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两名侍卫抬着刘占山上来,众人一看刘占山,不禁暗道,这明显就是中了毒啊,脸上的青黑还没退下去呢,人躺在担架上,虽出气多进气少,可看得出还活着。
    到 了近前,侍卫扶着刘占山坐起来刘占山一看见许克善,刚才还没什么神的两眼嗖一下的睁的老大,恨恨瞪着许克善,张开嘴:“许,许克善,你好毒,好毒……”刘 占山话没说完,只见寒光一闪,紧接着许克善被陈丰一脚踢了出去,却刘占山脖子上也插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刘占山眼睛仍瞪着,却已毙命。
    这番变故,几乎是电光石闪间就造成了这个结果,众人都愣在当场,慕容曦也未料许克善会如此大胆,敢当着自己的面杀人灭口,即便陈丰出手再快,刘占山也死了。
    慕容曦一拍桌子:“许克善,你好大的胆,敢当着本皇子杀人灭口,是嫌命长吗?”
    许克善抹了抹嘴角的血道:“这刘占山,为祸南阳数年,早就该死,微臣不过把他就地正法罢了,微臣行得正,做的端,光明磊落,便到皇上跟前也不怕。”
    慕容曦看了他半晌儿,忽的笑了起来:“好,好,好你个铁嘴钢牙的许克善,爷今儿就让你心服口服,陈大人,把刘占山昨晚上签字画押的口供,念给许大人听听,爷倒看看他这个光明磊落的南阳守备,还有何话说?”
    许克善脸色骤变,陈延更瞥了他一眼,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打开:“南阳守备许克善……”随着陈延更念出来,许克善脸色一寸寸白下去,直到陈延更念完,许克善已经面无人色。
    慕容曦道:“许克善,爷来问你,那六百零七万两税银在何处?”
    一句话却令许克善看到了一丝希望,目光一闪道:“刘占山血口喷人,我许克善堂堂南阳守备,朝廷命官如何会跟山匪勾结,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至于税银,下官如何知道?既然黄大人剿灭了山匪,自然该问黄大人才是,莫非黄大人见财起意,私吞了税银?”
    黄国治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气的只跳脚,不是顾及到慕容曦在,恨不能扑上去咬死他:“许克善,你他娘的胡说什么,谁私吞了税银,明明是你勾结山匪,劫持税银藏匿了起来,事到临头却来诬陷本官,你该死。”
    许克善哼一声道:“便微臣有罪,也该大理寺审了之后方能定罪,即便微臣该死,也得圣上朱笔亲勾,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布政使发落。”
    慕容曦道:“刘占山乃本皇子亲审,容不得你抵赖,至于税银,来人,给我搜他的守备府……”话音刚落,就见下头陈皮蹬蹬跑了上来,在陈丰耳边说了句什么,把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字条交给陈丰。
    陈 丰递在慕容曦手里,慕容曦打开一看,上头是怀清写的几个字:“梧桐引凤,楼内藏金。”慕容曦嘴角微扬,合上字条塞进袖子里下令:“把引凤楼给爷围了,一寸 寸搜,掘地三尺也要把税银给爷找出来,爷倒是看看,这人证物证俱在,你许克善还如何抵赖。”慕容曦话音刚落,就见陈丰出手,擒住许克善的手腕,许克善手里 的匕首哐当落在地上。
    慕容曦哼了一声道:“想死,没这么容易,压下去严加看管。”上来两个侍卫先打掉许可善头上的乌纱帽,再扒了身上官袍,按在地上,五花大绑捆着压了下去。
    忽听楼下百姓一阵欢呼:“六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六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数万百姓的呼声,摇山振岳一般。
    慕容曦往下望了望,忽跟众人道:“长这么大,爷还不知道,老百姓如此稀罕爷呢,这倒是比斗蛐蛐的乐子大。”
    不是极力崩着,席上的人都得笑喷了,陈延更也忍不住叹息,怪不得人都说六皇子是个只知道耍乐的浪荡皇子,今儿这一瞧还真不愧这个名声,不过刚那张字条上写的什么,怎么六皇子看了就知道银子藏在这引凤楼内,那字条又是出自何人之手?
    陈延更想着略侧头看向楼外,正巧看见那边儿一乘小轿往县衙方向去了,轿子旁边跟着的人,他记得,仿佛是张怀清跟前的使唤丫头,叫甘草的,那么轿子里的人不用说了,这张字条莫非是出自张怀清之手?她又如何知道的呢?那丫头别看年纪不大,还真让人看不透。
    进了后衙,甘草撑不住问道:“姑娘如何知道税银藏在引凤楼呢?”
    怀清挑挑眉:“猜的。”猜的?甘草愕然看着她:“姑娘哄奴婢玩呢,这事儿怎么猜的着?”
    怀 清道:“真是猜的,你想啊,许可善跟山匪勾结在南阳县劫了税银,自然要运出去,可那些银子都打着朝廷的印记呢,这样的银子他自然不敢往外运,必须要把这些 银子重新融了变成寻常的银子,方能运走,却,丢了六百多万两税银是何等大事,上达天听,皇上震怒,下令彻查,这个风口浪尖上,许可善自然要把银子先藏起 来。”
    甘草听了晃了晃脑袋:“照姑娘这么说,也不一定就藏在引凤楼啊,藏在他的守备府岂不是更妥帖。”
    怀清笑着点点她,叹了口气道:“甘草姑娘奉劝你一句,以后嫁了人千万别藏银子,就你这榆木脑袋瓜儿,藏了也白搭。”
    甘草不干了:“跟姑娘好好说话呢,做什么又数落奴婢,藏在家里不是理所应当吗。”
    怀清道:“许克善天性狡猾,是个走一步算三步的主儿,那可是六百零七万两银子,先不说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守备府,就算运回去了,又藏在何处?”
    甘草道:“那引凤楼还不是一样吗。”
    怀 清摇摇头道:“引凤楼后头那个二层小楼,还有那个院子都是半年前盖起来的,你说好端端的,怎么又盖了个二层小楼,而且,上次你不是说盖那个二层小楼的时 候,从城外拉了半宿黄土,说是垫院子用吗,要真拉了半宿黄土,恐怕都能堆出一座小山了,哪会还是个平整的院子。”
    甘草道:“怪不得前两天姑娘让我扫听这些事儿呢,原来姑娘早就怀疑了。”
    怀 清道:“不是我怀疑,是引凤楼太不合常理,南阳县穷成这样,许克善的儿子却盖了这么一个高消费的饭馆子,若是引凤楼开在江南,京城,甚或汝州城内,都说得 过去,可偏偏开在了南阳县,且那天我们去的时候,明显就是不想对外做生意,我想许家父子开引凤楼的目的,一个或许是为了招待固定的什么人,例如京城来的官 员,或是许克善的上司等等,另一个就是想作掩护,把山匪劫来的东西先藏在引凤楼,通过引凤楼再运出去销赃,所以,我猜税银就在引凤楼。”
    甘草眨了眨眼:“好麻烦,人都说当清官难,原来当个为非作歹的贪官也不容易,天天动这么多心思,也不怕累死。”
    怀清道:“有道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名利二字当头,又有几个人能禁得住诱惑呢。”
    甘草道:“也不见得啊,咱们家大爷就禁得住诱惑,我就不信,大爷会为了银子就去当一个贪官,还跟山匪勾结。”
    怀清笑了起来,拍了她的脑袋一下道:“算你这丫头有理,对了,你去告诉厨娘,到街上买半扇肉,顺便把地窖里那些菜干蘑菇干拿出来,晚上咱们炖肉,今儿是好日子,该好好庆祝庆祝。”
    甘草眼睛一亮,刚要去,忽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道:“差点儿忘了,刚陈皮给我的,说昨儿晚半晌送来的,一忙乎就给忘了,今儿才想起来,是邓州叶府叫人捎过来的,指明是给姑娘的。”
    怀清接过一看外头一张无字的白信封,就知是若瑶写来的,拿着进了屋,拆开外头的白信封,果然是若瑶的字,抽出信纸看了一遍,不禁笑了。
    银翘端茶进来,见怀清拿着信笑,不禁道:“姑娘一个人笑什么呢?”
    怀清道:“我是高兴,若瑶姐姐的腿好了,说是过些日子要往汝州城串亲戚,南阳离着汝州城不远,她若来,我们也能见见面了,多好,哦,对了,你不知道若瑶,我这一高兴倒糊涂了。”
    银翘道:“想来是叶府的小姐,甘草姐姐跟我说了好多次了。”
    怀清道:“虽是叶府的大小姐,也是我的姐姐,这一晃都快两个月不见了,倒真有些惦记。”
    银翘道:“姑娘惦记也写封信呗,邓州城离咱们南阳也不算太远,送个信过去也不费什么事儿。”
    怀清眼睛一亮:“倒是你给我提了醒,我这就写,省得见了面,姐姐数落我惫懒,连封信都不写。”
    银翘忙道:“我给姑娘研磨。”说着把笔墨纸砚摆在桌上,怀清盘腿坐在炕上,提笔想了想,才落笔,写完了封好,让银翘交给陈皮,让他抽空跑一趟。
    怀清又琢磨,家里是不是还得添两个小子,前头看门的,还有零碎使唤的,现在是有慕容曦手底下的人搭手,等慕容曦走了,就陈皮一个,真有点儿支应不过来,回头跟哥哥商量商量吧。
    说 到这个,怀清又想,自己还得找条生财的道儿,就算有那五百两,可也有使完的一天啊,这家里的挑费一天一天多起来,指望她哥那点儿微薄的俸禄是绝对没戏的, 还得想法开源,这事儿说着简单,做着可一点儿都不简单,最主要的,自己是个女的,既不能抛头露面去开店,也不能真的四处去行医,两条道都堵了,只能另辟蹊 径。
    忽然想起庆福堂来,琢磨自己是不是寻机会再找那个余隽谈一谈,用药方入股,貌似对庆福堂也有利吧,明明是双赢的买卖,有什么不能谈的,不过,去哪儿找那个余隽呢,对了,汝州城。
    正想着,一抬头发现慕容曦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对面,怀清看向银翘,慕容曦道:“你别责怪丫头了,是爷不让她出声的,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爷进来都不知道。”
    怀清摇摇头:“没什么,税银找到了?”
    慕容曦从袖子里拿出那个字条道:“没有你这几个字也不会这么快找着,真让你说着了,那银子就在引凤楼的后院的地下,起出来清点过了,一两不少。”说着不禁叹一声:“若没这笔银子,爷或许还能在南阳待些日子,现如今却不能待了,明儿一早,爷就得回京复命。”
    怀清点点头:“那六皇子走好。”
    慕容曦忽有些不爽,凑近她道:“你就这么巴不得爷走,爷若走了,你再想见爷就难了,难道你就没有丝毫不舍?”
    怀清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早就想回京吗,嫌南阳县没意思。”
    慕容曦道:“南阳县是没意思,可爷最近觉得,有你这丫头在,待在这南阳县也不赖,要不你跟爷回京吧?”
    怀清站起来:“六皇子若没旁的事儿,就请回吧,我这儿要歇午觉了。”说着一蹲身进里头寝室去了,琢磨等他走了自己再出去,却听慕容曦道:“你不跟爷回京,爷可把你家的厨娘带走了。”
    怀清急忙撩开帘子出来瞪着他,慕容曦摊摊手:“你别瞪爷啊,誰让你那个炸酱面,爷爱吃呢,爷琢磨京里头也没人会做那个吧,不把你的厨娘带回去,以后爷再想吃炸酱面了,难道要跑南阳来不成。”
    怀清咬着牙道:“你把厨娘带走了,让我们家喝西北风啊。”
    慕容曦眨了眨眼:“爷是这样的人吗?”
    怀清心说,不是这样的人你撬我家墙角,慕容曦看了她半晌道:“放心,我叫陈丰给你家寻了两个婆子,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