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家女-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础鞘裁础
    挠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方想起来道:“对,叫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这样才能有个好身体,且能防着病从口入,至于教厨娘做菜,是因为原先的厨娘被六皇子要走了,新来的厨娘做的菜不好吃,故此,我们姑娘才亲自教她。”
    老太君笑道:“我只当那丫头医术好,倒不知还有一身好厨艺。”
    陈皮道:“我们家姑娘可有本事了,什么都会,能掐会算,还能解砒霜毒。”说着眼睛都发亮了。
    老太君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指着他道:“叫你这么一说,怀清丫头都成神仙了。”
    笑了一会儿又不禁叹道:“以前倒还好,怎么我这里还能照应着些,如今到了南阳县,什么事都要重新安置,那丫头爹娘去的早,也没个嫂子,这家里上下大小的事儿,可不都要落在她头上,就她哥那点子俸禄,家里又没田地产业,却还把日子过得这么有滋有味,倒真难为她了。”
    说着跟张婆子道:“开春的衣裳可做得了?”
    张婆子忙道:“得了,得了,老奴昨儿还特意去瞧了呢,怀清姑娘跟大姑娘二姑娘都是一人四套,衫子,裙子,外头的斗篷,脚下的鞋,俱都是一套,齐全着呢,颜色,样式,上头绣的花也都是照着老太君吩咐的,一点儿不差。”
    老 太君点点头:“一会儿你去拿来我瞧了,明儿让陈皮捎回去,眼瞅开春了也好穿,再有,我这个当祖母的也不好白受用孙女的东西,把咱们府里淹的那个糖笋,给她 一坛子,上回瞧她多夹了一筷子想来是爱吃的,另外,让厨房做一攒盒点心带去,平常吃着玩也好,赏了小丫头也好,还有前儿京里送来的那些薄绢扎花儿,挑几支 给她一并捎去,十四的姑娘家哪有不戴花的,还有……”
    老太太刚要说,张婆子忙道:“老太君,您再说下去,一辆车可都装不下了,知 道您疼怀清丫头,恨不能把好东西一股脑送去,可也得悠着点不是,陈皮一个小子,心粗,回头丢了一两样儿,可怎么好,不如这么着,过些日子,大姑娘不是去汝 州城表姑太太哪儿走亲戚吗,还有什么 ,就让大姑娘捎去岂不正好。”
    老太太点点头:“那就把刚我说的那些放到车上,使人送陈皮小子回南阳吧,跟怀清丫头说,我这儿想着她呢,让她得空回来瞧瞧我,省的我惦记着。”
    陈皮都傻了,虽说知道姑娘跟叶府走得近,可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境况,瞧老太君这意思,竟把他们姑娘当成了亲孙女一般了。陈皮从老太君院里出来,还觉跟做梦似的呢,都不知道怎么回去睡的觉。
    转过天一早,叶管家来叫他起来赶路,陈皮出去府门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堆得满满的马车道:“大,大管家这是?”
    叶安道:“都是让你捎回去的,有老太君给的,也有我们夫人给的,还有一箱子新书,两套笔墨纸砚,是大小姐的,你不用愁,我让老孙送你回去。”说着拿出一封信:“这是老爷给你家张大人的,收好了。”
    叶安送着陈皮上车走了,心说,出了这么个会来事的丫头,张家祖坟上都冒青烟了,连带陈皮这小子也占了大便宜,昨儿老太太一高兴,就赏下两颗银瓜子。
    不过,这小子也会办事儿,昨儿晚上就拿出来一颗,给看门的几个打酒吃,主子精明,奴才也不傻,这张家想不发达都难啊……


☆、第32章 
    慕容曦留下的两个厨娘颇能干,人也聪明,说心里话;做的菜不差;不过仅限于大菜;若是上等酒席;这个两个厨娘绝对能操持的漂漂亮亮体面非常;可就凭怀清哥那点儿俸禄;别说天天吃上等酒席了,就是一个月来上一回,也得吃穷了,所以还是得家常菜。
    更何况,怀清从来不觉得那些精工细作的山珍海味有什么好;有时候简单的家常菜更能吃出本来的味道;而且健康。
    怀清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少油,少盐,少肉;这并不等于克扣伙食,她哥赚的再少,吃饭上她也绝不会抠抠索索,抠唆不等于节省,炸酱面不也隔三差五的吃吗,作为大夫,她觉得科学饮食很有必要,当然,也要适当照顾口腹之欲。
    所以,她规定每半个月炖一回肉,每周都有详细的菜单,早餐较简单,大都是稀饭,粥,咸菜,馒头,花卷,鸡蛋之类,晌午三天吃一次炸酱面,其余四天,一天吃馅儿,或者包子,饺子,肉饼都可以,剩下四天吃炒菜。
    炒菜每次保持一荤一素的标准配置,主食轮着来,可以烙饼,蒸馒头,也可以吃米饭,这个厨娘自己灵活掌握。
    晚上她哥回来,也是兄妹俩在唯一在一起吃的一顿饭,自然要丰盛些,不过就兄妹俩也没必要弄太多,就三菜一汤,有时候怀清想起什么新鲜吃食,临时吩咐下去也成,总之,晚上的菜单比较灵活。
    前头的厨娘已经让她调教出来了,不用自己怎么费心,就能做出较为满意的饭菜,可新来的这俩是做惯了大菜的主儿,家常菜反倒做不好了,少不得怀清一样样的告诉她们,这个豆腐汤怎么做?那个炒青菜一定要少放油,炖肉的时候应该放什么等等,逐一说了一遍。
    两 个厨娘自然有些小情绪,虽不敢反驳怀清,脸上却也露了出来,怀清笑了笑道:“我知道两位妈妈是有大本事的,赶明怀清若在汝州府开个大馆子,请两位去主灶, 定然宾客盈门,可如今不成,咱们平常家里过日子,也不能天天吃大菜,最重要的是健康,想必二位妈妈也知道,我张家祖上世代行医,从我爷爷哪儿就重养生,一 日三餐莫不以身体康健为宗旨,就拿盐来说,吃多了盐,对身体可大大不力,容易得,……嗯……”
    怀清略想了一下古代人能接受的词汇,道:“易患大脖子病,还容易造成肝阳上亢,严重的还可能头晕,中风,手脚四肢不遂,甚至瘫痪,油也一样,虽然油和盐是做菜必须用的,我们就少用一些,毕竟身体最重要,两位妈妈说,我说的有几分道理吗?”
    这两个婆子其实也不是别人,就是引凤楼里的厨娘,许克善伏法,守备府抄家,许克善的儿子也被抓了回来,父子俩一起押解进京听候发落,引凤楼天香阁被查封,其余人等获罪的获罪,回家的回家,慕容曦就把两个厨娘要来给了怀清。
    故此,南阳县这档子事儿,俩厨娘知道的一清二楚,别的不敢说,知县的亲妹子解了砒霜毒的事儿,南阳县就没有不知道的,再加上柳大虎的头痛症,给这位姑娘一剂药就给去了根儿,柳大虎逢人就说,县太爷的妹子是个神医,不用号脉一看就知道什么病,且药到病除。
    弄到现在,南阳县的老百姓无人不知,两个厨娘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怀清一说这些,两人方才信了,下心思照着怀清吩咐的做。
    怀清出了灶房的小院,甘草道:“姑娘何必跟她们费这些口舌,交代她们做就是了。”
    怀清道:“若不让她们心服,只嘴上答应,到时阳奉阴违,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岂不麻烦 。”
    甘草撅了撅嘴:“六皇子也真是,好端端把咱们的厨娘带走做什么,奴婢就不信他的王府还能缺厨娘。”
    怀清道:“傻不傻啊,他哪是缺厨娘,是没事儿找事儿呢,像六皇子这样的人,哪吃过咱们这样平常人家的饭,故此一吃才觉得新鲜,等他吃多了就会想不过如此,也就丢开了,马车了备好了?”
    甘草点头:“车把式在外头候着呢,姑娘去汝州城做什么?”
    怀清迈脚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卖药。”
    卖药?甘草立在原地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好好的姑娘卖什么药,莫非还是那个救心丹?听见怀清招呼,忙跟了过去。、
    这是怀清所能想到,自己也唯一能做到的一个开源的途径,所以,她决定走一趟庆福堂。
    到庆福堂跟前下了车,怀清抬头看着门楼子上的招牌,不禁再一次佩服自己那位穿越前辈,人家也是女的,自己也是女的,而且,自己既是中医世家出来的,还学了六年西医,可瞅瞅现在,别说干这么大的事业了,想弄点儿生活费都这么难,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甘草狐疑抬头看了看:“姑娘瞧什么呢?”
    怀清收回目光:“呃,没什么,就是觉得庆福堂这几个字写的真好。”
    门口伙计正好听见,呵呵笑道:“姑娘这话儿说的,我们庆福堂这三个字,可是咱们大燕朝的隆盛帝御笔亲书,传到如今都有一百年了,我们庆福堂可是名副其实的老字号,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姑娘是抓药还是瞧病啊?若是抓药您里头请,若瞧病,您今儿就算来着了。”
    甘草不乐意了:“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和着在这儿咒我们家姑娘生病呢?”
    那小厮忙道:“您别误会,小的可没这意思,您瞧旁边,我们庆福堂的店规在哪儿立着呢,若怠慢了主顾,轻的罚工钱,重的结账回家,小的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咒您啊。”
    怀清瞪了甘草一眼道:“她说笑呢,你别害怕。”
    小厮这才松了口气:“小的是说,今儿我们家少东家正在医馆坐堂,我们家少东家拜的师傅是太医院的王泰丰太医,王太医可是咱大燕朝的神医,你若来瞧病正好赶上我们少东家。”
    神医?王泰丰?怀清不禁在脑子里搜罗了一下,当初在叶府看见的那个有些干瘦的老头,倒真是个有本事的,与其说是自己的全归补血汤救了叶夫人,若没有王泰丰下的催产药,恐怕自己的补血汤也全无用武之地。
    故此,怀清对王泰丰倒是颇信服,还想问问他下的什么药,也好讨教讨教,可惜当时的境况不合适,自己的身份又不好上前,才错过了,没想到余隽竟是王泰丰的徒弟,不对啊,上次在邓州府济生堂外,他明明伸手要去触碰石头的爷爷,若是王泰丰的徒弟,这点儿常识总该有吧。
    更何况,自己跟他说的那些庆福堂的事,他也是颇有讶异之态,着实不大像余家的少东家,莫非是假冒的,不能,那气势不像假的,更何况,还花了五百两银子买了自己的救心丹。
    怀清越想越不明白,看向旁边排着长龙的庆福堂医馆,跟小厮道:“多谢告知,这两日是有些不好,就去瞧瞧吧。”说着转身往医馆外排队去了。
    甘草愣了愣,心说,姑娘哪儿有什么不好,即便有不好,这世上还有什么病是她们家姑娘瞧不好的,非凑这个热闹做什么,眼见着怀清站在队伍最后,甘草急忙跑过去:“姑娘在车上等着,奴婢排着就是了。”
    怀清看了她一眼:“是我病还是你病?”
    甘草挠挠头,心说我哪儿知道啊,根本没病好不好,却见怀清的脸色,只能站在一边儿,随着队伍一个个往前排。
    怀清前头一个年轻媳妇儿扶着一位老妇,瞧得出老妇行走不便,怀清略看了看她的腿,估摸是脚上的病。
    怀清扫过旁边略短的队伍不禁道:“那边儿立着牌子,行动不便的老人去那边儿可优先瞧病。”怀清说完,老妇却跟没听见似的
    旁 边的年轻媳妇儿道:“我婆婆耳背,听不着您说话,不瞒您,我婆婆这个脚疾有二十几年了,来庆福堂医馆也瞧过多次,药也吃了不少,却始终不好,平常日子好歹 还过的去,一到阴天下雨闹天儿的日子,疼的钻心呢,听说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