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杯愚兄敬怀济老弟,若有用愚兄出力之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怀 济忙道:“陈兄言重了。”两人干了杯中酒,陈延更才道:“实不瞒老弟,愚兄早疑许克善与山匪头目刘占山有来往,几次剿匪,明明摸到了山匪老巢却一无所获, 若不是刘占山提前得了信儿,怎么可能躲的如此迅速,且每逢出兵,许可善莫不拖拖拉拉,刚一进山便鸣锣响鼓,不像去剿匪倒似去迎亲,山匪狡猾,听见动静还不 早跑了,难道等着官兵上去抓不成,数次剿匪不力,莫不是许克善从中作梗。”
    张怀济道:“跟山匪勾结可是死罪,许克善何至于有这么大的胆子?”
    陈延道:“许克善曾是护国公帐下校尉,跟随护国公征战北蛮,满朝皆知护国公最是个念旧护犊子的人,不然,就凭一个剿匪不力,许克善这个南阳守备早做不安稳了。”
    怀济道:“若照着陈兄之言,这南阳山匪如何剿?”
    陈延更道:“若剿匪也不难,汝州府除了许克善这个守备府,还有个布政司呢,黄国治虽老奸巨猾,却也胆小怕事,你我出面自然请他不动,却有一人,只这人去了,黄国治这只老狐狸,就算再不想也必然会出兵,到时候拿到许可善通匪的证据,便上头有护国公也无济于事。”
    怀济恍然道:“陈兄说的莫非是六皇子?”
    怀清放开柳妙娘的手腕,扫了慕容曦一眼站了起来,甘草忙道:“姑,姑娘,我真没把她怎么样,我,我就是吓唬了她两句,不想她这般胆小,不过一句话就吓晕了,姑娘快开一副药,我去抓了给她灌下去,要真吓死了,我是不是要坐牢啊。”
    怀清目光闪了闪道:“放心,吓不死,有你家姑娘在呢,不用开药,把前儿我新配的黄连散拿来,用温水化开给她灌下去,一包醒不了就灌两包,估摸三四包应该差不多了。”
    怀清话音儿刚落,就听炕上的柳妙娘嘤咛一声醒了过来,一双美眸流转间,落在怀清旁边的慕容曦身上,眨眨眼,一串眼泪落了下来,挣扎着起来,摇摇摆摆走到慕容曦跟前,跪在地上道:“奴家妙娘给爷请安。”
    这声儿软的,怀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这柳妙娘还真是尤物,这么冷的天,穿的着实轻薄,一身轻粉纱衣,充分表达了薄,透,露三大原则,领口还开的极低,这会儿她一跪下磕头,酥胸微露,勾魂摄魄,男人不想上勾都难。
    怀清不禁看向慕容曦,见慕容曦的目光落在柳妙娘胸前,不禁暗道,假正经,明明哈喇子都快流三尺了,偏偏还非得做出一本正经的姿态。
    想着不禁撇了撇嘴,慕容曦瞄了怀清一眼道:“柳妙娘,你这般委屈垂泪,莫非不情愿跟着爷?”
    柳妙娘一愣,急忙道:“能伺候六皇子是妙娘三生修来的福分。”
    慕容曦点点头:“既情愿还哭什么?”
    妙娘道:“奴婢是怕见不着六皇子,就给小人算计的丢了命去……”说着微抬眼看了甘草一眼。
    甘草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一听就恼了,往前一步道:“柳妙娘,你这话说谁呢?谁是小人?”
    柳妙娘做出一副含冤受屈的可怜样儿:“我,我没说谁?”说着又掉了一串眼泪,大眼睛抬起来,可怜巴巴的望着慕容曦:“六皇子给奴家做主。”
    怀 清真想拍手,心说。今儿真长见识了,这演技在现代都能拿奥斯卡奖了,这样的女人留在家里绝对是祸害,就算祸害不到慕容曦,还有她哥呢,虽说怀清相信她哥是 个正人君子,可正人君子也是男人,她哥是有原则,可有时候原则真扛不住诱惑,所以还是把诱惑扼杀在摇篮里最妥当。
    想到此,哼了一声,跟慕容曦道:“柳姑娘骨娇肉贵,这一沾沾就晕了,回头真有个好歹,可担待不起,我张家缺的是干活的丫头,不是供在桌子上的祖宗,六皇子还是自己留着使吧,天不早了,怀清告退。”撂下话带着甘草走了。
    柳妙娘一见张怀清跟甘草走了,心里得意,身子往前一挪,酥胸在慕容曦腿上蹭了蹭道:“六爷,奴家跪的腿都疼了……”说着伸手撩起自己的罗裙,露出一截子雪白的小腿来,里头竟没穿裤子。
    慕容曦眸光一冷:“柳妙娘,本皇子之所以要你,就是因为缺个灶房使唤的丫头,你既不乐意,本皇子还要你作甚,来人,把她送回引凤楼。”
    柳妙娘一听脸色大变,许克善父子她是知道的,自己既送了出来,若退回去,哪有好果子吃,想起许克善父子的手段,柳妙娘的小脸煞白,急忙抱住慕容曦的大腿道:“六爷,六皇子开恩,奴婢愿意在灶房干活,奴婢愿意。”
    慕容曦微弯腰看着她:“现在愿意,晚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由得你在爷跟前出尔反尔。”说着抬脚踢开她走了,柳妙娘想扑过去再央求,却被陈丰挡住,柳妙娘情知再无转圜,瘫软在地上,陈丰可不管那一套,招了两人进来,拖到车里送了回去。
    怀清洗漱了上炕躺下,甘草把汤婆子灌满了塞给她,小声道:“姑娘,刚我听说,六皇子把那个柳妙娘送回去了,活该,妖精,狐狸精,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专会勾引男人,姑娘不知道,不是我去了,陈皮都被那狐狸精迷住了。”
    陈皮?怀清眨眨眼,抬手扇了两下道:“甘草你是不是熬醋了?”
    甘草一愣:“没有啊,姑娘不说那味儿不好闻,让三天熬一回吗,昨儿才熬了,用香饼子熏了半天,才把那醋味儿遮过去。”
    怀清又扇了两下:“没熬醋怎么这么酸呢,尤其这儿,你身上,哎呦,酸的我牙都快到了。”
    甘草这才回过味来,脸一红道:“姑娘就会打趣奴婢,不跟姑娘说了。”说着把帐子撂下,熄了灯转身跑了。
    怀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少女情怀总是诗,就算甘草这么粗枝大叶的丫头也不例外,在汝州府的时候,还没这苗头呢,这才几天儿,都会吃醋了,记得有一句话说有竞争才有爱情,貌似挺有道理的。
    估计甘草是因为看到了柳妙娘,危机意识爆发,才忽然开了窍,不过甘草才十四,是不是早了点,貌似古代十二三结婚多的是,十四当娘也不新鲜,这么看来,也不算早了,要是甘草跟陈皮成了两口子,倒也合适,回头抽空跟哥哥商量商量。
    想到此,又不觉好笑,自己倒有心思当媒婆了,甘草十四,自己不也十四吗,且还是身体,算心理年龄的话,自己都二十四了呢,二十四的女人,在古代已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了,若不嫁,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姑娘。
    想到二十四就成了老姑娘,怀清不禁叹息,女人的青春本来就短,在古代更是转瞬即逝,自己的未来又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像那位二姑娘一样。
    怀清不禁摇摇头,不会,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更没有那么高远的志向,甚至,刚穿来时想的振兴中医事业,如今看来也有些可笑。
    那位穿越前辈已经把这个世界的医药体系做的非常完整,跟着哥哥从邓州府一路走来,怀清不得不佩服那位前辈,只要有庆福堂的地方就有医馆,善堂,这个世界里都是中医,已经发扬的很光大了,还用自己振兴什么岂不可笑。
    而且,自己能做的也实在有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连医馆也开不了,即便嫁人之后也没用,自己毕竟不是二姑娘,能女扮男装做那么多事。
    想着这些,怀清忽觉自己实在没用,甚至都没帮上她哥,念头至此,一咕噜坐起来,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张怀清你怎么这么没用呢……”
    “姑娘还没睡呢?”外间屋传来银翘的声音,张怀清往后一仰躺下道:“睡了。”拉过被子裹住自己,咕哝了一句:“管他呢,走一步看一步吧,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二日,张怀清刚起来,慕容曦就来了,张怀清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六皇子总往姑娘的闺房里头闯,不大好吧?”
    慕容曦嗤一声笑了,从上到下打量她一遭:“姑娘?小丫头罢了,今儿我来找你有正经事儿,昨儿许克善说,汝州布政使黄国治病的起不来炕了,劳动你跟我去汝州府走一遭如何?”
    “布政使,黄国治?”张怀清眼睛一亮:“六皇子跟哥哥商量了,想从布政司调兵?”
    慕容曦道:“你不也说了,要想剿匪就得绕过守备府,许克善奸猾,这会儿先撂着他,等回头剿了山匪,爷再跟他算总账。”
    张怀清站起来:“那就走吧。”
    慕容曦目光在她身上一溜:“怎么,你就打算这么去?”
    怀清低头看了看自己,明白过来,自己一个小姑娘去给二品大员看病,岂不成了笑话,转身进去,换了身男装出来:“这样成吧?”
    慕容曦点点头:“还成,像个大夫的样儿。”
    怀清提过自己的药箱,慕容曦伸手接过去递给陈丰,笑了一声:“张神医,请吧。”
    怀清跟她哥上任的时候,虽在汝州府客栈宿了一晚,却是匆匆来匆匆去,汝州府什么样儿都没看清,故此,这此跟慕容曦算头一回逛汝州府。
    而且,跟慕容曦的马车真是异常舒服,舒服的怀清都想躺在里头睡大觉了,宽敞,柔软,且随时都能喝到极品龙井,令人心情都不觉好了起来。
    怀 清喝了一口茶,撩开车帘往外望了望,正好看见街边儿挨着的两个门面,门面颇大,对开的八扇门,门板落下,却垂着保暖的棉帘,门口伙计青衣棉袍,干净爽利, 举凡有客,未语先笑,殷勤非常,能调教出这样的伙计,这买卖必然不差,怀清看到门楼子上那偌大的金字招牌不禁失笑,原来是庆福堂,怪不得呢。
    忽的一辆马车停在庆福堂门前,车刚一停,里头迎出来几个人,怀清心道,这阵仗,车里难道是达官贵人了,不过以余家的身份,能称得上达官贵人的还真不多。正想着,瞥见车里跳下的小厮,不禁暗道,原来是他,这就怪不得了。
    “瞧什么呢?这么入神。”慕容曦凑过来。
    怀清放下窗帘:“没瞧什么?”
    慕容曦道:“你说你一个小丫头成天转这么多心思不累啊?”
    怀清却问:“你可知庆福堂?”
    慕容曦目光一闪,转了转大拇指上的扳指:“恐怕大燕没有人不知道吧?”
    怀清好奇的看着他:“你既是皇子,莫非……”怀清还没说完,慕容曦便道:“皇后是出自余家,可也不一定每一位皇子都是皇后所出,我大燕也只有一个昭慧皇后罢了,四哥是嫡出,爷的母妃是淑妃。”
    怀清明白了,四皇子才是皇后生的,其他的都是妃嫔所生,想起余隽,又问:“你可认识庆福堂的少东家?”
    慕容曦挑了挑眉:“余隽?怎么提起他了,那小子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儿,又是四哥的伴读,爷想不认识都不可能,小时候常见,不过余家无官无职,成年之后,那小子就回冀州了。”
    怀清奇怪的道:“余家如此显赫,又是皇后母族,按理说皇上应该有封赏才是吧,怎会无官无职。”
    “昭慧皇后当年把庆福堂开遍大燕,却又怕族人耽于安逸,忘了余家祖训,便立下一条家规,余家后人不可当官,故此,余家虽出了三个皇后,却仍然是商人之家。“
    怀清心道,这位二姑娘倒真是个聪明人,若没有这条家规,恐怕庆福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