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怀清心说,不是这样的人你撬我家墙角,慕容曦看了她半晌道:“放心,我叫陈丰给你家寻了两个婆子,你调教几天不就成了,带走一个还给你俩,爷这也算投桃报李了吧,得了,你歇午觉吧,爷还得有正事要办呢,对了,明儿一早爷就走了,你若想爷了,就去京城六王府。”
    话说到这份上,怀清也不好再冷言相对,蹲身一福道:“六皇子一路顺风……”


☆、第31章 
    叶之春刚走到廊下就听屋里若瑶正跟老太君说南阳的事儿呢,叶之春从心里感激怀清;这些年;为了治若瑶的腿;都数不清找了多少大夫,谁来了都摇头; 即便自己严令府里不许私下议论若瑶的腿;却无法杜绝异样的目光;若瑶心高气傲,偏成了瘸子;怕给人瞧了笑话,索性拒不出门,也不见人;日子长了;性子也变 得古怪起来,常常唉声叹气,自怨自怜,明明才十四的丫头;竟想个暮气沉沉的怨妇,以前莫说这样说笑,何曾见她笑过。
    却不想这样群医束手的病症,让怀清治好了,虽女儿走起来还是有些不自然,却比起以前好了太多,不仔细瞧基本瞧不出跛足来。
    脚好了,人也开朗了许多,常往老太君跟前陪着说话儿,祖孙的关系也不跟以前一般冷淡,叶之春每来老太君这儿,都能听见老太君提起瑶儿还有怀清。
    想到此,不免驻足听了一会儿,只听若瑶道:“老太君不知道,南阳这俩月可热闹呢,怀济大哥去了南阳县才两个月就把山匪剿了,还追回了朝廷的六百零七万两税银,老太君猜怎么破的这个案?”
    老太君摇摇头道:“莫非怀清丫头这个神医又添了新本事,到了南阳不止会给人瞧病,还能帮着她哥破案了?”
    若瑶笑道:“要不说是老太君呢,就是厉害。”
    老太君挑挑眉:“怎么着,我这个老婆子随便一说就说准了不成?”
    若 瑶道:“虽不是怀清破的山匪,可怀清也出力了,跟着六皇子去布政使府上看病,六皇子才绕过守备府,调了布政司的兵上山剿匪,六皇子跟怀济大哥还有汝州知府 陈大人设计,在引凤楼摆下鸿门宴,唱了一出活生生的擒奸计,才把许克善这个私通山匪劫持税银的贪官给擒住了。”
    老太君眨眨眼:“我怎么听着,这里头没怀清丫头什么事儿啊,莫非我老婆子耳背听差了?”
    若 瑶凑过去道:“怎么没怀清的事儿,那许克善死到临头拒不认罪,一刀子把匪首刘占山杀了,而且,这许克善阴险着呢,前一天就让他儿子给刘占山下了毒,不是怀 清的本事,刘占山早被毒死了,哪能当证人呢,好容易怀清拖住了刘占山的命,却让许克善当众灭了口,您说气人不气人?”
    老太君点点头:“这许克善胆子也太大了,当着六皇子呢,就敢杀人灭口,可见是个大恶人,这人证给他灭了口,他肯定要耍赖不认罪吧,这可怎么好?”给若瑶说的老太君也跟着紧张起来。
    若瑶道:“不怕,六皇子跟怀济大哥前一天晚上就让刘占山招了口供,这时候汝州知府陈大人拿出来当中宣读。”
    老太君一拍手:“这下看他还不认罪。”
    若瑶点点头:“许克善还真不认罪。”
    老太君道:“有口供哪由得他不认罪,莫非不要王法了?”
    若瑶道:“许克善狡诈非常,一口咬定是刘占山陷害他,还说一无人证,二无物证,便是到了皇上跟前也不服,且,据不交代藏银之处。”
    老太君摇摇头:“这许克善疯了,事实俱在哪容他诡辩,不过,他要是真死不认罪,这案子还真不好结,那六百多万两税银找不出来,纵灭了南阳山匪,恐怕六皇子也难交差,想必六皇子要下令搜他的守备府了。”
    若瑶道:“老太君英明,六皇子果然下令搜查守备府,这时候怀清让人送了张字条来,六皇子看了字条,便改了命令,叫人把引凤楼团团围住,在引凤楼后院地下,找到了六百零七万两税银。”
    老太君一愣:“莫非怀清丫头的字条上写了什么?”
    若瑶点点头:“怀清让陈皮送去的字条上就写了八个字。”说着伸出小手比了个八,老太君打了她一下道:“你这丫头越发会吊祖母的胃口,快说怎么八个字?”
    若瑶笑眯眯的道:“祖母别急嘛,八个字写的是,梧桐引凤,楼内藏金。”
    老太君呀一声:“莫非怀清丫头能掐会算不成,怎么就知道银子藏在引凤楼呢。”
    外头的叶之春也不禁愣了一下,南阳的事自然瞒不过他这个巡抚,之所以让张怀济去南阳当这个知县,就是看准了这是个机会,也是觉得,以张怀济的性子,到了南阳说不准能把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捋顺了。
    张怀济心思简单,本不适合官场,却有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拧巴劲儿,而这股拧巴劲儿用好了,却是利器,没准就能无往不利,南阳虽乱,可若是皇上下决心整治,别说他一个许克善,八个许克善也只有死路一条,不然,皇上也不会让六皇子去南阳。
    即 便如此,叶之春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破了此案,汝州知府陈延更,为官多年,谨慎有余,魄力不足,指望他扳倒许克善根本不可能,布政司黄国治虽手握兵权,却是 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跟着和稀泥行,遇上事儿只作壁上观,绝不会伸手,其他汝州府的官儿就更不用提了,都是墙头草见风倒,若非如 此,南阳山匪也不会为祸数年之久。
    说白了,整个汝州府官场就是一锅烂糊粥,越搅和越乱,虽乱却也有根儿,根儿就是许克善,只要拿 住了许克善,这锅粥便不能变成清水,也能好得多,但许克善比黄国治更饿狡诈,上头个还有护国公,想切断这个根儿,可不是光有快刀就成的,跟许克善斗,事事 都得想在前头,制敌先机方有胜算。
    他本来还担心张怀济斗不过许克善,可没想到张怀济倒是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只不过如今看来,张怀济之所以能扳倒许克善,他妹子功不可没,梧桐引凤,楼内藏金,这丫头当真聪明的紧呢。
    叶之春迈脚走了进去,若瑶见她爹来了,忙站起来行礼:“爹爹。”叶之春摆摆手,给老太君请了安后,目光落在若瑶的腿上:“虽好了,还需多养着才是。”
    若瑶道:“女儿先前也是这么想的,却记起怀清临走特意嘱咐了,说过两个月能下地走的时候需多练习,这个叫什么来着?” 说着看向自己的丫头。
    叶儿忙道:“复建,怀清姑娘说叫复建,说复建做的越好,小姐的腿恢复的越好,切不可躺着不动。”
    叶之春点点头:“既怀清丫头说了,就照着她说的做吧。”
    老 太君笑了一声:“倒是怀清丫头的词儿古怪,也不知那么小个人儿哪来这么多心眼子,简直就是个小人精,一会儿一个主意,一会儿一个笑话,只要她在跟前啊,就 能笑的我肚子疼,这一走了,倒让我老婆子惦记了。”说着哼一声道:“就知道给瑶儿写信,横是把我这个祖母丢到脖子后头去了。”
    若瑶忍不住笑道:“老太君您这话可冤枉怀清了,她信里头一样就问您老人家呢,叮嘱我跟张妈妈说,开春易发时症,预防重于治疗,让您饮食清淡些,注意休息,莫劳神,对了,还让陈皮送了一小罐炸酱,说拌面吃最清爽,我带来了。”
    说着从叶儿手里捧过来个青花瓷罐儿,张婆子打开上头的油布封口,顿时满屋酱香,老太君看了看,见色泽红亮喜人,不觉有些馋上来,跟张婆子道:“难为怀清丫头一番孝心,倒是我冤枉她了,去告诉小厨房,晚上就用这个拌面。”
    想起什么道:“陈皮可是怀清哥哥跟前的小子?”
    若瑶点点头,叶儿道:“陈皮那张嘴可利落了,南阳这些事儿,都是他跟我们小姐说的呢。”
    老太太点点头:“我就说怀清这一封信也不能写这么老多事,真要是写了,就不是大夫成说书的了,这小子可回去了?”
    叶儿忙道:“小姐说赶了一天路怪累的,又怕他走夜路出差错,就留他在府里住上一宿,明儿一早再回去。”
    老太君跟张婆子道:“你去让人把他叫到这儿来,我有话问他。”张婆子应一声出去了。
    陈皮今儿一早上天没亮就出了南阳,一路上快马加鞭,进邓州城的时候,日头还没落下呢,琢磨送了信儿,走一宿夜路,明儿早上就能回南阳了,就没想到叶府会把他留下住一宿。
    大管家叶安亲自给他安置了住处,还让人给他送了两个肉菜一壶酒,陈皮这正一口菜一口酒的吃呢,忽见大管家叶安一脚迈了进来。
    陈皮忙跳下炕:“大管家,炕上坐,炕上坐,来喝酒……”说着提起酒壶就倒了一杯,叶安道:“你小子倒熨帖。”
    陈皮嘿嘿一笑:“这不亏了大管家照应小的吗,不然小的这会儿正喝风呢。”
    叶安道:“行了,别贫嘴了,老太君哪儿发了话,让你过去呢。”
    陈皮一听脸色都变了:“那,那个,大管家,莫不是小的做差了什么事儿,怎惊动了老太君啊?”
    叶安瞥了他一眼道:“瞧你这点儿胆儿,刚在小姐跟前说书的劲儿呢,放心吧,不是问罪,我这儿估摸着,老太太是想你们家姑娘了,让你过去问问姑娘的事儿呢。”
    陈皮这才松了口气,跟着叶安往里走,叶安一早叮嘱他了,进了老太君的院子,不许抬头,不许四处看,更不许乱说话。
    陈皮忙应着,跟着叶安过了个松鹤延年的影壁,便进了老太太的院子,叶安把他交给张婆子,自己退回院外等着他。
    以前在邓州的时候,张婆子常往张家去接怀清,故此跟陈皮很是相熟,看见张婆子,陈皮忙道:“原来是张妈妈,刚一打眼,小的险些没认出来,还以为是老太君院里的哪位姐姐呢。”
    噗嗤……张婆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猴崽子这张嘴倒能瞎说,哄你娘呢,行了,你也别担心,老太太就是想问问怀清姑娘,你有一说一就是了。”说着领着他走了进去。
    一进去陈皮瞄见叶之春那张没有笑模样儿的脸,腿就不由有些软,忙跪在地上磕头:“奴才给老太君叩头,给叶大人叩头,给大小姐请安。”
    老太君道:“起来吧。”
    陈皮这才起来,老太君打量他两眼,见年纪虽不大,却分外机灵,不禁点点头:“你们家姑娘天天在家做什么呢?”
    陈皮忙一听,就来神了:“我们家姑娘可忙了,看书,写字,画画,算账,定菜谱,奴才出来的时候,姑娘正调教新来的厨娘呢,教他做菜。”
    老太君笑了起来,跟叶之春道:“你听听他说的,那丫头倒比你们这些当官的还忙了十分去,她一个姑娘家,算什么账?又定什么菜谱?既是厨娘,做饭是看家本事,怎还用得着怀清丫头教?”
    陈 皮道:“老太君有所不知,我们家姑娘常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账目不清的糊涂日子过不得,老话儿说勤俭持家总是对的,故此,要算好一家子的进出帐,到时候什 么地儿可以省,什么地儿可以费,就能一目了然了,至于定菜谱,我们姑娘说,民以食为天,一日三餐尤为重要,干系到一天的心情和工作效率,吃好了能干好差 事,饿着肚子免不了心存怨言,差事自然也干不好,而且,要那什么……那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