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众人急忙恭送,看着慕容曦的轿子去远了,陈延更瞥了许克善一眼意味深长的道:“六皇子的话可撂下了,许大人怎么看?”
    许 克善目光一闪道:“当然是剿,这山匪祸害百姓,不剿不足以平民愤,不剿对不住皇上的隆恩。”说着转头对张怀济道:“我许克善是个粗人,没你们会说话,就是 一句话,只要剿匪,守备府即刻出兵,绝不懈怠。”说着话音一转道:“张大人是南阳知县,这剿匪还得张大人出谋划策方妥,张大人有了章程,知会守备府一声, 守备府必然全力配合。”
    陈延更暗道,许可善这个老狐狸,都成精了,话说的倒是痛快,要是真像他说的如此配合,恐怕这南阳的山匪早灭了,还能等到这会儿啊,明明就是他拖着不出兵,以至匪患成灾,临到头却挤兑张怀济。
    张怀济是南阳的知县,可这个知县手里就那三班衙役,维护个县里的治安还成,剿匪?岂不是笑话吗,这是想把屎盆子扣在张怀济头上,让他顶雷啊,自己要是不说话,张怀济这个哑巴亏就吃定了。
    想到此,陈延更呵呵一笑道:“刚六皇子也说了,剿匪不光是南阳县的事儿,是咱们汝州府,乃至大燕的事,许大人这份为民除害,为君分忧之心,昭然如日月,令人佩服,延更定上奏抚台大人,以期大破山匪之日,给许大人请功。”
    “是啊,是啊,来日破了山匪,许大人是头功,许大人功不可没……”众人七嘴八舌纷纷附和,话题焦点瞬间便回到了许克善身上。
    许 可善眸光一沉,看向陈延更,心道,好你个陈延更,这是变着法儿的给我下套呢,当我傻啊,谁不知道剿匪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先不说别的,那些山匪个个都是 不要命的主,自己带兵去了,谁知道哪的刀剑不长眼,真给自己来一下子,这条老命就交代了,更何况,这里头自己可摘不出去。
    想到此,心里不禁暗骂黄国治,这老匹夫倒是精,干脆托病不来,这雷丢给自己一个人扛,这陈延更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以前倒知道装聋作哑的不吭声,今儿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儿往前冲,护着那个张怀济有他什么好儿?莫非这张怀济有什么根儿不成。
    想到此,目光一闪道:“大冷的天,咱们也别在街上站着了,六爷虽走了,咱这席可没散,今儿我做东,咱们不醉不归,几位大人里面请。”
    陈 延更官最大,众人不约而同看向陈延更,陈延更呵呵一笑:“南阳县这引凤楼在下闻名已久,一直无缘,今儿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只不过六爷刚也说了,山匪作乱 当前,咱们汝州府的大小官员切不可等闲视之,想到山匪横行,为祸地方,延更这饭无论如何都吃不下的,莫不想着回去好好思忖剿匪之策,就不叨扰许大人了,告 辞。”说着一拱手上轿去了。
    其他官员一见知府大人都走了,哪敢留下,就怕落下一个话柄,丢了头上的乌纱帽,寻借口都走了。
    不一会儿功夫,刚才还热闹无比的引凤楼瞬间冷清了下来,许克善咬了咬牙,心说,陈延更你这是打定主意要跟我许克善做对啊,等眼面前的事儿过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后头管家上来道:“老爷,这柳妙娘可还在里头呢?”
    许克善眼睛一亮,心道就凭妙娘的手段不信慕容曦这个色鬼不动心,低声道:“现在就送到南阳县衙里去。”
    “姑娘,姑娘……” 甘草跑进来,刚要张嘴,看见坐在桌子旁边吃炸酱面的慕容曦,急忙闭上。
    怀清道:“什么事儿,值当遮遮掩掩的?”
    甘草小声道:“姑娘,引凤楼的那个顾媚娘的来了。”
    怀清一愣:“她来做什么?”
    甘草偷瞄了慕容曦一眼道:“陈皮说送来了个大美人,说是……说是伺候六皇子的。”
    怀清心说,还真是个色胚,到哪儿都短不了女人,看了慕容曦一眼道:“把她交给陈丰安置在六皇子屋里就是了。”
    甘草应一声刚要出去,却听慕容曦道:“且慢,安置在我屋做什么?”
    怀清心说这不废话吗,伺候你的不安置在你屋安置谁屋:“六皇子莫非还有别的想法?”
    慕容曦道:“我记得前儿你还说灶上的活儿太多忙不过来?”
    怀清道:“六皇子的意思是……把那美人安置在灶房?”
    慕容曦道:“许克善上赶着给爷送人,爷不收吧,辜负了他一番好意,收了吧,爷跟前不缺伺候的人,忽想起你家灶房缺人使唤,正好借花献佛,你放心,卖身契在爷手里,只当是爷府里的人,月钱银子都算爷的,你只多了个灶房的丫头。”
    怀清道:“我家可不缺祖宗,缺的是干粗活的丫头,再说,这么个美人六皇子舍得?”
    慕容曦把最后一口面扒拉进嘴里,端起旁边的大碗喝了半碗面条汤,掏出帕子抹了抹嘴,吁了口气才看向怀清道:“说起来这柳妙娘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佳人,搁别人一定舍不得,不过爷舍得,爷如今眼里只有一个小丫头,再倾国的佳人也跟狗尾巴草似的。”
    噗嗤……甘草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给怀清的眼睛一瞪,急忙收住笑,垂头做出一副认错的样儿。
    怀清只当慕容曦嘴里说的都是废话,虽不能装听不见,却可以摘着听,既然他说舍得,那自己还客气什么。
    想到此,跟甘草道:“没听见六皇子说的吗,领到灶房交给厨娘,让她跟着栀子一块儿干活。”
    甘草转身去了。
    顾媚娘抬头看了看县衙的两扇大门,又破又旧漆皮还掉了,瞅着都寒酸,搁以前,南阳县这个衙门口,八抬大轿请她也不来啊,可如今里头住着六皇子,别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来。
    说 起这个,顾媚娘越发憋闷,从引凤楼开张那天起,自己还吃过这么大的亏呢,却栽在了个假小子手里,媚娘后来才知道,那个灌了自己茶的小子是张怀济的妹子,对 面玉带金冠说一嘴官话的那位就是六皇子,不是六皇子不跟自己计较,自己这条命早没了,故此,送妙娘过来吃了闭门羹,她也不敢发作,只能老实的在外头等,可 心里着实有些憋屈啊。
    心说,这叫张怀济兄妹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偏入了六皇子的眼,连个看门的小子也敢跟自己甩脸色。
    今儿这天真够冷的,一阵冷风过来,顾媚娘打了激灵,急忙把斗篷拢了拢,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陈皮从里头出来,顾媚娘忙绽开个笑道:“小兄弟可回了六皇子?”
    陈皮点点头:“回了。”往后头的轿子里瞥了一眼道:“把人叫下来跟我进去吧。”
    顾媚娘一听忙回身让婆子把妙娘扶了出来,陈皮上下打量一遭,心说,模样是挺好看的,可瞧着走道都晃悠,跟个病西施似的,能干什么活儿啊。
    顾媚娘刚想让婆子搀着妙娘进去,陈皮伸手一拦道:“不说就一个,怎么是俩人,我们姑娘说了,我们家大爷的俸禄不多,得省着过,多一个人吃饭勉强还过得去,若是俩儿可不成。”
    顾媚娘险些没背过气去,合着堂堂的皇子在里头住着,还缺这一口饭吃不成,想着不禁道:“小兄弟这话说的,妙娘姑娘是伺候六皇子的,自然不用吃你张家的饭。”
    谁知陈皮却哼一声道:“六皇子还吃着我们家的炸酱面的呢,再说,六皇子说了,知道我们府里灶房缺人,许大人送了个人,正好放到灶房里头使唤,不然,我们姑娘可不答应。”
    那妙娘一听身子晃了几晃,本还说伺候了皇子,从此就出人头地了,怎么成灶房使唤的丫头了,急忙拉着顾媚娘道:“媚娘姐姐……”
    顾媚娘也没想到六皇子竟然舍得把妙娘这么个大美人放到张家灶房里头使唤,不过这可轮不到自己管,六皇子发话,谁敢不遵,不是找死吗。
    便安慰妙娘道:“想必六皇子跟前没有妥帖的人伺候吃食,想让你学点儿手艺,以便日后近身伺候。”这话说出来,顾媚娘自己都不信,可除了这么说,她想不出别的来。
    从婆子手里拿过包袱塞给妙娘道:“好好的伺候六皇子,好歹能见着六皇子,就比别人强是不是。”说完,把妙娘往里一推,忙着转身走了。
    柳妙娘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可事到临头不认命还能怎么着,想起顾媚娘的话,又燃起了希望,就凭自己这些勾男人的本事,再加上容貌身段,只要再见着六皇子,必定让六皇子心生怜惜,以后的荣华富贵还用愁吗。
    想到此,跟陈皮道:“奴家想先给六皇子磕头。”
    陈皮道:“磕头就不用了,六皇子说了,让我直接把你领灶房里头去。”
    荀妙娘心里一凉,眼巴巴看向陈皮央告:“哥哥就领我去给六皇子磕个头吧,我有要紧话要说呢,好不好,哥哥,哥哥……”说着掉下眼泪来。
    陈皮怎么说也是个男的,哪扛得住这番阵仗,心一软刚要答应,就见甘草立在前头大喝一声道:“陈皮,叫你领个人,怎磨磨蹭蹭的,看我回头告诉姑娘,罚你不许吃饭。”
    陈皮一激灵,急忙道:“人交给你,我不管了。”莫转头跑了。
    甘 草上下打量柳妙娘一遭道:“你还别委屈,我们家姑娘还不乐意要你这样儿的呢,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哪是干活儿的样儿啊,不是六皇子非把你塞过来,灶房的差 事也轮不上你,跟我走吧,先说好,我们张家人虽不多,却也不是没规矩的,错了规矩,一样要挨罚,轻的饿一顿,重的一顿板子跑不了,你刚来,我跟你说说我们 家的规矩,没有主子的话不去出灶房院,不许偷懒,更不许嚼舌头,背地里说主子坏话的,逮着了直接割了你的舌头……”
    甘草话音刚落就听咚一声,甘草忙回身,只见柳妙娘晕在了地上……


☆、第27章 
    南阳县官驿内,烛火高烧,两盘小菜;一壶老酒,怀济跟陈延更对坐小酌以叙别情;怀济端起酒杯在手:“今儿在引凤楼外亏的陈兄出言相助;否则怀济真要落个剿匪不力的罪名了,怀济敬陈兄。”
    陈延更吃下手中酒道:“怀济老弟说这个就远了,明明是许可善剿匪不力;却想把这个罪名扣在老弟头上,愚兄好歹是汝州知府,怎会坐视不理,不过,许可善此人阴险狡诈;你需小心才是。”
    怀济放下杯,叹口气道:“想我从邓州来南阳当这个父母官,本是想为老百姓做些事儿;不想一群山匪都剿不了,若不能剿匪,南阳百姓何以安居乐业,我张怀济这个父母官下不能安民,上不能酬君,白费了叶大人一番知遇之恩。”说着又叹了口气,仰脖干了杯中酒。
    陈延更不觉肃然起敬,初交张怀济,不过想靠上叶府这颗大树,后跟张怀济接触中,虽觉情投意合,却跟此时又不同。
    此 时张怀济几句话让陈延更看到了一份为民请命的赤子之心,这份昭然的赤子之心,令他不免想起当初,当年自己十年寒窗,一朝成名,进入官场之初,也跟怀济一 样,想着酬君王,安黎民,为天下百姓请命,方不辜负头上这顶乌纱帽,后官场沉浮,渐渐变得胆小圆滑,倒忘了初衷。
    如今怀济一番话,真仿佛暮鼓晨钟敲在陈延更心头,令陈延更敬佩之余又觉惭愧非常,执起酒壶斟满怀济的酒杯:“愚兄恬为汝州知府,却任由匪患猖獗,致使老百姓生灵涂炭,着实惭愧,这杯愚兄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