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道:“就是说,我们吃饭自然要来饭馆,莫非你们引凤楼顶了个饭馆的名儿,却是五谷轮回之所。”
    两个小厮一愣,心说,什么是五谷轮回之所?还在这儿琢磨着,就见后头一个声音道:“这丫头嘴毒,人家好好的饭馆子,楞让她说成了茅房。”
    两个小厮方才恍然大悟,想引凤楼在南阳县开了三四年,还没一个敢上门找事的,今儿倒是来了个假小子愣头青。
    小厮呵呵冷笑两声道:“小子,好大的狗胆,也不扫听扫听我们引凤楼是什么去处,竟敢污言秽语胡说八道,识相的赶紧滚,不然,等我一声招呼,仔细棍棒加身要受皮肉之苦。”
    怀济道:“真真好不讲理,你们开门做生意,我们上门便是主顾,便不远接高迎,也该客气有礼,怎如此蛮横,是何道理?”
    那小厮眼睛一瞪:“呀呸,你们这样的也算主顾,我们引凤楼是开饭馆做生意,不过,我们的主顾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巨富商贾,就你……”说着颇不屑的瞥了怀济怀清一眼:“该干嘛干嘛去,别跟这儿添乱。”
    怀济气的脸都红了,今儿为了不引人瞩目,兄妹俩穿的都是旧年的衣裳,不想倒连引凤楼的大门都进不去。
    怀清刚还说话,刚茶馆那个男人上前一步道:“二位看看我这样儿的可能进你们这引凤楼吗?”
    两个小厮打量男子一遭,立马挂上一张大大的笑脸道:“贵人临门,自然能进,里头请。”
    男子抬脚迈了一步,回头看了怀清一眼跟小厮道:“这两位兄台,是爷的朋友。”
    小厮互相看了一眼,男子挑了挑眉道:“怎么,爷的朋友不能进?”
    小厮忙道:“能进,能进。”说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躬身:“两位爷请进。”
    怀济看了怀清一眼,略有些犹豫,却听男子道:“爷千年不遇请回客,看意思人家还不领情了。”
    那两个小厮忙道:“这两人不识抬举,贵客就别勉强了,您里头请,楼上牡丹庁空着呢,小的去天香楼给您唤两个唱的陪贵客吃酒,管饱您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怀清道:“既蒙公子相邀,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一扯怀济跟了进去。
    男子嘴角一扬看了怀清一眼道:“如此,今儿咱们就见识见识这引凤楼的排场。”
    四人进来,怀清四下打量一遭,不禁暗道,果真是销金窟,当中空地上搭出一个舞台,有十几个姑娘,或在哪儿挑弄丝竹,或窃窃私语,还有几个在练习歌舞,转身回眸长袖善舞,身姿曼妙姿态蹁跹,男人进来这里,想不一掷千金都难。
    若 开在京城,甚至汝州府,这引凤楼都不算太奇怪,可开在南阳县就不大对头了,南阳县的老百姓穷的都快吃不上饭了,便有几个有钱的富户,也没说天天往这儿跑 的,若说为了迎接外客,这南阳县经年也来不得几个达官贵人,指望外客,引凤楼天天在这儿戳着,人吃马喂,估摸连裤子都得赔进去。
    且, 刚才若不是茶馆里遇上的男子,她们兄妹恐怕连门都进不来,即便他们穿的不富贵,至少也比寻常百姓强的多,却连引凤楼的门都进不来,可见引凤楼这个买卖说是 开饭馆,怕是挂羊头卖狗肉,地底下定有猫腻。至于什么猫腻?怀清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捉到了些头绪,却还要仔细瞧瞧。
    牡丹亭在二楼,布置的富丽堂皇,却有些俗气,总的来说,这引凤楼的风格就像一个毫无底蕴的暴发户,或者说是为了迎合暴发户开的,品味俗不可耐,唯一可看的,大约就是底下舞台上的弹唱跳舞的姑娘,一个个杏眼桃腮,身段曼妙。
    小厮把四人迎进牡丹亭,就跑了,不大会儿功夫,进来一个风情别具的大美人,一进来就道:“下头的小子不懂事,怠慢了贵客,媚娘这儿给贵客赔礼了。”说着袅婷婷一福:“还望贵客瞧在媚娘的份上,莫计较才是。”说着微抬首,眸光顾盼,柔媚入骨。
    怀清暗道,这女子真勾人,不说男人,就是自己都觉心里扑腾了几下,不过她哥是例外,她哥是什么人,怀清相当清楚,属于一根筋儿的人,古板保守,估计在她哥眼里,这风情万种的女子,也不过红粉骷髅罢了。
    想着,不觉看向对面的男子,不想那男子也正看向自己,两人的目光一对,男子眼里光芒一闪,冲怀清眨了眨眼,怀清急忙错开目光,心说这厮有病,这么个尤物在旁边,冲自己眨什么眼啊。
    男子笑道:“媚娘?你这名儿真真起的好,你这声儿媚的爷骨头都酥了。”怀清差点没吐了,心说这人年纪不大却真是个色鬼。
    媚娘咯咯笑了两声道:“爷说笑了,听爷的口音莫非是京城来的?”
    男子目光一闪道:“怎么,京城来的进不得你这引凤楼不成?”
    媚娘娇笑了两声道:“爷这话说的,引凤楼开的是买卖,迎的是客,五湖四海的贵客都来了,媚娘才欢喜呢。”
    “既欢喜,怎连杯茶都没有,莫非这是你引凤楼的待客之道。”
    媚娘道:“闻听贵客临门,媚娘特命人取山泉煮沸烹茶,故此耽搁了些时候,几位爷见谅。”说着拍了拍手,进来两位身着粉衣的妙龄少女,把茶盏放在桌上。
    媚娘道:“水是伏牛山的山泉,茶是王记茶庄的极品明前龙井,几位爷尝尝可入得口吗?”
    怀济揭开盖碗,看了看汤色,不禁道:“好茶。”刚要喝,却给怀清一伸手挡住:“且慢。”
    怀济一愣,怀清把自己跟前那碗茶端起来递到媚娘跟前道:“我有一个习惯,最不喜吃这头一水的茶,却如此好茶,倒掉未免可惜,不若媚娘帮我吃了可好?”
    媚娘目光一闪:“媚娘怎好吃客人的茶?”
    怀清心说,你敢喝就怪了,这引凤楼果真是黑店,先不让他们进,进来了却又在茶里下药,这茶若自己兄妹喝下去,恐怕出不去这引凤楼了。
    对面的男子明白过来:“媚娘不吃这茶,莫非在茶里下药了不成?”
    媚娘脸色变了变,冷笑一声:“虽是客,也要守我引凤楼的规矩,莫非当这儿是你府上了不成,我媚娘又岂是你们可以欺辱调戏的。“
    怀清却乐了:“媚娘这话可说差了,明明是你们欺客在前,下药在后,怎么却倒打一耙。”
    媚娘脸色更加难看:“莫非你们几个今儿到引凤楼是来砸买卖的不成,若是来捣乱的,却错了主意,引凤楼可不是没根儿没叶的。”
    怀清道:“哦,这倒新鲜,倒要请教媚娘,引凤楼后头的根儿是哪个?媚娘说出来,我们听听,没准真吓怕了,便不追究下药之事了。”
    媚娘自知说错了话,忙道:“我们做的是生意,几位若不瞧不上引凤楼,就此请往别处。”说完,转身疾步往外走。
    怀清看准机会一身脚,媚娘绊了一下,身子往前扑,怀清伸手扶住她,另一手飞快拿起那碗茶,灌进了她嘴里。
    便媚娘反应迅速,也喝进去了两口,杏眼圆睁指着怀清道:“你……”然后眼睛一闭晕在地上。
    怀清还没怎么着呢,对面的男人却一拍桌子道:“真是黑店,敢给爷下药,好大的狗胆,陈丰,给爷砸了这引凤楼,爷倒是看看,这引凤楼后头到底是谁戳着?”
    怀清一愣,忙道:“不可……”已是晚了,眼睁睁看着这主仆两人,噼里啪啦砸了牡丹庁。
    怀清虽点破了茶里下药,却也没想到对面这位如此二缺,一句话就把引凤楼砸了,看见来的衙役,怀清不禁扶额,心道,这厮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第23章 
    怀清看了她哥一眼,心里暗叹,估摸她哥这个刚上任的南阳县令,做梦也没想到,县衙的大堂还没上,却先做了南阳县的大牢,还有这主仆俩。
    怀清不禁瞪了那祸头子一眼,那男人却笑了:“你瞪我做什么?不是你说那什么媚娘给咱们下药,爷一怒之下砸了她的引凤楼,不正好给你出了气,论说你该谢爷才是。”
    怀清咬着牙道:“真是谢谢公子,让我们见识了这南阳县的大牢。”
    男子却嘻嘻一笑:“不用客气。”
    怀清都恨不能扑过去咬死他,这厮的脸皮太厚了,遂转过头去不想再搭理他,不想男子却凑了过来:“喂,你怎么知道那茶里下了药?”
    怀清懒得搭理他,往旁边挪了挪,不想这男的亦步亦趋凑了过来,怀清没辙道:“猜的。”
    猜的?男子愣了一下却不上当:“少糊弄爷,猜能猜这么准,以后算命去得了。”正说着。外头那个五大三粗满脸横丝肉的牢头,喝了一声道:“敢是皮痒痒了,想让爷给松松筋骨怎么着,你,就说你,再说话,让你吃一顿鞭子。”
    说着呵呵笑了两声道:“行啊,你们几个小子胆儿够肥的,敢砸引凤楼,知道那是谁的买卖吗?莫非活腻了。”
    怀清看了他两眼道:“我们几个活腻没活腻不知道,我瞧你倒是活腻了。”
    牢头大怒,挽着袖子道:“这小子找死,你们俩把这小子给我拽出来,我今儿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活腻了。”
    后头两个差人打开牢门,怀济刚要站起来,砸引凤楼的男子却先一步挡在怀清跟前,男子脸色一沉:“敢动她一根汗毛,爷管教你见不着明儿的日头。”
    那两个差人被他的气势所慑,略往后退了一步,怀清却不领情哼一声道:“多管闲事。”跟那牢头道:“你的头痛,今年可发作了?”
    那牢头愕然,牢头姓柳叫柳大虎,五年前不知怎么患上了头痛,不发的时候跟常人无异,一旦发作起来便痛之欲死,骨头节间都咯咯有声,且一年痛似一年,寻郎中瞧了,都说瞧不出什么症候,去年痛的坏了一只眼睛,仍不能止住疼痛,今年这还没出正月呢,自己就开始担心发作。
    且,自己这个头痛的症候也只家下婆娘知道底细,这小子一个外乡人如何知道的,莫非是神医高人。
    想到此,手里的鞭子扔在一边道:“快,把这位小神医给老子请出来。”
    那两个差人互相看了一眼,心说,刚还要抽鞭子呢,怎么这会儿成神医了,却也不敢得罪顶头上司,呵呵笑了两声跟怀清道:“小神医请。”
    怀清推开挡在身前的男人走了出去,柳大虎忙招呼:“赶紧着,给神医搬凳子倒茶。”
    不大会儿功夫,怀清就坐在了板凳上,手里端着大碗茶不紧不慢的喝了几口,里头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你也忒不够意思了吧,有茶尽顾着自己喝,好歹共患难一场,分爷半碗茶不过分吧。”
    怀清心说,没你姑娘还落不到这种地步呢,伸手把碗递给了她哥,怀济接过去,看了那男人一眼,递给他道:“我不渴,兄台喝吧。”
    男子笑眯眯的看了怀清一眼,端过茶,不知是不是怀清多想,总觉着他是沿着自己下嘴的地儿喝的,喝完了还砸吧砸吧嘴:“想不到这南阳县大牢里也有如此好茶,竟比引凤楼的西湖龙井还香,还甜。”
    怀 清脸有些红,瞪了他一眼,柳大虎可管不了这么多,一门心思就想治好自己的病。旁边儿差人这会儿也看出来了,心道,这小子就看了两眼就知道头得了什么病,简 直神了,都凑了过去:“小神医您给我瞧瞧,看看我有什么病没有……您给我瞧瞧……我这腰这两天不知怎么了,总不得劲儿……我这胃……我咳嗽……”七嘴八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