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刚她娘才来跟她说,周家的亲事成了,明儿过定,年后就要娶过门,想周家家大业大,曼娘心里不由忐忑不安,却又想,自己明媒正娶过去,且谨守为妻为媳之份,也就是了。
正想着,小丫头荷儿跑进来道:“小姐,小姐,张怀清来了。”
李曼娘一愣:“你说谁?”
丫头道:“张怀清啊,张怀济的妹子,李管家引着过来了,让个婆子先来报信知会小姐呢。”
李曼娘皱了皱眉道:“她来做什么,避嫌还来不及呢,我怎好见她。”
丫头道:“您不见也不成,人都来了。”说着就听外头婆子道:“小姐,怀清姑娘来了。”说话帘子打了起来。
怀清一进来先看到里曼娘膝上的大红嫁衣,不禁皱了皱眉,琢磨自己哥哥的心思恐要落空了,若心里惦记着哥哥,如何有心思做嫁衣,这一副恨嫁的样子,真有些刺眼呢。
这一晃有几年不见了,真有些认不得了,以至于怀清进来半天,李曼娘方反应过来,叫了声,怀清妹妹,目光却陌生而疏离。
李曼娘暗暗打量眼前的怀清,记忆中怀济的妹子是个黑瘦的丫头,性子闷,也不爱说话,常常寻个地儿一坐就是大半天,而眼前这位却相当漂亮,皮肤白皙,皓齿明眸,且穿的也算体面,举手投足大方得体,挑不出丝毫不妥。
曼娘养在深闺后宅,李文山一心想拿这个闺女攀附高枝,生怕她心里还惦记着张怀济,坏了自己的事儿,故此外头的事儿,一概不许人传到后宅来,当初退亲,也是让她娘过来说的。
   她娘道:“张怀济父母早亡,家无恒产,即便得中,当了那么个芝麻绿豆的小官,俸禄微薄,还有个性格古怪的妹子,我儿嫁过去,可有苦日子过了,你爹的性子 你是知道的,别想着娘家周济,只你嫁过去,便是饿死,你爹也不会伸伸手,我儿如今不小了,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才是,这嫁人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咱家是半道上 发的家,穷日子你是知道的,你自己想想,还能不能过那样的穷日子,若能,娘也不拦着,由得你嫁那张怀济,以后好歹都是你自己的命,若想通了,依着娘,倒不 如把亲事退了,让你爹另选个妥帖的人家。”
李曼娘先开头还惦记着跟张怀济的情分,却听她娘一说,自己琢磨了几日,想起小时的苦日子,再看看如今使奴差婢的生活,终是应了退亲之事。
这些内情怀清虽不知,可一进来见李曼娘的神色,也大略猜出来了,自己哥哥便不是单相思,这李曼娘也没把哥哥当成非嫁之人不可,郎有情,妾无意,这婚事一拍两散正恰好,只不过,她既然来了,却还要探一探方好。
想到此,怀清道:“闻听曼娘姐姐大喜,怀清特来给曼娘姐姐道喜,姐姐莫嫌妹妹莽撞才是。”
几句话说的曼娘心里越发疑惑,虽说两家有交情,可自大张怀济爹娘死了,便不大走动了,到后来退亲之后,更该避嫌才是,张怀清这时候来道喜,已是不妥,爹爹还让自己见她,便更古怪。
却忽想起旧年间,自己让丫头给张怀济送去的那块帕子,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莫非张怀济让他妹妹前来,是想用那块帕子要挟,这事儿若传出去,自己的名声毁了不说,若传到周家耳朵里,更不得了。
   想到此,李曼娘真是悔不当初,那时只当自己一定会嫁给张怀济了,一时冲动,让丫头给他送去了一方帕子,却不想成了把柄,越想心里越忐忑,挥手让丫头下 去,才开口道:“咱们女子自然要紧守着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是本份,当初两家定亲是遵父之言,后来退婚亦是,由不得我做主,如今父亲把我许了 汝州府周家,从此后,曼娘生是周家人,死是周家鬼,前尘旧事,曼娘也应尽数忘却才是,妹妹可知姐姐的意思吗?”
怀清脸色微沉,暗道,自己今儿真是不该来,这李曼娘是一心要嫁周家,恐怕心里还会以为自己来是要挟她的也未可知,这样的女子配不上她哥,也不配当她的嫂子。
想到此,怀清蹭一下站起来道:“曼娘姐姐的意思,怀清明白了,这就回去跟哥哥说清楚。”说着迈步要走,李曼娘却站起来道:“妹妹且慢行一步,曼娘还有一事,……”
怀清转身看着她,李曼娘咬了咬唇道:“当年曼娘遗失了一方帕子,想咱们两家常来常往,曼娘疑惑落在你家了也未可知。”
怀清暗道真是够绝的啊,这是一点儿念想都不留了,如此无情无义的女子,真不愧是李文山的亲闺女。
想到此,怀清冷笑一声道:“姐姐只管放心,妹妹家去仔细寻来,若寻见了,自会使人给姐姐送来,一方没人要的旧帕子,留着也没用,告辞。”一甩帘子走了。


☆、第19章 
    怀清出了李府,正撞上来寻她的怀济,李福如今看见怀济可再不敢轻视,老老实实躬身道:“张大人您来了,呵呵……”
    张怀济 根本看都没看李福,急忙上前扶着怀清,上下端详几遍道:“你这丫头怎如此的急性,这大晚上的就跑了出来,真要有个闪失,你让哥怎么好?”说着叹口气道: “其实哥早就撂下了,只不过刚又有些糊涂上来,这会儿想明白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别人跟哥再无干系,从此后,就咱们兄妹俩相依为命。”
    怀清定定看着怀济半晌道:“哥当真想开了?”
    怀济点点头:“想开了,当真想开了,对哥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亲妹子更重要的了。”
    怀济几句话说的怀清眼眶有些潮润,眨了眨眼道:“哥放心,我一定给哥哥寻一个才德兼备的佳人当我嫂子。”
    怀济忍不住嗤一声笑了:“傻丫头,哥还用你找……”
    李福在后头瞧着兄妹俩旁若无人的说梯己话,是走也是,留也不是,别提多尴尬了,心说,这俩祖宗有多少话不能家去说,非在大街上,难道不怕冷。
    怀济伸手揉了揉怀清的头发,低声道:“家去吧,哥在庙门口给你捏了倆面人,刚忘了拿出来,是孙猴子,捏的活灵活现的,摆在你床头瞧着玩。”
    怀清道:“真的,太好了,那咱们赶紧家去。”
    李福终于等到这一刻,眼泪都快下来了,忙躬身道:“张大人,怀清姑娘慢走。”
    怀清却停住身形,回身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李福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位姑奶奶莫不是又要找事儿。
    怀清转回头来把手伸到他哥眼前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今日多烦忧,哥,当断则断才是真男儿。”
    怀济目光一肃,叹道:“哥哥恬为长兄,却还不如小妹心胸阔达,愧煞愚兄了。”说着从怀里寻出那方帕子,放到怀清手中。
    怀清点了点头,心里知道,这一刻他哥才算彻底放下了,一甩手把帕子丢在李福怀里道:“我们兄妹祝你家小姐跟周少爷百年和好幸福美满。”撂下话转身去了。
    李福愣了愣,忙接住那帕子在门灯下瞧了瞧,这一瞧,不禁哎呦一声,心道,我的娘唉,原来还有这么档子事儿呢,亏了张怀济厚道,若记着前仇,把这帕子往周半城跟前一送,或者把事儿宣扬出去,这人可丢大了,不仅周家的亲事得黄了,估摸往后他们家小姐也甭想寻好人家了。
    忙把帕子攥在手里,琢磨这帕子得赶紧给夫人销毁,这可是个把柄,转过身三步两步跑进府去了。
    怀济后来得逢好姻缘,想起今日之事,不禁唏嘘,若此时跟李家的婚事不退,也没有后来的好姻缘了,这才是姻缘天定。
    此是后话暂且不表,且说如今,兄妹俩守着过了除夕,叶府弥月之喜是正月初三,兄妹俩一起到的叶府,小厮引着叶安去了前厅,怀清跟着张婆子到了后头女眷席上。
    来 贺喜的女眷正陪着老太君说话儿呢,冷不丁见来了个生脸儿的小丫头,均愣了一下,心里暗暗忖度,这是谁,瞧年纪也就十三四,衣裳打扮虽不寒掺,却也不像个世 族家的千金小姐,若说是叶府亲戚家的女孩儿,也不该这个样儿,况,即便亲戚,也没说劳动张婆子亲自去外头接人的。今儿来的这些,旁人还罢了,却有定南侯的 夫人,此时也暗暗纳闷。
    老太君却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向怀清招了招手:“怀清丫头过来我这儿。”
    怀清走过去,到近前蹲身一礼道:“怀清这给老太君道喜了。”
    老太君拉着她的手笑道:“若没你这丫头,叶府何来今日之喜。”说着跟众人道:“瞧我这新认下的孙女可好?”
    众人一听,忙交口称赞,老太太喜不自胜,拉着怀清的手一一引见众人,到了定南侯夫人跟前,老太太特意跟怀清道:“这是亲家夫人。”
    怀清便知这位虽是定南侯夫人,却不是叶夫人的亲娘,不免叹息,叶夫人生孩子,自己的亲生娘不能来,却来了个大娘,即便名份上的母女,也并非亲生,哪会真心疼惜女儿,不过面儿上的事,支应过去罢了。
    女人生孩子是生死大劫,尤其叶夫人,更是九死一生,好容易活过来了,怎会不想见自己的亲娘,却被礼教规矩束缚着想见的见不着,不想见的倒天天在眼前晃,怀清想想都替叶夫人郁闷。
    不过这个也不干自己的事儿,蹲身一福道:“夫人万福。”
    不想却给定南侯府人抓住手,上下端详一遭道:“好体面个模样儿,怪不得老太君从刚就念着,今儿不知你来,也未准备礼,这只镯子便当见面礼吧。”说着不等怀清推辞,已把自己腕子上那只翡翠镯子腿下来,戴在了怀清的手腕子上 。
    怀清忙推辞:“这如何使得。”
    定南侯府人道:“寻常东西,不值什么,你平常戴着玩吧。”
    老太君道:“长者赐,不能辞,夫人一片心意,拿着吧,真要过意不去,一会儿给夫人瞧瞧脉。”
    定南候夫人道:“可不是,听说你治好了老太君的咳疾,我这儿便动了心思。”
    怀清先谢了定南侯府夫人,端详夫人一会儿道:“夫人可是患有偏头风吗?”
    众 人齐愕,均看向夫人,见她面有惊色,便知给这丫头说准了,夫人尚未回过神,倒是她身后的婆子道:“我们夫人这偏头风有十几年了,不说太医院的太医,便各处 里的郎中也不知来了多少 ,我们夫人吃下的药,零零总总加起来都能堆成山了,可就没一个见效的,单为这个症候可没少折腾,那些郎中来了,号了脉还要问饮食起卧,好不啰嗦,末了,也 未治好,怎姑娘没号脉就知道了?”
    怀清道:“望闻问切,这望在头一个,切在最后,可见望诊比号脉重要的多,之所以知道夫人的病症,是见夫人眼里微赤,医书云,头风多于赤眼相表里,而夫人一目微赤,多发于偏头风,故此一望而知。”
    定 南侯夫人看向老太君道:“说句不怕老太君恼的话,昨儿老太君说您老的咳疾给这丫头去了根儿,我还有些不信呢,想那些名医莫不是行医数十年,年纪一大把,都 没说药到病除,这么一个才十几的丫头,便自打娘胎里头学,也没学几年,天分再高,还能比的上太医院的太医不成,不想竟是真的,看来这医术不分年纪大小,这 丫头倒真是个神医。”
    老太君顿觉脸上有光,老太君活了这么的年纪,年轻时受过些罪,可后来都是荣华富贵的人上人,皇上眷顾,儿子争气,老太君前些年日子过得风光非常,却到了底下这辈儿有些不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