开口道:“若姑娘有意,可到庆福堂一叙。“
对啊,怀清眼睛一亮,心道,自己怎么忘了庆福堂了,提起庆福堂,还得说说那位二姑娘,某种意义上说,自己哥哥跟那位二姑娘有些相似之处,都属于大公无私心怀天下的人,她哥当官是想为民做主,二姑娘把药号开的这么大,是为了大燕百姓,当然,人家顺道就赚了钱。
正是因为庆福堂的这种经营理念,李文山才能从一个村里卖野药的发展到如今的济生堂,庆福堂虽然牛,却并没有垄断药行,只是立下了规范,举凡开药铺的只要照着庆福堂立下的规范做买卖,信守着童叟无欺不卖假药的规矩,在庆福堂眼皮子底下一样可以做买卖,这就是庆福堂。
而买卖做到庆福堂这种级别,小小的济生堂根本瞧不进人家眼里,所以,这汝州城同样开着庆福堂,只不过在东长街上。
怀清知道哪儿,可这会儿去不妥,还有,那祖孙俩怎么没来,正想着,忽听那男子道:“若姑娘念着济生堂外的祖孙二人,在下倒是知道下落。”
怀清一愣:“在何处?”
男子道:“天寒地冻的,我怕祖孙二人来了寻不见姑娘,便把他们安置到了郊外的别院内,老人虽醒了,却仍虚弱,姑娘若觉庆福堂不妥,不如跟在下去别院走一遭,也瞧瞧老人家的病。”
怀清略沉吟片刻,虽觉自己这么跟他去,有些莽撞,可想起那祖孙二人,的确有些不放心,更何况,这个余隽既是庆福堂的人,自己还怕他对自己起什么歹心吗,岂不是笑话。想到此,点头应了,上了余隽的马车,奔着城门去了。
余家的别院布置的颇不俗,比之叶府更精致几分,怀清跟着余隽进了侧面一个小院,刚进院,那倔小子就冲了出来:“姐姐真来了。”说着抬手指了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